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258 2003.07.22 13:34

    ‘哎!您老人家别生气啊!‘现在我笑的模样可能连我自己都感到肉麻,一边悄悄后退,‘不就是一本破书吗,值得么?‘‘一本破书?!你这可恨的小子,毁坏圣教神物,从此圣教与你不死不休!‘木长老恶狠狠地向我逼近,拳头捏得紧紧的。

  ‘您老这话可就冤枉我了,刚才可是您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的。再说毁坏神物的又不是我,而是你们五位啊,这可是有目共睹的。再说为了一本假书您老至于吗!‘‘假的!‘木长老楞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你是说刚才那本书不是真的‘逍遥游‘?‘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

  很满意看着这些人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很喜欢这种操纵人的感觉,这可能就是我真正答应父皇接下皇位的一个原因吧。‘当然,您也不想想所谓圣教神物已经流传了几百年了,要是就那么几张破纸,恐怕早就完蛋了吧。您不知道吗?真正的‘逍遥游‘是写在羊皮上的,再经过前几任教主的处理,不会被鼠啃虫咬,可以千年不腐。就虽历经多年仍然字迹如新,就象是这样。‘我从怀里掏出一本略为泛黄的羊皮手册,在风中扬着。

  立刻我又重新吸引住了五个人的注意力,‘妈的。‘魏忠贤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你小子敢耍我们?‘‘不敢!‘我对他是从不客气,这种人就是要用强大的实力压服他,所以对他说话我从未客气过。‘要是耍也就耍你而已。我要丢过来了。‘‘慢。‘几个人同时叫出声来,‘将书放在地上,你退后就可以了。‘木长老小心翼翼地说,仿佛面对着一个易碎的瓷器,当然那小心不是对我而言的。

  按照他说的,我将书放在地上,退开五丈。这一次五个人没有再扑上争抢了,一边顾忌着旁边的人,一边向那书移动。好不容易才挪动到那本书周围。此时异变突生,那一直甚为低调的土长老突然出掌,左袭木长老,右袭荆轲。此刻本来都是人防人的,虽土长老出招突然,那两人也及时格挡,只是被震退两步。旁边的魏忠贤和苏妲己也连忙跳开免受其害。

  趁此良机,土长老向前一纵,将书抢在手中,又快速闪到一边,快速翻了两页,‘不错,不错,这次是真的,果然是‘逍遥游‘,我终于拿到你啦,哈哈!‘说着仰天狂笑起来。

  ‘干什么?你疯了么?‘木长老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他觉得眼前这个几十年的老伙伴忽然之间变得很陌生。其余几个人也是目瞪口呆‘我疯了,我疯了。‘土长老收由狂笑转成阴笑了,‘我要不是疯了,怎么会陪着你们这群笨蛋十几年呢?我要是不疯又怎么会去杀阳顶天?我要是不疯又怎么能得到这本书呢?‘‘老教主是你杀的?!‘木长老大吃一惊。不仅是他,其余的人也受到了明显的震撼。

  ‘嘿嘿,要不是阳顶天那个老糊涂不听我的劝告执意要把教主之位提前传给冷源,又不肯说出‘逍遥游‘的秘密,他又怎么会死的那么早呢!哦对了,小狐狸,知道你师父为什么那天会劲力不支吗?老夫给她下了一贴散功粉,效果不错哦。‘这土长老开始扇风点火了,我可有点不明白了,他这样做有什么好处?除非……

  ‘你说了这么多,不怕我找你报仇么?‘苏妲己出奇的冷静。让我对她有了新的认识。

  ‘怕!我很怕你。但是今天在这儿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凭你?我一个人就够了。‘荆轲站了出来,满脸的自信。

  ‘既然明知道不是你们几个的对手,我又怎么会一个人来呢。‘土长老双手向天,大喝一声,‘出来吧。‘十几个蒙面黑衣人从坡旁的长草中直弹而出,落到了土丘上,很快就摆出了一个包围的圆形阵势。从他们飞身跃上的动作来看无一庸手。‘将这帮人都杀了,一个不留。‘土长老很得意地一挥手。

  顿时混战展开了。我也没闲着,因为两个黑衣人冲着我过来了。我长笑一声,迎了上去。抢前的那个黑衣人手持剑,剑如毒蛇般地刺了过来。忽然奇怪的事发生了,那黑衣人望见我的脸,竟呆了一下。就这一下的功夫,我已经将手掌印到了他的胸膛上,将他打得吐血而亡。

  后面的黑衣人显然红了眼,挥舞着朴刀直扑我的面门。可奇怪的是他又在看见我的时候发呆了,所以他也没逃脱注定身亡的结局。

  就这么点大的地方加上两声惨叫,很快我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会有人认为我的武功超神入圣,但那些黑衣人却如同躲瘟疫一样开始躲着我了,没有人再上来扑杀我。弄得我十分好笑,一边是木长老那几个人被围攻的手忙脚乱,一边则是我悠闲地踱着步子。这倒向是我在指挥围攻一样。

  左右看看逍遥神教几个人暂时都还能支撑一阵子,我笑着走向了也是在一旁看着的土长老。看着我走过来,那土长老将手中的羊皮书高高举起,‘别过来,否则我就毁掉它。‘‘你毁好了。‘我一副悠闲的样子,‘反正我已经练成了,还有,忘了告诉你,你手里那本书还是假的。那是我让人伪造了一本,字句很多都被改过了,有的缺一个字,有的顺序颠倒,如果你去炼可能会走火入魔哦。‘‘不,不可能的,刚才我看过了。‘土长老一惊,已经不自觉地在翻着书页,眼睛急速扫视。他真是被我吓怕了。越看他的脸色越不好,猛然将书一扔向我冲过来,‘你又骗我,我和你拼了。‘他已经有些半疯了,什么也顾不得了,完全是泼妇打架的势子。

  这种破绽百出的打法又怎么会对我产生影响呢?我只略抬了抬手,就将他击退了,倒也没将他伤得怎么样。他发狠又再次冲上,却又是同样的结果,如此几次的劳而无功,他终于明白他那点道行想和我拼是蚍蜉撼大树。

  ‘你们!‘他指着我冲着那群黑衣人吼了起来。‘还不快帮我把他杀了,你们不是赵王派来帮我的么?我现在要你们杀了他。‘这句话的效果是惊人的,但也是完全出乎人意料的,那些黑衣人竟立刻脱离战圈,集体退到了一边。这边木长老、荆轲他们刚才已经被杀得岌岌可危了,也已经无力趁机反击了,也只是边戒备边喘息了。

  ‘你们怎么了?‘土长老有些惊讶,‘你们快上啊,快杀了他,赵王答应过要帮我夺得教主之位的,而我帮助赵王……‘他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快速退到他身边的黑衣人已经一刀切下了他的首级。而当他头颅落地时,眼睛和嘴都张得大大的,因为他无法想像事情竟然会这样发生。

  看似为首的两个黑衣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左边一个先开了口,‘相信您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相信您也明白我们的身份了,也明白我们为什么做这些事了。‘‘你们认出我了?那你们想怎么样?‘我冷静地望着他们,心中做着各种应变的准备。同时也注意到了木长老他们吃惊的表情了。

  ‘赵王爷是我们的主子,我们一定要听王爷的话,可我们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您,对于您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黑衣人缓缓地说,看得出他们很矛盾。

  ‘因为你们知道杀我是死罪,不杀我也难逃一死,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么?‘‘是。‘虽然他们仍然蒙着面巾,但我已经看出为首那人的痛苦眼神。‘不杀您是不忠,杀您是陷我们主人不义。所以左思右想我只能有一个办法。‘他举起手中的剑捅入了自己的胸膛,‘我,我只能这样希望您能,能原谅我们……‘话未说完就气绝身亡了。

  ‘大哥。‘他身边的另一个黑衣人扑到了他倒地的身体上嚎淘大哭起来,其他那些黑衣人也暗自神伤。我也震惊了,被这种忠义之士所深深地打动了。看来三叔手底下是很有些人的。

  ‘请您原谅。‘刚才大哭的那个黑衣人擦干眼泪站起身子,‘虽然我大哥那样做了,但我认为他做错了,我们想为自己的主人分忧绝不能认为只自己死就一了百了。所以请您原谅我了。‘‘你想杀我?‘‘是,请您原谅,这是我认为我现在该做的。‘他操起了手中的刀。

  ‘你知不知道周围有一百具连弩正对着你们,如果你一乱动立刻就会变成刺猬的。我不是在吓唬你,不信你看。‘我大喝一声,手冲天空一指,一只飞行中大雁连中数箭从空中跌落,而那些箭都来自土坡周围齐腰深的草丛中。‘我知道此行定会遇到危险,所以我早就有了准备,这些人已经在此埋伏了一天一夜了。而他们全是打埋伏战的高手,你们这些后来者又怎样能发现呢。‘解开谜题的我是希望那些黑衣人能放下刀剑投降,我并不想杀他们。

  ‘但我们只能这样了,大伙儿,杀呀。‘声音显得凄绝而又悲壮。这群黑衣人终究选择了一条必死之路。于是我将指天的手缓慢而又有力地向下一挥。一阵急促而又迅烈的声音响起。很快在我面前就已经没有人站着了。望着眼前满地的尸体我所能做的只有走过去冲着他们施了一礼。

  ‘魏忠贤参见教主。‘在我没注意的时候,他已经爬到了我身边,呈五体投地的样子。头重重地叩在了地上。好一个见风使舵的家伙。

  ‘你肯承认我是你们教主了?‘此刻我并没有喜悦的心情,‘为什么?因为我的身份么?你知道我是谁么?‘‘我们不知道您是谁,‘另三个人也在我身边跪下了,‘但我们刚才错了,您就是我们的教主。唯一的逍遥神尊。请教主责罚我们并原谅我们,从此后我们将一心忠于教主,如有背叛则将身受逍遥神教万蛇噬体之刑。‘几个人都开始按照逍遥教的规矩发毒誓。

  ‘我不要你们的忠心。‘我冷冷地说,接着把头低下去正对着荆轲的脸,‘我要的是你们的命。‘说完这话,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看他们。几个人显然很吃惊,但跪着的身子全都一动不动,只是魏忠贤眼珠灵活地转动,已经暴露出他内心的其他想法。但此时我是不予计较的。他们集体的反应也很令我满意,‘我要的是你们为我卖命,把你们最心爱的东西献给我,而我能给你们什么我不敢保证,这样也成么?‘‘当然,‘木长老一脸坚决,‘您要我们现在死,我们就会立刻死在你面前。‘荆轲和苏妲己没有说话,也是坚决的一点头。

  ‘是么?‘我故意一脸邪笑地走到苏妲己面前,‘揭下面纱。‘苏妲己有些犹豫,左思右想好一阵子,终于一咬牙揭下了面纱,一张超绝脱俗的面孔出现在我眼前,见过那么多绝色的我也不禁一阵窒息,真是个绝代佳人,她的脸谓之倾城倾国也绝不为过,更难得的是,修习媚功的她却丝毫不显出一点妖艳,反而令人感到一种圣洁的光芒,让人陶醉让人迷。

  笔者答疑:有读者说到薛刚,笔者不得不说两句话,其实对薛刚笔者不陌生,别的不说薛家将的长篇评书笔者可是听了不只一遍了。改编成的连环画笔者也有一整套。只是这个游戏上的薛刚是同名而已,能力差不说,忠诚也不高。不过笔者在玩这个游戏时玩出了他爷爷薛仁贵,还有他母亲樊梨花(是在后宫)。以后笔者会安排他们出场的。

  另莎士比亚一事笔者也会安排,希望玩过游戏的各位大大将你们碰到的非常有特色的人告诉笔者,给笔者提供一些素材,笔者在此向您致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