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169 2005.05.25 20:09

    “原来是浑将军,你拦住本王的去路,不知有什么事啊?”出声阻止我的人竟然是浑咸,此刻他也是一袭便衣,随身带了个小厮。

  “如果有人劝王爷现在就回府,不去参加宴会了,王爷该怎么做?”浑咸在轿前叩下头啦,说了一句拐弯抹角的话,透出来的意思却是十分明显。

  “有人?谁?你么?本王会有危险吗?那些可都是本王的至亲啊!”话说到这一步也就没法再往下说了,太明显了反而不好。但我立刻心存警惕了,难道真的是宴无好宴?“那请王爷容卑职随您一同赴宴。可行?”浑咸将自己行礼的身子又压低了些,我却可以清楚地从他抬头仰望的眼中看到些说不清楚的东西。

  “浑将军,本王想问你一件事?”我望着他试探道,“皇上的龙体康泰吗?”“皇上龙体并无大碍,只是精神不大好。”

  “嗯!”我点点头,没有接着追问下去,“那你就跟着我一起去吧。”小轿转过一片柳林,前面豁然开朗,正是京城的东北大街,一眼便看见了晋王府颇有气派的朱漆大门。对着晋王府大门的街上有许多青顶、蓝顶的大轿,此时正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看来今晚所请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家丁打扮的人趾高气扬地走了过来,“没看见我们王府在宴客么?寻常人等统统给我绕行。”

  还没等我说什么,浑咸已经走上去给了他一记耳光,“瞎了眼的东西,这是燕王的轿子。”那家丁看来也是个机灵角色就地一跪,拼命叩头,使劲求饶起来,还不时直起身子自搧两下。这一阵动静显然惊动了其他人,很快二哥晋王伯焘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大门前,带着一帮子凑热闹的官员走了过来。远远地就开始打招呼了:“二弟,你可真是难得啊,我原来还怕你今天来不了呢?”

  “小弟给二哥见礼,很久不见了,二哥安好?”我装模作样要屈膝行礼,却半天都没弯下腰去,等着晋王二哥来扶。

  以仁义闻名朝野的晋王二哥自然没让我失望,一把便将我的身子拉了起来,“三弟此行一路辛苦了,今天二哥特地准备了几席便宴,为吾弟接风洗尘。”

  “多谢二哥美意了,可惜小弟这次就顾得上逃命了,也没能给你带些什么好东西。”“你今天能来,就是给你二哥天大的面子了,过去我们兄弟几个是请你你都不来啊。”这倒是实话,以前我对皇位没想法的时候,成天躲着他们,害怕自己卷进他们的争斗去。想不到终究自己没躲掉,还得不由自主地拼命去争。

  “二哥,我今天既然已经来了,以前的那些事你能不能就不要和我计较了?更何况我可是刚刚九死一生才回到京城的。”我脸上笑着,眼睛却盯紧了晋王背后阴影里的一个人,那正是圣教天猿坛主魏忠贤。

  晋王对我的目光有些察觉,闪开身子,将魏忠贤让了出来。“三弟,魏忠贤先生,想必你已经认识了。”他微笑着对我介绍,“最近京城里发生了许多大事,想必你也有所耳闻了,愚兄整天忙于朝廷政务,府上的事也顾不上,只好请魏先生来帮办日常事务。一直未能有机会对三弟说起,三弟可不要见怪哦。”

  “没关系。”我轻蔑地扫了魏忠贤,“不过是条狗而已,我们兄弟俩谁养都一样。只是二哥小心,这可不是条什么好狗。”

  魏忠贤对我明显有些畏惧,加上身份使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往后又缩了缩。“哈,三弟你真会开玩笑。”晋王立刻将话题岔开,免得魏忠贤更加难堪。“这不是浑将军么?瞧本王这一时眼拙,将军勿怪啊。”我二哥就是这样一个人,不会忽视身边任何一个人,更何况现在浑?也算是京城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刚刚在路上碰见的,怎么这么巧,到什么地方都要他押着。”我故意装出与浑咸很不对路的样子。“不知是撞了什么邪了。”

  “来人啊,快把燕王领进去。”晋王此时好像已经顾不上招呼他的三弟了,开始热情地和浑咸搭起了关系。“燕王只是爱耍些小脾气,浑将军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对此情景我将脸一沉,冲着刚出轿的妲己吼了起来,“你!还不给晋王见礼?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奴婢拜见晋王千岁。”妲己走到明处,盈盈下拜。霎时间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了。妲己本已是绝色,加上施展自身媚功,更见娇媚。连魏忠贤也不免为妲己所迷,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身边,我二哥和浑咸粗重地呼吸声。

  “咳!”我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周围的一干人才醒觉,不好意思地互相看了看,有几个人偷偷用衣袖擦掉嘴边快掉下来的口水。

  晋王灿灿地笑了笑:“三弟,这位姑娘是?”

  “这是我新收的妾侍,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特地带她出来见识一下。”我满不在乎地冲着妲己挥挥手,她立刻低着头走到了我身后。“怎么样?二哥,还看得过去吧?”“吾弟真是好艳福啊!不愧风liu之名。”晋王的话语中隐隐有着一丝嫉妒。我虽有些得意却还知道这只是妲己引起轰动的开始。

  “走,跟我进去见见人。”我再也不管我二哥了,在王府侍从的引领下向府内走去,妲己紧紧跟在了身后,寸步不离。而晋王也立刻将浑?抛在了脑后,抢上几步和我并肩而行,一边和我聊天,一边不经意地扫妲己一眼。

  显然是有人抢先跑进宴客的大厅里宣扬了一番,所以当我走进大厅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我这个方向投来,当然我很明白他们的目标不是我。

  “大家好啊!你们不太喜欢的燕王我,来了!”我压根不想给他们仔细观赏妲己的机会,更何况其中大部分的眼光都不怀好意,这让我很不舒服。仔细扫了大厅里一眼,里面坐了不少人,除了我唯一活着的叔叔魏王和几个兄弟之外,朝廷六部九卿,中央将军,竟然全部到了,只是没看见老丞相曹居宗。

  “老三,你怎么又说怪话了,大家都是来这儿贺你的,听我的话,今儿个你可不许随便耍性子。”大哥卫王率先开了口,“要想拼酒,到我这儿来,今天要和你喝个不醉不归。”“真是的,真是的。”我那同样有荒唐名声的五弟楚王一下子跳了起来,“三哥,你也真是的,来的这么晚,叫我们好等啊。快过来,我正好给你留了个位子。”“大家都到了。”晋王根本不理睬刚才那两个人的叫嚷,他紧紧攥住了我的手,将我拉到主位右手边空着的位子上。“你是今天我们的主宾,应该上座才是。”我答应了一声,在位子上坐定,妲己也在我身边坐下。抬眼望过去,发现大哥和五弟此刻正咬牙切齿地盯着我二哥,想不到今天带妲己来竟然能有如此效果,我不由暗自偷笑了。既然我这个主宾已经落座了,剩下人也都互相谦逊着坐回到了位子上,晋王抬手拍了两下,他府中的那些仆人立刻流水般地在桌上布下珍馐百味,美酒佳肴。

  “今天主要是为燕王接风洗尘的,这第一杯酒让我们共贺燕王,贺他为中华立下的不世奇功。”晋王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作为主人,他当然应该首先出声。

  下面立时闹哄哄一片,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俱都站了起来,高举酒杯,纷乱地嚷着:“贺燕王。”但也有例外的,中央将军高富升便稳稳地坐在那里自斛自饮,看都不看我一眼。这我不是很介意,因为他本来就是个除了我父皇谁都不买账的人,心里也只有我父皇,只是此刻他竟然肯出席这个宴会,让我颇有些疑惑了。

  “诸位,诸位。”我也拿着杯子站起来了,“说什么不世奇功,实在是惭愧,想小王率万余名儿郎出京,回来只剩下不足一千人,自己也差点丢了性命,那突厥只不过内部忽生变故才退兵而去,小王实无尺寸之功,又怎么敢安受这杯酒。我想这杯酒应该敬那些没能回来的众将士。”说着我低下头去将手中的酒洒到了地上,脸上适时地显出几分悲切。其他的人也只好学着我的样子将酒洒到了地上。

  “很好!”一直安坐在那里的高富升突然一拍桌子,“还知道自己是块什么料,没有因为那些糊涂虫的吹捧而沾沾自喜。”此言一出,整个大厅里的人不由面面相觑了,这话等于骂了厅中所有的人,偏偏整个大厅里没人敢对他的话提出什么意见。连我那个素以军功为傲的大哥都不敢吭声,因为当年在军中他虽贵为王子却受高富升节制。

  “高将军所说有理,但我想燕王千岁能甘冒奇险与突厥周旋已是胆色过人了,更加之突厥首领毕利狡诈如狐。燕王终能令突厥不取寸土而退兵,不可说不是奇功一件啊。”说这话的是坐在大哥身后的一个高鼻深目的胡人,想必应该就是大哥新近请来的那名胡商萨都剌了。他此言既没有得罪高富升,又捧了我一下。此人果然不简单,难怪大哥肯以心腹事委之。萨都剌此言一出,低下原本不知该说什么的那些人又活跃起来了,反观高富升却什么话也没有回,只是继续闷头喝酒。

  于是我二哥晋王又端起一杯酒来,“萨先生所言即是,其实三弟你能平安去,平安回。便值得庆贺了。你当满饮一杯。”这个喝酒的理由我不能拒绝,只好喝了一杯。我二哥却又立刻转向了萨都剌。“久闻萨先生游历甚广,学识渊博,不知什么时候能在舍下盘桓一二,当面为小王指点一下迷津呢?”

  这种公开拉人颇有些挑衅的意思在里面,而我大哥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来。他脸色也立刻不那么好看了。而坐在他身后的萨都剌却从容不迫:“多谢晋王千岁美意,只是现下卫王府中事体繁多,小人身为王府总管当克尽己力,恐怕没有多少时间能给晋王指点迷津了。”“那些鸡毛琐事又何必烦劳先生,我只是请先生在此小住几天,我想大王兄应该不会反对的。”我皱了皱眉头,二哥这话说得未免有些露骨,难保不会引起大哥的反感。大哥果然忍不住了,“老二,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府中之事便是鸡毛琐事?”“哦?原来私铸兵器、图谋不轨也算得上是大事!”二哥摇头晃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宛如晴天里响了个霹雳,震得大哥立刻脸如白纸,大厅里其他人也目瞪口呆了。“你,你竟敢血口喷人!”

  二哥冷笑一声,沉声道:“血口喷人?好,我便让你心服口服。来人啊!”后堂应声转出两个人,其中一个上前跪倒在地:“小人屠岸贾,是卫王府的外事管家。”“这个屠岸贾到很多人家中送过帖子,相信你们很多人都见过他的。”二哥随手指了指。“屠岸贾,现在几位王爷都在这儿,还有这么多大人在这里。你把你知道的统统都说出来,自有我们给你做主。”

  “是。”那个屠岸贾在地上极其潇洒地叩了个头,站起身子,又冲大厅里做了一个罗圈揖。“诸位王爷,列位大人。我们王爷自赵王叛乱事前一个月便一直与他密切联系,一切联络事宜均由小人指派手下的贴身小厮操办。四月初八,赵王叛乱,率军攻打皇宫,我府中也派出三千名死士随赵王一起行动。可后来因皇宫久攻不下,又来了京城大营的援兵,所以我们王爷便命小人等装做勤王护驾,将赵王杀于乱军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