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皇帝

马超龙雀

  • 历史

    类型
  • 2003.07.22上架
  • 24.58

    连载(字)

41.9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皇帝》的历史之旅

见习书友140822222544688 见习黑白蒙太奇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前言、第一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346 2003.07.22 13:22

    前言

  小弟偶进翠微居,才发现自己竟有个专栏作家的身份,想自己直至今日也未能有只言片语发表,心中实在惭愧。为弥补过失,特将自己写得这篇不知该归于什么类的文章贴上来了,算是为翠微居的建设做一点点点点的贡献。

  这篇文章基础是一个古老的同名DOS游戏。因为小弟比较懒,不愿意花时间去设定什么背景的。由于初次写作,可能文笔不佳,构思不密,望各位大大,多批评指正,(能投我一票就更好了)让我有写下去的动力。再此先行谢过。

  第一章

  初正十一年腊月初八,京城大雪。

  我手执酒杯独坐瑞先亭观景。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爷,外面天寒地冻,还是进屋吧,免得着凉。”我转过身子,杏儿裹了一件红狐皮袍俏生生的正站在我身后。

  我没有答话,却将她冰凉的小手合在双掌中,“杏儿,你知道这雪是为谁下得么?”

  杏儿睁大了眼睛:“爷这话把我问住了,这老天下雪本是天道,还分为谁而下么?”

  “当然要分,这雪是下给文人墨客的,下给农人的。却不是下给将军;也不是下给乞丐的。”“爷的话我不大懂。”“文人墨客,对雪生情,可以大发诗兴,挥毫泼墨,正可抒发心意,农人所盼不过来年一个好收成,瑞雪兆丰年吗!这天却绝不是练兵、作战的好天气,所以将军不喜欢下雪,乞丐讨厌下雪的理由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这雪是为爷下得么?”我不由愕然,抬头正捕捉到了杏儿眼中的一丝狡黠,“你说呢?”我笑着将她拥进怀里。

  “卟通”从远处跑来的小多子在亭前的台阶下摔了个跟头,他龇牙裂嘴的爬起来,顾不得拍打身上的雪,就势跪倒在雪地里。“禀主子,宫里的张总管到了府里,说圣上急着召见主子爷。”

  “哦?!”我皱起眉头,“是只召见我一个么?”

  “回主子的话,听张总管说是召七位王爷共同晋见。”“知道了,你去告诉张总管,说我马上就来。”

  勿勿赶到正阳门外,刚下马就看见内廷少监高安就迎了上来,“奴才给燕王爷请安了,几日不见奴才实在是想念的紧。”我脸上显出轻浮的样子,随手甩出一张二十两的银票,“你这狗才,不是想我,是想我的银子了吧。”

  高安双手接住银票,如风干桔皮般的脸上努力堆出谄媚的笑,“王爷真会说笑话,奴才们全靠万岁爷和王爷的恩德,正思不知如何报答,怎么敢有多余的非份之想呢!”

  “我又是最后一个吧?”我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不,王爷今儿个来早了,晋王和楚王都还没到呢。”高安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将我引到了金龙殿外。

  “是然儿么?进来吧。”殿里传出了那熟悉的苍老又不失威严的声音。高安小步急忙抢上前去为我挑开了殿帘。我低下头快步走进房间,在御座七步前三跪九叩:“儿臣参见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起来吧。”

  “是。”我站起身来,抬眼望去,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着明黄色长衫端坐在御座上,他就是我的父亲,也是中华帝国开国皇帝沈信谦。

  “父皇的气色较前几日好多了。”我拿出了千篇一律的开场白。“看见父皇这样儿臣也高兴多了,因为父皇的身体康泰是……”

  “是儿臣的福份,万民的福份,中华的福份。是不是?”我吃惊地抬头望向端坐的父皇,刚才那段话被他模仿地惟妙惟肖,连此刻父皇脸上的表情都是我平常说话时一贯的惫懒。心念一动,我立刻又跪了下去,以头触地。“儿臣万死。”

  良久,才听到一声叹息,“小三儿,你什么时候才能在我面前收起你那套鬼把戏呢。起来吧。”“是。”我立起身子,却又低下头,脸上装出一副诚恳受教的表情。“小三儿,你真以为我也像你那几个皇叔,皇兄一样好糊弄么?”

  “儿臣不敢。”“不敢?你这个出了名的荒唐王爷,浑名胆包天的人物竟然还有你不敢的事情?!听说你三天前在京城万花楼为了一个叫绿珠的歌妓把礼部侍郎梁资弘的三公子打成重伤,还把前来劝架的京兆尹郑勤平的胡子给拔光了,有没有这回事啊。”

  “父皇都知道啦。”我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尴尬了。“儿臣甘愿领罚。”

  “你明知道会遭责罚为什么还这样子做?难道朕的江山对你就没有一点引吸力?”父皇的声音忽地威严起来。

  “什么?!”这一下我是真的被吓到了。“儿臣只是,只是…”

  “只是?!”父皇倏地站了起来,几步走到我面前,眼睛瞪得大大的,狠狠的盯着我。“只是你不想接这个位子,不想担朕的担子,只想在旁边看笑话,打打太平拳是么?”

  此刻我是没办法站着了,只好又委屈我的膝盖骨了。父皇在我身边急速的走了几个来回,虽然我伏在地上,没有抬头但仍感到他的怒气。

  “你以为这皇位是什么?嗯?是烫手的红薯?你相信么,现在只要朕露一点口风出去,你的那些皇叔、皇兄们一定会争得你死我活,就连你那不成材的五弟也不会甘于袖手旁观的。而你呢?!你有能力治理好这个国家,却浪费在声色犬马之中,为什么?难道让你做皇帝就真的那么困难?!”

  父皇深吸一口气,缓步离开,坐回御座。“如果朕真是一个太平天子,有着繁华盛世,锦绣河山倒也罢了,哪怕有个败家的后代也能拖一阵子,可朕的江山是经历了十余年的战争打下来的。朕已经坐了十一年的江山了,这十一年里朕每日夙命惊忧、辗转返侧。如今虽然江山初定,但内有权臣掣肘,外有突厥、回纥等虎视眈眈,令朕如坐针毡。朕真得很努力想要治理好这个国家了。但现在朕太累了,已经有心无力了。这针毡也要换个人坐坐了。”

  “但朕绝对不能把江山交给那些只会争权夺利,只会贪图安逸,鼠目寸光毫无远见之人,朕不想因为朕的失误而断送这沈家的江山。把千万黎民再一次推进战争的深渊。”父皇忽地口风一转,“所以朕意已决,立你为皇太子,百年之后传位给你。这是朕的旨意,你想抗旨么?”

  “儿臣不敢抗旨,但儿臣有个请求。”“说。”

  “儿臣想请父皇一年内暂不要立儿臣为太子,儿臣想好好利用这一年时间多学些治国之道。多做些事情为父皇分忧,也请父皇再好好考察儿臣,看儿臣是否真得能不负父皇所望。”

  “哈哈哈…”父皇突然大笑起来。“小三啊,小三,你要是不说这些你就不是小三了,好,你的要求朕允了。起来吧。”

  “谢父皇。”我顺势站起身子。这时我才注意到整个金龙殿只有我和父皇两个人。

  “奇怪吗?!其他人都被我派人引到通明殿去了。今天是叫他们来喝腊八粥的,而朕是特意在此等你的。我知道你的心意,所以今天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好了,我们也到通明殿去吧,别让他们等急了。”

  “小三儿,”父皇走到门前又站住了,“做逍遥王只能是你的幻想,你明白的,无论他们谁坐了那张龙椅都不会让你好过的。轻则圈禁,重则处死。”

  “那父王不怕我以后会对他们也…”我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我怕?我不是怕你做,而是怕你不做,你有做一个好皇帝的条件,但你也要记住优柔寡断、妇人之仁是做一个好皇帝的最大障碍,你父皇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心软,当做的事也没做。有些事是躲不掉的,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我现在只是乞求它不要在我面前发生就可以了。”

  看着父皇走出殿门的背影,我的背上已经惊出了一声冷汗。

  京城的夜是宁静的,此刻早已宵禁。只远处传来一、两声犬吠,却显得夜格外安静。我信马由缰走在朱雀大街上,身后骆明、罗兴两名王府侍卫紧紧跟随。

  “王爷今儿在皇上那儿遇上什么高兴的事了吧。”骆明凑趣地向我搭话。

  “哦,你怎么知道?”我身子在马上晃了晃,又坐稳了。

  “今天我看王爷酒喝得实在不少,却还有兴致想夜游朱雀桥。一定是有什么喜事了。”

  我乜了他一眼,却没有再说话。酒,今天我的确喝了不少,今天父皇和两位叔王,还有我们兄弟五人聚在一起喝腊八粥,不知怎地,气氛高涨了起来,喝粥变成了喝酒,每个人都显得那么快乐,大家都兴致勃勃,举杯畅饮。一时父子之情、兄弟之情随着觥筹交错好象无处不在。

  高兴么?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是啊,被父皇认定为继承人,未来的天子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但我该高兴么?

  三十年前因为前朝皇帝的****导致四方纷纷揭竿而起,一时间天下大乱,我父皇以十三副盔甲、七十壮士为资本起兵,不断发展壮大。历时十九年推翻了前朝统治,扫平各路豪强得以一统华夏,建立中华王朝。而我那时刚刚八岁,母亲是父亲的一个妾侍,出生于前朝官宦之家,能歌善舞、通诗文、懂音律,很得父亲宠爱。连带我也十分受宠,那时的我成了家人注目的焦点,家人之间关系也十分融洽,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于是我自认为天地间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甚至轻狂的认为万物皆因我而存在。

  但事实很快给了我一个大耳光。在我母亲三十岁生日那天,她吃下了一碗来历不明的桂花糕,中毒身亡。我父皇因此大发雷霆,下令严查,结果出人意料,那凶手正是我母亲最亲近的一个妃子,她认为只要我母亲不在了,那贵妃的位置自然就是她的了。

  我被事实惊呆了,才逐渐发现生活残酷的一面,才逐渐从别人友善的表情后面读出了嫉妒、鄙视、甚至仇恨。从此我陷入了沉默之中,而且一沉默就是五年,姜皇后怜我自幼失怙,也怕我也遭人暗算,将我带在她身边,亲自抚养。那时候,我遇上了改变我以后命运的人,我的老师,一个自称叫冷源的人。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很多我以前都不敢想像的东西。重要的是,他教会了我生存的法则。

  于是五年后我终于开口说话了。但从此性情大变,终日饮酒取乐,还时常流连于市井街头、青楼楚馆。自十八岁开府建牙被封为王之后更加厉害,甚至发展到当众与人殴斗。做遍了一个纨绔子弟所有该做的事。由于父皇及皇后的怜爱,令我有些无法无天,王府里平时养了几十个陪我吃喝玩乐的闲人。还养了一群道士,帮我炼长生不老丹。我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我被民间称为荒唐王爷,浑名胆包天。说天下间没有我不敢做的事。而我从几个叔叔和兄弟们的眼睛里也看不到什么防备了。

  本以为一切都这样了,不料今天又被父皇的一席话重新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父皇是怎么发现伪装下真实的我的?他又怎么知道我有什么样的才能呢?难道我周围的这些人有父皇安插的人。想到这里我不禁又回头看看跟在我后面的两个侍卫。

  就在我回头的时候,一阵冰冷刺骨的感觉向我袭来,刹那间传遍全身,是杀气。一弯新月照在雪上射出的反光,令四下里透亮。让我可以清楚地看见我身后骆明和罗兴脸色都变得惊慌起来,两人的手几乎同时伸向腰侧,拔刀。又同时大吼了起来,“有刺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