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158 2003.11.18 16:45

    “是吗,他一定会同意的。”凶神大汉自信满满地向那个书生的桌子走过去,“喂,你!”他的手伸了出去,想抓住书生的衣领就像对店小二那样。这时他却听到了伙伴的惊呼声,接着他却发现自己竟然飞起来了越过那书生的头顶向窗外飞去。那贵公子趁那凶神大汉回头去找书生的时候,上前几步从背后一脚将他踢飞了起来。

  眼看凶神大汉就要摔出窗子时有人动了,动的是坐在一边的布衣老者。他突然出现在了窗口,速度之快让人认为他根本开始就在那儿了。左手平举着盛满酒的杯子,只用一只右手便抓住了大汉的腰带将他硬拉回来,扔到了楼板上。

  另几个凶神呆了呆便怒吼着向贵公子扑了过去,都是恨不得将贵公子生吞活剥的样子。这时那个不时咳嗽的病书生也出手了,将手中的酒杯捏成几片分射出去,那几个大汉被小小的碎瓷片击中竟如遭雷击嚎叫着摔倒在了楼板上。

  “哎呀!师兄,你好厉害呀。”贵公子像个小孩似的雀跃起来,声音也变得尖了,这时酒楼上的人都看得出这个贵公子是个女扮男装的了。她一转手拔出剑,“杀了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免得留他们以后害人。”

  “住手!”那布衣老者低喝一声,转头朝向那个书生,“病书生,我敬你是江湖名家子弟,所以对你有些行为能包容也就包容了,何况有些事责任并不在你。但如果令师妹敢在这里闹出人命触犯王法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师妹,算了刚才的教训也够了饶他们的狗命吧。”病书生终于开口了,他的话还真是挺有效,那贵公子撅着嘴不大情愿地收起了剑。“我们要赶快动身了,别让你四师哥他们等急了。”说完病书生往桌上丢了一锭银子,起身便走。

  经过王导他们那张桌子时他却停下了脚步。“你们想必就是那狗燕王的手下了,帮我给那狗王带句话就说如果他以后再敢欺压百姓、为非作歹、出卖国家我病书生齐彦名第一个不放过他。”欺压百姓?出卖国家?正在喝酒的我险险将酒喝到了鼻子里,这是谁给我加的罪名?

  “我白衣侠女唐赛儿第二个不放过他。”那贵公子煽风点火地在后面又补上一句。

  “哼,好大的口气。”回应的是荆轲,他站起来一掌拍向桌上的酒杯,将酒杯拍进了桌面,杯口与桌面平齐,而里面的酒竟未曾洒出一滴,“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说这样的大话。嗯?!”

  病书生齐彦名脸微微有些变色,“果然好功夫,只可惜……”,他摇摇头没再说下去但脸上的轻蔑和鄙视已经解释了他未说出来的意思。

  “只可惜你们甘做别人的鹰犬和躺在地上的那些人一样也只会狗仗人势。”那唐赛儿不知死活地又接上一句。

  “大胆。”荆轲勃然变色,双掌一扬直击向齐彦名。这家伙总算还清醒,没有拿唐赛儿来撒气。齐彦名此刻身边有唐赛儿,躲无可躲只有迎上了。四掌甫接,轰然巨响,两人各退两步。

  “师兄。”唐赛儿惊呼一声,伸手就要拔剑。只是那布衣老者已经出现在她眼前,左手一压,她使尽力气也拔不出剑来。

  “都住手,你们当我临州是什么地方?若你们再敢动手,我就把你们弄进牢去,然后每人在衙门口枷号二十天。”布衣老者看样子真是怒了。而我则对他发生了兴趣,他是什么人?很可能是个江湖有名的高手,受申不害的委托在这里担任什么总捕头的。

  “师妹,我们走。不要和这些乱叫的狗计较了。难怪那狗王敢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有你们,哼,就暂且寄下他那颗狗头,你们护不了他一辈子的。”齐彦名虽然不再动手,但口气仍不软。而这次荆轲没有回骂他了,只是冷冷地盯住了他。

  看着那两个人走了,我心中思绪万千,看来我的敌人好象又多了些。究竟还有多少像他们一样我还未发现的敌人呢?看来想当皇帝并不是如我开始想得那么容易的。

  “申叔叔你也看见了,这是他们先寻衅滋事的,而且他们还当众辱骂王爷。我们气愤不过才动的手。”这时我又听到了我所熟悉的曹操的油腔滑调。申叔叔?难道这个老者就是申不害?

  “不要和我套近乎,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你答应我的事怎么样了?”老者板着脸一副油盐不浸的样子。

  “叔叔说哪里话,小侄怎么敢欺骗叔叔呢?!”曹操在脸上摆明心虚,“啊,叔叔,地上哪些人。”说完用手一指。故意顾左右而言它。

  老者狠狠瞪了他一眼,但眼前这些人也是要处置的。“你们是干什么的?竟敢在临州当众斗殴,置朝廷律法不顾,该当何罪?”

  看起来那些凶神大汉平常骄纵日久,即使刚才吃了大亏,仍然不能接受教训。“爷们是缉盗衙门的大班头,你又是什么人?”

  “啊,原来是凌将军直属的缉盗衙门的各位上差,失礼了,失礼了。下官是临州太守申不害。”他果然是申不害。想不到一个文职地方官竟然有这么一身好武功。可他现在的举动有些奇怪,脸上挂在讨好的笑容,一一将倒在地上的大汉扶坐起来,还伸手帮他们拍掉身上的尘土。

  “你就是申不害老儿?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放走通缉要犯。”刚才那大汉丝毫没有感激申不害的救命之情,反而变得气势汹汹。

  “通缉要犯?下官实实不知道呀?”申不害脸上讨好的神色更盛了。

  “他们偷了凌将军的藏宝图,爷们是奉命来缉拿他们的。”说出“凌将军”三个字后,那大汉气焰更盛,“而你竟然把他们放跑了,而且刚才我看的清清楚楚,你是认得他们的。难道是你私通要犯盗走藏宝图的?今天你要说清楚,如若不然我一定要禀明凌将军,治你的罪。”

  “凌将军丢了藏宝图?这,这怎么得了。”申不害似乎也急了起来,“刚才那两个人下官也只有一面之缘,实在不是很了解他们。这样吧,他们跑不远,请上差出示凌将军公函,下官即刻布置人手去抓他们。”

  “公函?”大汉面色一变,“爷们出来的急,公函没带出来,你放心抓住那两人以后,过两天爷们会把公函补送过来的。爷们是缉盗衙门的,还蒙你不成?!”

  “那好吧。”申不害愁眉苦脸的,“那就请上差出示缉盗衙门的身份印记也行。”

  “你可要看清了。”大汉冷哼一声,将手伸向怀中却半天拿不出来。脸上变得十分尴尬。僵了半天,猛将手拿出来在空中一挥。“爷们的印记也被他们偷了。总之你不要管,抓住他们交给爷就行了,否则爷们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就是既没有公函也没有印记了?”申不害的眯起了眼,“那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是缉盗衙门的上差?或许你们是冒牌的也说不定。”

  “混账东西,竟敢说爷们是冒牌的,你是不想要脑袋了?”大汉有些恼羞成怒了。

  “现在无凭无证,你不过是刁民一个,竟然还敢如此猖狂。知不知道冒充官差是什么罪吗?况且缉盗衙门大班头不过是从七品,竟然敢在堂堂朝廷正五品太守面前大呼小叫,你眼里还有没有律法?有没有朝廷?有没有皇上?嗯?!”申不害说话越来越快,越来越重。那大汉被他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你好大胆子。”好半晌那大汉才会过神来,却还是不知道死活的大叫,可是也叫不出什么内容来。

  正在这时,传来纷乱的脚步声,一队衙兵手持兵器棍棒冲上了楼,立刻护到了申不害周围。申不害挥挥手,“来呀,把这群无法无天冒充官差的家伙给我抓起来,带回去每人先打四十大板,等我回去再慢慢审他们。”衙兵应了一声纷纷上前,如狼似虎地将那些大汉捆绑起来。

  直到这时,那大汉才知道害怕,“申大人,申大人,是小的们有眼无珠,不懂事,小的该死,还请大人看在凌将军的面子上饶小的们一次吧。”

  “你们还敢提起凌将军?”申不害把话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丝丝寒气。“如果凌将军知道有人在外面冒充他手下如此胡作非为你猜他会怎样?他一定会把那个人车裂了,然后还会把那个人满门抄斩的。如果你再敢乱吼我就把你送交凌将军处置。”听了这话,那大汉整个人都软下来了任由衙兵将他拖走了。

  “申叔叔果然不愧是中华的良臣啊,小侄佩服。”曹操赶忙过来凑了句话,“哎呀,天不早了,我们也吃饱了,该走了。”说完拉着王导、荆轲就走。

  “站住。”申不害转身冲着曹操笑了笑,“贤侄,你好象忘了一件事啊。”

  “哦,对了,你看小侄的记性。差点给忘了。”曹操打了个哈哈。“只是……”

  “只是什么?”申不害抢过话去。“王爷究竟何在?今天说什么也要让我见上一面了。”

  “这个不是王爷不想见您,实在是王爷受了些惊吓又偶感风寒……”这个曹操找的什么借口,等一会儿一定要教训他一下,不过真奇怪,刚才他明明看见我上楼了为什么不说我在这儿呢?我心中一动知道他的心思了。这小子竟然连申不害都敢拿来开玩笑。

  “那为什么我派几个名医过去都被你们赶回来了?”申不害截断了曹操的话头,“不要告诉我你们出来还带着御医的。”

  “那是因为王爷先前遇袭现在怕见生人。”曹操这小子这谎说得有些没谱了。难道就不想想在我面前这样编排的后果?

  “我很疑心你们把王爷丢了。”申不害一脸严肃,“如果真是那样,别得不说我第一个惩治你,你身为带刀侍卫,却玩忽职守。到时我看你如何交差。”

  “就是胆子再大我也不敢拿这种事来蒙你老呀,如果王爷丢了,别说您,就是我爹也饶不了我的。不信你问问王先生。”曹操现在叫起了撞天屈,还把王导推出来当挡箭牌。

  “王先生?”申不害疑惑起来,“哪个王先生?”

  王导微微一笑,“不才王导见过申大人。”

  “您是陲中王导王先生。”申不害吃惊不小,“您怎么会在这儿?”

  “不才现在是燕王千岁府中的一名教习。”咦?原来王导也挺会蒙事儿的,我可从来没说过他是教习呀。我转眼盯住王嫱,只见她微微笑着神色并无异常。“孟德年纪尚轻,有些话说得过头了还请申大人见谅。其实燕王爷此次奉皇命出京与毕利谈判檀州事宜,不料遭塞外大批胡匪突袭,王爷率领大家拼死反击,突围至此。王爷也受了一点轻伤,将歇两日今天已无大碍。申大人如果此刻想面见王爷,那王导带为奏请好了。”

  “王先生说哪里话,”申不害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半信半疑。“本来以先生的人品断断不会欺瞒我的。只是王爷安危关系国家,下官等关心王爷也是责无旁贷的。所以还请先生见谅,替不害求见王爷。”

  “说什么求见不求见的,不是已经见到了么。”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站出来。“申大人,本王在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