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867 2003.07.22 13:28

    “谁?”点着火把的城楼上探出一个黑呼呼的人头,在这样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想看清城下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二狗子么?我是王小黑,天师派我回来有重要事情的,快开门!”被我捅了一下腰的人立刻叫了起来。这就是我那个大胆计划的一部分,我将两千士兵伪装成红巾贼分成三路偷袭定城、襄城、长水,由切实投诚我军的红巾贼做向导兼诱敌。这王小黑就是其中之一。

  “咦,你怎么带着那么多人啊?”二狗子警觉倒是不低。

  “朝廷又派人来围剿我们了,天师有令命各处加强防守,这些人是郡城将军那里来帮我们的。”王小黑有些声嘶力竭了,“他们都是常备军啦。”

  看来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二狗子没有丝毫的怀疑就打开了城门。几百名士兵忽的甩掉红巾在刘定天的带领下呐喊着冲进城内。我则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向城里,我对将士们有充分信心。

  事实也证明我的信任是正确的,已经经历过几次刀光剑影的士卒确实比那些乌合之众要强得多,更加上偷袭的突然性,让城里的红巾贼毫无反应,在几百个人头落地后才醒悟敌人其实已经到了身边。在凶神恶煞和闪亮的刀锋面前他们开始溃散,混乱的局面让我的士兵如虎入羊群般的轻松,没化多少代价,就攻到了县衙前。在这里他们遇到了第一次稍为象样一点的抵抗。

  一个面目凶恶的黑大汉双手持一柄宣花大斧带领十几个勉强称得上精壮的红巾贼拦住了士兵前进的脚步。刘定天二话没说上去就和黑大汉接上了,两人都是腰圆膀阔的力量型,一上来就是力拼一招,大汉的宣花斧和刘定天的熟铜棍交在一起,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两人各退了三大步。

  大汉定下脚步,手中斧打了个盘旋,从上方斜下来,直劈刘定天的脖颈。力道、角度都恰到好处。自动在我身边护卫的两员士兵看到此景,齐齐惊呼起来。看得出这大汉不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好在刘定天也不是这种人,见到自己手中的熟铜棍无法可挡,立刻棍头一点地面,借力向后退了一步。

  但是那大汉却也往前跨了一步,手腕一转,原本已经落空的斧头以一个难以想像的折转返斫刘定天的前胸,这一招当得起狠辣二字。刘定天手中棍险险架住那斧,却又被逼退一步。

  那斧忽然顺着铜棍向前一送,此刻刘定天也只有丢掉铜棍苍皇后退,否则他的手指就保不住了。好斧法,只三招就杀退了我军中以勇力著称的刘定天。我不由技痒起来,拔出佩刀,闪身来到两人中间,举刀架住大汉劈向刘定天的大斧,轻叱了一声,“退!”刘定天满面羞愧的退了下去。

  见到换了个人,那大汉竟然收斧不打了。“喂,我说你。”他伸出一个手指直向我,“你下去吧,换那个黑大个儿上来,以大欺小,坏名声的事,爷们可不做。”

  真有些糊涂了,这人究竟是聪明还是个笨蛋?说他笨吧,他那几招精妙斧法不是什么人都能使得出来的;说他聪明吧,怎么在你死我活的对杀中竟然还关心自己的名声。不管他了,先打再说。冲他一笑,我刀如闪电,直指他的咽喉。他手忙脚乱的后退嘴里哇哇大叫,“好小子,你敢偷袭,我不打扁你我就不叫程咬金。”我忽然收招,后退两步,做手势示意他向我进攻。我想看全他那套斧法,所以并未乘势猛攻。

  他果真气鼓鼓的举斧上来了,再没顾忌什么以大欺小了。一个盘旋加一招斜劈。嗯?怎么是老招数?不管他,先退一步。又是一招折转返斫,又是忽然一送。熟悉他这三招的我自是不会为他所制。很轻松就应付过去了。终于可以目睹他的另外奇招了,我不由全神贯注,连握刀的手都加了一分力。

  可是令我失望的是他抽回斧子又是盘旋斜劈、折转返斫、忽然一送,我耐着性子和他斗了一盅茶的功夫,他依然是老三样。我火了,决定不再和他磨了,接连三刀,劈得他门户大开,上去一腿将他踢倒,顺势一脚踩住令他动弹不得,刀尖冲他一指,“你怎么回事,瞧不起我么?老是这三招,什么意思吗?”

  “爷们我就会这三招,那又怎样?!”虽然被我睬着,但他的态度依然强横。

  我顿住了,一时语塞,好半天才想出话来“你师傅是怎么教的?就教你这三招!你也太大胆了,就这样也敢来造反。”

  “师傅本来教我一套斧法,共有十五招的,不知怎么的就忘了,就记得这些了。”他躺在地上一脸尴尬,还用手摸了摸头。“我不是造反,只是肚子太饿了,他们这里饭管饱,每月还有三钱银子,我就到这儿来了。”这家伙还真是个憨货。

  “你叫程咬金?”我松开了脚强忍笑意问他话,“如果我每月给你二十两银子,你愿跟着我么?”嗯?我怎么会有这个念头的?奇怪了。

  “二、二十两。”他躺在地上,吃惊的伸出两个指头在眼前晃动,紧接着又狐疑的问。“你,你们是什么人?是官军么?”

  “是。”我点点头,“我们是前来剿来红巾贼的官军。”

  “好我程老虎以后就跟着您了,上刀山,下火海,决不皱一皱眉头。”他开始拍起了胸脯,却仍旧躺在地上。那模样真是令人忍俊不禁。

  三座城很顺利就拿下来了,红巾贼只剩下最后的据点锦城了,由于消息封锁得当,我所担心的事一直没有发生。

  锦城是剑南西部的一个重要城镇,紧临南诏,由于它是边关,修建的十分坚固。红巾贼首方铁头率领四千红巾贼就死死的守在那里。如何攻破锦城,就成了我眼下最大的难题了。

  “报,大帅,有百姓来****了。”程咬金冒冒失失就闯进来,他现在是我身边亲军之一了。

  “老虎。”我皱起了眉头,“方铁头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大帅,百姓来****了,您不去看看?”程咬金并未回答我的问话,只是一个劲的冲我挤眉弄眼。“他们送来好多好东西,大帅真要去见见他们。”看来他是一心一意要拉我出去了。

  “那就走吧,去看看他们。”我站起来,向外走去。

  在未出兵以前,我所担心的是剑南的民心问题,要是民心向贼,想剿灭红巾贼,就是难上加难。出乎我意料的是剑南的人对红巾贼并无多少好感,甚至有许多怨恨。一直以来剑南多山,百姓比之其他地方更加难驯。当年我父皇花了整整五年才拿下剑南,说到平定却还差得很远。加上近些年老爹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江南、淮南等心腹地带的治理上,对剑南难免有些疏乎。所以起民变一点也不为过。

  去年贼势初起的时候,据说剑南百姓望风而影从。但随着官兵屡次被击败,又加上红莲教实际掌权者洪真、郭火离之辈的出现使情况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洪真、郭火离等人大兴土木,修建红莲神殿、天师府、护法宅等,又从民间收罗诸如红莲神的祭品、天师的鼎炉(那老东西还真好色)、护法的供奉等,以至于民怨四起。当我率军平定三城的红巾贼后,受到了百姓的热烈欢迎,他们成群结队的来犒师。但今天看程咬金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的确是有些不一样,虽然是一样的猪羊牛酒,但今天来的人竟是一色的青壮,每个人虽然都是扬着笑脸的,但他们的一举一动还不时流露出些和普通百姓不一样的东西。环顾一圈我放了心,看样子发现这种情况的不只我一个人,王翦、王贲父子及戚继光脸上都露出戒备的神色,而四周围观的士兵中有许多人的手都紧抚着佩刀的刀柄,看来在我出来之前,他们已经做了很多防范工作,只有没心没肺的刘定天在张大嘴直乐,兴奋的围着一坛陈年老酒在打转。

  我的眼光落在了一个人身上,这个人穿着和周围人一样很普通,只是戴了顶竹笠,让人不容易识看他的面目。他正很勤力的从车上搬着东西,混在人群中,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

  “老虎。”我叫着程咬金,顺手一指那人,“把他带到帅帐来。”说完扭头走回帐内。

  “小人参见大帅。”那人走进帐来,冲着坐在正中座位的我跪下行礼。

  自顾自的玩着手中的匕首,我并没有理睬他,只是用冷冷的眼神扫了他一下。程咬金站在旁边也不敢做声,帐内的气氛一时十分沉重。

  “你叫什么?”在一段沉默后,我突然发问。

  “小人黄可。”他又急忙叩下头去,整个人伏在地上,表现出一种惧怕和敬畏的样子。

  “红莲教外堂堂主也只是如此而已,连真实姓名都不敢露,太让我失望了,我是中华帝国燕亲王沈仲然。”我坐正身子,声音缓缓却又内含威慑。

  那人伏在地上的身子一颤,给人的感觉在一刹那完全不一样了,他站起身子摘掉斗笠,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然而最引人注意的是他那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方铁头见过王爷。”

  “好个方铁头。”我狞笑起来,“知道本王此次率兵来剑南是为了什么吗?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好!有种!”我的口吻变得江湖了。

  “小人当然知道王爷是为了什么而来,那王爷是不是也想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来的呢?”方铁头并未被我吓倒,说话条理清楚,丝毫不乱。

  “哦?是什么?”这点我还真没想透。

  他忽然跪了下来,向我行起了两跪六拜的大礼,一时礼毕。“红莲军外堂堂主兼锦城城主方铁头率所部人马三千七百一十六人特来向王爷请降。”

  “你要投降?!”我忽的一下站起来了,“你刚才说你要归降朝廷。”我尽量放低语气,让激动的心情得以平复。

  “不是这样的,王爷,您弄错了。”方铁头无视于我的激动仍旧是不紧不慢的声调。

  “弄错了?!”我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刚才你不是说要请降么?怎么又出而反而了?要知道本王虽然年轻却不想被人耍着玩。”

  “王爷,我刚才说的是归降您,并不是要归降朝廷。”

  “那又有什么不同吗?”我心中格登一下,但却仍满面含笑的装出另一幅样子。

  “当然不同,投降朝廷意味着,我方铁头接受朝廷的一切命令,以后我和我的弟兄们的一切都会由朝廷来安排,这不是我想要的。而归降王爷,则是把我和弟兄们的命全交给了您,由您来掌握,只有您可以命令我们,指挥我们。而其他的一切,那怕是圣旨我们统统当它是放屁。”

  “你好大的胆子呀。”我心中不免惴惴,特别是当我知道这次红巾贼造反的内幕之后。“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说的话足可以被凌迟一百次了。”

  “燕王爷是不是不相信我?”他抬起头来,毫无畏惧的与我对视。

  被猜中了心思的我不由脸上一红,心中也不免奇怪,这方铁头也未免太聪明了。

  “那王爷需要什么样的保证?”方铁头的话有些咄咄逼人了。

  真是风水轮流转,在京城四处横行的我从未想到有这样一天,我会被人逼得哑口无言。不过此刻我的确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你如此推崇本王,那本王有什么地方值得你这样做的?”

  “王爷力诛红莲神,围歼洪真、郭火离,计取三城尽显雄才大略,英明神武。说实话我不想也自知无力与王爷对敌。我方铁头空有一身好本领,却无法被人赏识。当年无论是在剑南将军麾下还是任红莲教外堂堂主,从来没有遇到一个真正值得我追随的人。而王爷您正是那个我一直在找寻的明主,所以方铁头决定从今天开始誓死追随王爷。”

  嗯?!怪了,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这些事。要知道,有些东西我也只是在和戚继光、王翦他们谈话的时候才说过。难道他们┅┅不可能啊?我百思不得其解。一抬头发现了昂着头眼望帐顶的程咬金,心中不由一动。

  “老虎。你说方铁头这个人怎么样?”我有些明知故问了。

  “大帅。”程咬金扑通跪了下来。“方铁头有才能,够忠义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才啊。”

  “真看不出来啊,老虎。”我走过去,掺起两人,“我此次出征做得最正确的事恐怕就是收下你了。”我又转向方铁头,“你的本名就是铁头么?”

  “铁头是小人的浑名,小人的本名单一个腊字。”

  答Acehoney,不知你现在是不是还看我写的东西,你曾说要笔者写程咬金、刘墉、纪晓岚,前两个人在游戏里笔者都见过,所以笔者都会写,这章就出现了一个,至于纪昀笔者以为和刘墉有太多相似之处,大可合二为一,不过这还是看情节发展的需要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