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415 2003.07.22 13:25

    “来者止步。”正沉醉于幼棠美色及乾裕峰奉承话中的我被这一声断喝惊醒了。几个衣甲破烂的士兵在一处营房前一字排开,手中连缨都没有的长枪正对着我们。

  “大胆。”还没等我说话,乾裕峰就抢上前去,“这是燕王殿下,要见你们戚参将,赶快让开。”几个士兵短暂的对望了一下,仍旧一动不动,一个小头目似的人物上前一步。

  “京城大营乃军事重地,非奉圣旨或中央将军府令谕,任何人等不得擅自入内,违令者,格杀毋论。”

  “我乃京城大营统领,我命令你们立刻让开。我们要进去。”

  “我是前军左营第三标第七队长,奉命巡哨。乾统领要进请便,其他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否则休怪小的等得罪了。”

  “反了,反了。”乾裕峰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他噌的一下拔出佩刀,“你们究竟让不让?”

  玩笑啊?这样就要开打,我不由一楞,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对峙的双方把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不明白有什么事情令我如此好笑。我指指幼棠,又指指我自己。“我笑得是我第一次来认真办事竟被别人视为闲杂人等了。”听了这话乾裕峰也陪着干笑了几声。紧张的气氛随即松弛下来。高举起黄金令牌,我笑着说“现在我们可以过去了吧?

  这是军队么?!我不由暗自惊讶,与刚才所看到的大营其他士兵的衣甲鲜明相比这里简直就象是丐帮总舵。从人身上穿得衣甲到帐篷、旗帜无一不是破破烂烂的。乾裕峰陪在我身边,眉头皱得老高,不停念叨着“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看得出这里他并没有来过几次。

  “乾统领,本王知道你公务繁忙,就不打扰你了,你到这里就可以了。”我开始打发这个无关之人了。“那末将就先行告退了。”于是乾裕峰再三再四的打千行礼之后才转身离开,不过我此刻已经不注意他了,因为一个全身披挂整齐的将领正在刚才第七队长的带领下匆匆向我走来。

  “末将京城大营前军左营参将戚继光参见大帅,请恕末将甲胄在身无法全礼了。”只一抱拳,戚继光就在我身前站定。我开始打量这位被父皇私下称为良将的人。

  一张饱经风霜的面孔和一双长满老茧的手,就能说明很多问题。还有他在我面前气定神闲,镇静自若的表现。他和我看到的所有前军左营的士兵一样,都有一种气势,一种军人的气势。

  “你知道本帅此来的目的了?”“昨日兵部和中央将军府的行文都到了。”

  “那前军左营共有多少人?”“一共两千四百二十一人,全军满员,没有空额。”

  “哦?!”我望了望他,在他回答没有空额四个字时眼睛里闪烁的是骄傲。要知道武官吃空额早已成了定例,许多地方军一万人空额达两三千人之多。中央军队收敛一点也有个五六百人。

  “我已通知了几位统制,请大帅营帐叙话。”“好。”我点点头,跟在了他后面。

  “末将前军左营第一标统制王贲、第二标统制刘天定、第三标统制马文祥参见大帅。”三个同样散发着精悍气息的将军整齐划一的打了个千。

  “诸位请坐。”“谢大帅。”

  “想必诸位都已经知道将进行的此次任务了,不知诸位有何高见那。”

  “我看这仗没法打。”刘定天的大嗓门首先亮了起来,“他红巾贼又不是豆腐做的,方朝羿五万人马都全军覆没了,咱这两千兵马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呢。”几句话给了我个直肠子的印象。

  “这个红巾贼必竟是乌合之众,不也是曾被乔能将军打败了么,现在龟缩在弹丸之地,能有什么?相信我****大军一到,贼人立刻土崩瓦解。”边说这话我边观察,那几个人对于王孙公子及我本人“好名声”的蔑视明显起来。“刘将军这么说是不是畏敌怯战哪!”

  “我畏敌怯战?!”刘定天猛地站起来,摆脱了身边马文祥对自己衣襟的拉扯,一手指向我“什么都不懂怎么当大帅的?你以为打仗是投壶(1)么?老子当年率十五勇士杀上盘石岭时你还不知躲在哪儿呢!像你这样的,我一个打七个。”(唉!怎么这种人都是这样的火爆脾气)

  “刘定天,坐下,这是你发疯的地方么?”戚继光出声喝止。刘定天拧着头坐了下来,却还不望瞪了马文祥一眼,“你拉我干什么?我说得是实话吗!”马文祥被他说得一脸苦笑。

  “刘统制就是有点心直口快的坏毛病,但说得都是实话,大帅休怪。”戚继光转向我,声音淡淡的。这话越听越不顺耳,与其说是在替刘定天请罪,不如说是在讽刺我。难怪他这么多年还只是个五品参将。

  一直坐在旁边沉默的王贲冲我抱拳施礼,“大帅,末将有几句话要说。虽然大帅神威天纵,将士英勇效命。但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对红巾贼所知却极其有限,只知道贼首叫方铁头,其余就不知道了。至于现在贼人有多少?如何布置?我们一无所知。打起仗来如无头苍蝇。我军也不能轻言胜利。”

  这小子就会说话的多了,是个有前途的。“哈,王统制过奖了,那咱们就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再考虑考虑。让我先去见识一下前军左营将士的威风。”

  前军左营共有三标人马,除了王贲所率领的一标骑兵外,其余的都是步兵。从半个时辰的演练之中可以看出这只军队的训练有素。各种战阵的变化之中丝毫不乱,士兵进退有序,充分体现出统兵将领注重整体的军事思想。

  “好,好,好。”我大为满意的点着头,同时也继续装傻“这变来变去的真是很好看。呀,都午时了,我今天早上起得太早了,现在早已饿得头昏眼花了。那就在营中将就一下吧。”此言一出,那几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推开挡在我前面的士兵,我冲到队列的最前面,篝火上架着两口大锅,一口煮着稀得能照见人影的粥,另一口里煮着青不青、黄不黄,不知是什么东西。我抢过伙头军手中的大勺,在两口锅里各舀了一点送进嘴里。戚继光和他的三个统制围着我,每个人的神情都很紧张。

  努力压住了口中难咽的怪味,我没将吃到嘴里的东西当场就吐出来。“这些是什么?说实话。”我指着大锅冲着戚继光冷冷发问。

  “有些野菜,还有些草根,树皮。”回答的是王贲,但声音却越来越小。

  “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声音倒是大起来了,刚才受你们讥讽,现在该我挤兑你们了。“朝廷的军饷哪里去了?你们不是贪污就是失职。”

  “前年大营说户部有令,江南水灾,各营按例缩减口粮,然后去年陇右旱灾,今年又是关内蝗灾。我们营又是全满员,所以┅”王贲说不下去了。

  ******,这戚继光还真是个笨蛋,这摆明了是有人看不惯,摆道黑他,他竟然忍下来了还屁都不敢放一个。没用之极,还良将呢。

  “咣当。”我一脚踢翻了锅子,伸手一指刘天定,“你,就是你,叫上五百个弟兄跟我走,要能打的,记得叫他们抄家伙。”

  戚继光和王贲他们都楞住了,傻傻的看着我,“大帅!”王贲显得小心翼翼的凑到我跟前,“您要做什么?”“做什么?上户部,砍人。”我瞪了一眼刘天定“还不快去!”

  刘天定一下子醒悟过来,兴奋的扭头就走,边走边叫:“会两下子的爷们,跟我来。”看样子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我一马当先,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幼棠紧跟在我后面,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爷,您这一闹是不是太大了。这万一┅”“没什么可万一的。”我打断了她的话,“我荒唐王爷发起火来还没人敢拦的。况且这事父皇也只会支持,不会反对的。”我说得也是实话,对于很多人来说我是个纨绔的典型,但也绝对是个魔星。平常我就行为乖张。御史没少在老爹面前参劾我,而我最多也就是被臭骂一通,连最轻的小板刑罚都没受过。那些御史可就倒霉了,家里要不就马房失火,要不就半夜鸡叫。如此几次后就再也没人敢在父皇面前嚼舌根子了。连我的几个皇叔和兄弟都有一点含糊我。结果不知怎地就有了句俗语“宁惹阎罗王,莫见荒唐王。”因为见阎王大不了一死。惹了我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可能是憋太久了的缘故,跟在我后面的这群兵撒了欢似的,一路上呼呼喝喝,威风凛凛。吓得路两旁的行人东躲西藏,鸡飞狗跳。

  不一时,队伍就到了城门口,京城大营是拱卫京城的军事力量,主要职责防卫外敌入侵,驻扎在城外的郦山,非有命令一兵一卒不得擅自入城。平时京城的治安是归顺天府管理。顺天府守门的城卫兵,哪儿看见过这种阵势,吓得直叫关城门。

  但那么大的城门不是那么容易关的,我快马加鞭冲到门前,大喝一声:“我看谁有胆关城门。”这些城卫兵有谁不认识我的,谁也不敢再动手了。进城后其他的城卫兵也很知趣的躲开来。有的实在躲不掉,就站在路边抬头欣赏天空的风景。

  六部衙门集中在整个京城的东端,在青龙大街边两两相对,除了它们之外这里还有些例如御史衙门、翰林院之类的机构,所以青龙大街又被人称为“公侯大街。”

  我毫不废力的率军冲到了青龙大街前,这里的护卫到是上来赶人了,不过比起久经训练的禁军来他们差远了,三两下就被解决了武装。

  “刘定天,听清了,把青龙大街给我围住了,要是跑了一只耗子我就拿你问罪。”我恶狠狠的说,自己心里却别提多舒坦了,这就是做荒唐王爷的好处,可以任意妄为的做好事。

  “大帅,请放心,刘某敢拿脑袋担保。”跟我跑了这一段路可能是刘定天有生以来最威风的时候了,兴奋的他脸上几个麻子都粒粒发光。对我也有了点佩服,暂时对我是言听计从。

  我跳下马,在幼棠、刘定天及一群士兵的簇拥下走进青龙大街。脚上皮靴后的马刺撞击着大青石板路面发出响亮的声音。路边的各个衙门纷纷大门紧闭,害怕殃及池鱼。只是透过门缝和窗上的缝隙向外张望。

  户部的大门也是关着的,上前敲门无人敢应。我不耐烦的挥挥手,几个士兵迅速找来一根粗大的圆木,三两下就把大门撞开了。

  气势汹汹踏进户部的大门,我高叫着:“叶复进,薛刚,出来见我。”

  又到了笔者罗嗦的时间了,前两天笔者有些身体不适,连文章都是请人带为上传的,今天上网一看,笔者的文章点击数竟然已经达到一万多次,而且又多了几票,嗬嗬,真是爽呆了。,特地将第六章提前上传,以回馈那些投票留言支持笔者的大大们,笔者还是那句话,不在乎投票多少,只要你从头到尾看了文章,就是对笔者最大的支持。最好是能给笔者提出宝贵意见,把你的想法和主意告诉笔者,把笔者的疏乎和错误指出来,让笔者可以更好地改进和完善文章,力争不做垃圾。

  说明一下,由于这个中华帝国属于笔者虚构,所以笔者就不象泥人大大写《江山》那样考据史实了,史上的东西能拿来用的我就用了。还有那些真实人物也可能和史上的描写差别较大,不够严谨之处请大家多包涵。:—)

  大秦名将王贲和抗倭名将戚继光登场亮相了,谁会是下一个登场的名将呢?猜猜看,猜中有奖喔。

  (1)投壶:流行于汉代的一种贵族游戏,就是在远处放个瓶子或壶的东西,用羽毛箭投射的游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