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214 2004.01.18 21:12

    “爹爹刚才和你都谈了些什么?”王导刚刚走出大帐,王嫱便像一阵风似的出现在了我眼前,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女儿娇态,令我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

  “还能谈些什么?”我一边岔开话题,一边用眼贪婪且肆无忌惮地在王嫱身上扫视。真是奇怪初见她时并未觉得是什么绝世美女啊!“当然是国家大事了。”

  “你骗人,刚才你们明明是在谈,在谈……”王嫱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说什么,话再也接不下去了,满面羞红地低下头去。自从和我一起度过了那几日艰难之后,这小妮子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刚才一定是在帐外偷听我们谈话。

  我站起来一把将她揽到怀中,看着她那双目微闭、满面娇羞的模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低头贴上她的樱桃小口狂吻起来。王嫱全身一震,双手抵住我的胸口努力想保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这似乎是她唯一的抵抗手段了。但很快那双手也变得软弱无力了。

  好一阵子我才松开了她,兀自恋恋不舍地盯着她鲜艳欲滴的红唇。因为我怕再这样下去会在这里就要了她。虽然这在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我并不想让王嫱因此而受到伤害。想到这儿我不由心头一凛,看来我是真正喜欢上这丫头了。想到这儿我不由长吸了一口气,走回案边坐下,顺手端起桌上的茶杯啜了一口香茗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你好象不光是为了我向你爹提亲特地来兴师问罪的吧?”

  王嫱看样子也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脸上尚有红晕,“我给爷带来一位朝思暮想之人。”

  “哦?”我眉头一挑,脸上似笑非笑,“我此刻最想见到的人就是毕利了,难道你把他给我带来了?”对于我这样的调侃王嫱并没有回话,只是也学我一样摆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奴婢拜见王爷。”营帘一挑,一袭白衣的苏妲己跪到了我的面前。令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妲儿,真的是你吗?”我心情激动万分赶忙过去将她搀扶起来,“你还好么?没有受伤吧?媚娘好么?巧巧好么?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我一直很担心你们呀。”其实我并不急于知道那些问题的答案,只是一时之间无法表达此刻的心情。

  妲己此刻也已是满眼含泪:“奴婢也担心再也见不到王爷了,奴婢现在身无大碍,只是媚娘、巧巧都受了伤。”

  “我已经去看过她们了,伤势都没有什么大碍。”王嫱凑到我耳边悄悄的说。我本想暂时注意和她之间的距离,却不料被她悄没无声地又拉进了一些。

  “前面就是恶虎口了,出了恶虎口就是檀州地界,那里距檀州城不过四十余里,再往北就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了,突厥骑兵可以来去自如,飘乎不定。朝廷的军队在那里与他们对敌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的。”说话的是紧跟在我身边的王嫱。此刻我们正率领所剩的残部和申不害替我们东拼西凑起来充场面的五百人继续向檀州进发。自从我向王导提亲那天起她便和妲己一样寸步不离地跟在了我身边。因为苏、廖二女受伤留在临州静养,她更顺理成章地接过了服侍我起居的工作。而王导对此却毫不在意。听说私下里曹操他们已经称她为嫱妃了。

  “恶虎口?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那里应该是块险地了。”我勒住坐骑,环视四周。“这里地势条件都不错,先在这里扎营,再叫曹操带几个人去探探,我不想重蹈上次的覆辙了。”

  “爷,此时不宜扎营。”王嫱急忙打断我的话,“恶虎口如果真有敌人埋伏,他们也一定会密切注意我们的行动。若是乘我们扎营不备之机偷袭,则我们必定招致大败。”

  王导果然名不虚传!这是我脑中闪现的第一个念头,连他的女儿平时耳濡目染的竟也能说出如此道理。“那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办呢?”

  “奴婢以为,王爷应该多派出些斥候,扩大探视范围。同时应该下令全军戒备,摆战斗阵型。如果没有发现敌踪应迅速通过恶虎口于日落前赶到檀州驻扎。”说到这些王嫱已经顾不得什么礼仪了,两眼直盯着我,仿佛她才是这支队伍的首领。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连忙下马,躬身拜伏于地。“奴婢出言无状冲犯王爷,是不敬之罪,求王爷责罚。”

  “该罚,该罚。”我故意板着脸也下了马将她扶起,又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本王罚你今晚为我侍寝,你可愿意?”要知道这一路走来,王嫱虽然一直跟在我身边,我却始终没有对她有过分之举,连带着我也很久没有和妲己亲近了。因为她们两个人始终形影不离,还常躲在一边叽叽喳喳不知在说些什么,反而把我晾在了一边。可把我憋久了。

  这句话的后果就是王嫱的脸立刻红得如同煮熟的螃蟹。低头在那里搓着自己的衣角,颇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而王导、木长老和荆轲等人正下马向我们站的方向走了过来。

  “嫱儿,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莫不是病了么?”王导的关切更让王嫱觉得有些难堪,一跺脚扭头跑开了。

  “嗬嗬,没什么,没什么。”我急忙发话打岔,而王导他们也很聪明地不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了。“王先生,我刚才听说要经过恶虎口了,想多派几个人到前面去察探一下情况。看看四周有没有敌人。”

  “启禀王爷,此次我们从临州出发,一路上都有斥候开路探察,每两个时辰回报一次。再过半个时辰就应该是斥候回报的时间了。”王导回答我话的时候,神情、态度均十分恭敬。这其实是王导、曹操、木长老他们几个早就商量好的,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在申不害派来的那五百人面前一定要树立我的威仪。“而且刚才发现要途经恶虎口。我又加派了好几个人,曹侍卫也自告奋勇前去察探了。”

  “嗯!好!辛苦王先生了。”我点点头,“刚才我想就地扎营,而令媛却劝我要在此摆好战阵以防不测,如没有发现敌踪最好还是今天赶到檀州扎营。我想听听王先生你的意见。”

  “小女之言虽有道理但有失偏颇,此地地域广大,我们人手不足,加之敌暗我明。搜寻敌踪,其实如同大海捞针,况且此刻天色已经不早了,如果强赶到檀州未尝不可,但途中势必疏于防犯。如遭敌袭,后果不堪设想。。”王导分析问题比之王嫱却又深了一层。“但在此扎营却也非上策,此地地势平坦,于骑兵大为有利。而于我防守则大为困难,必须四面兼顾。”

  “那王先生的意思是换个地方扎营?那什么地方好呢?”

  “恶虎口前。”王导笑着说了吓大家一跳的四个字。“恶虎口是一条位于两山之间极狭窄的峡谷。不便于大队人马通行,我们将大营背依峡谷而立,堵住谷口。峡谷前地域也十分有限,敌人兵马再多也施展不开。那样只须一些机关加上二、三百人便可抵挡数千兵马。只要我军不深入,埋伏于峡谷两边的敌人也对我们无可奈何。同时王爷派出信使直奔檀州,命檀州守将派军前来接应。这样可保万全。”

  双掌一合,我将溜到嘴边的一个“好”字生生咽了回去,“一切就依先生,只等斥候回报后就行动。请先生和木长老一起负责安排,荆轲给我密切注意队伍之中的异动,总之这个时候我不想有人跳出来作怪。”我说话的时候故意挺直身子,双手也背到了身后。同时将声音放大,把天潢贵胄的气势充分表现出来。王导等人也十分配合的恭敬地答应了一声。

  “斥候回来啦。”我闻言抬头观望,发现纵马飞奔而来的正是自告奋勇去探察的曹操,他脸上怪异的神情让我不由心中一紧。

  曹操翻身下马连滚带爬地冲到我面前,“启禀王爷,恶虎口发现突厥连营四十座。”

  “什么?”我和王导同时惊叫起来。突厥兵竟然已经大摇大摆地进驻到了恶虎口!难道檀州已经失守了?!此刻我脑中一片空白,如果檀州失守突厥骑兵就可以毫无顾忌的长驱南下,中华大地势必又会烽烟再起。而我此行也就失去了意义,摆在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见我半天没说话,曹操壮着胆子补了一句:“不过属下觉得奇怪的是他们应该在此驻扎好一阵子了。”

  “你如何得知?”王导的反应比我快了很多,仿佛立刻抓住了什么关键的问题。

  “我看到连营外所遗弃的杂物数量庞大,而且营中的士兵神态悠闲,行为放纵。完全没有初到一地驻扎时应有的警惕与戒备。而且他们完全没有半点掩饰自己行藏的意思。”想不到我这个酒肉朋友还有如此细致的观察力,看来老爹提拔他为三品侍卫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这番话让我又恢复了冷静。因为我也想到了那个关键问题。俗语说“兵贵神速”。突厥人如果占了檀州就该乘我国不备迅速南下,而不是在这里逡巡不前。突厥兵的表现不合常理,其中必然有缘由,而这缘由要么是突厥内部有事发生,要么檀州仍在我军手里。

  “檀州还在。”王导适时地插了一句,“如果突厥内部有变的话,军队早就应该回撤,而不是空驻扎在这里悠闲了。他们只所以在这里的最大可能是要给王爷您一个下马威啊。”

  “四十座连营迎接我?他毕利很看得起我吗!”我仰天大笑着,心下却暗暗吃惊,毕利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好像决不仅仅是为了和谈这么简单。“以王先生之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进是退?”

  “依我看,乘着那群突厥兵没发现我们,乘天黑纠集人马杀他个人仰马翻,也挫一挫他们的锐气。”曹操冒冒失失地插上一句。

  我气极反笑,照着曹操的脑袋擂了一下。“如果你还想看到京城的月亮就别再出这种要命的馊主意,你是不是怕毕利南侵找不到借口?”

  对于曹操的插科打诨王导却并不在意,只抚着颔下长髯思索了一阵子。“现在我们全军不到一千人且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这等人马无论是正面对战还是偷袭都毫无胜算。退肯定是不行了。但进也是凶险重重,况且现在突厥意图未明。我看我们还是先在此地扎下营来按兵不动,但要大张旗鼓造声势,把王爷的全副仪仗都拿出来,最好弄得人人皆知。但同时要加强戒备,多布一些陷阱、鹿砦,多派探马打听周围的情况,关键是要严密注意突厥的动静。这样我们才能做到以不变应万变。”

  “那这还是得辛苦先生去安排。这些东西本王实实地应付不过来啊!”王导应了一声,转身离去。这几****常与王导秉烛夜谈,论及行军、布阵、征战、攻伐,他可谓无不通晓,精辟的理论以及独道的见解都令我叹服,申不害拼凑起来的五百乌合之众在他几天的调教下竟然也有了个军队的样子更充分证明了他的确是一位军事上的不世奇才。而且他虽有才气却从不恃才傲物,为人十分平易近人,而且是无论官民百姓。是真的!

  转头看见曹操竟然还像个棍子似地立在眼前,“你还有什么事么?”我皮笑肉不笑地问了他一句。再笨的也知道我是在赶人了。

  整支队伍都开始忙碌起来,而我这个统帅却反而闲下来了。不得已只好在营中四处游荡起来,一双眼左顾右盼指望着能找点事情来打发着无聊的时间。突然间瞥见苏妲己正走进新搭好的我的寝帐,我贼贼地笑了一下,紧紧跟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