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皇帝 马超龙雀 3919 2003.07.22 13:23

    东方刚刚泛出鱼肚白色,我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杏儿从床上拉了起来。青盐和毛巾已经递到了我面前。

  “你说父皇也正是的,今天这么早就叫大起了。”我伸着懒腰,杏儿与绿珠正细心的帮我整理衣束。高安正是被派来叫我的人,他在一边陪着笑脸,“听说今天皇上要议几件大事,各位王公大臣一律不许告假,必须到场。”

  “哦?!”我心中暗自留神,不知道今天这老爹要玩什么。

  “三弟。”离正阳门还有一箭之地就听见有人叫我,一回头,一个人从我后面急赶上来和我并辔而行。正是我那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的二哥晋王伯焘。我脸上裂开一丝笑容。“二哥早啊。好久不见,三弟想您正紧那。”

  伯焘绝对是我们兄弟当中较为出色的一个,不仅生得一表人才,而且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十六岁时写过一篇《落叶赋》被当朝大儒吏部天官张哲员惊呼为奇才。据别人讲,我二哥要不是皇子,拿个三元及第比吃豆腐还容易。而且他为人谦和,没多少王爷架子。对家奴管束又十分严厉。他用王俸长期养了一批饱学宿儒,在府中著书立说。所以在朝野有较好的口碑,他入主东宫的呼声和以军功立名的大哥卫王孟煦是最高的两个。

  就我来说,和这个二哥的亲近程度是比较高的。但我不喜欢他一见到我就是兄弟之情,规劝我要修身立名,什么的,烦都烦死了。所以今天一碰见他我就先开了口,不给他张嘴的机会。

  “二哥,你看这天多好呀,光阴不下雨,好,前天晚上喝酒你可没多喝,我都有些醉了,我今天让人给您送两坛好酒去,对了杏儿好久没看见二嫂了,哪天我带她过府看你,什么?哪天去?就明年腊月初八吧。听说你最近又作了一篇赋,小弟不想看,哦错了,是小弟很想看,你看这说着话就到了正阳门了,我们还是赶快进去。别让父王等急了,对了,我们还是保持一定距离吧,别让人太妒忌我们的兄弟深情了。”

  山呼万岁之后,文武大臣分两边站开,父皇今天倒是显得很精神。“很久没叫大起了,今天把大家叫来,有些话要跟大家说。”他站起来,踱了两三步,走到龙书案前,伸手拿起一本奏折。“这本是刑部尚书渭水公杨贯伯上的折子,题目是《为国家事,敦请陛下早立太子书》。”

  此言一出,整个宣政殿顿时哗然,大家吩吩交头接耳起来。真是一个轰动消息,一直以来,立储就是件未拿到桌面上的正事。因为父皇有鉴于前朝夺嫡之祸,即位之初,就下令严禁官员议论立储之事,也下令各位王子严禁私交大臣。虽然这些事明面上是没有了,但暗地里谈论的越来越激烈。因为随着父皇年纪越来越大,立储之事变得越来越急迫了。表面上一切都风平浪静,私底下早就暗流汹涌了。今天终于有人把它揭开来了。

  各种各样的目光都射向了点燃这把火的人,而他则目不斜视,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我只是用余光悄悄瞟向他,杨贯伯是一个让人害怕的人,一个清廉的让人害怕的人,做了十几年的官,平时家里连肉都吃不起。一个铁面无私的让人害怕的人,他甚至敢参劾我父皇过分滥用民力。这样的人真的是油盐不浸,水火不侵。所以他的奏折不奏则已,一奏必然引起轰动。

  “说实话,这本折子让朕看了好久,也想了好久。朕当初严令你们不准谈论立储之事,现在想来有失偏颇,所以朕决定今日叫大起在这里议一议立储之事。”

  这句话一出,整个大殿突然鸦雀无声。每个人都震惊了,当然也包括我。老爹不是现在就想把我摆上台吧?或者老爹后悔了?一时之间无人说话。

  “怎么,朕知道你们平常在下面早就议论的很激烈了吗!现在让你们说,你们反到不说了。”废话,这时候谁敢当出头鸟啊,虽然每个人心中都有个人选,但现在要是说出来无疑是绝了自己其他的后路,对这些成精的老油条是不会干这么蠢的事。

  “你们都不说,那就朕来点名吧。二皇弟,你看朕该立谁为储君那?”没想到,父皇第一个竟然点了二皇叔魏王信景。这下子真是有好戏看了。

  “啊。”二皇叔一激凌,满脸尴尬。这回可是遇上了难题了,总不能自己选自己吧!“皇兄春秋鼎盛,这立储之事可以慢慢考虑。不急在一时。”

  “不急在一时,朕看你是着急的很那,什么魏王头有白气,当有天下。什么屋生紫芝,必出贵人。你已经贵为亲王了,还要贵到什么地步?要不要朕现在就让位给你,让你应了那个什么显圣真人的话?”父皇一下子暴怒起来。

  “皇上!”二皇叔吓得“扑通”就跪下了。他请个道士来看相,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不料一上来就被父皇揭了出来。此刻他面容惨白,连我都可以看见他脸上豆大的汗珠。

  “信虎,你来说。”父皇又指向了三皇叔。

  “臣弟觉得大皇侄才德兼备,堪当此任,恳请皇上立大皇侄为储君,臣弟当尽心竭立扶助大皇侄为一代名君。”三皇叔接受了二皇叔的教训,起话来滴水不漏。

  “尽心扶助,好啊。”父皇仰起脸仿佛思索些什么。慢慢走到了三皇叔面前。“想做一代贤王,好,那你府里的两千死士是为谁准备的?给朕?还是给你扶助的大皇侄?”扑通,又跪下了一个。唉,怎么每个人好象都把父皇当傻瓜呢?以为他真得什么都不知道。

  “孟煦,你的钱不少吗?是不是化不完啊?花不完可以捐给国库吗。你呢!人家小妾的生日你都记得这么清楚。记忆力不错吗!”看来父皇是今天一个都不想放过了。

  “仲然!季熊!你们真可以啊,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什么丑事都做出来了,朝廷的脸面都让你们丢尽了。”到我了,跪吧。“儿臣有罪。”演戏我可不比别人差,表情是恰到好处的难看。

  “叔照!这个月你可是吃了十万银子了。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你没吃过的,只有人了吧,看看你胖的那个样子,简直像头猪了。”还别说我这个四皇弟可能真是老饕转世,也太能吃了一点。

  “伯焘啊。”二皇兄一听到叫他的名字;就立刻跪了下来。“儿臣有罪。”

  “哦?!”父皇眉毛一挑,“你有什么罪呀?”

  “儿臣,儿臣,”二皇兄吭哧了半天,“儿臣忘了自己什么罪了,请父皇明示。”

  父皇哈哈大笑起来,“伯焘啊,我本来是要夸你的,就你专心向学,心无旁顾,好啊,你们。”说着用手在跪着的人那儿划了一圈,“你们要多学学伯焘。朕的江山迟早是要传人的,但这不是由你们来决定的。”这一下各式各样的目光都落在了二皇兄身上,很多人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散朝后,刚出正阳门,我便长舒了一口气,只见两位叔王和大哥面色铁青,谁也不搭理,上马扬长而去。而我的二皇兄则被一群官员团团围住,谈论声此起彼伏。

  “瞧他那得意劲,你以为他暗地里做的事少么?”五弟楚王季熊在我耳边小声细语,我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他一张阴毒的面孔。“你真以为他做事就比咱们光明正大么?呸,以我看烟花巷里的姑娘都比他干净一百倍。”

  “燕王爷!”高安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了上来,“皇后娘娘要见您。”“知道了。”我拍了拍季熊的肩膀,“火气不要那么大,气大伤神。这样吧,回头我叫人给你送两坛好酒去。”

  随着高安在大内走了半天,被他领到了紫宸殿门口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不出所料,要见我的是皇帝老爹。

  “你怎么看?”父皇劈头来了句话。“父皇圣虑高远,儿臣愚钝,难解圣意。”我开始打起了官腔。

  “小三儿,你怎么又和朕打官腔。”父皇说着皱起了眉头,“是怪朕今天当众责罚你么?那朕也是┅”“是,儿臣明白父皇的苦心,只是儿臣不明白,父皇为何要让二哥坐蜡。”

  “你真以为你二哥是个纯人么?错了,他只是不像你两个皇叔,和你大哥那么赤裸裸的。知道你二叔府里的那个道士是谁引进去的么?是你二哥的门客。你们日常所做之事,如何能到朕的耳朵里?不是朕而是别人的消息灵通。而这些消息总能在不经意之间传到朕的耳朵里。”

  “难道是他?”我倒吸了一口气。

  “小三儿,某些事上你还是太嫩了,须知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那。你的府里一定有他的探子。”

  “我府里探子多了。”我哈哈一笑,“就连只会吃的四弟也在我府里安排了一个,我是虱多不痒了。父皇应该也有派吧?”装做没听到我的话,父皇干咳了两声。

  “小三儿,朕这里有件极轻松的差事想派给你。”父皇递过一张纸,我双手接下,上面只有四个字“剿红巾贼”。“父皇真看得起我。”我气极反笑,“这么轻松的差事,不知父皇打算给我多少人马啊?”

  父皇故做神秘状地竖起两个指头,“二十万?”他摇了摇头,“那就是两万喽?”他还是摇头。“两千!”我大叫起来,看着父皇郑重其事的点着头,我扑通一声跪下了,“父皇想杀儿臣,不必如此费事,只须下一道圣谕,儿臣自当领死。”

  “小三儿,你这说得是什么话,朕怎么会想你死呢,只是最近突厥犯境,大有倾国来攻的架势,各地将军又拥兵自重,有尾大不掉之势,朕不得不防啊。不过你放心,这两千人马我给你的都是精兵强将,朕还特地让户部拔了款项专门为你的两千人马购置精良兵甲,俗话说兵贵精而不贵多吗。朕相信这两千人在你的统领下足可抵二十万大军。”说得真好听。不过我越来越感到坐蜡的不是我二哥,而是我。“朕还给你一道圣旨,允许你收编一切可用之兵。怎么样?”

  “可不可以不去。”我想耍赖。

  “这恐怕不行吧,朕已经拟好旨让他们发出去了,这可是君无戏言那。”

  “儿臣领旨。”我悻悻地说,真是甘拜下风,佩服之至,和我皇比我道行还差得远呢。父皇真可以说是一头成了精的老狐狸。

  “不过有件事我想麻烦父皇说明一下,既然不想儿臣早死,为什么会派刺客当街行刺儿臣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