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111 2004.01.19 22:08

    刚进帐门就看见妲己正眉头紧锁地盯着手中一张纸条,仿佛在考虑什么问题。对我的出现浑然未觉。我是容不得这种对我的无视,上前一步伸手抢过纸条。

  “呀!”妲己脸显惊容,手捂胸口显然对我的突然出现毫无准备。“哦,是,是爷。您吓死我了。”

  顺手将纸条一扔,我可没有闲操心的爱好。我坐到了她身边,将她抱坐到了我腿上:“妲儿,想爷吗?”

  “爷问得真奇怪,奴婢天天就在您身边,一抬眼就能见着您,怎么会想您呢。”妲己娇笑着,眼里闪动着狡猾。其实她很明白我刚才说话的意思。

  “是真不懂还是想引诱我?你这小狐狸。”我得意地笑着,双手开始有进一步的动作。

  “爷,别,我有要事要对您说。”妲己推开我的手,站起来捡回了那张我扔掉的纸条递了过来。“爷请看,这是灵鸽刚刚带来的京中消息。除了魏忠贤的几句恭贺王爷脱险的话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其实自从王爷遇险以后,京中的情报就已经含含糊糊的了,所报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朝中皇上、各位王爷以及文武百官的动态却都只字不提。这几天更是没有丝毫消息传来。我发灵鸽催了他好几次都石沉大海,今天刚有了回应,就是您看到的这些。对魏忠贤这种人爷您不得不防啊。”

  “你的意思是他叛变了?”我接过纸条仔细看了看。

  “这个,奴婢也不敢妄下定论,或许真的京中无事,或许他只是一时糊涂想做墙头草观望一阵子形势,或许他真的……”

  “如果是第一种也就罢了,如果是后两种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恶狠狠地挤出这句话。“况且冷先生想必已经回到京城了,有些事情我想他能临机处理的。”冷源是被我派回去向父皇密告我这里情况的,因为我实在不敢相信那些大小官员,每天一次的六百里飞报的官样文章也只是报个平安而已。根本不提什么别的话。

  “启禀王爷千岁,刚刚探子带回重要情况。现正在大帐外候见王爷。”这一句话把我对苏妲己的再次企图粉碎了。妲己又从我身边跑开了,她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于是我带着怨气三步并做两步地冲进大帐,王导、荆轲、曹操等人一个不少都到齐了。还有十几个领军的将佐也都挤了进来,许多人的脸上都带着慌乱。坐定之后,我用手猛拍了一下面前的军案,“到底有什么事这么紧急?”好半天,下面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望着那些人面面相觑的样子我才明白刚才的举动将他们都吓着了。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睛时我又恢复到了以前的那个燕王。“探子传来什么重要情况么?”

  在我的目视下,曹操壮着胆子上前回话:“禀王爷,我们在前面探路的斥候不小心和突厥人遭遇了。其中一个被突厥人捉去了。”

  “恶虎口距离此地不过十几里,那就是说我们有半个时辰来准备了?”我口中淡淡地说,丝毫没有什么惊慌失措,让别人大大的感受了一下大将之风。那些将佐的脸色明显缓和了许多。其实回想起来刚才拍桌子的举动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对稳定他们的心也有着歪打正着的作用。“王先生有什么意见吗?”

  “其实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大造声势的目的就是想让突厥兵来发现我们,现在我们不需要那么费力了。但还是得提高警惕,多派些人密切注视突厥人的动向,好让我们能够及时依据他们的行动来做出相应的对策。”王导自然也要给那些人吃点定心丸。“据刚才逃回来的斥候所说,突厥人只是想活捉他们,并没有要杀他们的意思,看来突厥人的目的和我们想的差不多,是在这里准备迎接王爷您的。”

  事实证明王导的判断没有错,一个时辰之后,一名突厥百夫长在那个被擒斥候的带领下来到了大营之外求见。

  “突厥毕利大可汗帐下百夫长哈斯尔见过中华燕王爷您阁下。”那个头戴熊皮高帽,身穿皮甲的突厥人快步进来之后操着舌根发硬且错误百出的中华语向我致意,同时他双手交叠于胸前,微一弯腰后就站直了身子,一双眼直盯着我。

  下面站着的人都对那个哈斯尔的无礼有些愤怒了,我却不在意地摆了一摆手制止了可能发生的一点躁动:“原来是哈斯尔百夫长,不知你来此有什么事啊?”

  “大汗派我们在这里迎接你,明天我们先锋拓领合将军要来迎接你。我先来知告一下。”一段硬梆梆的错话,幸好还能听得懂意思。看着那个哈斯尔满脸大汗的样子就明白这么长一段中华语实在很难为他了。

  “那好,就请你回去知告你们将军,我明天早晨在这里等他来。”我一时童心大起,竟然模仿起了哈斯尔的说话了。说完后自己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底下的众人也陪着哄堂大笑。只有那个哈斯尔被我们笑得眼珠乱转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打发走了哈斯尔,我召集了王导、曹操、荆轲等人坐下来密谈,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曹操突然鬼叫起来:“拓领合?难不成就是偷入我们大营刺探情报的那个头子么?”

  “对,应该是他。”我点点头,“记得我们那时候就知道他讲得一口流利的中华语。况且在我们营中待了一段时间对我们有一定的了解,毕利派此人做迎接我们的先锋的确是考虑十分周全。”

  “他好像还是毕利的军师之一,应该不是个好对付的人。”曹操抢着插话,当时暗察密探的事我是交给他去负责的,他对情况比较了解,所以现在他开始利用这个优势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了。接着他又开始添油加醋地说起了当时的经过,仿佛所有的事都是他一个人所为,说到得意处还不免眉飞色舞。我并没有打断他,因为我想让王导能够详细了解这件事的始末。

  “这回我们就好办了。”王导一拍手,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毕利派此人来的目的除了迎接我们之外恐怕还想要探听我们此刻的虚实。要知道我们队伍被袭之事毕利肯定已经知道了,在他想来一般的和谈特使恐怕早就被吓回去了,而我们居然还在前来和谈的路上,所以他对我们恐怕也会有所想法,急于想知道我们现在的真实情况。而拓领合曾在大营做过密探,对我们以前的情况十分清楚,肯定会胜任这项任务的。”

  “这又怎么好办了。”性急的木长老打断了王导的话,“派这样一个熟知我们的人过来对我们来说是有害无利啊。”

  “此人虽然比别人更熟悉我们的情况,但也仅限于那些士兵们知道的和我们想让他知道的事,而这些事里甚至掺了假。相反我们也很熟悉他啊。而对于这一点,毕利和这个拓领合应该都不知道。我们就能借此大做文章了。”王导神秘的笑了笑,不知怎么他这时的笑让大家信心倍增,至少我是这样的。

  边塞春天的这个清晨是阴冷的,我们的人各个装束整齐,呈方形队列。将中华燕王的全部仪仗摆了出来,看起来还有些样子。而我则头戴束发紫金冠,全身披挂银龙战甲,坐下黄骠马威风凛凛地立在队伍最前面,将天生龙种的贵重和个人英武之气推到了极致,妲己和王嫱看我的眼神已经倾慕得有些迷离。连日日在我身边的人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此刻若说我是天神下凡只怕也有人会相信。

  约摸四百名头戴牛角盔、外罩青色战袄、内衬铁甲的突厥骑兵排成一队首先出现在视野里,他们每人手执一面青色的旗帜,腰间清一色地挂着弯刀,鞍袋中弓箭俱全,呼喝着纵马而来。他们虽然驾马疾驰,却始终保持为队形不乱,可见骑术之精。眼看就要冲到我眼前,忽然他们齐齐拨转马头,转眼间变成两排在我面前分列左右,形成一条长长的通道。

  一个锦帽貂裘的矮胖子率着十几名突厥将领模样的人正从通道中催马向我面前赶来。昨日来通报的哈斯尔也在其中。我虽然知道拓领合这个名字,却未曾见过他,回头望了一眼曹操,见他冲我点头示意,自然明白前面这个矮胖子正是那个拓领合。

  那拓领合来到近前,勒住坐骑,也双手交叠胸前,冲我深施一礼,“突厥大可汗帐下前部先锋拓领合率部恭迎中华帝国燕王殿下。”话音果然字正腔圆,远非昨日哈斯尔可比。态度之恭敬出乎我的意料也远非昨日哈斯尔可比。

  “将军不必多礼。”我在马上也欠身还礼,心中暗笑,突厥人也想跟我来软硬兼施?要知道在这方面我也是个老手。

  “小将久闻王爷大名,一直无缘拜会,今日得见王爷,果然仪表堂堂,绝非凡人哪。”拓领合行完礼后,脸堆着笑便抛出了一堆的恭维话。我若真是个草包,听到这些话恐怕早就高兴的云里雾里,不知东南西北了。

  但我还是很配合的笑了一阵,露出很受用的表情。“将军说哪里话,本王也是早就知道将军的大名了。”

  拓领合的笑容中还是隐藏不住那一丝轻蔑之意。“大可汗不久前听闻王爷遭到匪徒袭击,大为震怒,除了下命令严索匪徒外,特派小将率五千兵马前来护卫王爷。大可汗也亲自到了檀州准备迎接王爷的大驾啊。”五千?!看来毕利这次的确是下了血本了,可他想要的仅仅是檀州之地吗?

  “大可汗的深情厚意,小王真是感谢万分那。”我立刻表现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王爷远来是客,这些是我们应该做的。王爷请啊。”拓领合冲着通道一伸手。

  “将军请。”我客气地谦让了一下,便和拓领合并辔而行,走入通道。身后王导他们与我们队伍里的几十名骑兵紧跟了上来,当然那十几名突厥将领也是。我虽然表面不动声色,脑子里却在不停地想着拓领合刚才的话,“远来是客!”哼!看来突厥果然野心不小,要知道这里还是中华之地啊!现在是,将来也一定会是。

  通道两边的突厥兵忽然同时拔刀长啸起来,对此毫无准备的我着实吓了一跳。我身后的本方马队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许多马没经过多少训练,被啸声惊住了,嘶鸣着乱蹦乱跳,有几个人被马颠了下来,摔的灰头土脸。本来有些样子的整支队伍顿时狼狈不堪。

  跟在一旁的突厥将领顿时狂笑起来,一个个气焰嚣张。拓领合冲着我笑了笑:“王爷莫惊,这些是我们突厥迎接贵客用的礼仪。”嘴上虽是这样说,但脸上的嘲讽意味是极明显的。

  我愤怒了,心中骂遍了毕利和眼前这个家伙以及所有突厥人的祖宗十八代。可脸上依旧没有带出半点来,只是脸色恰到好处的尴尬。

  但并不是我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有我这么好的忍耐力。只见荆轲突然和着突厥兵的啸声仰天大笑起来,声如洪钟,响彻天地之间。转眼间竟将所有突厥兵的啸声给压了下去。

  这回脸显惊容的轮到突厥人了,他们想不到以这么多人的啸声竟然比不过一个人。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的座骑也开始骚动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