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791 2003.07.22 13:22

    我有些目瞪口呆了,我没想到冷源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先生何至于此啊?”

  “王爷可想知道冷源的来历么?”他很快就稳定了情绪。

  “先生应该是武林中某派别较有身份的人,而且身还镇派之宝,应该就是我正在修习的那本《逍遥游》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先生也因此遭同门嫉恨,受围攻。先生双拳难敌四手,身负重伤,四处躲避,却躲进了皇宫,然后就遇上了我。先生我说得对么?”这下子换他目瞪口呆了。

  “先生当初给我那本书的时候,一副视若珍宝的样子,可见此书之重要性,此书年代久远,且书上所说的心法与先生所授的心法一脉相承,足见此书不是先生夺盗之物。先生每七日寅时必向西北方跪伏,其式独特。肯定是某种特礼。而先生曾遭人重创,而今先生功力远非昔日可比,却从不提报仇之事。足见先生非不能而不为也。”

  冷源苦笑了,“我早就知道王爷聪慧,却还是低看了王爷,不错,王爷猜得差不多了。我本是逍遥神教掌教左使,而我的职责就是护卫《逍遥游》。它乃我教镇教之宝,只有教主方可修习。十年前我教前教主遭人暗算,我被人诬为凶手,遭到围攻,我身负重伤,只好落荒而逃。不料逃进了皇宫,幸好遇上了王爷,才捡回了这条命。”

  “那你把《逍遥游》交给我,我不是你们逍遥神教之人,岂不是违反了教规?”

  “不。”他忽然在我面前跪了下来,“本教教规,如果神教无主,谁修习了《逍遥游》谁就是神教之主,所以王爷,您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教主了。”嗯?!一不留神我就成什么教主了。难怪他从不让我称他师父,也难怪我只是什么记名弟子。

  “那你为什么自己不修习呢?”我有些奇怪。

  “冷源资质愚钝,难以修习。”这到象是实话,《逍遥游》实在是本奇书,书中包罗万象,奇门遁甲、行军布阵、医药之学、观星之术等俱都包括,更难得的是,其中有许多前人研习《逍遥游》的经验与心得。

  “您起来吧。您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是我名副其实的师父,皇上拜师还得行两跪六叩的大礼,您怎么反而跪起我来了。”我双手把冷源掺了起来,“我虽然说现在是你们的教主了,但您是最了解我的,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您大可不必这样,以后您就称呼我仲然,我还是叫您先生。”(真累,害得我拼命用敬语。)

  冷源连称不敢,被我扣上了个教主之命的大帽子(这可是才从老爹那儿学来的),才勉强应承下来,只是抵死不肯叫我的名字,仍称呼我为王爷。

  “那依先生看为大计,我该做哪些方面的准备呢?”

  “王爷,现下主要有三方面。”冷源不慌不忙的竖起了三根指头,“一、兵,中华帝国中央设有禁军,共四十八万,平日归中央将军府统领,但调动兵马必须有兵部的兵符,而兵部非奉圣旨不得动用兵符,这就保证了皇上掌握住了中央的军权。而河北、河南、淮南、江南、岭南、河东、关内、山南、剑南、陇右十州均设有地方常备军,加起来共有百万之众,但这些军队的统领以及临时调动权,不在中央而在地方将军的手里,一但有什么异变,中央很难控制。中华律例上写明了各位亲王不得私交大臣,只能拥有不超过五百人的护卫。所以如果想稳定局势就必须和兵部、中央将军府及各地将军搞好关系。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就是登了基我怕也是帝位不稳啊。在这点上,王爷比起其他人来要差许多。”

  “是啊,反对我的绝对比拥护我的要多。”我自嘲的说,这的确是事实,由于我那荒唐的行事,没少与这些人发生冲突。而我的叔叔和兄弟们在这方面做得就比我出色多了。比如我大哥卫王记住了所有地方将军及其妻妾子女的生日,每逢日子必派专人送上重礼。而我三叔赵王则四处招募亡命,在府中暗藏死士。

  “今天父皇刚有立我为太子的意思,立刻就碰到了来杀我的人。如果父皇说得是传位给我那不立时就要兵变了。”

  “依我看,此次刺杀恐怕也就是试探性的。今晚的刺杀发生在王爷临时起意要走的路上,而且刺客只有一个人,又不是那种一击必中的高手。所以说试探的成分恐怕较多。”

  “不错。”我心中一动,“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人了,先生请接着说那第二方面。”

  “二、人,本朝天下得于马上,只要是早期跟随皇上起兵的人无论其真实才能如何或大或小都混了个官职,而且当年皇上为笼络人心曾立誓不擅杀大臣,这就造成了今天庙堂之上坐的这些人只会摆功劳论资格,文官爱钱,武官怕死。而地方上的刺史和将军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飞扬跋扈,居功自傲。有的恐怕已有异心了。王爷如果身登大宝,这些人是留不得的。”

  “你说的这些父皇也已经看出来了。只是他说自己已经有心无力了。”我暗暗佩服冷源的观察能力。

  “所以王爷做准备要先从这两方面入手。”

  “可从这两条看下去,我可是一无是处啊。”

  “不,王爷虽在这两方面比别人差,还有最重要的一个方面,也是最根本的一个方面,那就是皇上的支持。皇上既然有心传大位给王爷必然会给王爷制造很多有利条件,让王爷可以顺利的接掌皇位。在这方面王爷只要注意配合我想就可以了。”、

  “先生说得不错。”再又密议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我伸了个懒腰,“天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先生还是回去早些休息,这两天还请先生帮我再谋划谋划。”

  冷源站起身来告辞离开了。我此刻却睡意全无了,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让我既兴奋又紧张,浑身充满了莫名而来的力量。我稍平复了一下心情,扬声叫道:“谁在外面。”

  小多子带着惺忪的睡眼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奴才在这儿伺候着。”他是我贴身的小太监,从小就跟在我身边。

  “王妃睡下了么?”“回爷的话,王妃已经睡下了。”“我今天带回来的人在什么地方?”“回爷的话,在地牢呢。”

  自书房转左,走下一段台阶,便看见了一扇铁门嵌在楼基底部。和皇宫一样我的王府也是从前朝“继承”下来的。这地牢也就顺便接受了,只是过去一直没派上什么用场。守门的正是罗兴,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她一直没说话。”“嗯!”我点点头,边推门边说:“你今天跟了我一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换个人来。”

  一进门,一股霉臭扑面而来,令我不由皱皱眉头。整座地牢是件密不透风的石室,全部是用坚固无比的青石条砌造而成。只两个大火把将整件石室照的透亮。石室里只有一张石床,和一张石凳。黑衣女人坐在石床上,双手双脚俱被链子铁铐锁住,而链子的另一端均钉在了石壁里。门响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当她的视线触及到我的时候,随即涌起了满面愤怒怨恨之色。

  用眼神在她全身上下逡巡了一圈后,我带着淫笑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姑娘,你好啊。知道我是谁么?”黑衣女人没想到我竟会用这样的开场白,不由微微一怔。

  “对了。”我故做猛醒状,“你就是来杀我的,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啊呀,多此一问,多此一问啊!”望着我小丑般地捶胸顿足,黑衣女人越发吃惊了,她现在一定以为我是个疯子。

  忽地我面色一沉,站起来几步走到她面前,“你知道我是谁,那你知道刺杀我的后果是什么吗?抄家灭族。”最后四个字我是从牙缝之中迸出来的,同时运起内力使这几个字听起来更加摄人心魄。我先前一番胡闹,削弱了黑衣女人的防备之心。忽然我以强势欺逼,令她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我是自然不会放过穷追猛打的机会,伸出右手挑起她的下巴,令她能直视到我的眼睛。“啧,多漂亮的一张小脸啊。”我又变回了那个色迷迷的样子,“你知道凌迟之刑么?”接着我语调又变,“就是用小刀把人身上的肉一块块地剐下来。谋害亲王这条罪名,刀数也不多,三千六百刀,分五天完成。”顿了一顿我又变了回去“而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蛋只要三百六十刀就行了。啧,不知道三百六十刀后,这脸上还能剩下什么。或者该把你剥光装在竹笼里示众,应该会有许多人来看的。”

  在我一紧一松的语气夹击之下,这黑衣女人的心防彻底崩溃了,开始号陶大哭起来。我此刻微微一笑,重又坐回到了石凳上。“好啦,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谁是你的主子了。”

  天杀的,昨晚酒又喝多了,宿醉之后特有的头痛将我从睡梦中硬拉了出来。在从刺客嘴里肯定了我的猜测后,心中不免一阵大骂。偏偏半夜时,王府又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宰相曹居宗的小儿子曹操,也是我的酒肉朋友之一,不知犯了他爹哪门子家法,被他爹从家里赶了出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无依无靠,举目无亲,只有投奔我来了。

  一阵掏心挖肺似的诉苦之后,我才发现他干掉了我两坛子陈年老酒,当然我喝得也不比他少。最倒霉的是我昨晚也是心事重重,竟然忘了运功把酒逼出来,以至于早晨起来头痛不止。

  从床上坐起身子,我并没有急着睁开眼睛,双手无意识的挥动竟碰到了一具温软柔滑的躯体,我急忙睁开眼睛。绿珠正的盖着薄被在我身边沉沉的睡着,从她****的双肩来看被子里面想必也是身无寸缕的。而床上那一处明显的血迹,也让我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我的嘴不由自主张得大大的,也不知道这两天撞了那门子邪了,让我吃惊的事一件接一件。

  抬头四望,是啊!这里是我的卧房听雨轩不是什么万花楼花魁的香闺啊。那她怎么会┅?难道是我那群混蛋属下搞的鬼?我有些火了,抬起头来刚要叫人,忽然我的脑海里闪过了另外一件事“杏儿”这事要是她知道了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虽然有个荒唐的名声,但我从不愿让杏儿伤心,在外面逢场作戏也是有的,却还不至于在她面前肆无忌惮。我一时之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床上的佳人动了,美丽的睫毛忽闪了两下,她缓缓睁开了眼。当她一触及到我凝望她的视线,霎时间两条红云飞上了她的面颊。她低下头去,挤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爷。”就在这时,我背后也响起了一个声音:“爷,早安。”

  一回头,我此刻最不愿见的一个人就站在我身后,我张口结舌,“杏儿,我,她,哦,不是,这,不是我┅”杏儿望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噗的笑出声来。“爷,不是你,也不是她,是我。”

  “什么?”我有些不相信我的耳朵。

  “唉!”杏儿做出了一个幽怨的表情,“谁叫我嫁了一个荒唐王爷呢,还喜欢拈花惹草,可我总不能天天跟在你后面守着啊,平常人还有个三妻四妾的,何况你是个亲王,要想管住你就得多找几个姐妹来。绿珠妹妹是个好女孩,我也让她来一起管你。你开不开心啊。好了,你该起了,已经巳时了。”说完转身走了。

  得妻如此可以说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可我现在心中却不知是什么滋味。回头看着满面娇羞的绿珠,我不禁色心又起,昨晚上是希里胡涂了,现在是“宁杀错,不放过。”

  作者之言:想不到才贴上网两天就有那么高的点击率,还得了几票,实在让我感动万分,笔者在此先行谢过,不过在这里,笔者还有几句费话要讲。

  一、 这篇文章笔者不准备把它写成十八禁,所以想看H文的各位实在是对不起了。但由于文章的需要,(必竟主角将来是皇帝总要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方面的情节还是有,不过点到辄止。

  二、 就是笔者这篇文章基于那个游戏基础之上的,那个游戏讲得是做皇帝如何治理国家,游戏里出了许多真实人物。笔者不愿多费脑筋,在这方面也就照搬了,所以没玩过游戏的朋友不要有时空错乱之感。这一章就出现了两个,一个是曹操,这不用介绍了,他在我以后的文章中还是重要人物哦。一个是绿珠,她是西晋大富豪石崇的宠姬。在此说明一下。

  三、 笔者对票数不是很在乎,必竟这次是笔者在此方面的初次尝试,但笔者很重视大家的意见,希望大家多提一些。czgsnake@sohu。com是笔者的信箱,87930454是笔者的QQ。希望和大家加强联系沟通。

  四、 最后说一点,这篇文章既然叫皇帝,它就一定不会成太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