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622 2003.07.22 13:31

    宋集坤有些不相信他自己的眼睛,还伸手去揉了揉,他没办法在天不怕地不怕的燕王和这个快被捆成粽子的人之间划等号。我心中暗叹,该是时候了。于是长笑一声,运力挣开身上的麻绳,走到一张空椅子上坐定。“宋集坤,傻站着干什么?你的靴子又不想要了么?”

  这句话一出对宋集坤的影响是巨大的,要知道也就是在一年前在京城的大街上,他因一时不小心“冲撞”了我,被我下令剥掉了他的靴子,让他光着脚去赴君臣宴。这样的教训我想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忘记的。

  “下,下官,剑南刺史宋集坤参见燕王千岁,千岁,千千岁。”他腿一软跪了下来,声音里还带着牙齿打战时的颤音。

  他的话一出口,在整个房间里掀起了淘天巨浪。所有的人一下子全呆住了,许多人的脸色都变得惨白。一时间空气好象凝固了,半天没有一点声音。

  打破这宁静的当然是我了,“宋集坤,起来吧。哎呀,这肩膀好酸啊。”毕竟笨蛋是做不了剑南刺史的,宋集坤很快跑到了我身后,伸出一双白胖的手开始给我捶起了肩膀。

  “怎么见到本王,乔将军就是这幅样子么?”我悠闲的开了口,嘴角边噙着一丝冷笑。

  “你凭什么说你是燕王。或许你是个骗子,宋集坤你又在玩什么把戏?”乔能明白这时候决不能软,虽然他心中早已认了,但还是要挣扎一下。宋集坤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我的脾气。

  “如朕亲临”的金牌被我高高的举在了手里,“怎么样,这能证明我的身份么?还不跪下!”我一声断喝,四周站着的人被我吓倒了一片,纷纷跪地求饶。

  “这金牌也有可能是伪造的,你不是燕王。你是假的,来人把他拿下。”孙剑也醒悟过来,此时服软就等于断送了自己的性命。“来人、来人那,卫兵、卫兵快把这个假王爷拿下。”

  偏厅的门被一下子撞开了,程咬金一马当先率领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将偏厅内所有的人围在当中,戚继光等三人排众而出,在我面前单膝点地,“末将等参见燕王。”

  “嗯,起来吧。”我略一点头,接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从戚继光手中接过一个卷轴,缓缓展开,“圣旨下,剑南刺史宋集坤、剑南将军乔能接旨。”宋集坤急忙跪倒在地口称万岁,乔能此刻也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也只好跟着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剑南将军乔能居心叵测,辜负皇恩,串通红巾逆贼,阴谋叛乱,其心可诛,其情可灭,本当凌迟处死,念其曾有功于朝廷,着即赐自尽。其子乔剑竟任红莲乱党之少天师,罪大恶极,实不容恕,着凌迟处死。家产抄没归公,全家发配岭南给蛮兵为奴。剑南刺史宋集坤,”念到这里,我有意顿了一下,低头一看,那宋集坤已经吓得混身发抖了。“身居要职,竟未能发现乔能之反迹,罪在失职,着罚俸一年,暂留原任,以观后效。钦此。”

  “原来你竟然叫乔剑。”我故意冲孙剑笑着,“为了当少天师竟然连祖宗都不要了,好啊。现下连命都没有了吧?!”

  “我没有命,你也别想好过。”乔剑忽然从地上暴起,双手成抓,向我扑来,看他的意思想抓我做人质。周围一片惊呼,可他速度太快了,竟没有人来得及阻止他。

  含着一丝冷笑,我向后退了一步,右手抄起不知哪个家丁丢放在桌上的铁尺,快如闪电的朝他的左右肩膀连击两下。随后又上前一步,一脚踢向他的****。刚才我说那话就是为了激他,因为我很看不惯他,因为他和我一样,都有着亲贵子弟的蛮横。而我是不会允许别人在我面前表现出这种态度的,哪怕他不知道我的身份。

  “啊!”乔剑被我两下重击打碎了肩胛骨,又遭我一脚被踢得后仰平飞起来,撞倒几排桌椅,摔出一丈开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剑儿!”乔能不由老泪纵横,也想有所动作,可是被身边的几个兵士紧紧的压住了。

  “放心,他死不了。”我瞟了他一眼,“不过以后生儿育女恐怕就有问题了。”说完,摆了摆手,屋里的士兵如狼似虎的将厅中诸人压了出去,连倒在地上的乔剑也被拖了出去。

  “你们也出去吧,老虎留下。”接下来要处理一些很合我胃口的事,但我并不想让心中有正义感的戚继光和王贲他们在场,以免坏了我的兴致。

  站起身来,缓缓向前走了几步,眼前是瘫在地上如一团烂泥的崔久和脸色苍白,眼神看不出什么东西却依旧倔强站着的崔莺莺。

  “崔公。”我摆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脸,“刚才你求乔能给你做主,要重重惩办一个混蛋,现在他不能了,可本王在这儿,你对本王说,你想惩办哪个混蛋啊。本王也可以给你做主的吗。”

  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崔久挺起身子,在地下叩头如捣蒜,一个劲的念叨着“王爷饶命、王爷饶命。”还不时跪直了给自己两个耳光,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真有解气的感觉。

  没有理会崔久,我径自走到崔莺莺身边,“我说过有的游戏你是玩不起的。现在怎么样?你输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不要你假慈悲。”她大叫起来,“你想杀就杀吧,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来吧,看我会不会怕死。看我会不会对着刽子手的刀皱一皱眉头。”我有些诧异,她这番话是哪里学来的,一个大户人家养在深闺的小姐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但我很快就把这个疑问抛在一边,管她呢。

  “杀你?不好,我不想让人家说我是个滥杀的人。”我边说边摇头,“更何况你是个美人儿。要罚你也该是些怜香惜玉的方法,比如把你给他做侍婢。”说着我指了指程咬金,他也很配合的做出了个凶恶的表情,“又或者把你赏给所有的弟兄们。还可以把你卖到青楼,像你这样名声在外又长得漂亮的人,应该会卖个好价钱的。”我娓娓说着,仿佛这些事就在眼前,马上就要发生一样。

  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忽然她张开口,吐出了舌头。我眼明手快,上前一把扣住她的牙关。“想嚼舌自尽,好,有勇气。”我火了,“你信不信,这边你死了,我就把崔家老老少少杀绝,让他们统统去地下陪你,我再叫人做个竹笼,将你剥光了挂出去。让大家都来看,这样所谓的阳陵崔家在人世间除了臭名声以外,什么都不会留下。如果你想这样的话,现在就死给我看。”说完,我松开了手。那边崔久已经快吓昏了,爬到崔莺莺的脚下,一个劲的“女儿、女儿”的求她。

  终于,她哭了,不过不是嚎淘大哭,只是默默的流泪。我走到她身后伸手把玩她的秀发,突然猛的一拉,将她的头拉往后仰,恶狠狠的注视她的泪眼,“如果你还想崔家的人有好日子过,只有一条路,做我的奴隶,就是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我不说你就什么都别做。告诉你这天下没人帮得了你,我想做什么连皇上都管不了。明白了么?”

  放掉手中的秀发,我缓步走到座位边,重又坐下,“过来。”我要试试刚才番话的威力,崔莺莺低着头缓缓走到我身边,没有一丝犹豫。我不禁心中大乐,但仍故做镇定。指了指肩膀,她乖巧的走到我身后开始揉捏我的肩膀,手法虽然生涩,但此刻我的享受却不在这上面。低头看到崔久仍旧跪在那里,不敢乱动,又看到了他额头上的一大块乌青和业已红肿的双颊,心中的怒气早已跑到了九霄云外,“你,滚吧。”崔久如蒙大赦,又叩了个头,扒起来灰溜溜的走了。连看都没看他女儿一眼。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没有理会,只是闭起眼,沉浸在我自己的欢乐之中。

  “老虎,你好象不高兴?”我一边喝着浓浓的苦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关心着我手下的情绪。我特别喜欢这种茶在口中回旋,由苦涩转为清香的那段过程。

  “王爷,我是个粗人,但也明白杀人不过头点地,王爷今天这样对待那个崔姑娘,我,我有些不明白。”

  “你喜欢她了?”我瞟了他一眼。

  程咬金立刻脸涨得通红,“王爷,我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放下手中的茶杯我站起身子。“不过如果我以后继续像今天这样对待她,你怎么办?”

  “我!我,我还是听王爷的。”他老老实实的回答,至少表面是这样。

  “好,好极了。”我走过去,手拍在他的肩上。“我做事一向不喜欢对别人交待些什么,不过这次可以破个例,因为这个女人曾经陷害我,现在风水轮流转了,又因为我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人,我的宗旨是以牙还牙,所以那样做了,你明白了么?”

  “小人明白了。”程咬金的神色是恍然大悟,但我却陷入了沉思,我真得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这样欺凌她的么?好象不是,初次见面我曾有过心动,还有曾经的怜惜、痛心都到哪儿去了?是了,这一切都埋在了我心里,由于她的欺骗(其实是因为我对被一个绝色女子如此耍弄而不甘心),由于她的轻视,令我征服她的心理空前高涨,我需要这样的女子向我低头时的满足感和自豪感。现在我终于两者都有了,但冷静下来我觉得好象少了什么,这种感觉令我极不舒服。

  “禀王爷,有人求见。”刚刚出房的程咬金急火火地冲了回来。

  “不见!”我正低头沉思对来人一口回绝。一抬头却发现程咬金站在那儿没挪地方,“听不懂我的话么?”

  “可那人说王爷听了他的名字就一定会见他的。他说他叫崔清延。”

  “嗯?!崔清延?!”这个名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现呢?“让他进来吧,对了你去门口把着,我和他谈话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扰。”

  清晨,一轮红日刺破那层淡淡的薄雾,将光洒满了整条大道。我换了个贵公子的打扮,只带了王贲、程咬金和崔莺莺三人上路了。

  “全军,敬礼!”在戚继光的口令声中,那些和我在一起生活了一百多天的士兵每个人的左手都整齐地拍在了佩刀的柄上,向我致上了军中最高的礼节,按剑礼。我结束了我的第一次带兵生涯,从我初来时的怀疑、猜测到现在那些士兵对我发自内心的尊重。我觉得我这次做的还不错。

  在我的大力举荐下,戚继光再升一级,成为剑南将军,全面接管了剑南的军政大权。在他心目中我是个重人才、懂军事的贤王。这就够了,至少保证在我成为皇帝时,他不会给我找大麻烦。

  这次告别剑南我没有张扬,当然就没有大队人马随行了,只是让王贲随侍我左右。我甚至通知戚继光和宋集坤严密封锁我来剑南的消息,外界只是知道戚继光挟剿灭红巾之余威,一举擒拿乔能。让我大哥去恨戚某人吧,我还是继续做我的荒唐王爷。

  回程的路比我来时要轻松的多,来剑南时,为了掩人耳目,为了躲避侦察,我走的是崇山峻岭,吃的是干肉,喝的是凉水,过了一些从未经过的苦日子。现在好了,虽然同样须要隐藏身份,但这是另一种“躲”法了,再也不用风餐露宿了。一路上我只捡景致好的地方走,吃喝都像一个皇子般地讲究起来,甚至还有一个红颜相随,虽然她不是知己。

  “听说你有一个两情相悦的人是不是?”望着崔莺莺收拾房间的背影,我忍不住把这个从崔清延那里得到的消息抛了出来。她的动作一下子僵硬起来。

  “还听说他是武林有名的侠士,这小子运气不错啊,能得你这样的美人垂青。”我说话有点酸溜溜的,一个整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

  她猛然一转身,眼里充满了火,冲着我一字一顿地说:“你不要去碰他,如果他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先杀了你,然后自杀。”

  “看来你挺在乎他的。”我叹了一口气,“不过我的意思你弄错了,我是想说,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当我的女奴了,你想上哪里就去哪里,你想去找他就去吧。什么都不必想了,总而言之一句话,你自由了。”

  这句话像个定身法一样,将崔莺莺彻底定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