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407 2003.10.24 15:38

    “老……郭,”我迟疑着叫出声,这个词对我来说同样很不顺口,“这样好了,如果您不嫌弃我想称呼您郭兄。”

  “随你吧,如何称呼我都无所谓。”郭侃仍旧保持着他的微笑,像是他天生如此。

  “郭兄,你为什么不问我是谁?其实您救我这样一个身受箭伤而又来历不明的人对您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你要我问你吗?那好,那么你是谁?从哪里来?怎么受的伤?”

  “我…”我顿时语塞,该说什么呢?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如果他是…我真有些骑虎难下了,偏偏这只“虎”是我自己找来的。

  “还是不用说了。”郭侃的话把我从窘境中解救出来,“如果这些事你想告诉我的话刚才你就说了,而不需要我来问你。而我这个人却十分缺乏好奇心。”

  “其实你不说,我们也能看来。”说这话的是赶车的胖子,“你所穿的衣物虽没有多少绣纹但质地绝对是上乘的,如果我没看错,应该出自京城有名的云锦斋,云锦斋号称‘天下第一织’还是御用商号,那里的客人非富即贵,看来你的身份也不寻常啊,至少是个世家子弟。你所中的箭上有德伦部的标记,而德伦部最近刚刚接了一笔生意,好象是…”

  “小和,闭嘴,用皮子将他盖好了。”郭侃忽然打断了胖子的话,同时勒住了马低头对我说,“待一会儿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小心点。”

  那个叫小和的人虽胖行动却十分敏捷,很快就用车上的皮货将我盖得严严实实的,但他还是很仔细地给我留出一条缝隙,让我免于气闷之苦。当这一切都做完,马车又重新上路的时候,我才听见了远处传来的隆隆的蹄声,显然有一群骑士正往这儿赶来。很快,马车就被拦住了,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周围人的嘈杂以及马的躁动。

  “静一下。”一个令我有些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是郭公啊,在下失礼了。”

  “李大人说哪里话,郭某不过是一介平民,怎么当得李大人此礼啊?!看李大人这全身甲胄这是?”李大人!是李存孝,我脑子“嗡”的一下,起先我们被袭击的时候就不见常备军的一兵一卒,我心中对他们早已有所警觉,但却一直无法弄清他们的意图何在。想不到竟然在这儿碰上了。

  “在下奉陇右凌将军之命,率军靖边,刚刚剿灭了一伙匪徒。”这个骗子,看样子雇佣那群杂胡的人就是凌炫了。而这个李存孝根本就是率队接应的,保证我们被一网打尽。

  “匪徒么?嗬嗬,郭某久居边塞,对这里的情况说句了如指掌应该不为过,可我想了半天却想不出有哪支匪徒值得陇右第一虎将李大人亲自率兵征讨的。”

  “郭公取笑了,说什么陇右第一虎将,那不过是别人送的虚名罢了。只是这支匪徒可是非比寻常,他们是原在剑南肆虐的红巾贼的余孽,刚刚流窜至边塞,您也知道对于这些谋反的贼子朝廷和凌将军一向都不会手软的。”李存孝的声音显得恭敬而又镇定。

  “好,好,好。”郭侃仰天大笑起来,“我一向竟不知凌将军是如此忠君爱国之人,真是失敬得很啊。那李大人不会告诉我这名被绑在马上的女子就是红巾贼的首孽吧。”女子!我心狂跳起来,是谁?妲己?媚娘?巧巧还是别的什么人?

  “哪里,哪里。”李存孝尴尬的打了个哈哈并未多说什么,却又话锋一转指向郭侃,“郭公这是?”

  “办点皮货,讨口饭吃罢了,你也知道我不过是个小商人而已,比不上李大人你们常备军吃的是皇粮。”郭侃语调平和其中意思却夹枪带棒。

  “取笑了,取笑了。”李存孝答着话,马却已经凑到了车边,我听见他的说话声越来越近了。“单看这些上等皮毛也知道郭公财雄势大了,哟,这张是火狐皮吧,我一向只是听说却从来没见过。这手感真得很不错。”他竟然动手开始翻动起皮货来。

  “住手。”小和叫了起来,“李大人,这些皮子都是刚揉制好的,经不起您的翻动,它们可是我的饭碗,大人这么做难道要在我的碗里抢饭吃?”

  “你这是说得什么话?我从来就没听说过新揉的皮子禁不起翻动的。在过一个月正是我父亲六十大寿,我本来一直拿不准该送些什么做寿礼,正好让我挑一件好皮子给他老人家。”李存孝嘴上说着,手却并没有停止动作,我现在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在我上面几层皮子抚mo的动作。与他相处那么长时间,没发现他竟如此狡猾,看来我识人之能实在不怎么样啊!

  “李大人,令尊要做寿郭某理当尽尽心意,这样吧郭某写张条子给你,你持这张条子至陕州我店里,那里的货色比这儿的要好得多。况且这里的皮子早都被人定下了。”

  “哎呀!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既然遇上了郭公也就不必那么费心了,我多付三倍的银子,只挑一件!”李存孝的手已经离我越来越近了,我不由得双手紧握、屏气凝神。猛听得外面低叱,接着就是一声“啪”,是双掌相击的那种声音。

  一阵纷乱的“呛、哐”之音,显然是周围士兵将刀都拔了出来。“都不要动。”李存孝大喝一声,接着一阵阴笑,“郭公,你如此害怕我翻看皮货莫非其中有鬼?”

  “有鬼如何,没有鬼又如何,李存孝你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了吧,想搜我么?可以!请拿将军的命令来我让你搜,要不然你先搜,搜完了我自然陪你到将军府讲理。”郭侃的声音仍是十分平和,显得不急不躁。

  “这,这是何必吗?郭公误会,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害怕又漏网的残匪躲在马车中会对您不利。”李存孝顿时软了下去。这让我对郭侃此人的兴趣陡升,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就请李大人你放心好了,郭某相信自保还不是问题,何况还有小和,他的搅风刀想必李大人也听过。”

  “原来贵属下就是搅风刀。”我清楚地听到了李存孝倒抽冷气的声音。“刚才在下多有得罪,真是失礼得很,郭公请上路吧,下次您到陕州请一定知会在下一声,在下在落雁楼设宴给您及贵属下陪罪。”

  “陪罪就不必了,只要李大人让我们以后有口安生饭吃就感激不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郭侃的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了。“我们这就告辞了,李大人!小和,走。”

  “慢!”李存孝突然尖叫起来,声音让人打心眼里感到极不舒服。

  “李大人还有什么要关照的?”小和的声音带着一丝嘲弄。

  没有人说话,接着我就感到一只冰凉的手伸进了厚厚的皮子下面,正触到了我已经满是冷汗的手,接着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我被发现了!

  我脑中一片空白,接着就听到了小和的怒吼、一阵激烈的刀剑的撞击声和李存孝一连串的“停手”的叫声。

  “小和,住手。”郭侃适时止住了狂暴的小和。“听听他要干什么。”

  李存孝大口地喘着气,好半天才开口“贵属下的搅风刀果然名不虚传,在下的胳膊差点就要闹分家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在开玩笑。“郭公,在下也没有什么旁的意思,只是想把这个女人献给郭公您做侍女。”

  “什么?”李存孝这一说大大出乎郭侃的意料,也出乎我的意料。“你说什么?”郭侃没有从李存孝的话中醒过神来。

  “送给您做侍女啊。”李存孝好象并没有理会郭侃的惊诧,“来呀,给我把她松了。那匹马也给她了。快点,都好了?都好了就走啊,郭公,在下告辞了。”一阵躁动过后,李存孝带着他的手下扬长而去。

  等到马蹄声完全消失之后,我才在小和的帮助下从皮子堆里钻了出来,一眼看去,见郭侃竟然还处在刚才的震惊中,眼扫过去,看见马车前的那匹马上正坐着一个我没想到的人,王嫱。

  “爷。”王嫱看见了我,立刻跳下马来扑到了我怀里。“您没事,太好了。”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我的双臂竟然不知该怎么放才好了。郭侃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看着我手足无措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王嫱这个动作让我也有些动情,她必竟是在我脱险之后见到的第一个自己人。当我下定决心要将她拥在怀里的时候,王嫱却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仪,羞涩地推开了我低着头立在一边。而我也想起该向郭侃解释一些事情了,“郭兄,我…”

  “如果你想解释的话就不用了。”没成想我刚一开口就被郭侃止住了,“我是真的不在乎你是什么人,也不太想知道你做了什么事。”

  “可我觉得应该对你说明一些事情,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而对你有所损害。”

  “对我有所损害?”他大笑起来,“我连毕利都不惧,就更不要说什么小小的陇右将军了,燕王殿下大可以放心。”

  “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虽然我早就感到这个郭侃不寻常,却还是没想到他已经看破了我的身份。

  “这边塞又有什么风吹草动又怎能瞒得了我家主人,更何况朝廷派燕王与突厥议和之事早已人尽皆知,加上先前我说你的那几条,还有李存孝亲自出马来搜捕,还有这个姑娘见你时的称呼。虽然我们不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几件事联想起你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小和乐颠颠地对我道出原因。

  “看来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苦笑起来,“不过至少我可以说一说之前发生的一些事。”

  “这凌炫真是昏头了。”在听完我将昨天的事叙述之后,郭侃竟忍不住大怒起来,“他想做皇帝梦想疯了,为此竟然什么都不顾了。”

  “主人,我只是不明白凌炫派人袭击燕王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小和在一旁不解地问。

  “他只是想利用燕王被袭来挑起突厥和中华之间的战争,他好坐收渔利。”

  “坐收渔利?可双方一但交战恐怕战场就是陇右,凌家父子经营陇右数十年,他这么做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王嫱插了一句。

  郭侃看了她一眼,眼光中饱含赞许。“其实凌炫的野心不只在于做一方诸侯,如果他盘距陇右称帝到时北有突厥,南有中华,他夹在中间不会有什么太平日子过。他这么多年刻意与契丹、回纥交好、笼络杂胡各部,还收编流民大肆扩军正是为此。一但双方开战,一时定难以分胜负,此时他就将他的军队秘密经河东南下迅速夺取京师,而后在京师逼皇上禅位。再以契丹、回纥以及杂胡各部牵制突厥,令毕利不能大举南下,再许给毕利檀州以北之地,令突厥退兵,他则可坐拥天下了。”

  “那他现在计划已经展开了,我不能让他阴谋得逞。”听到郭侃此言我不由心急如焚,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

  “王爷莫急,刚才我说了这只是凌炫自己的如意算盘,能不能打想还要看别人配不配合,其实他现在的计划已经有了三个阻碍,而这三个阻碍任何一个都能让他的计划付之东流。”郭侃微笑着竖起了三个指头。

  “不知郭兄所说是哪三个,我在此候教了。”我双手一拱,向郭侃发自内心的深深行了一礼。

  “第一就是王爷您,这个计划成功的保证就在于王爷,如果王爷在昨晚的袭击中被杀或被擒,则他事可成,但现在王爷对他来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会让他犹豫不定难下决心。第二就是他手下大将李存孝,如果我没猜错他刚才已经发现王爷您了,可他不但没有下令格杀您,反而下令放了这位姑娘。他的心意究竟如何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这第三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