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077 2003.07.22 13:22

    

  剑,一柄薄如蝉翼的剑,握在一个蒙面黑衣人的手里,向我直刺过来。这就是我刚转头所看见的情景。那个黑衣人是从街边当铺的阴影里直射出来的,身形轻盈,速度极快。看得出来,这不是一次临时起意的袭击。在剑尖即将刺中我咽喉的一刹那,我的身体很配合的向后一倒从马上摔了下来,嘴里还大叫了一声:“啊!”

  黑衣人对一击不中有些意外,略一迟疑,身形在空中如雁般一折,剑尖再次对准我,直落下来。

  “叮”骆明的刀架住了黑衣人的剑,罗兴则横刀将我护在身后,同时不断打量周围环境,提防周围再出现第二名刺客。这两侍卫必竟不是摆设,一个正宗南少林的俗家弟子,一个五虎断门刀的嫡派传人。我在京城的每次胡闹都少不了他们的护卫。

  此刻骆明和黑衣人斗在一处,手中的刀带着少林弟子独有的沉稳和厚重,大开大合,一招一式清晰明白。而那黑衣人则恰恰恰相反,剑走偏锋,招招毒辣,完全是拼命的架势。我冷眼旁观,心中明白这黑衣人较骆明要稍逊一筹,但由于那种打法,令骆明一时也奈何不了。远处忽然出现几点光亮,并且越来越大。是一队正赶向这里的城卫军。

  黑衣人的剑势突然紧密起来,接连几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样子。成功地将骆明逼退几步后,急忙收剑后撤。就在黑衣人身形将要纵起之时,一颗小石子击中了他的左膝,令他摔坐到了地上,看着骆明手中的刀紧跟着直劈下来,黑衣人只有闭目等死。

  “骆明,要活的。”我懒洋洋地说。

  “是。”骆明掉转刀柄,点中了黑衣人的膻中穴。

  我踱着步走过去,一把扯下了蒙面巾。“是个女的!”骆明惊叫起来。

  那个蒙面人竟然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个清秀脱俗的女人,只是她眼睛里充满的是愤怒、仇视还有一点点惊惧。(一点点惊惧!嗬嗬嗬。)

  “骆明,你留下应付那些城卫军,记住,这件事要低调处理,最好不要露出什么口风,明白么?!”“小人明白。”

  “罗兴!”我一指那个蒙面人,“带上她,我们先回府。”

  远远的,望着府门口的灯火,心中一阵温暖。每天不管我在外面混到多晚,杏儿总是守候在门前等我回来,她是我的正妃,比我小一岁,父亲曾是父皇手下大将,不幸战死沙场。她从小被父皇送给母后姜氏抚养,和我称得上青梅竹马。性情温婉恭顺,娴静淑德。当年我迎娶她的时候,别人都说是我捡到了宝。

  刚下马,杏儿就已经迎了上来,伸手接过我解下的披风,“今天怎么这么晚,又喝了这么多酒,没有在父皇面前借酒装疯吧。”她忽然看见了横放在马上的黑衣人,惊讶的捂住了嘴。

  “这个是我请来的客人。”我将杏儿搂在怀中,信口胡诌。我从她的神色也看得出来她根本不相信。不过她从不追问我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

  “那我让他们给客人收拾一间房。”杏儿嫣然一笑,“爷请客人的方式还真特别。”

  “小人只说是王爷一时兴起,和手下人闹着玩呢。”骆明恭敬地向我禀报着。

  “那你看他们信么?”此刻我正端着一杯茶懒懒的靠在书房的躺椅上。

  “本来他们还有些疑惑,但听说是王爷您,就都信了,必竟王爷是出了名的…”这时骆明猛然顿住了,因为他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出了名的什么?出了名的荒唐王爷是不是?你怕什么,说出来我又不会怪你的。好了,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骆明向我施了一礼,转身要走却又被我叫住了,“对了,你去请冷源先生来一下。”虽然此刻房间里升着火炉,烘得人暖洋洋的,但一听到这句话,我还是清楚地看见骆明打了个冷颤。是了,他们好像都不愿意接近那个人,不,应该是不敢接近。可我却从没有这样的感觉,甚至当我九岁第一次见到他满身鲜血出现在我面前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九岁的我正独自跑向御花园。那时候的我已经历了丧母之痛,正被姜皇后带在身边亲自抚养,姜皇后自己没有孩子,她把我当成亲生的孩子一样看待,却无法抹去我心中的已有的阴影。我变得十分孤避,时常从别人身旁逃开,躲进御花园被密密树丛围绕的小石潭边。只有在这里我才觉得心情安宁平静。那时我第一次见到了冷源。

  他以靠坐在御花园深处的一块大石旁,散乱的长发遮盖住了他的面容,浑身上下可谓遍体鳞伤,胸前那道被胡乱包扎的尺许长的伤口,正向外渗血,右手紧握的一把断剑正拄在地上。我正在奔跑的脚步惊动了他,他抬起头,用左手拔开头发。我看见了一张惨白的面容,一双依旧精光四射的双眼和一个奇怪的笑容。

  “你能帮我么?”他缓缓地说道。不知为了什么,我点了点头。“你能给我找点吃的东西么?”这次我没有点头,只是转身跑开了。

  当我拿着御膳房刚出炉的叫化鸡和一瓶陈年的百花酿重又站在他面前时,他显得很惊讶,令他更吃惊的是我竟然拿来了一瓶金创药。父皇和皇后对丧母的我的怜爱使我成为整个皇宫里除了他们之外最有权力的人了,跟在我身边服侍的人除了太监、宫女、侍卫甚至还有太医、御厨,因此身边什么都不缺,金创药这种东西我自然也少不了。

  在父皇建立中华王朝的时候,为了珍惜民力,都城选在了前朝的旧都,连宫殿也是前朝的,只略加修茸,很多地方都是未经整理的废墟,所以要藏起一个人实在是很方便。就这样他被我藏起来了。

  然后我每天都去看他,给他带食物和药,御用的药品果然很有效,才十几天他的伤就好得差不多了。他给人一种冷冷的,不易接近的感觉,平时不多话,而我自从母亲去世后,也不说话了。我们俩就默默无言地过了十几天。

  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了,“你不能说话么?”我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你知道我是谁么?”他又问,我还是摇头。“你想知道我是谁么?你为什么救我?你不怕我么?你又是什么人呢?…”

  那天他问了我几十个问题,而我只是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他,要不就是沉默,凝望着他的沉默。事后他说那是他有生以来话说的最多的一天,他说他只所以说那么多的话是因为我有一双他无法看透的眼睛。

  “我教你做个游戏好不好?”在问了我无数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后,他突然冒出了一句话。看见我睁大了眼睛时,他高兴起来,身子忽地纵向空中,随手捉了一只正在飞的黄雀。他在我面前摊开手,那黄雀毫发无伤,略挣了挣想再飞起来,可无论怎么样拍打翅膀,都无法飞离他的掌心。

  “想学么?”看到我努力点点头,然后用十分敬服的眼光注视他,他心中忽然有些得意。从此我开始跟他学一些玩的本事,他还教我怎样休息,怎样睡觉。他还时常打我,每次都打遍全身。不过每次被打我都觉得很舒服,全身暖洋洋的。渐渐的我的身体内有了一股气。可以随着我的意念跑遍全身。

  在和他学了一年的玩后,我知道了他叫冷源,在他面前我也放下了包袱,告诉了他我的一切。他听完之后,把我揽在怀里静静地坐着,不知怎么我从他那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那天我就在他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后来我渐渐知道那玩其实是在练武,而我也变强了。十四岁时我可以举起御花园里最大的太湖石在御花园里跑好多圈了;还可以运气同时控制二、三十只飞鸟,让它们飞不出我身体周围方圆一丈。

  忽然有一天冷源问我世间什么人最强,我想了一下告诉他是高富升,高富升是中华第一猛将,有千斤之力,号称万人敌。他说不是,因为高富升只有蛮力,他或许可以力敌万人,但无法力敌十万人、百万人。我又说是父皇,父皇可以随时砍掉许多人的脑袋,这在查毒杀我母后案的时候我亲眼所见,由于那件事被诛杀的人有几十人。他说错了。因为父皇的力量是权力,而且是有限的权力,这权力只在中华一国才有用,而这世界有许多国家。他说真正世间最强之人是无论何时何地,敌虽有千万而不能敌者。我听了心弛神往,很冲动的告诉他,我一定要做世间最强的人,我一定会更加苦练。他对我说世间最强这种境界不是光靠苦练就能达到的,还需要机缘和领悟。

  当我十六岁生日,被父皇晋封为燕王,开府建牙的那天,我正式成为冷源的记名弟子,也开始接触到了《逍遥游》。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见过王爷。”不知什么时候冷源已经来到我身边,我从回忆中被惊醒。我急忙站起身来“先生来了。快请坐。”(不知为什么冷源从来不让我称呼他为师父,而且不准我以师礼待他)

  “先生,今天父皇召我进宫,说准备立我为皇太子。”我等他一坐下来就直奔主题。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没有一丝吃惊,不过今天意料之外的事太多了。“我想听听先生的意见。”

  “王爷是怎么回皇上的呢?”

  “怎么回的?”我苦笑了一下,“父皇容不得我不答应。我只是请求他把立太子的时间延后一年。”

  “那王爷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对皇位王爷就真的一点都不动心么?”冷源的话开始有些咄咄逼人了。“王爷请求皇上推迟立太子的时间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也是推拒皇位的手段之一么?在王爷心中皇位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其实父皇提出立我为皇太子的时候我就心意已决。”我坐正了身子,以前所未有的庄重来回答冷源的问话,“先生曾经对我说要做世间最强的人需要机缘,而这次就是上天给了我这个机缘,我不会让它白白的溜走。推迟立太子是因为我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做准备,现在父皇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觊视皇位者不在少数。如果此刻立我为太子,我就成了众矢之的。到时太子做不好,可能连命都会赔上。推迟立太子是因为我需要时间来做准备,皇位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要做皇帝,我要成为世间最强之人,首先来做个世间最强的皇帝吧。”

  “好!”冷源激动地站了起来。“我等的就是王爷你这样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