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218 2005.05.20 20:14

    “燕王,你想怎么样?”浑咸看着半天不出声的我有些不耐烦了,“到底奉不奉诏?”“如果本王不听你的,那你又能怎么样?”我顿时对这口谕更加警惕起来,现在很想试试眼前这个人的反应。

  浑咸拔出佩剑用力在空中挥了一下,身后的御林军迅速逼了上来,将我们一干人团团围住。“正值非常时期,如果王爷拒不奉诏,我只能将王爷押回去了,其余的人一律格杀。”“好,我跟你们回王府,我可以带几个随身伺候的人么?”我可不想在这儿不明情况地和对方火拼,要知道整个京师的兵马足有五万人,我能拼掉多少?还好这些人不是奉命来抓我的。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在里面。“还有这里我也要安排一下,这些人都是跟我出生入死回来的,朝廷就是不封赏,也不能这样对他们。”

  “王爷请便。”浑咸收回了剑,表情也轻松了许多。“至于其他人,也请王爷放心。皇上已经下圣旨给了驿站,他们一定会安排好一切的。”

  没有理会浑咸的废话,我将王导拉到了一边。“我只带嫱儿、妲己她们进城,其余的人都留在这儿听你调遣,遇到什么事情由你全权处理,现在情况不明,一切都要小心,万一我真的……你就让他们都散了吧,不要有什么为我报仇的念头。”

  “请王爷放心,一定不负您的所托。”王导冷静地点点头,“我想在外面我们还会有很多事要做的。”

  在御林军的“护送”下,我终于又回到了京城,昔日热闹繁华的京城已经变得冷冷清清了,街上没有多少行人,路边也没见到有什么人家开着门的,往日里满是商贾的东、西市则连一块招牌都看不见了。到处都是持刀荷枪的士兵。

  “爷,那,那是。”王嫱策马快速靠到了我身边,颤抖的手指着神武门前的一个“小山”。“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一堆人头罢了,又不是你砍下来的,他们变成鬼也不会来找你的。”我这番轻松戏谑的话倒引起了浑咸的注意,他不由多看了我两眼。“浑将军,能不能和我说一下赵王叛乱的经过。”

  “末将遵命,记得是四月初六的早朝,有御史参奏说赵王私制龙袍,图谋不轨。惹得皇上震怒,下令赵王即日起在府中闭门思过。不料四月初八,赵王率领王府家将及一小部分京兆尹兵共三千人突然发难,他们先控制了京城外九门,随后又率兵攻打皇宫、卫王府、晋王府以及青龙大街六部衙门。后来多亏卫王、晋王率领家将奋力抵抗,配合中央将军高富升大人率领京城大营内外夹击,终于一举平定了此次叛乱。”

  “那赵王呢?皇上怎么处置他的?那些附逆的官员呢?”我心头一动,连忙追问。“赵王死于乱军之中,后被皇上下令鞭尸,全家女人全部贬为奴隶,男人凡高过马鞭者一律斩首。因为皇上宅心仁厚,对朝中其他的官员并无株连。”

  “并无株连?好,真好。”我仰头叹了一口气,口中低语,“三叔,你死得真冤啊。”“王爷您说什么?”浑咸不知好歹地追问了一句。

  “浑将军,你认为这件事正常吗?”我斜着眼望着他,故意问了一句。“你当时见到的情形又是什么样的?”

  “末将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很混乱,但末将只明白一点那就是拿着刀往宫里冲的不会是好人。”浑咸说的话倒是很实在,但更显出他的聪明。

  “那我再问你。如今京城里御林军谁管?京兆尹归谁管?京城大营归谁管?京城三卫的禁卫军又归谁管?”

  “御林军,京兆尹现在全部统归高富升大将军掌管,受皇上直接指挥。京城大营由卫王、晋王共管,龙骧卫归魏王率领、虎贲卫是齐王、鹰扬卫是楚王。”现在浑咸对我无论什么都有问必答,态度倒还不错。

  “你手底下也应该有不少人吧?”我看了他一眼,心情轻松了些。“末将奉命统领一千御林军。”

  “不少啊!看来京城里可又多了一位实权人物了。”我半真半假地刺了浑咸一下,可他却神色自然,仿佛没有觉察。

  “恭迎王爷回府。”杏儿带领阖府上下一起在府门口列队迎接我。看着她有些隆起的腹部,再看看所有来迎接我的人,再看看眼前的一草一木,忽然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终于回来了。”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过去扶起杏儿,“你已经是有身子的人了,就要多休息了。不要……”我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看到了杏儿那双含泪的双眼。“爷,听说您遇袭了,我……”杏儿开始哽咽起来。

  “好,好,我知道了。”我将她揽在怀里,“我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不缺胳膊不少腿的。既然没事了,你就不要再哭了。”

  “拜见王妃。”就在这当儿,妲己和王嫱已经来到了我身边,一起向杏儿行礼。“哟,是妲己妹妹啊,自家姐妹不要这样了,快起来。这次和王爷出去你辛苦了,都清减了不少。”杏儿很快擦掉眼泪,重新成了一位合格的燕王妃。“这位妹妹是?”她走到王嫱身边顿住了。

  “奴婢王嫱拜见王妃。”王嫱冲着杏儿深深地行了个拜见礼,她很清楚自己这时应该做什么。

  杏儿幽怨地望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高高兴兴地扶起了王嫱。“妹妹请起,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不要王妃、王妃的了,就叫我姐姐吧。”

  看着眼前她们其乐融融的样子我笑了笑,转而将目光投向了迎接的人群中,很快便看见了冷源。冲他使了个眼色,冷源会意地点点头,转身乘着人不注意悄悄地向书房去了。我也急忙将其他人应付过去,向书房赶去。

  一进书房,冷源便站起身来,“参见王爷。”

  “免了吧,冷先生,坐。情况怎么样?”

  “不知王爷想知道什么情况?”冷源脸色并不凝重,我的心又放下了一些。“还能有什么?当然是赵王叛乱的消息了。”我有些心急。

  “这个吗?我所知道的情况绝不会比王爷您多。”冷源的话让我没有想到。“现在我们在王府外没有什么有效的耳目,消息极其闭塞。连赵王被皇上勒令闭门思过之事,我们都是在叛乱后才知道的。叛乱之时,我们府门紧闭,全府都严阵以待。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只是在最后得到了所谓赵王叛乱的消息。我想王爷应该刚才在路上打听了一下,应该了解些情况了,奇怪的是外面流传的说法却大体差不多。”

  “这么说,魏忠贤是靠不住了。他现在抱的是谁的大腿?”我脑子里立刻想到这个问题。“自王爷的谈判队伍遭袭的消息传到京城后,魏忠贤往府里传来的消息就越来越少了,很快就什么消息都没有了。而他本人从此不再露面了。”冷源略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听说他现在已经是晋王的亲随了。”

  “那对赵王叛乱你有什么看法吗?”我没有在魏忠贤的事上多做纠缠了。“听到外面的消息我感到有些奇怪,我想赵王是被人逼反的,甚至于有可能他根本就没有造反,只是被人安了个罪名。”冷源一边说,一边观察我的反应。

  冷源说出的判断和我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不由频频点头。“是啊,以三千人马又要控制九门,又要分兵打两个王府和青龙大街,还剩多少人去打皇宫,难道真当皇宫是纸糊的吗?里面还有御林军呢。我三叔好歹也打过仗,不是什么无能之辈。这种鸡蛋碰石头的蠢事他应该不会做的。所以我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

  “还不仅于此,王爷难道不想一想,他为什么只打卫王府和晋王府,而不去动其他的王府呢?而且我们燕王府其实在叛乱没有开始之前就已经被护卫起来了。”冷源的消息都是石破天惊的,但这也让我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

  “对,对了,最重要的一点我倒有些忽略了。”我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私制龙袍,意图谋反。这可是大罪啊,被凌迟都不为过。就算我父皇顾及兄弟情谊,至少也要给他个幽禁,怎么只会让他闭门思过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问你叛乱之后,父皇上过早朝吗?”“没有,据宫内传来的消息,皇上受了惊吓,需要静养。”冷源肯定地说,“而且我曾建议王妃进宫去探视,却被人挡了回来。”

  “那就是说父皇到今天都没有正视露过面了。是死是活我们都不知道了?”我猛一击掌,心中早已翻腾不已了。

  “正是如此,我怎么没想到呢?”冷源也嗟呀起来。“那我们该怎么办?”“刚才回来的路上我打听了一下,现在京城的军权表面上很分散,其实真正可以操纵局面的不是哪一个王爷,而是高富升。只要谁掌握了高富升,谁就能左右事态的发展。”我猛一拍桌子。“可如果父皇已经不在了,又是谁把这个权力交给高富升的呢?没有谁会这么傻啊!”“最近各王府都明目张胆地在公开招揽人才,据我所知,卫王最近把一位西域来的胡商萨都剌奉为上宾,据说此人足智多谋,能力过人。才到府不久就已经被卫王视为心腹,掌管府中诸事呢?而楚王则招揽了两名江湖亡命,号称黑白双煞,武功高强。整天跟在楚王身边形影不离。王爷可要多加注意啊。”

  “好啊,牛鬼蛇神都出来了。”我伸了个懒腰,现在眼前已经不再是一抹黑了,许多事情看透了就觉得好办多了。“至少现在还没有人敢撕破脸皮,先跳出来。我们还有办法。”“启禀王爷。”小多子在外面高叫起来,他明白我的规矩,不敢贸然闯进书房。“晋王府管家给您送帖子来了,要请王爷今晚去晋王府赴宴。”

  “带他到这儿来吧。”我和冷源交换了个眼色,这事真奇了,前脚我刚进家门,后脚就有人上门来请客。他们的消息够灵通的。

  一个管家打扮的人走了进来,跪在地上,将一张大红请帖高举过头顶,“小的蔡希德给王爷见礼,小人是晋王府的管家,我们王爷差小的来请王爷您。”

  “二哥好快的消息啊。”我笑着走过去接了帖子,“我这刚进家门,屁股还没坐热。你就来了。”

  “自从燕王爷您离京之后,我们王爷就日夜念叨着您,还天天派人打听您的消息。得知您平安回京,我们王爷特地预备下酒宴,要为燕王爷您接风洗尘。”

  “感谢二哥这么想着我,你替我回去通报一声,就说我晚上一定到。”眼见着那个管家要退出门外,我又问了一句,“二哥今晚是单请我么?”

  “不是,我们王爷说燕王您平安归来不容易,一定要大大地庆贺一番。所以京中其他王爷那儿也都送了帖子去。”

  “行了。你去吧。”我点点头,看着他离开。我又回头转向冷源:“你说这是鸿门宴么?这可是一网打尽的好机会啊。”

  “晋王此人比较爱惜名声,不大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况且现在情况如此复杂,其他王爷也肯定会有所防范的。我想他不会也不敢在宴会上怎么样的。”冷源肯定地说。“那好,就让我去看看,我二哥的这顿饭究竟怎么样。”我挥了挥手中的帖子。

  华灯初上,我打扮整齐和妲己分坐着两乘小轿向晋王府去了,身边没有带任何一名随从和侍卫。

  正当我坐在轿子里左思右想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有人高声叫着。“前面是燕王的桥子吗?快停一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