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205 2003.07.22 13:26

    拔出佩剑将案桌上所有东西一股脑儿的扫荡一空,我才大马金刀的坐下了。“人呢?都到哪儿去了?”刘定天左手揪住了薛刚的衣领将他拎了过来,叶复进则被几名士兵拥着,面色苍白的跟在了后面。

  “燕王爷,你这是干什么?要知道擅自带兵包围户部这是谋反,谋反!”叶复进一见到我就怒气冲冲的冲我大喊起来。

  “叶公何出此言呐!”我故意满脸惊讶,马上又转向刘定天,“刘定天,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能对薛大人如此的不礼貌啊?还不快放手!”

  几个人都楞了,刘定天的嘴巴更是张得大大的,不过他还不是太笨,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能和我对着干的。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了手。

  我满脸堆笑的站起来,走过去,替薛刚整理被弄乱的衣服,“都怪本王没有交待明白,让高平伯(薛刚的爵位)受惊啦。您和我二皇叔的姻亲,也就是我的长辈了,他们竟敢对您这样,回去对他们我一定严加惩处。来人那,还不给叶大人和薛大人看座。”这两个人连忙谦让,我心中暗乐,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

  两个人等我上了主位才在客位坐定。“是,这么回事,皇上命我领兵剿匪为此特拨了一笔款项给我置办军用,两位大人是否知道啊?”

  “下官等是昨天接到的圣旨。”回话的是叶复进,他还急忙补上一句,“皇上拔给王爷五万两。”这小子还挺聪明,可惜你碰到的是我。

  “今天本王奉旨阅军,忽然想起了这档子事,你说怎么这么巧,我的副将,也就是前军左营的戚继光对我说由于三年遭灾,户部年年缩减了他们的军饷。本王当时就骂他胡说,因为我记得这两年户部报到都是全国大丰,我记得没错吧?”说到这里,我停住了,眼睛扫了一下,薛刚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应该这老小子有一份。

  “王爷明鉴,前年江南水灾,自万岁爷起宫里都裁撤用度,京城大营缩减粮饷也是有的,但第二年三月就已经补足。这两年报的均是全国大丰,万不会有缩减粮饷之事。戚将军所言毫无根据。”叶复进愤愤的说。

  “你胡说。”刘定天暴跳起来,“去年,戚将军去大营请求拨补粮饷,大营不但不给,还说因国家遭灾所以继续缩减,还出示了礼部的批令,今年也是。批令现在还在。”

  “是么?”我假装大吃一惊的样子,“这还了得,这一定是哪个混蛋在中饱私囊了,来人,去刑部请杨大人过来。还有拿纸笔来我要给父皇上奏折。”我开始咋呼起来,在被我制造出的混乱中,薛刚悄悄的凑到叶复进耳边嘀咕起来,很快叶复进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王爷。”薛刚终于忍不住了,“下官有几句机密的话想单独对王爷面承。”

  “哦?!您看我现在┅这样吧今晚来我府上,我请您喝酒,就我们俩人,算我给您压惊。”我是揣着明白装胡涂。老小子,不怕你不上钩。“可是王爷,下官事关紧急。”“这?!好吧,喂!你们先停一下。薛大人,我们偏房叙话。”

  一进偏房,薛刚转身关上了门。接着两步走到我面前,摆出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往下一跪,“王爷救命。”“哎呀,高平伯这是怎么说的,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有什么事不好说偏要这样呢,快请起,您放心只要本王能帮的,我一定帮。”

  “下官去年因家中老母病重,无钱医治,千不该,万不该,一时情急动用了军饷,本想今年能够补上,却不料家中又遭横祸,一时用人不良,我那管家竟起歹心,勾结外贼,将我家席卷一空。我,我真是。”说着,竟掩面痛哭起来。这老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笨啊,编个借口都不会,一个养了八房小妾的人会没钱给老母看病?谁信。管家这事到不假,听说只是卷走了一个小妾和部分财宝而已。不过演技倒不错,还真有眼泪。

  你会演戏我也会啊!“唉,高平伯,你怎么能这么胡涂啊,若在平时我可以担当,只是此事万一处理不好,我怕会闹兵变,到那时父皇追查下来,这可怎么得了啊。”

  听出了我言语中的松动,薛刚猛然过来抱住了我的左腿,“王爷,求王爷开恩,千万救我一救啊。”

  “哎呀,高平伯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本王答应了,答应了还不成么?来,快快请起。”我把他掺扶起来,顺便解救我那被眼泪和鼻涕包围的裤子。“不过,你总得让本王有办法才行啊。要知道这群丘八爷可不好对付万一发起疯来,我恐怕也是无能为力啊。就说今天吧,我本来是让他们来抬拨款的,可你看看他们都干了些什么。”

  一听说我肯帮忙,薛刚立刻收住了泪水,“王爷,下官已经东拼西凑将军饷备齐了,正准备这几日送往大营,下官这就派人,给大营送去。”说完又凑到我身边,笼在袖统内的手递了过来,“下官闻听王爷新纳了侧妃,正准备登门道贺。”一直以来,给我行贿的就不在少数,无非是父皇对我的宠爱和化钱消灾的意思。我是来者不拒,但仍旧我行我素,全凭喜好行事。

  接过薛刚手中的银票,我打了个哈哈,“这,这怎么好劳动高平伯破费呢,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五千两!这老小子好大手笔。

  当我兴高采烈回到大堂的时候,一个我意料之中的人在我意料之外的时候出现了。“哈哈,小三儿啊,怎么这么兴师动众的啊,出了什么事啦。”说话的是我二叔魏王信景。

  “哟,是二叔啊,侄儿给你老请安啦,也没什么大事,你也知道侄儿要出征的事了,不过是侄儿一时心急,想快点拿到父皇拨的款。怎么?他们还把您老给惊动啦?”你反映还真够迅速的。

  “啊,我打巧路过,见这里闹腾腾的,就过来瞧瞧,谁知道又是你。小三儿啊,你事办完啦!有没有空陪叔喝杯茶呀。”“喝茶?二叔,侄儿连饭还没吃呢。可这事没完,我还得挨着,不能吃啊。”“没关系,这么着吧,就让他们在里面给咱叔侄俩摆张桌子,让他们在外面办事,有我们看着他们谁敢不用心办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该说的闲话也都说尽了,我二叔开始步入正题了。“小三儿啊,你看本来叔是不该说什么的,但这薛大人,他必竟是你大堂姐的公公。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

  夹起一块驼峰片丢进嘴里大嚼,我含糊不清的说着,“叔,你放心,包在小侄身上,我不帮叔,谁帮啊。这事儿就当它没发生过,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好,那就好。来,再陪叔喝一杯。对了,听说你刚纳了个侧妃,什么时候带来给叔瞧瞧啊,你看,你就是好生分,几个月都不来看我。这是叔贺你的。”

  叔就是叔,出手不凡,两万两的银票又被我笑纳了。

  志得意满的带着人,抬着银箱,走出青龙大街。迎接我的是两千名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和队列前跨着黄膘马手持九环刀的一品中央将军高富升。我身后的队伍有些骚动,幼棠的手也按到了剑柄上。我阻止了她的行动。

  “没事的。”我冲她笑了笑,又招手叫来了刘定天,“这五千两你拿着到城里置办一下,再叫几个厨子,晚上我请全营弟兄们喝酒。”

  回过头来,我走到高富升的马前,“走吧,我和你去见父皇。”

  从宫中出来,带着平生第一次的小板惩罚(权且记下、以观后效)的我,又无巧不成书的碰到了我的大皇兄,又是一番掏心窝子的兄弟之情的交流,又是一张两万两的银票。

  “大帅,我真服了你了。”刘定天大着舌头端着酒碗在我身边摇晃着。“是吗?”我坐在欢腾的人群之中却并不显出怎么高兴。“要是早就让您来当大帅,弟兄们就不会啃两年的树皮、草根了。你放心,你以后尽管坐在家里,打仗的事交给我们了,冲您这么够意思,我这条命就是全交给你也行啊。”说完忘形地拍了拍我的肩。这时我才注意到我不是人群中唯一清醒的人,不远处王贲正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和我视线一接触却又马上把头转开了。我心一动,此人是个大将之才。

  深夜到家,却意外的发现曹操和冷源都在大厅内等我回来,两人却是言谈正欢。“唷!荒唐王爷回来了,好个大手笔啊。”曹操笑着迎了出来。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没大没小。和我一样。

  “你也不差,今天才知道原来我身边还有个三品带刀侍卫这么高头衔的人。”我揭穿了他的伪装。

  “你知道了?!”他有些震惊,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这是迟早的事,不过我对您可是忠心耿耿,王爷不会因此责怪我吧?”

  “忠心耿耿?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父皇的消息那么灵通了,为什么会选我做继承人了,又为什么知道我会武功了。你真是很好啊!”我的声音带了一点威胁在里面。

  “对不起啊,王爷,我不想的,我也是被逼的,看在我陪您吃喝玩乐那么卖力的份上,就饶了小的吧。”曹操故意做出一个惨兮兮的表情。

  “好吧,不过以后你就不能只陪我吃喝玩乐了,还得陪我出生入死。多向冷先生学着点,别再开玩笑了,我要说点儿正经事。今天我虽然赚了不少,但也得罪了我二叔和大哥,尤其是我大哥,他和我三叔当年建国之时都立下过汗马功劳,地方将军有一半是他的旧部,另一半也或多或少和他有点关系,此次我们出征剿匪,恐怕他会在我们后面施点绊子。要知道希望我得胜回朝的人可是没几个。”

  “我不懂,要说你得罪了魏王,那是明摆着的,又怎么会和卫王连上关系呢?”曹操不清楚里面的内幕关系。

  “要知道克扣军饷这种事,不是一个兵部侍郎就能做到的,如果大营的统领不配合,是很难的,而我想京城大营的那个乾裕峰应该是大哥的人,而薛刚虽然是个笨蛋,却也是个老滑头。那些军饷,他肯定是自己留一份,然后再分别给我三叔、二哥各一份。要不然我二哥怎么也急匆匆的给我送银子。”

  “那王爷想到办法了么?”冷源问我。我摇摇头,“所以才要和你们商量一下。不过目前最重要的问题首先是要抓住手上这支队伍,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我看我们会连棺材都省了。现在他们对我这个公子王孙才产生了一点好感,但光有这样是不够的。这支队伍不错,只是还需要换换脑子,不过我到是发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人才。再加上你这个带刀侍卫我就更有信心了。”

  “王爷,你就别在损我了。”曹操竟然有点脸红了。“不是损你,而是需要你,我明天就需要你帮个大忙。”

  本来荒唐王带兵包围青龙大街就已经够街头巷尾津津乐道一阵子的了。不料第二天又爆出了一个新话题,荒唐王因为一个丫环打碎了他的青瓷杯而大发雷霆,对府里的仆人来了个大清洗,新任命的王府总管有两个,一个是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叫冷源,另一个却是宰相曹居宗出了名的不孝子,也是燕王的酒肉朋友刚被赶出家门不久的曹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