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401 2003.09.28 21:55

    “我不喜欢那个人?”曹操又把马兜到了我面前再一次地说这句话。他指的那个人是李存孝,此刻他正率着他的两千人马正不紧不慢地缀在我们整支队伍的后面。

  “为什么?”我漫不经心随口应着,两只眼睛却已经飘到了离我不远处的王嫱身上,她此刻正跟妲己、胡媚娘她们兴高采烈地交谈着,不时发出一阵银铃般地笑声。很明显整支行进队伍现在的焦点是她们。

  队伍中有女人这一点我从未想过向谁隐瞒。虽然军纪中有严禁行军时携带女眷这一条,但第一此次并非行军打仗,只是前去谈判;第二我是个荒唐王爷,所以我故意搞得大张旗鼓,尽人皆知,我对装装样子,迷惑别人的把戏向来是得心应手的。

  这个王嫱实在让我有些捉摸不定,要知道我和王导会面的时候,她总是站在一旁默不出声,加上她那太过于平凡的相貌,以至于我常常忽视她的存在。然而她却是当地最好的向导,还极具经商天赋。这就让我心里暗自佩服了。妲己虽然平日表面巧笑倩兮,但她并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接近的人,除了我以外她对谁都若即若离的。而王嫱竟然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和妲己十分亲近了,两个人竟然好得像上辈子就认得一样,这一下弄得我想忽视她都不行了。

  “他这个人看起来阴阴的,我觉得他一定有问题,该好好查查他。”曹操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就像个没抢到糖果的孩子。

  “唔!噢?你说什么?”我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在说什么,“就因为他看起来阴阴的?还是因为他有什么地方惹到你,你要公报私仇啊。”

  “什么啊?!”曹操满脸气愤地冲着我,“我是那种会公报私仇的人吗?”

  “是啊,我怎么看你都像是啊。”我表面有些不耐烦,但心里却有所警觉。把曹操从身边气得跑开了之后,我一个人坐在马上把这一路遇到的事情好好想一想了,因为自命不凡的我一路上遇到了太多在我预料之外的事了。而那个李存孝每每心事重重地在我身边转悠,几次欲言又止,也很让我奇怪。

  引起我注意的不只是他而已,还有王导那两个学生蒙恬、蒙武,他们和他们的几个随人守着他们住的那一顶帐篷,从不和其它人多做接触,每天脸上都挂着一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死德性。更不要提什么出谋划策了。枉他们的师父还在我面前称赞他们。

  想到这些事,我不免有些头痛,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好歹的乾裕峰又凑了上来,“小人有些事想单独向王爷禀报。”他前阵子被凌炫的卫士吓得蔫了好久,这几天刚刚有些恢复。

  抬头看看天色有些完了,我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句,“那好,传令下去全军扎营,等晚上你来我帐中对我说吧。”

  “王嫱,有事求见王爷。”一个脆丽的声音在营帐门口响起。我从趴伏的案桌上抬起头,摇了摇头希望自己能够清醒一点,刚才乾裕峰那一段废话简直就是催眠曲,让我昏昏欲睡。真奇怪,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找我呢。

  “进来吧。”我高声说,同时摆正姿势,脸带微笑,我可不想在这个女子面前失仪。“王姑娘,你今晚找本王有什么事情吗。”她急匆匆地进来了,神色不定,让我很是吃惊。“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么?”我不禁勃然变色。

  “并非有人欺负王嫱。”她看到我的脸色不对,急忙解释。同时也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动作使自己看起来不至于那么慌乱。“只是有人要向王爷当面陈奏,求王爷准许他晋见。”

  “原来如此。”我舒了口气,整个人向后靠去,“要当面奏事,直接来找我就是了,何必要你来帮他通传呢,什么人?是蒙恬、蒙武么?”

  “此人身份特殊,不想为外人知晓。求王爷准于秘密接见。所以王嫱此刻带他前来,在帐外等候。”

  “哦?”我听她的口气倒有了点兴趣,“什么人这么神秘,好让他进来吧。我现在见他。”

  “请王爷原谅擅闯营帐之罪,因事情紧急,我只好不请自入了。”一个全身都笼在黑披风里的人三步并做两步地走了进来,立在营帐中央,顺手掀开披风,好让我能够看清楚他。

  “你?”我惊呼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王导先生,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你几时来的?”站在那里的分明正是陇右名士王导本人。

  “导见过王爷。”王导还是保持了他一贯的镇定风度,但我可以看出那藏在镇定表面下的一丝焦急。“其实这几****都在王爷军中。”

  “什么?”我目瞪口呆,转念一想那蒙恬、蒙武兄弟间的行为就有了非常合理的解释了。“原来,原来如此。”我嘴里念着,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了,这王导为什么要搞这样的事出来?“王先生,为什么要和本王开这样的玩笑啊!”我镇定下来,换上平常的无赖嘴脸,继续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

  “请王爷即刻下令全军戒严,以防不测。”王导上前一步,拱手为礼,脸色出奇的凝重,“这并不是我在开玩笑。”

  “为什么?”我奇怪地问,“莫非有人想袭击本王不成?谁?毕利?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本来就是应他的要求去谈判的,如果他袭击我不但于他的名声有损害,好象也得不到什么额外的利益。凌炫吗?他更不敢了,如果他现在袭击我,就摆明了自己造反的态度。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起兵,他也没有什么好处。马贼吗?好像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公然袭击我的大军,我早已命人加以注意,这些还不至于要到全军警戒的地步吧。”

  “王爷见识非常让导十分佩服。”王导脸上泛出笑来,面对我似乎无比自信的态度并不退缩。“的确如王爷所言,按正常来说,这几方都没有袭击大军的理由。可请王爷细思量一下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人想置王爷于死地而后快吗?”

  “这倒不是没有。”我心中暗自揣度,想起了我那几个居心叵测的叔父和兄弟们,如果给他们一个铲除我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放弃的,可此时此刻,他们又到哪儿去找那么多人手呢?最让我想不透的是,想了半天我还是想不出袭击我对他们有什么好处。难道是有人想乘机挑起中华和突厥两国的争端。对了,是这个理由了。难道是契丹、回纥他们?

  “王爷想错了。”王导看着我阴晴不定的神色好像把我的心意都看透了。“上个月契丹太子新丧;去年回纥大旱,颗粒无收。他们恐怕没有心思也没有实力来打什么坐收渔利的主意。”

  “那会是谁?一个荒唐王爷真得值得别人花这么大的心思和力量来算计吗?”我一时没了主意,只能喃喃自语了,虽然眼不瞧王导,心里却很期待他的答案。

  “如果是为了除掉一个强有力的皇位继承者和中华的万里江山,我想有人会这么做的,而且已经在这么做了。”王导坚定的语气仿佛在告诉我他的确知道很多东西。“王爷恕我直言,虽然您有雄心夺取中华之帝位,但您未免把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一点。您征剿红巾贼之时,留守怀翠山的将军遇害了,刺客对您微服回京的行程也了如指掌。对您其它的事情难道就真没有人知道吗?还是知道的人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他一席话说得我面色惨白,难道一时以来令我得意的荒唐伪装骗得竟然是我自己吗?我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王爷于陕州府衙所做之事,本来无错,可王爷认为如此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的收买人心之举会不太引人注意么?真得一点都不会引人疑忌么?王爷兵围青龙大街也是做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吧。荒唐有为啊!”

  浑身的冷汗让我极不舒服,但我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些了,我的一颗心早已沉到了谷底,我太幼稚了,一向自认为精明的我,如同挨了个响亮的耳光,被彻底打醒了。我该怎么办?一时心乱如麻,各种各样的念头从脑子里闪出,却一个都不管用。

  就算他其他都说对了,可也未必如他所说我会被人袭击呀,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困境,只是我自己吓自己罢了。一时这样的侥幸念头都冒了出来,但很快就被我自己否定了。

  游移的眼光扫到了王导身上,看着他微笑的面孔,我恍然大悟。我站起身子,从桌案后走出来,走到了王导面前,双手拱礼,深深地向他拜了下去。“先生,小子先前狂妄,冒犯先生,还望先生海涵,如今小子已经无计可施,诚心向先生求教,望先生不计前嫌为小子指点迷津。”

  “王爷请起。”王导上前双手扶住我的两臂。“身居高位者,不计个人得失,敢于直面自己的错误,而且勇于求教者,少之又少。王爷有如此宽广胸襟,他日必能成就千秋伟业,成一代英主。”说着这话,王导后退两步,双膝跪地,冲我行大礼参拜。“导有幸得遇明主,愿为王爷效犬马之劳。鞠躬尽瘁,在所不辞。”

  “先生!”我也激动起来,急忙走过去,一把抱住了王导的胳膊,眼中也不免有些湿润,但我很快醒悟过来,扶起王导,“现下不是激动的时候,我马上去传令全军戒备,等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在和先生详谈。”

  帐外忽然传来一声惊恐而又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敌人,敌人。”伴随着这声叫喊声的是让大地为之颤抖的马蹄声。我和王导对望一眼,对方眼中的震惊都带着果然不出所料。

  几步抢出营帐,正看见几十匹马跃过大营低矮的木栅,马上的骑士一律黑衣,手中的弯刀,毫不留情地劈向任何一个在他们身边出现的士兵。在千百道如流星般划破夜空火箭的照映下,更多的黑衣骑士正手持兵器从远处的黑暗之中呼啸而来。

  “太迟了,太迟了,我来的太迟了。”王导痛心疾首,捶胸顿足。

  “不,不,一点都不迟。”此刻我却十分兴奋,眼前的情景仿佛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得先生,是天助我也,怎么能说是迟呢。”

  “保护王爷,保护王爷。”几个士兵手持兵器高声叫着向我站的方向跑了过来。突然他们都手捂着喉头像被破断的树一样倒了下去。我肯定他们的喉头都多了一根细如牛毛的天狐针,那正是妲己的贴身暗器。

  “擅自暴露您的所在,肯定是内应。”苏妲己及时出现在了我身边。胡媚娘和廖巧巧也紧跟在她身后,手持兵器警戒着。

  那几个士兵的叫声的确起了作用,十几支箭冲着我直飞了过来,我从妲己手中抢过兵刃运功将那些箭枝拨打开来,同时一把将王导拉到了身后,“妲己,你听着,要像护卫我一样地护卫王先生。”

  此刻整个大营已经乱成一片了,乾裕峰手下的士兵如同他自己一样缺乏训练,毫无斗志,京城大营是拱卫京几的部队,本来应该是精锐中的精锐。但由于长期驻守京师,久疏战阵,加上统领无方以至于面对敌人的突袭显得惊慌失措,毫无办法。每个人都只会四处奔逃,没有人想到应有的抵抗。这样就给了那些黑衣骑士轻易追杀的机会。这场突袭刚开始没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方对另一方的屠杀了。

  “我们该怎么办?”问话的是木长老,此刻我的身边已经聚集了数十人,均是我的王府护卫,木长老、荆轲、冷源也都到了,还包括蒙恬、蒙武两兄弟,只是不见曹操。

  “敌人大概有一千人,人数并不很多,而且他们采用的是四面合围的战法,妄图把我们一网打尽,这样他们人手不足的毛病就很明显了。”说话的是蒙恬,他是我们这群中很少能够保持冷静的人之一。“他们的目标我想应该是王爷,既然这样,我们只要把王爷交出去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