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071 2003.07.22 13:34

    “你要成为我的侍妾。”我色狼的态度表露无遗,却又转头冲着荆轲,“可以么?”我在旁观察心中明白那荆轲对苏妲己早生情愫。

  “听凭教主指示。”荆轲脸有些苍白,却又有些无奈的坚定。我笑了,心中却不知这笑是为了荆轲的服从,还是为了对苏妲己口头的zhan有。

  “好。”我直起身子,“告诉你们,我就是当今三太子燕王沈仲然。”此言一出,虽然那几人都有思想准备却还是都吓了一跳,显出了各种各样的奇怪神情。魏忠贤露出的神色最令我诧异,仿佛找到宝藏般的狂热。“我所要做的事也不仿告诉你们,我要成为中华帝国的下一位皇帝。因此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而我所保证的就是我会让逍遥神教的教主之位与皇位同等重要。这一点你们明白么?”

  木长老激动起来,“真是天佑我圣教,圣教中兴有望。愿教主王爷万福金安。”他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高呼万岁。

  “木长老听令。”我发出了身为教主的第一道命令,“令你整顿教众,铲除奸细,暗中扩张圣教势力,对于叛教的教众要剿抚并用,争取早日消灭叛乱势力。我让冷左使携助你。”我又转向冷源,“你可以借助王府侍卫,关键时候准许你秘密动用禁军。”二人唯唯领命。

  我从怀中掏出防身匕首,递给荆轲,望着他的双眼缓缓的说:“这本来是我用来防身的,但现在不需要了,因为我有了你。我要你做我的匕首,替我清除一切敌人。”接着又凑到他耳边悄声道:“刚才我对你说的话不要放在心上,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和妲己主婚。”我的第一句话令荆轲激动万分,第二句话却让他满脸苦笑。我倒有些弄不懂了。

  “至于你么?”我缓步走到魏忠贤身边,故意无视他热烈的目光,“我该怎样安排你才好呢?你自己说说吧,你要做些什么?”

  “忠贤愿为王爷耳目,为王爷打探一切风吹草动。”这小子是不是有问题?怎么想干这样的事,不过我似乎缺少一个这样的人,就让他干吧。我冲他点了点头。

  “你暂时就在我身边随侍护卫,帮我训练一些人。”这句话是对苏妲己说的,看样子她对这样的工作并没有表示反对。

  双手一击,我长出了一口气,“好了,大功告成。”

  要说女人,唉,可真是奇怪。当看到我将苏妲己带回家时,杏儿不由醋劲大发,追着我不依不饶。可是苏妲己上去和她嘀咕了一阵子以后,她竟转怒为喜,拉着苏妲己的手开始妹妹长妹妹短,倒是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看来要想弄懂女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们怎么还不去休息?这里真得不需要你们了。”被贴身随侍了一整天,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今天的日子……该怎么说呢?应该算是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苏妲己和她两个天狐坛护法跟了我一天了。我刚想喝茶,杯子就到了嘴边;刚要洗脸,毛巾就已经轻抚上脸了。要知道我虽然是个王爷,但这种真正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我过得还是很不习惯的,再加上三个千娇百媚的美人不时用那种勾魂夺魄的眼光瞟向我,令我不时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啊,这样对我不是要叫我发疯么?!最要命的是,从早晨开始杏儿、绿珠她们几个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破天荒地没有出现,这就令我心里暗自警惕了,难不成这几个女人串通好了,对我有什么阴谋不成?

  “爷还没休息,做婢子的又怎能逾越。”回话的是天狐坛的右护法黑狐廖巧巧大着胆子开了口,但却仍免不了小心翼翼的,似乎很害怕我会发火。这个女人看起来和胡媚娘差不多大的年纪,既能位列天狐堂两位护法,与胡媚娘也是伯仲之间,却又有一种苏妲己和胡媚娘都没有的风情。

  “现在我准备就寝了,难道你们还不走么?”我声音冷了下来,明显得有着赶人的意味。可这句话并没有起到多少效果,那三个人听了我这句话后露出为难神色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开始在我面前宽衣解带。

  皇天!!我心中狂叫,这可是怎么都想不到的,“你,你们要干什么?”我的舌头像是打了结,说话含糊,声音变调,脑子里嗡嗡的。这应该是好事呀,可我怎么会这样?直到苏妲己依偎到我怀里,羞涩地用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才清醒过来。“你,你这是,你,你不是喜欢荆轲么?我还要撮合你们呢。”说的话完全不着调了。

  “我曾发誓,第一个可以让我摘下面罩的男人就是我的夫君……”虽然动作大胆,但苏妲己已经将头低了下去,满面通红,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听见这话,我目瞪口呆了,想起那时对荆轲说要给他主婚时他的满脸苦笑,我终于明白了原因。我又开始傻笑了,为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快乐的傻笑。

  “三皇侄精神不错呀。”听到这话时,我正精神抖擞地走在上朝的路上。一回头,正是我的皇叔赵王信虎。此刻看去,他脸上挂着的是慈祥的笑,表现出得满是对后辈的关爱。我心下暗自叹了口气,姜还是老的辣。

  “三叔啊,有些日子没见,您身子骨儿可好啊,侄儿给您见礼了。”我摆了个行礼的势子,却磨蹭着不肯将身子弯下去,直等着三叔伸手来扶。

  果然如我所料,三叔的手伸了过来的,但却不是来扶我的,而是将手掌在我的左肩上重重一拍,这回是想不弯腰都不行了。我的企图没有得逞。“好小子,好样的,竟然可以率军剿灭红巾贼,没有丢我们皇家的脸面。”

  “哪里,哪里。”我笑得很勉强,“那都是托了父皇和叔叔们的福了。”

  “说起来,三叔我得多谢你呀。”他的手还在不停地拍我的肩,力道也加重了。“三叔家里开销大,不得已在剑南做了些山货小生意。后来红巾贼起,生意只好停了,你赶跑了红巾贼三叔的生意往后可以高枕无忧了。”

  “那就祝三叔以后财源滚滚了。”我急忙后退一步,解救那被拍得发麻的左肩。同时心中一凛,老爹即位初期就对几个因功高被封爵的异姓王心怀警惕,找了几个借口,将他们一一拿掉了。但对同姓兄弟子侄,老爹也不敢全信,所以颁了很多禁令。其中之一便是亲王不得私自经商。而此刻我三叔却在我面前故意提出此事,不知居心何在。看样子,他是要和我卯上了。

  但我们之间的火花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很快就遇上了我的好二哥晋王,平常我躲他,今天我却把他看做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因为我对于和三皇叔的正面交锋还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三皇叔也显然不想把我们的矛盾暴露在第三个人面前,于是我们三人呈现出一幅和乐融融的样子共同上朝。三叔谈笑风生了一路,丝毫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异样。

  一番固定形式的山呼万岁之后,出人意料地老爹坐在宝座上没有叫平身,于是所有大小文武都只好趴在地上不敢乱动,只扭着头交换眼神。

  “啪!”一本东西从上面飞了下来,正砸在御阶前的地面上,我偷眼一望是一本红色封面类似于奏章的东西。

  “都看看吧。”老爹的声音响起,带着震怒后的颤音。“这是昨天下午刚送到的*毕利可汗的国书。”

  跪在最前排的几个王爷互相看了看,最近的大哥卫王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捡起那份国书,刚看了一会儿,就脸色大变,倒抽了几口冷气。紧接着那本国书又到了我二哥手里,接着是我二叔。不知怎么的,这本国书在殿内转了一圈后才落在我的手上。我仔细一看,顿时明白老爹发火的原因了。

  “要亲率四十万大军和我讨论檀州的疆界归属问题,哼!讨论?摆明了抢就是了。”父皇的火气上来了,一掌重重地击在了龙书案上。“毕利是欺我中华无人么?好!朕意已决,要亲率大军讨伐毕利。”

  这句话一出可就重了,殿里跪着的王公贵族,文武大臣纷纷以首触地,杂乱无章却又有志一同地叫着:“陛下息怒。”

  “请陛下息怒,此事万不可行。”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这群苍蝇似的嗡嗡中显得格外特别,众人的目光被这道声音给牵了过去,发现说这话的正是与户部尚书叶复进、陇右刺史李介文一同被称为“朝中三俊杰”的礼部尚书姜枕明,这三人均是少年才俊,深得父皇赏识,年纪轻轻就已经身居高位。而这姜枕明又是这三人中年纪最轻的一个。

  “为什么?”老爹没有发怒,只是阴沉了脸,用那双闪着寒光的眼睛紧盯住了姜枕明。仿佛要将他内心看透似的。

  那姜枕明却不卑不亢地站起身走上前去,重新跪下叩了个头。“启禀皇上,那*狼子野心,对我中华早有觊觎之意,那毕利也枭獍成性,屡次犯我疆界。但臣以为此次毕利之举,不过是虚张声势,在于窥探我中华虚实。”

  “嗯?!”姜枕明的论调让父亲有些吃惊,他不由自主地从椅子上探出身子,“你说这话有什么根据么?”

  “其中关窍很简单,皇上您一听就明白了,*虽大却是地广人稀,虽然全民皆兵,但凑集四十万大军,如此大的行动,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而我们的边军对此不会毫无反应的。况且突厥人以骑兵为主力,此时正是春季,北方草原冰雪尚未完全退去,战马无粮,不便于突厥人展开大规模作战。还有如果毕利真有南下之意,定会像往常一样,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而不会搞得这么大张旗鼓。所以此次毕利南下,我看恫吓的意思要更多一些。”

  “嗯,嗯。”老爹沉思了一会儿,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整个人也轻松起来,身子向后一靠,这时才发现眼前的人还都跪着呢。“平身吧,平身吧。”他随意地挥了挥手,“都起来说话吧。”

  我站起来,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膝盖,心中有些悲凉。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很难接受的事实,父皇老了,老的不只是他的年龄,还有他那颗曾经无所畏惧的心。但我仍在对自己说,这只是老爹一贯的障眼法,是为了迷惑别人而装出来的。

  “那姜枕明,你认为该怎么办呢?”老爹放柔了声音,语气也明显好转了。

  “微臣以为此事不可过于看重,也不可以轻视。皇上可以选派一名精明干炼之人前往檀州与毕利周旋,同时集结兵力,以备万全。”

  “姜尚书任职礼部,与外藩打交道本就是他的份内之事,此事理应交由他处理。”一向在朝堂上谨守万言不如一默的三叔突然插起了话,这倒让我有些奇怪了。出于现在我和他的交恶情况,我对他的每个行动都十分注意,于是我屏气凝神静静地等他的下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