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417 2003.07.22 13:26

    初正十一年腊月二十四,雪后初晴。我在这一天开始了我的初阵。

  昨天晚上,当我把第二天就要出发的消息告诉杏儿的时候,她哭了,虽然只是默默的流泪,但却令我的心刺痛。她并没有要求和我一起去,因为她不是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她只是叫上了绿珠、幼棠让我疯狂的享受了一晚齐人之福,害得我早上差点起迟了。

  一番无聊得要命的祭天祭地祭战神的仪式之后,我的父皇老爹又发表了一通又臭又长的演说,然后终于在号炮连天、鼓乐齐鸣中我们出发了。我回头望了望站在仪凤楼上看着我的三个女人,用力的挥了挥手。

  “停。”我高举右手,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全军停步”的口令声。长长的队伍迅速的执行了我的命令,紧跟在后面的戚继光拍马上前,“大帅有事么?”我并没有直接搭理他而是高喊了一声:“传令兵。”

  担任我直属传令兵的罗兴很快出现在我面前,“小人在。”“传令下去,全军就地扎营。”“得令。”

  “什么?!”戚继光失声叫了起来,“可大帅我们刚刚才走了二十多里啊。”

  “我是主帅,你只要服从就行了。”我冷冷的说,由于我解决了粮饷的大问题,又帮助左营全军更换装备。在普通士兵中建立了一定的威望,戚继光、刘定天、马文祥三个也对我变得亲近起来,只有王贲总是那个沉默不语,不冷不淡的样子。但我却变了,从此不给他们好脸色看了,而且总是推翻他们所做的决定。

  这里是离京城不远的怀翠山,整坐大营以五行连环之势依山扎建。在下午登山远眺之后,我故意在外面转了很长时间才回到帅帐。戚继光他们几个都在那里,看见了我他们紧张的神色才舒缓下来。

  “你们都来了,好,我正有事要和你们说。”我快步走上帅位,“此次出征,我不说大家也明白凶险重重,所以有些事情要极早定下来,我准备明天清晨给全军将士讲话,让他们充分认识到我们所面临的形势。你!”我一指戚继光,“有的观念必须要转变,带兵打仗是不错,但太迂腐了。”

  “什么?!你!”如我所料暴跳起来的是刘定天,身旁的马文祥立刻站起来将他紧紧抱住。戚继光但任前军左营的参将已有七年了,威望应该说在这支军队里是至高无上的,在别人的心目中他就是一个标准的将军,没有半点可挑剔的地方。也容不得别人来说三道四。

  “你以为你能搞到粮饷就不起了么,告诉你,要是论打仗你还差得远呢,你们这些王孙公子懂什么,你上过战场么,告诉你到那时你不要吓得尿裤子。”刘定天虽被马文祥紧抱着不能冲过来,但嘴到是没闲着,而且已经口不择言地步了。看得出他已经被我气坏了。

  “我知道你不服我,你曾说过你一个打我这样的七个,好,今天我给你这个机会,不过是单对单。”我站起来,指指他,又指指我自己。“如果你打赢了,我从此不再插手军中事务,要是你打输了?”

  “打输了我这颗脑袋就给你了。”暴怒中的人果然没什么头脑,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小命给送了。马文祥和戚继光还没有明白眼前的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只有王贲看出了门道,他急忙单膝跪地,“大帅┅”

  “不要说了。”我一伸手拦住了他,“我自有分寸。”说完,我拔出佩刀,不动不摇,纵起身形,脚尖在军案上轻轻一点,人倏的直射出去,掠出营前十丈夫左右,站定身子。右手中刀自然下垂,刀尖指地。略略放高了声音,“刘统制,帐外请。”

  我露这一手,把刘定天几个吓了一跳,没想到一向在他们眼中应该是草包、无能代名词的王孙公子竟然还有这一手,就是有些料中的王贲也略感意外。但他们都是军中战将,对于我这种源自江湖的功夫缺乏足够认识。一时认为我只是身手比起灵活而已。所以刘定天只略怔了怔就从兵器架上抢出一根铁棒,两步跨出营门摆出了个“举火烧天”的架子。但很快我就让他知道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缓缓平举起刀,我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如老僧入定一般。真气快速运行于全身经脉,一股雄霸天下的气势自然流露,背后披风无风自动。

  此时的我并不急于进攻,因为严格意义上说这是我第一次对敌。我要好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刘定天或许是被我的气势压住了,又或许对我刚才的表现心存芥蒂,竟也只摆着架式呆呆的站在那儿。

  如同一只正在不断被注入水的茶杯,我的气势正一点点的汇集。就在水盈杯满的那一刻,我猛然大喝一声,向前一步,手中刀凝聚心、意、气、力劈了下去。

  “砰!”刘定天带着断了两截的铁棒向后摔了出去,四下一片惊呼。我看也不看,随手收刀入鞘,“马文祥!”马文祥从震惊中猛醒,“啊,末将在。”

  “把刘定天抬下去,等他醒了带来见我。戚副将、王统制跟我来。”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向帅帐走去。

  “对我先前所说的话你有什么想法?”刚一坐定,我就单刀直入逼向戚继光。

  “末将以为并无不妥之处。”戚继光的声音有些勉强。

  “哦?!是吗?这真是你心中所想么?不是,其实你认为我说得不对,你很不服气是不是?我要听真话,而且我不因听了真话而降罪于人。”

  “末将想不通。”戚继光终于爆发了,“末将自参军至今已有十五年了,也算得上身经百战,因功升至参将,并未有半点投机之事。自任参将以来,也未曾有半点懈怠,前军左营上下一心,士卒用命。不知王爷为什么对戚某总是有很深的成见。”

  “对,我承认你是个非常好的将军,在这一点上皇上也是这个看法。但你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懂变通。第一次见面你就告诉我你的兵没有空额,你还因此而感到骄傲?是不是。”

  “这难道说末将有错么。”戚继光一脸迷茫。

  “你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不吃空额表示什么?表示你的清高?你的廉洁?是,我承认,但在这种时候,有时候为了目的就要和光同尘。就要把那个该死的面子放在一边,看看你的士兵,一个个吃不饱,穿不暖,面黄肌瘦,难道你认为这样的兵能打胜仗?身体强壮的一千人和两千连刀都举不起来的人,你会选择谁?我当然选前者。你也不想想为什么只有你们营会吃树皮、草根?”我也火了,声音越来越大,脸色肯定也是很难看。戚继光被我冲得抬不起头来。

  这时刘定天跟在马文祥后面畏畏缩缩的进来了。我装做没看见他,“要知道打仗不仅仅是士兵人数和武器好坏的对比。你士兵再强,武器再精良,我断你的粮道,几天内你就不战自垮了。你既做了将军当然也就要爱护士卒,这种爱护不是只要你和他们共患难就行了。做了这么多年将军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该懂吧。”

  戚继光此时满面涨红,再也坐不住了,单膝跪地,“末将,末将胡涂。请大帅责罚。”这家伙终于想通了,太好了。我连忙走过去把他扶起来:“戚将军,明白就好,本帅以后还是要你多多提点哦。”“末将惭愧。”

  这时一边的马文祥捅了捅正低着头的刘定天,刘定天上前两步,跪在当间。“末将向大帅请罪,请大帅责罚。”

  “起来吧。”对他我可没那么客气了,“你冲撞上级,本当重罚。但本王念在你有功于国,又正值用人之际,准许你戴罪立功。”我忽然阴阴一笑,“别忘了,你那颗脑袋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你要小心翼翼的保管好啊,要是再出差错,我就给它摘了。”

  “全军两千四百二十人到齐,请大帅训示。”我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上临时搭建的高台,两千四百多双眼睛整齐划一的投射到我身上。我知道我已经取得了他们的信任。

  “有谁能告诉我在战场上士兵最需要的是什么?”我的声音在这个冬季的早晨显得特别洪亮。每个人都能清楚的听见。

  “不怕死,不畏敌。”台下的人齐声高喊,嗯?这是谁训练过了吧?

  “不对,士兵在战场上最需要的是生命。因为只要你有生命,你就能继续战斗,你就能继续打击敌人,你就能继续看到美丽的花和美丽的草。所以本帅要求你们的是在战场上用尽一切办法来保住自己的小命。”此言一出,台下立刻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因为我的讲话和长期灌输给他们的思想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当然本帅所说的那些方法不是跳跑和向敌人投降,你们的一切办法必须是在不违反军令的前提下,现在你们或许还不懂这句话的含意,但你们要把它牢牢记在心里。”

  “大帅说出的话往往出人意表,但却都很有道理。”王贲笑着说,他应该是这些将军中最聪明的一个了,许多事都比别人领悟的要早。

  “不说这个了。”我在帅位坐定,吩咐骆明将地图拿到了桌上,“这就是剑南全图。剑南地势多山,且山高路险。而西南又多莽林沼泽,这种地方不适合大军展开,所以我们两千多人在这里并不比几十万人的军队吃亏多少。但是相应的困难也比较多。我只所以把军队驻扎在这个地方有两个目的。”

  “其一是欺敌,其二是因为此地山势和剑南有相似之处。”王贲很快就接过了我的话,我惊讶的望望他,第二点被想到我不奇怪,我奇怪的是他竟然能想到第一点的欺敌。看来对他决不能小觑。

  “此次出战我们困难重重,失败是不可原谅的,所以我们要慎之又慎,我现在把工作做如下安排,戚将军负责演练战阵,要记住根据实际,多演练少部分人小范围的配合作战;马文祥负责采办物资,多采办一些山地要用的物品,千万要多准备些防瘴,防虫之类的药品;刘定天负责日常训练;王贲参与作战计划的制定,现在就把斥候派出去,尽一些可能收集必要的情报。”

  几个人听我如此分派,都心中暗自佩服,他们几乎不相信这是我的初阵。我注意到了王贲几次欲言又止。于是,分派完任务后,我又叫住了他。

  “刚才你好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说吗?不要吞吞吐吐的。”看着我的真诚的眼神,王贲终于说出了他的心结,原来他父亲王翦是前朝的一个将军,后来入仕我朝,在平定天下的战斗中立过赫赫战功,不料得罪了当朝的某些权贵,被陷害入狱。后来王贲考中武进士,因对契丹做战立了大功,才将他营救出来。而王翦曾在剑南多年,十分熟悉地形,还是山地作战的专家。此次作战王翦担心儿子有失,所以也悄悄的跟来了。

  王翦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极其深刻的,那是因为他的眼神,虽饱经沧桑,却仍旧锐利无比。我和他一见如故,不知不觉尽然谈了个通宵,我深深为他的军事才能所折服。但当我表达想请他在军中任职的愿望时他却怎么也不肯答应。

  “那小王想请王翦将军担任燕王府客卿和小王的教习,王翦将军意下如何呢?”最后我终于想出了这个好点子。

  大家好,看了日渐增多的点击率和出乎我意料的票数,我真得有些意外了,此书本来的目的一是为了对得起作家的衔头,还有更深层次的想法是为我以后正准备写的一部书练练笔,不料一写下去就收不住笔了,嗬嗬,第一次写这方面的文章,疏漏,稚嫩都再所难免,希望大家多包涵。还是那句话欢迎大家多提意见。

  有读者留言,说取消打千行礼,笔者在后文一定会注意的。为了所有喜欢笔者作品的人,笔者一定加倍努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