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皇帝 马超龙雀 4228 2005.04.11 18:00

    “爷刚才的举动真吓了我们一跳。”妲己笑盈盈的走过来,替我拂拭衣服上几不可见的尘土。“怕什么?难道你还不相信自己的天狐针么?难道你认为我这个弟子还不能满师吗?”我将她拉起来揽进怀里,微笑地望着她。

  虽然妲己已经习惯于我随时随地对她的轻薄,可在这大营之中,众目睽睽之下还是有些羞涩。想挣扎却不敢动作过大,想出声却又怕惊动旁人。只羞红了一张脸儿,却再无半点旁的办法。她却不知此刻的模样在我眼里简直是可爱至极。

  “请王爷自重!”王嫱的声音在一旁响起,虽然声音并不高亢却显得十分坚决,连语气也让人怎么听怎么不舒服。我此刻的好心情立刻被这一盆当头的凉水给浇灭了。“嫱儿,你怎么了?”我松开了环抱着妲己的双臂,虽然心里不那么痛快,脸上却仍挂着微笑。“有什么重要的事么?”

  “没有。”王嫱立在一边,脸挂寒霜,双目下视,望都不望我一眼,说起话来也全然没有什么给我下台阶的意思。“只是大敌当前,王爷做此荒唐行迳,不怕冷了大家的心么?”这话说得太重了,让四周的人齐齐色变,我脸上的微笑都有些挂不住了。不过脸色最难看的却是王导,他两步走到王嫱面前,“嫱儿,你说的什么话,快向王爷赔罪。”“女儿无错。”这一句话虽然声音细小听在别人耳里却如同炸雷一般。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双眼紧紧盯着王嫱,发现她仍同刚才那样立在一旁,神色、姿势没有丝毫改变。看久了竟觉得这个平常熟悉的身影竟陌生起来。

  “小姐说的不错。”我再也忍不住胸中的怒气,却还能忍住不在神态上表露出来,“小王刚才行为确有不当,在此特向大家致歉。”说完向四周作了一个罗圈揖。四周人吓得连称不敢,有的立刻就要跪倒还礼,却被我一一止住了。“现在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记住各守己位,加强警戒。”说完眼见王嫱还是那个样子不由心中更加气愤。再也不顾她了,一甩手向自己的营帐走去。

  刚进营帐,心中的怒火再无需遮掩,竟右足蕴力飞踢将身边一张小几踢得粉碎。随着我进帐的妲己眼见这一切,默不作声的弯下身子准备替我收拾残局,却被我喝住了,“不用管它。”我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到了虎皮椅子上,一脸的不得意。

  “爷在生嫱儿的气么?”妲己走到我身边,现在她倒是面带微笑了。“应该不会吧,爷将来是万人之上、九五之尊应该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的吧?”

  “哦?”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要看见妲己,我的心情就不再那么坏了。“难道九五之尊就不能生气?王法上可没写这一条。更何况我现在还不是皇帝。”

  “以前听人常说‘宰相肚里能撑船’,爷身为王子肚量应该更大一点。”妲己在我身边温言相劝。“更何况刚才嫱儿所言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呀。”

  “你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我故作惊讶,“我以前可没觉得曹居宗有那么大的肚子呀?肚量比他还大?那还不得在我肚子里赛龙舟么?”

  这一句话将妲己逗得花枝乱颤,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爷,您不生气了。”“当然??生气。”我故意拖长声音,“因为我现在压根儿就找不到要生气的理由。这难道还不该生气么?”

  妲己一楞,细想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爷,您,您……”笑得话已经说不出来了。“好了,别笑了。你去把嫱儿领进来我有话说。”我随意地挥了挥手。“是。”妲己转身走了,不一会儿便将王嫱领进帐里来了。

  “奴婢冒犯王爷,甘受责罚。”王嫱跪在我面前,但仍然是刚才的那个表情和语气,看不出一点甘愿受罚的样子。

  “嫱儿,你这样做不是为了我刚才的举止,而应该另有原因吧?”我站起身来淡淡地说,“我本就是个荒唐王爷,行为不检对我来说那是经常的了,以前做过的事比起今天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你却单单揪住今天这本来并不大的事,为什么?”我慢慢踱到了她身边,俯下身子看着她,“这里没有什么别的人,把你真正的原因说出来好么?”

  王嫱身子一震,终于抬起双眼望向了我,眼神里的吃惊是不言而喻的。可一触到我的视线便又把头低了下去。“奴婢只是一时心情不好,冒犯了王爷,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她仍旧不肯松口。

  “可我却知道你这么做的真正原因。”我三两步走回位子又重新坐了下来,“你是因为我刚才看见那几个侍女惨死,不但不愤怒竟然还满脸带笑,是不是?”

  现在王嫱已经真的被惊呆了,她的双眼望着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她怎么也想不通我是怎么样看破她的心意的。

  “或许你觉得我是铁石心肠、残酷无情。”我放低了语气,“其实你想错了,我笑不是因为这几个侍女的死,这一点你应该清楚的。而是为了响应那个大王子的如此行为。那个大王子为什么会这样做?如果我当时过于生气,过于愤怒,甚至不顾一切上去质问那个大王子,你认为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奴,奴婢知错。”此刻王嫱已经面色苍白,身子有些摇晃,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倒下来,“不该不查究竟就对王爷乱耍脾气。奴婢请王爷责罚。”说完她已经泪如泉涌,整个人伏倒在地。

  我急忙走过去将她掺起来,搂在怀里,“我既然想通了这件事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其实你这么做也是因为你不想我会变成那个大王子一样的人,你如此爱我,我又怎么会责罚你呢?”“爷。”王嫱温柔地应了一声,将整个身子偎进了我怀里,泪眼朦胧的脸也紧紧贴到我的胸前。

  “好了,好了。”我轻声细语地安慰她,“没事了,我不想我平常都快快乐乐的嫱儿是如今这个样子。”一直哄了半天王嫱才又破涕为笑。而我却又板起了面孔,“我可不生你的气了,可你刚才当众顶撞你父亲,难道一点错都没有么?你是不是应该去向他赔不是呢?”望着王嫱高兴而去的背影我不由喃喃自语:“真是个傻丫头。”回过头来冲着妲己笑了笑,“我差点把自己都给说服了。”

  “奴婢不明白爷的意思。”妲己被我这没头没脑的话搞得一头雾水。“嫱儿说的对我可能真的有些铁石心肠。”我收住笑容,深深地叹了口气,“因为我认定那个大王子只不过是为了泄愤才射杀了那几个侍女的。而我却能从心里笑出来,甚至能弄出那么多的话来为自己开脱。恐怕我已经不仅是残酷无情那么简单了,妲儿你说是么?”妲己没有说话,只是低头走了两步。“奴婢认为爷没有做错,而嫱儿也没有做错。如果爷能这么想就已经证明自己不可能是什么铁石心肠了。爷之所以笑绝不是因为看见那些侍女惨死而高兴。对嫱儿爷原本可以什么都不说的,但爷之所以说了那么多话是因为爷心里有她,不想她难过。仔细想来爷刚才那些话也颇有些漏洞,可嫱儿她也就信了,因为她心里也有爷。”“她是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我说话她当然会信。”我对妲己的话不以为然。“涉世未深?这是爷对一个曾率商队往来于边塞各地的人的看法?”妲己的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怎么会认为这样看王嫱呢?“爷只所以这样想是因为嫱儿心里有您,爱您至深,所以她才会在您面前有那样的表现。”

  “也许你说的对。”我牵起她的手在唇边吻了一下。“其实不管你说的对不对,我心里都很安慰。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可我知道你心里有我,而且也爱我至深。”奇怪的是妲己此刻的表情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陶醉,而是有些欲言又止,迟疑半天却终于说出来了:“奴婢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说。”我温柔地看着她,“在我面前,特别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可以问我你想知道的一切问题。”

  但妲己好象并没有因为我给的这项恩典而有什么反应,问起话来则显得更加小心翼翼:“不知道爷怎么会那么了解嫱儿的心思,竟然能猜得分毫不差。”

  “原来你想问这个。”我松了口气,还以为她会给我出个天大的难题呢。“我是猜的,不过这猜也是有的放矢的。因为曾经有人也提过我的笑,虽然那并没有恶意,但巧的是那人就是王先生。父女连心你信不信?”

  当天晚上,王嫱溜进了我的帐中,她终于在这时把自己完全地献给了我。而我却不知怎么并没有当初想象中的欣喜若狂。可能我以前听说过的那句话真的有些道理,能到手而尚未到手的女人才是最好的。

  “来了,来了。”曹操又快步进帐报告最新情况了,只是不再惊慌失措,相反倒显得有些沉稳过了头。“突厥二王子来了。”

  “看清楚了?一定是突厥二王子?不是什么兽群?”我开始敲打他了。“绝对没错,王爷出去看一下就知道了。”我的敲打并没有产生效果,曹操现在有点古井不波的味道了。

  走过他身边我又丢了句话,“过犹不及啊。”

  远远望去突厥二王子的队伍和大王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整齐的队列,队前的旌旗,队中的乐队,完全是中华王爷出巡的做派。

  心里一动,我急忙向自己的帐中直奔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吩咐王导:“快,王先生,让他们把仪仗都摆起来,列队,奏迎宾乐。”这时我可不能让这些蛮夷笑话我们不懂礼节了。“给我更衣,换礼服。”我边喊着,边冲进了营帐。王嫱和妲己立刻跟着我动起来了,耳听得外面已经鸡飞狗跳了,却也顾不了那么许多。

  好不容易将自己收拾整齐,走出营帐,却发现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每个人都站在了他们该站的位置上,临时凑成的乐班正努力地往迎宾曲上找着调子。我满意地冲着迎面而来的王导点了点头。

  东西一多,队列要齐那速度必然就快不了。我领着手下这帮人在营门口足足又站了小半个时辰,那个二王子的队伍才姗姗地到了眼前。

  从众星捧月的驾势来看,我一眼便认出了谁是突厥二王子,但似乎意料之外的事太多了,眼前这个二王子又让我们吃惊了一回,他头上戴的玲珑冠,身上穿着的中华江南锦袍。用风liu潇洒来形容绝不为过,简直就是个中华的浊世美少年。

  那二王子下马后,略一扫视,立刻将目光投到了我身上,接着满脸堆笑地向我走了过来,我也急忙迎了上去。两个人很快走到了一起,相互把住对方的胳膊,对望良久,像老朋友一样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那二王子先放开了我的手,抱拳行礼,“这位想必就是中华燕王殿下了,久仰,久仰。我是突厥的乌乞买。”一口字正腔圆的京师官话。

  “突厥的二王子殿下我也是久仰了。我正是沈仲然。”我连忙还礼,一边说着违心的客气话。“请二王子至大帐叙话。”

  “燕王爷先请。”乌乞买十分懂礼,竟不肯先走一步。无奈我只好上前挽住他的手二人并肩而行。一路上我二人侃侃而谈。让我心里觉得好笑的是,这突厥二王子的谈话中竟然有些中华帝国读书人的酸气。

  走进大帐,分宾主坐定,这二王子却也不再说话,只凝神望着我:“乌乞买有些重要的事情想和燕王爷单独谈谈,不知可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