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回国(一)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3625 2005.08.16 17:06

    

  挥别了被我强行拉来送行的马加罗斯,我再次踏上了回国的征途。

  按照和俱乐部的协定,从今天开始,我将有8天的假期,之后将直接去西班牙和球队会合,参加球队冬歇期的调整训练。

  这人,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人怕出名猪怕壮’。之前为了这世界杯,我是削尖了脑袋往外面钻,现在好了,那些新闻媒体一天到晚盯着,入国家队的事好象也有点眉目了,至少各家报纸到在热炒,马德新通过内部消息也给我传了个话,说是老米同志也在开始关注我了。被来一切都很好,可这整天被人围着、盯着也不是件事,在荷兰就已经这样了,这要是让那些记者知道我要准备回国,那这假期看来也得泡汤,所以回国这事除了关系很好的朋友,就没和别人提起过,当然俱乐部还是知道的,还有鲁本和马加罗斯,至于能蛮多久,那就得看他们的能量了。

  嘿嘿,要不是签证问题,我可能把他们两个拐回国去。本来昨天我已经把行李带到了邓博斯克,比赛结束后就想直接赶到阿姆斯特丹,可惜在3:1干掉邓博斯克后,随队出征的俱乐部主席就是不同意我走,说是为了庆祝今年最后这段时间取得的成绩,俱乐部在格罗宁根已经准备了一场宴会,市里的一些头面人物都会出席这场宴会,一定要我参加。实在没办法,我又只好跟着大部队回到格罗宁根度过了今年在这里的最后一晚,到是认识了不少衣着光鲜的人士,包括那位有着地中海趋势的市长大人。

  今天一早我就用真正的男高音,把马加罗斯从丽塔娃的娇体上喊了起来,大冷天的,实在有点对不住。不过人常说嘛,这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我这也还算有良心,只不过稍稍利用下而已。我也实在不想大清早的坐火车去阿姆斯特丹,万一要是被人认出来,还麻烦。

  开上我那辆白色的宝马M3,马加罗斯才停止对我的埋怨,只是没想到最后我还被他给摆了一道,快到阿姆斯特丹的时候,他才提出要借我的车子和丽塔娃去旅游。这小子分明是早有预谋,现在把车子都开出来了,我这车钥匙当然得留给他。最后想来想去也没办法,再三叮嘱他后,才咬牙切齿地同意把车借他。

  因为这架航班是直飞北京,中途只在香港作短暂的停留,所以飞机上除了少量可能是去中国经商、旅游的荷兰人外,其他的都是黄皮肤的亚洲人,从飞机上使用频率最高的语言来看,应该都是中国人。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上了飞机,我还是戴着顶帽子,刚买的墨镜也不用摘了。看来掩耳盗铃的也就我这心态,本来是不想被人人出来,只是没想到这样一来,好象太过做作了,到是引得旁边的乘客频频往我身上瞄。更让我心惊胆跳的是旁边那位男同胞手上翻着的一份体育报纸,我凑过去随意瞄了几眼,上面报道了昨天荷甲的有关赛事新闻,其中头版就登着我的一幅大照片,旁边还有几个鲜红的大字:巴斯腾or古利特。

  文章写得也蛮有意思,把我和巴斯腾、古利特分别进行比较。认为在前锋线上,我和巴斯腾相近的地方就是能不断地进球,而且也能用不同的方式把球送进球门,不过在总体的风格上更相近于古利特,因为我们都更加全面。文章最后还点评我们之间的差异,认为在技术运用、战术素养、比赛经验上面,我和他们都有很大的差距,但也特别提到了我比他们两个更加出色的身体素质,认为这可能是我将来有可能超越他们的资本。

  经过长时间的空中飞行,在北京转机后,总算是回到了武汉。

  意外的是,在出道口除了陈玉楚,我还见到了张小颖。在激动地和玉楚拥抱亲吻一翻后,才听到张小颖那幽幽然的略带酸味的声音:“哟,哟,一见面就这样了,当我不存在啊?”

  不自然地松开手,冲着张小颖捉狎地“嘿嘿”一笑,忽然走上前两步,伸手就给她来了个熊抱,“这就算我给你的见面礼吧!”

  接着在她涨红着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又赶紧松手退回来,提起地上的背包,伸手搂着还在嬉笑的陈玉楚就往外走。

  在大门外等了半响,张小颖才跟了出来,微微有点羞怒地看了我一眼,又飞快地瞥了陈玉楚一眼,才带点恼怒地冲我说道:“你就不怕玉楚吃醋吗?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偷袭我。”

  和玉楚相视一笑,我搂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对着张小颖说道:“你都看到了,你说玉楚会吃醋吗?再说她谁的醋,也不会吃你的吧!”

  话一出口,我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什么不好说的,偏偏对她提这档子事。果然,张小颖脸色一暗,接着又马上低下头,沉闷了一下,刚好这时候陈玉楚他老爸那辆大奔过来了。

  开车的还是原来那个姓王的中年司机,等我们坐进车子,他就转头好象有点奇怪地看了看我,说了句:“你是小周吗?”

  “啊!”我一愣,木然地点着头,“是啊!我就是小周,王师傅,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

  没想到他到是“嘿嘿”一笑,“你这副打扮,我还真一时没认出来。”

  这话又把我说得一愣,张小颖从前面转过头来,朝我冷哼一下,丢了句“德性。”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还是陈玉楚指了指前面的观后镜,诌笑道:“你自己看看。”

  糗大了,没想到这帽子、墨镜一戴就习惯了,上了车还没摘下来,尴尬地笑笑:“呵呵,纯属失误,一时习惯了,没有反应过来。”

  “习惯了?我看你这是小人一朝得志啊!当了球星就是不一样啊!刚才你搂我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你在荷兰养成的良好的习惯?你不是和赵风他们说你有很多女球迷吗?是不是和她们拥抱都抱习惯了?”

  摘下眼镜的手在半空中一顿,愕然之后连忙摇头否认:“怎么可能,绝对没有这事,什么事都能习惯,就这个肯定不可能。再说了,就长我这样的,怎么会有球迷想抱我,嘿嘿,要有也都是男的。”

  没想到王师傅也跑来凑一脚,一本正经地说:“不会吧?我看现在喜欢球星的就有很多女孩,像那个贝克汉姆到哪都有女人围着,小周我看你长得比他帅多了,在荷兰肯定也有不少女孩喜欢你吧?”

  张小颖“哦...哦...”地怪叫一声后,又转过头来,调侃地笑着说:“看到了吧!王师傅这才是说了句公道话。”

  “啊!”地尖叫了声,我收回刚才还搂在陈玉楚蛮腰上的手,“好痛啊!你就不能轻点啊?”

  前面两个也是一愣,接着轰然大笑,还好这机场附近的车子不多,要不然就这歪歪扭扭地,说不定会出什么事。

  看来几个月不见,陈玉楚好象也改变不少,要是以前,可能早就俏脸羞红了,嗔笑地看我一眼:“活该。”很自然地拉过我的手,在被她掐红的手背上轻轻揉了揉。

  这一幕又被转头的张小颖看到了,眼里暗光一闪,平静地说道:“你看我们玉楚对你这么好,如果你以后要是对不起她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凝视着陈玉楚,抓过她的玉手,轻轻地捏了捏,微笑着冲她说道:“我想,你是等不到那个机会了。”

  张小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后,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回过头去,没有再说什么。

  车里一时间沉静下来,陈玉楚紧紧地偎在我身旁,闻着她身上沁人的香味,我有种很满足的幸福感觉,把鼻子往她绣发上使劲蹭了蹭。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张小颖和王师傅在不停地通过前面的观后镜偷偷地察看我们的举动。

  过了一会,还是王师傅打破了略现沉闷的僵局:“小周,你这次回来能呆多久?”

  “一共八天的假期,除去路上花费的时间,可能也就能在家呆个4、5天吧!”

  “哦,之后你是直接到西班牙去吗?”张小颖接口问我。

  我把搂着陈玉楚的手紧了紧,冲着观后镜点点头,略带歉意地对着歪着脑袋靠在我肩上的陈玉楚说:“没办法,谁要我干上这行,职业球员跟在校的学生差不多,甚至比你们的假日还少。不过比起国内的俱乐部来说,我在国外已经算很好的了,至少每天我还能回自己的家,就是离国内太远了。”

  陈玉楚抬头冲我笑笑:“没关系,我们就要快放假了,到时我就到荷兰去看风车和郁金香。”

  “还有被喻为‘新巴斯腾’的‘超人周’,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双宿双fei了,对吧?听说天祥你还买了辆双门跑车,是不是早有预谋啊?”张小颖没放过调侃我俩的机会。

  “没有、没有,当时就看中两辆车,不过另外那辆法拉力太贵了,超出了我的经济能力,只好选了这辆。”听她提起车子的事,我还真感到有点担心,不知道在马加罗斯手上会变成什么样子。

  “切,刚出去还没几个月就搞了辆宝马开起来了,你还想怎样?”张小颖这次又转过头,满脸不屑地数落我,还好她不是赵风他们,要不然这中指肯定早就高高竖起了。

  “就是,我这都快开半辈子车了,自己都没有车,哎,比不得啊!”王师傅也哎声叹气地感叹。

  我摇了摇头,连忙岔开话题,向前面问张小颖:“你是不是过年后就去美国?”

  看到前面张小颖的脑袋微微摇了摇,才听到她有点无奈地说:“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出国,而且还是去美国,不过现在家里人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也没有办法。”

  “那你去哪个学校读书?”

  “哈佛吧。”

  “啊!有钱途!”看来她家里人也不是一般的有能耐,不简单,我可没听说过她去参加过考试之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