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圣诞乏味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3665 2005.08.13 01:07

    

  随着冬歇期的临近,欧洲联赛上的各支球队都或多或少的面临些调整,各种各样的转会传闻都冒出来了,其中和我有关的就有不少。

  有埃因霍温那边传来的“埃因霍温将招回周天祥,连手凯日曼打造荷甲超级锋线”。

  还有像“阿甲克斯恭迎新巴斯腾”

  “意甲毫门瞄准中国超新星”

  “为打开中国市场,曼联英镑砸向埃因霍温”

  ......

  反正什么样的新闻都有,搞笑的是,居然还有些新闻说是阿联酋和其他一些亚洲俱乐部也在把目标对准我,就差非洲的友好人士了。

  这些不着边际的媒体抄作还确实是厉害,没几天的工夫,训练场和俱乐部、甚至是我的家外面,经常聚集很多格罗宁根的球迷。他们拉着横幅,打着标语,高声呐喊、抗议,要求俱乐部能把我留下。

  最后闹得实在没办法,俱乐部不得不在圣诞节的早上正式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以澄清事实。来的记者还是很多,把俱乐部小小的发布会中心给挤满了,我和出席会议的罗德维格斯、瓦尔德马特成了这些记者的围攻目标。在一遍遍的反复轰炸下,我只能苦笑着作了个简短的声明:“各位先生们,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接到过任何俱乐部想收购我的想法。而且尽管我的合同属于埃因霍温,但只要我还在格罗宁根一天,我就是格罗宁根的一员。”

  说道这里,我的话被会场里格罗宁根人的掌声给淹没了,旁边坐着的罗德维格斯和瓦尔德马特(这老家伙自从我连续进球给球队带来胜利后,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好得不得了,没去当演员真是浪费)欣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等到现场渐渐平静下去我才接着说:“自从来到格罗宁根后,我在这里过得很愉快,这里的人对我都很好,认识了很多很好的队友,还有教练,当然,还有很多喜欢我的球迷。如果有可能,我甚至希望自己能够永远留在格罗宁根。可惜得的是,我这个愿望可能很难实现,毕竟我还是埃因霍温的人。很多时候,这些事情并不是我就能做主的,我现在只想着好好完成与格罗宁根的合同,至于以后的事情,天知道会怎样。说不定明天早上起来,我就给火星人给绑走了。”

  引得在场所有人一阵哄笑。

  记者接着向瓦尔德马特询问俱乐部的立场。

  这老头到是有两手,一个劲地岔开话题,插科打诨的,最后被逼得实在没办法,才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埃因霍温方面的消息,关于周的转会问题,你们更应该去问阿内森,而不是我。”

  由于签证到期,马德新和刘功名两天前已经回国了,本来还想跟他们一起回国一趟,只是没想到今年的最后一场比赛被安排在了圣诞节的后一天,这样一来,我只好在和邓博斯克的比赛后才能回国度过我的10天假期。

  今天是我从05年回来度过的第二个圣诞了,作为圣诞老人的诞生地,荷兰的圣诞节气氛比国内当然是浓厚多了。为了明天和邓博斯克的比赛,尽管今天是圣诞,我们还是提前一天来到了邓博斯克。不过令队员们高兴的是,俱乐部特别把大家的亲属都接到了邓博斯克的这家宾馆,准备在晚上一同庆祝圣诞节。

  长这大,过过的节日都难得数过来了,我都有点麻木了。就在大家嘻嬉闹闹准备晚上的聚会的时候,我独自留在房里发呆。

  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里发生的一切就想做梦一样,即使是到现在,我都还在担心不知道哪天早上突然醒来,会发现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一场美梦。

  有些事憋在心里确实很难受,就像我这样,我身上的这个秘密可能永远都只能深埋在自己的心里,哪怕是自己最亲的人都不能倾诉。

  我扑倒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下面,不停地胡思乱想,思绪纷飞。想到了原来工作的同事,那个小镇,哎,一切就像昨天刚刚发生一样,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尽管我现在知道他们大多数人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事,不过要真是就这样找上门去,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好。总不能一见到流氓,开口就喊流氓吧,那肯定得被他当成神经病。

  再说像我现在这个样子,大家的人生就好象走向了两条平行线,虽然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交叉的可能,不过我肯定是没有机会了。哎,看来也只能默默地祝福他们了,特别是流氓,但愿他能早日结婚生子吧!

  松了口气,我转了个身,躺在床上,头也从枕头底下移到了上面,死盯着天花板。

  “圣诞节,圣诞节,还有最后一天。”我不停地嘟囔着,摆脱了心里上的阴影,我又想到了明天就要回国了。转眼间来到荷兰已经4个多月了,尽管平时经常通过网络和电话联系,但还是不能减少我对家人、陈玉楚和那些兄弟朋友的想念,这种感觉随着回国日期的日益临近,显得越发浓厚。

  正是在一年前的校的圣诞晚会上,我和陈玉楚之间才真正有了感觉,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我都还历历在目。每次想起当时的情景,我心里总能感到丝丝的甜蜜。在那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很自然,只是没想到自己当时的一句笑言最后还真实现了。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一惯害羞、脸薄如纸的陈玉楚会在除夕夜主动跑到我家去,陪我度过了自己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春节。也许就是从我抱着她那一刻开始,她在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这些天来每次听到她的声音或是从往上看到她的样子,我都能感到那种发自内心的愉快。

  也许这样才是真正的恋爱吧!

  就在我朦胧中将要睡着的时候,鲁本突然闯进来把我惊醒了。

  “周,你睡着了?”鲁本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拍了拍我的大腿。

  我坐起身,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在想些事情。”

  “想事?想什么?你不会还在为最近那些传闻烦恼吧?不是已经都解决了吗?”鲁本有点愕然地看着我。

  “解决?解决了什么?”没想到他会想起这事,我心里暗笑着说:“那我问你,你原来为什么会选择将来加入埃因霍温?”

  “因为我是埃因霍温的球迷,而且那是家大俱乐部,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那里的一员。”鲁本到是不做作,一本正经地看着我。

  “那你对格罗宁根是什么感觉?毕竟这里是你足球生涯的第一家职业俱乐部。”我饶有兴致地追问。

  鲁本摸着床边想了想,才抬起头来:“就像你说的,这里是我加入的第一家职业俱乐部,就像我的母亲一样,从我到这家俱乐部开始,不管是教练、主席、还是队友们,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虽然明年我就要离开这里去埃因霍温,不过我想即使以后自己换再多的俱乐部,格罗宁根始终都会是我的最爱。”

  “没想到你小子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啊!”忽然想起鲁本加盟切尔西的一段插曲,我故意问他:“对了,你刚才说你是埃因霍温的球迷,那么在那些五大联赛的俱乐部里,你喜欢那些?比方说英超。”

  这次他到没有多想,直接就说:“英超我喜欢曼联,西甲是巴萨,意甲我当然是喜欢米兰,法甲和德甲都没有特别喜欢的。”

  靠,从这小子的话里就能看出荷兰大多数球员的喜好,喜欢曼联肯定是它在英超过人的战绩,巴萨就不用说了,肯定是因为克鲁伊夫,至于喜欢米兰的原由,当然是荷兰三剑客。不过谁也不会想到这小子将来会在和曼联达成初步协议的时候,转投切尔西,阿布的金圆攻势确实不可小瞧。

  想到着,我就不禁联想到自己,对我来说,现在有了腾龙公司,在金钱方面已经不用自己再操心了。而且我这人对生活也没有太高的要求,钱这玩意够花就行。所以说,在自己将来的职业生涯中,钱肯定不能左右我的决定。

  格罗宁根的租借合同还有半年才到期,凭着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不管是前锋,还是其它位置,自己都已经稳稳地占据了主力位置。只要保持好现在的状态,合同结束后肯定会被埃因霍温招回去。其实这段时间的媒体传闻也并不都是空穴来风,在昨天新闻发布会之后,我就接到过阿内森打过来的电话。这老头虽然开始没有明说,但那个意思我还是明白的,就是希望我能早点回埃因霍温,一个劲地给我说俱乐部最近的情况,还真的特别提到了球队的锋线,问我对凯日曼的印象如何。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俩,看来他们还真想让我和凯日曼搭档去打前锋。

  在我追问下,他才说起其实早在几天前,他们就已经和格罗宁根俱乐部联系过,想把我招回埃因霍温,只不过格罗宁根死活不同意,因为有合同在那,他们也没有办法,协商无果后,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对我来说,如果能够回埃因霍温,当然前提是有球踢,那肯定是件好事,说不定有了我的加入,还有机会混个荷甲冠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赛季埃因霍温最后只得了个联赛第三,不过好象是弄了个荷兰杯,具体怎样也实在记不清楚了,现在有了我的搅局,结果肯定多少都会受到影响。格罗宁根早在我和马加罗斯来之前就已经被淘汰出了荷兰杯,所以我们对这个赛事都不是很关注,至少想我现在连哪几支甲级球队还活着都不清楚。

  如果明年真的回到埃因霍温,很可能回碰到希丁克和朴智星那个韩国佬,还有之后加盟的李乙容,不知道到时会演出什么好戏。

  “周,你在笑什么?样子这么阴险!”看我半天没反应,鲁本伸手就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起身就跑。

  “啊!”我一声尖叫,从床上跳下来,搓着痛处,大吼着追上去:“鲁本,你小子别让我抓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