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2672 2005.07.14 07:14

    

  我坐在替补席上,一脸的不爽。

  一分钟之前,我又再次被石伟国换下场了,他还是那副轻松愉快表情,队友们也很兴奋,我却高兴不起来。自从大学生联赛开赛以来,我居然还没有踢过一次满场的。不是我体能不行,我想队里还没有人比我更能跑,也不是我实力不济或是伤病的原。可笑的是,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对手的不济。

  就是因为对手太早崩溃了,下半场73分钟,在又一个6:0胜局后,我再次被换了下来。就在下场前一分钟,我刚打进本场比赛个人的第四个进球。

  赛前被称为两个最强者的对话,最终的结果还是平淡无奇,就像我们以前击败的对手一样,上半场,我们仅仅用了45分钟就使得对手放弃了抵抗。

  东北财大的球员在场上就像漫步一样,毫无斗志,从他们望向我的眼神里,我看到的只有恐惧和不安,看来这场比赛会是他们一生的噩梦。

  为了“答谢”他们昨天的问候,上半场刚开场,我们就发动了猛攻。对手明显吸取了广东队的教训,派了6号后腰对我进行贴身盯防,每当我拿球时,往往还会有两到三个人跑过来逼抢,看来是想彻底抑制我的发挥。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我,依靠比他们还强悍的身体,他们也很难断下我脚下的球。

  开场仅仅八分钟,我背身接朱啸瑞传球,直接一脚敲给右路的陈涛,然后自己马上转身。依靠强劲的爆发力,仅仅两步,我就甩开了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6号。陈涛的传球恰倒好处,在我跑出第四步时,他的球已经到位了。

  跑动中我没有停球,面对对方扑上来的另一名后腰,我用右脚把滚动中的皮球直接往右边一领,整个身体先是一个急停,跟着立刻加速追上皮球,和对方后腰檫肩而过。

  这时候前面赵风和张立锋正一左一右地向两边拉扯对方防线,两边陈涛和李晓也是憋足劲往前狂奔。我一路带球冲向对方禁区,面对对方上来封堵的后卫,抬脚便要射门。结果对方看我这架势,马上跳起来转身,把屁股对着我,看来是很畏惧我射门的力量。看他这样子,我当然没有真的踢上去,就在右脚碰上皮球的一瞬间,脚腕一抖,把球往前一磕,绕过对方,杀进禁区,面对守门员我到时很直接,一脚大力轰门,1:0。

  之后的比赛进行得异常顺利,李晓和陈涛的边路突破在我不断的穿插接应下,显得异常犀利,对方的10号右前卫更多得被压制在了自己的半场,没有他的边路进攻,对方9号前锋根本就没有表现的机会。边路被抑制住了,中路就更不要说了,两个后腰被我耍得团团转,疲于奔命,对方只能频频利用后场长传发动反击,这种打法对我们来说根本就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胁,虽然说第一落点经常被对方人高马大的前锋顶到,但只要注意保护好第二落点,对方就没什么机会了。

  上半场第15分钟,我套到左边,连续晃倒对方三名防守球员后,一路杀到了对方大进去左侧。我护住球,冲着赶过来协防的对方中卫笑了笑,这小子居然不看我,一个劲地盯着我脚下的球。

  我用右脚把球往左边一通,跟着作势转身,这小子果然上当了,重心也跟着向左移动,想封住我前进的路线。我马上再用右脚把球往回一拉,闪开对方防守,跟着直接把球搓到禁区,跟上来得李校一脚把球捅进去了。

  之后对方看到实在没有办法阻止我犀利的突破,开始频频采用犯规战术,27分钟,我在禁区前和赵风连续配合,结果赵风被对方拉倒在地,24米远的直接任意球,我一脚大力轰门,球从对方人墙跳起来的脚底钻了过去,在草地上弹了一下,进去了,守门员也是无能为力。

  上半场结束前陈涛边路突破,造成脚球,我在禁区外迎着被顶出来的皮球用左脚内脚背狠狠地来上了一脚,皮球划着弧线挂死角。4:0,我也完成了本次总决赛的第二个帽子戏法。

  下半场53分钟赵风接我中路直塞,反越位打进一球。

  70分钟,我主罚自己创造的点球,6:0。

  73分钟,我又被替换下场。

  “周天祥,进了4个球还不高兴吗?”石伟国看我一脸的死鱼样,就走过来问我。

  “肯定是因为没看到他那个香港MM。”王天鸣插里句。

  我毫不客气地拿手中的矿泉水瓶子给了他一下,简直上找扁。

  我有点郁闷地说:“教练,你说像我们这样,每场进别人几个球,这比赛还有什么意思啊!根本就没对手,哎,高手真是寂寞,我算是体会到独孤求败那种对手难求的郁闷了。”

  “噢。”石伟国干脆把王天鸣赶了起来,看来他对比赛到很放心,坐在我旁边,饶有兴致地说:“其实在根本来说,我们队主要是因为有了你,实力才显得比别的球队高好多。你再看看现在场上,两边基本上是势均力敌。你自己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每场比赛都会把你换下来。”

  “恩。”我点点头:“不就是不想让别人太难堪吗?”

  石伟国赞许地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摸样。靠,自己都比我大不了多少,最多也就10来岁吧,一天到晚还老是装深沉。

  石伟国笑着说道:“我实话跟你说吧,就这两天有很多其它队的教练都在打听你的消息,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你吗?”

  没有等我发问,他又接着说:“很多教练都认为你现在的水平绝对够得上去踢甲A的,说你现在的能力和现在在阿根廷的那一拔应该在同一水平上。”

  我一听,不在意地笑了,那些可是“超白金一代”,可惜后来都变成烂铁了,现在正是阿根廷世青赛进行的时候,想想等我们拿起冠军的时候,他们可能都回过了,就问他:“那你呢。”

  石伟国看着我,一本正经地说:“让我怎么说呢?光从技术和身体条件来说,你绝对比他们强,在和你同龄的球员里面,至少在中国,我还没有见到过。不过就比赛经验、战术素养来说,你可能比他们还差点。不过我想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凭你的接受能力,只要有个好的环境,提高会非常快。总之,我认为你应该出去闯闯。”

  “到哪去?甲A?”说着我自己都嘿嘿笑了,没想到这家伙对我评价满高的。旁边坐着的队友们听到我们的谈话,都为了上来。

  石伟国哈哈一笑,道:“去甲A的话,我怕你被毁了。我多少也算踢过几年职业比赛,国内的情况,多少也知道些情况,很多东西都太复杂了。”叹了口气,接着说:“你如果想踢球的话,就应该出国去寻找发展机会。这次大赛,组委会不是有几个去荷兰的名额吗?只要我们拿了冠军,到时候肯定有你的份,你在荷兰那边碰碰运气,那里环境比国内好多了。”

  看我沉默没有说话,他又拍了我肩膀一下,语重心长地劝我:“去踢球吧,外面的天空很广阔的,以你的条件,不踢球就太浪费了。”接着又开了句玩笑:“如果我孩子,能有你这条件,我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他送出去。”

  一句话把我们都逗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