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胜利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3580 2005.07.26 23:10

    

  2:2,下半场进行了不到20分钟,格罗宁根就连入两球,扳平比分。

  原本还非常活跃的主队球迷刹时间没了声息,与之相反,两千多随队出征的格罗宁根球迷这时候是幸福的。球队从上半场绝望的0:2落后,到现在扳平比分,而且按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自己的球队完全有可能实现大翻盘的表演。

  罗达JC的教练现在唯一该诅咒的就是那个该死的中国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场上。胡乱地往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冲到场边,冲着自己球队的队长大声咆哮:“鲁伊佩斯,你这个猪猡,居然被个中国菜鸟玩得这么狼狈!给我盯死他,盯死他。”

  “看来这家伙又要发疯了。”罗德维格斯插着双手,微笑地看着正处于发狂边缘的对手,对旁边的斯科里维笑道。

  “也许吧。”斯科里维看着场上还闹作一团的队员,转过头问道:“你不准备给他们点指示吗?”

  罗德维格斯看了自己的助手一眼,然后走到场边,冲着博罗耶斯挥挥手,又做了个前压的手势。

  大好形式,当然不能放过。

  加上补时的时间,比赛还剩下不到10分钟,在我们连续的冲击下,罗达JC的防守阵型完全被挤压到了禁区前15米的区域,就留下一名前锋在中场附近游弋。这时候不要说进攻,他们能保住大门不失已经很难得了。

  面对对方的密集防守,我们开始有意识地频频采取远射和带球突破的手段。

  我用身体死死地靠住鲁伊佩斯,右脚接到胡戈的传球,伸着腿把球停在身体控制的极限范围以内,不让对方有机会从后面伸脚断球。我先是试着用上身连续向后撞了鲁伊佩斯两下,然后突然往前一倾,右脚把球往身后一拉、再一敲,跟着身子往另一边转过去。鲁伊佩斯促不及防之下,伸脚把我从旁边放倒了。

  黄牌。

  裁判就在旁边,看得很清楚。

  正对球门大概25米左右,是个决好的机会,在这个地方,采取任意一种踢法,都有机会破门。按照赛前布置,这个位置的任意球一般都由队长博罗耶斯来主罚。

  我拿着皮球,看了一眼旁边正走过来的队长,想了想,还是把球放下来了。虽说这个位置,自己很有把握,不过自己刚进队,很多事情自己多少也得明白点,该让还是要让的。

  博罗耶斯好象也看出了我的意思,冲我笑了笑:“周,你来吧!”

  我一愣,有点意外地望着他。

  把球往我手里一赛,博罗耶斯拍拍我的手臂,鼓励我道:“队友都知道你的任意球就和你的远射一样棒,让我们看看你每天加练的成果。”

  我感激地点点头,又往教练席看了看,才说道:“那你就看好了。”

  我拿着皮球反复地踩了踩草皮,然后才把球放下,往后退了一米左右。由于是正对球门,对方排出了6个人的人墙,死死地封住了角度,我要么大力远射,使皮球从人墙底下穿过去,不过这种低平球要踢出来可不容易,而且见识过我之前的远射,我想对方守门员肯定会有意识地防着我的大力射门,所以我决定踢弧线球。

  大概目测了一下踢球位置与球门两个上脚的距离,心中有了主意。

  裁判哨子一响,我往前连跨两步,左脚支撑,身体向后微仰,右脚内脚背把球搓了起来。

  一道完美的弧线,圆月弯刀也不过如此。皮球从人墙右上方绕了过去,球速很快,角度也很刁,守门员还没反应过来,球已经贴着球门的右上脚,钻了进去。

  3:2,下半场38分钟,我们反超了比分。

  进球的那一刹那,整个球场一片寂静,接着才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格罗宁根的球迷完全疯了,他们也完全有理由疯狂起来,在伴随着球队经历了不如意的连败后,今天在客场亲眼看到自己心爱的球队进行的大翻盘演出。

  如果你这时候问他们最大的愿望是什么,答案肯定是球队的胜利,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熟悉为球队带来这一切的中国人,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球衣后面写的拼音,他们也看不懂),但这并不能防碍他们他们的热情。

  “China,25”成了他们喊得最多的口号。

  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明白他们这样欢呼的意思,在鲁本指了指我的球衣后,我才记起自己穿的正好就是25号。

  从上半场0:2落后,到下半场扳平比分,然后反超,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坚持最后几分钟,拿下比赛。

  最后几分钟,罗达JC在教练的咆哮怒吼声中,全线往上压,进行绝地反击,可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在我们队后卫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反到是最后时刻,让我抓到了反击的机会。接后场长传,我一路直杀到对方禁区,连续扣倒防守的鲁伊佩斯后,左脚大力抽射,皮球直冲球网,可惜最后时刻居然向上稍稍飘了起来,被6厘米宽的横梁给挡了出来。

  皮球被挡出来后,裁判也吹响了全场结束的哨音,我整个人懊恼地倒在了场地上,真他妈可惜了,我的帽子戏法居然就这样溜走了,要不然第一次替补上场,就上演帽子戏法,那是件多么拉风的事,哎,真的可惜了。

  鲁本跑过来满脸可惜地把我拉了起来,之后全队在教练的带领下,走到格罗宁根的球迷看台下,一齐给球迷鞠躬致谢。

  由于比赛双方的球队影响力有限,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到场的记者并不多,而且几乎全是格罗宁根和科克兰德这两个城市的记者。

  不过他们都有同一个感兴趣的话题,那就是格罗宁根下半场上场的中国人。

  在连续谈论了几个无关的话题后,有记者终于还是忍耐不住,主动发问:“罗德维格斯先生,我想问那个中国人的情况。”

  罗德维格斯故做一惊地反问道:“中国人?你说的是周天翔吗?”

  那位记者点点头,跟着说道:“我想是的,不过,他是叫周天祥,对吗?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你能详细地说书说他的情况吗?”

  罗德维格斯点点头,打起了太极:“他是我们刚从埃因霍温租借来的一名年青球员,他个人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去埃因霍温问问。不过,我不希望大家去骚扰我的球员,他才刚刚参加职业比赛,我希望大家对他能够宽容些。”

  “哦,那么你对他有什么评价吗?”另外有记者追问道。

  罗德维格斯低头想了想,微笑着说道:“我想他是个天才,是那种能够改变比赛结果的球员,我希望他能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当然,前提是他自己要加倍努力才行。”

  在更衣室狠闹了一翻后,我们匆匆洗澡,换了衣服,然后又急急忙忙赶回宾馆,按照俱乐部的安排,我们在宾馆收拾完东西后,就得马上往格罗宁根赶,准备参加晚上俱乐部举行的庆功宴。

  从球场回到宾馆,我就想给陈玉楚打电话,不过看看时间,还是算了。转念一想,把电话挂到了赵风他们寝室,这个时间他们应该都还没睡觉。

  过了半天,那边才传来周建军不耐烦的声音:“喂,你找谁啊?”

  “日,这么跟你老子说话的。”我笑着吼道。

  听到那边传来他的一声大吼:“是天祥的电话。”然后马上换成了赵风的声音:“死祥子,怎么现在才想起给我们打电话。”

  我“呵呵”笑着说:“没办法,现在白天训练忙,晚上又有时差问题,我现在还是实在忍不住,才给你们打的电话。老实交代,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你们都在搞什么?”

  赵风贱笑了两声,说道:“我们都在传奇在,现在胖子也搬到这个寝室了,我们现在在一起玩,蛮过瘾的。”

  废话,原来玩了那么长时间,我当然知道过瘾。想想这个时候,传奇应该正是慢慢兴起的时候,可惜,现在自己是玩不成了。我略带酸味地说道:“哎,我是玩不成了,不过你们在里面混得怎么样?”

  “还可以吧,你开始内测时就给我们弄了帐号,对游戏我们比一般人都熟悉些,现在我们玩的新区,优势还是比较大的,我们几个成立的帮派也是服务器里最大的,这几天正准备攻沙了。”赵风兴奋地说道。

  “哦,那还不错。”我接着岔开话题,问道:“那你们现在校队的比赛怎么样?”

  “联赛我们已经小组提前出线了,下个月进行湖北省的复赛。对了,你最近在那边怎么样,我听陈玉楚说你进了一线队了?”

  “恩,我今天正是要跟你们说这时,我刚刚参加了第一场联赛。”

  “啊,那你快给我们说说。”接着就听到那边传来他们一阵喧闹声,看来是换了免提。吴浪的声音也传过来了:“快说说看,你小子居然就上场踢比赛了,真是老天没眼啊,啊!”看来这家伙免不了被兄弟们给敲了两下。

  我“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把下午比赛大概情况说了一遍。

  “日,天祥,你可真牛啊!不愧是我们319出去的。”听完我说的话后,周建军有点厚无廉耻地说道。

  接着又不知道是谁透漏了风声,反正电话里跟我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主在旁边的同学都讲了个遍。可怜我的电话费啊,最后在我再三恳求下,他们才同意让我挂掉电话。不过还是让我回家后要马上上网,说是他们就是不睡觉也要等者我跟他们聊天。哎,读书的时候真是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