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2785 2005.07.20 07:37

    

  从叶全武那传来消息,公司第一款游戏,《传奇》总算是正式运营了,一切都很正常,也省得我操心。

  到格罗宁根后,事情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顺利,我连一线队教练罗德维格斯的面都没见着,就和马加罗斯一同被直接丢到了青年队。

  本来是希望到这种弱队能够在比赛中证明自己,可惜一开始就碰了一鼻子的灰,才发现自己确实把一切看得都太简单了。

  开始来的那两天难免心里会有点抵抗情绪,训练热情不高。为此青年队教练雷德也没少给我们俩脸色看。后来慢慢也想通了,毕竟人家想要的是对球队现状有用的球员。我们两个,马加罗斯还好说点,毕竟他参加的青年队比赛较多,教练对他的情况也了解,所以把他放到青年队更多的是看他的状态。而我,人家根本就不了解,所有的个人数据里就只有上次对海仑芬的两个进球和一个助攻,而这对于一线队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好好训练,等待金子发光的那一刻。

  慢慢想通后,我和马加罗斯也开始真正地投入到训练中来,雷德对我们的态度也改变不少,脸上也经常能看到他的笑容。

  “周,你应该更积极点、主动点,明白吗?”

  “对,就是这样,要更大胆点。”

  “好的,漂亮。”

  ......

  这已经成了雷德最近几天训练中最常用的话语了。

  场上那个来自埃因霍温的中国人的表现,不,可以说是表演,已经让雷德深深地为之着迷了。

  退役后,雷德就一直在格罗宁根从事俱乐部的青少年培养工作,在荷兰国内的各种级别的青年比赛中,也见过很多有天赋的年轻人,甚至被喻为“神童”的鲁本都是他一手带大的,可惜的是16岁就开始征战荷甲的鲁本明年就要离开了,这也是雷德最为遗憾的事。

  看着这个中国年轻人在训练场上的表现,凭借自己的眼光,雷德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中国人绝对是个比鲁本更加优秀的天才。不过可惜的是,这个中国人被埃因霍温给抢去。想到埃因霍温,雷德就来气了,就在两个月前,埃因霍温仗着有钱,硬是从格罗宁根挖走了自己爱徒鲁本,而现在,埃因霍温不知道从哪又挖了个更出色的年轻人。

  “要是能把鲁本和这个周都留下,俱乐部也就不会年年为保级而战了,可惜以目前俱乐部的现状,这个想法似乎根本就不可能实现。”雷德暗自诅咒了两句,才把注意力重新投入到场上的训练中。

  “周,你今天的射门力度是不是又变强了?我发现现在只要是你在禁区外射门,斯科亚克更本就不敢接了。”马加罗斯一边小心地转着方向盘,还一边不时地转头看我。

  这家伙在埃因霍温的时候刚刚考到驾照,本来正准备买辆车的,结果没想到会和我一起被租到格罗宁根来。不过这也好,格罗宁根怎么说,在荷兰也是数得着的大城市,他买车的愿望很快就实现了。自己开上了车,马加罗斯又开始不断地劝我也去考个驾照。

  自己原来上班的时候,办公室就有专门的配车,自己也经常上去搞几下。不过那时侯我可没想过自己会有能力买车,所以也没想过去考驾照。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心痒痒,正准备也去搞个。

  “啊,你不要看我,看前面就行了,未来的世界巨星可就坐在你车里。”我好意地提醒到。

  这小子完全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嚷道:“嘿嘿,我开车,你就放心好了。”

  能放心才怪,技术不行,又想开快车,还要转头说话,这要是有个万一,我那个闪电可就白挨了。我心里暗自嘀咕着说道:“你小子的女朋友什么时候来啊?哎,叫你别转头,再转,我就不和你说了,你小子真是教不会啊!”

  马加罗斯连忙转过头,说道:“我再也不转了,好了吧。”这家伙没有别的什么嗜好,就是嘴巴闲不住。

  停了停,他脖子一扭,差点又转过来了,还好及时停住了,才讪笑着说:“丽塔娃可能还要过几天才来,我保证你也会喜欢她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让我......”我‘嘿嘿’地笑了几声。

  马加罗斯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啊,不对,说错了,我说周,你的思想真是龌龊。我的意思是,你也会像喜欢你的朋友一样地喜欢她。”

  “哦,原来是这样,你早说不就完了吗?也省得我误会。”我装腔作势地说。

  “哼,对了,你的陈什么时候能到荷兰来看你?那可真是个美女啊!你真走运。”边说着,马加罗斯添了添嘴唇,样子极端可恶。

  “靠,你可别瞎想啊!她可是我的未婚妻。”我舞了舞拳头,严重警告道。

  ......

  沉默了会,马加罗斯才接着问道:“周,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一线队,才能上场比赛。”

  这也是我最近一直想问的问题,可惜一直没机会说。想了想,我才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好象俱乐部情况不太妙,如果明天的比赛拿不下来,球队就会掉进降级区了,也许那时侯,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你这样想,似乎有点不大道德吧?不过,我也希望如此。”马加罗斯厚着脸皮说道。

  “原来最卑鄙无耻的人还是你啊!”

  “什么话啊,我这也是为你好!”

  “......”

  屋子并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可惜在我看来,还是有点空荡荡的感觉。家具电器都是现成的,平时在家自己弄着吃完晚饭后,基本都是一头扎进网络,或者是程序里面,再就是看看电视的足球报道和新闻,然而今天却不知为什么,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

  在屋里走来走去,转了半天,直到最后看到床头上我和陈玉楚的合影,我才明白了,自己真的是在想念玉楚了。

  既然心动了,我就马上开始行动——给自己的未婚妻陈玉楚打电话。

  可是刚拿起电话,我才想到,现在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国内应该12点多了,这要是打过去......

  拿起、放下,再拿起、再放下,反复几次后,我最终还是把话筒举了起来。

  令我意外的是,电话响了不久,那边就传来了陈玉楚的天籁之音,至少对现在的我来说,是这样的。

  “喂,您找谁。”

  “老婆,是我啊!你怎么还没睡啊?”我激切地问道。

  “啊!”陈玉楚显然没有意料到这么晚了,我还会给她打电话,因为平时我都会选择中午的时候跟她通话。

  梢缓了下,她才接着说:“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吗?”

  “没事,就是......突然有点想你了。”

  “噢......我也想你。”

  “你在新俱乐部呆得怎么样?”

  “还好吧,我想过不了多久,就能进一队了。”

  “那你要好好努力哦......老公。”这声老公叫的还是有点勉强,而且声音特别底。

  “......老婆,你放假能来荷兰看我吗?”

  “恩,当然了,我已经和老爸说好了,一放假,我就飞过去。”

  “真的,太好了,老婆,你快来给我暖被窝吧!”

  “哼,你去死吧!”这句话说得软绵绵的,毫无杀伤力。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