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对战阿甲克斯(二)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3658 2005.07.30 20:37

    

  阿甲克斯,一个在欧洲足坛,甚至是世界足坛都响当当的名字。

  提起荷兰足球,人们很自然地都会想到“兵工厂”阿甲克斯。在历史上,阿甲克斯一共获得了27次荷甲联赛冠军,比第二的埃因霍温的16次夺冠整整多了11次,还夺得过14次荷兰杯冠军和4次荷兰超级杯冠军。在欧洲战场上,阿甲克斯也取得过辉煌的战绩,4座欧洲冠军杯冠军、联盟杯和优胜者杯各一次夺冠,使得阿甲克斯成为欧洲足坛上仅有的几支夺得过欧洲三大杯球队之一。更值得一提的是,71—73年,在克鲁伊夫的率领下,依靠全攻全守的革命性打法,球队连续3年横扫欧洲足坛,取得了冠军杯3连冠的战绩。这样的成绩也只有50年代斯蒂法若和普斯卡什时期皇马的5连冠和74-76拜仁的三连冠可以媲美了。

  在阿甲克斯辉煌的历史上,走出了一大批的世界级的球星,从克鲁伊夫、内斯肯斯、巴斯藤、科曼到现在还活跃在绿茵场上的博格坎普、戴维斯、西多夫、克鲁伊维特等等。

  在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完善的青训系统,汇聚了世界各地的年轻才俊。从阿甲克斯球星生产线上,每年都能涌现出一批非常有才华的年轻球员,在1995年,阿甲克斯就是凭借着自己青训营里培养出来的年轻球员,阻挡了当时不可一世的米兰的延续,夺得了当年的欧洲冠军杯。

  12月2日,阿姆斯特丹机场。

  今天一大早,林晓风就和他的同伴们坐火车,从格罗宁根赶到了阿姆斯特丹。由于格罗宁根同阿甲克斯的比赛要到下午三点才开球,正好一起来的同学中,有些还没有游览过荷兰第一大城市的风光,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林晓风就和他们分开了,今天他还有件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办。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林晓风有点焦急地自语道:“怎么还没到,都完了十几分钟了。”

  在第N次抬起自己的手腕后,总算是听到了机场广播传来的飞机抵达的消息。

  走下飞机,马德新搓搓手,看着天空中慢慢飘舞的雪花,吸了口冷气:“没想到一到荷兰就碰到了下雪天。”

  刘功名跺了跺脚:“是啊,湖南这时候还没有下雪呢,这里还真有点冷。”

  “我们快走了,飞机已经晚点了,你同学可能都等急了。”说着,马德新就跟着人群往出场通道走去。

  “功名,这边,对,在这边!靠,你小子往哪看啊?”远远地看到刘功名从门里走了出来,林晓风再也按奈不住了。

  在和刘功名热烈地拥抱了一下后,林晓风才注意到他身边还站着的马德新,连忙说道:“马老师,你好!”

  马德新有点诧异地问道:“噢,你认得我?”

  “当然,原来在国内时,我可没少看体坛周报,认得你也不足为奇,更何况还有你旁边这个小子。”林晓风有点得意地拍了拍刘功名。

  “哦。”马德新笑着说:“那就不要叫我什么老师不老师的,就叫我老马或马哥就行了。”

  林晓风看了看旁边的刘功名,见他点了点头,才高兴地说:“那好,能叫你这个名记一声马哥,值了。”

  说完三个人一起笑了笑。

  坐上出租车后,马德新才问:“小林,你知不知道格罗宁根现在都住在哪?”

  林晓风从前排转过头来,笑着说道:“马哥,你现在不会就想去他们那里挖新闻吧?太敬业了!”

  刘功名伸手拍了林晓风的脑袋一下,笑骂道:“谁要我们是记者,那像你啊,还舒舒服服地呆在学校读书、泡马子。”

  “切”鄙视了下刘功名,林晓风忙岔开话题,说道:“他们住的地方我是知道,不过现在他们肯定都在准备下午的比赛,而且现在也快吃中饭了,我看你也不可能挖到什么新闻。”

  马德新无奈地点点头,接着问:“那我们现在去哪?”

  “先去家中国餐馆,我同学都会到那集合,吃个饭后,我们直接就去阿仑亚球场,看到时候有没有机会找到周天祥。”

  “也好,你跟周天祥真的很熟吗?”马德新有点期待地问道。

  “嘿嘿,你放心,他这个人很好打交道的,等下吃饭,我还想找他去报销去。”林晓风说完,还不忘了奸笑两声,惹得旁边的司机不时偷偷往他身上瞄。

  没想到从昨天我们刚到阿姆斯特丹,这里就漫天飞舞起鹅毛般的大雪。昨天我还在担心今天的比赛可能会延迟,为此鲁本还嘲笑了我,说是阿仑亚球场有顶棚,让我不用担心。

  上午,全队都被拉到阿仑亚球场进行了适应性训练,还真不错,球场的顶棚已经盖上了,而且还有地热系统,再经过工作人员清理后,场上已经没有积雪了,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这也算是现代科技带来的好处吧。嘿,要是下雪天在奥斯特球场踢球,那还不知道场地会是什么样,有钱就是好啊!

  下午一点五十分,球队大巴准时从酒店出发,前往阿仑亚球场。

  小球队也有小球队的好处吧,相比紧接着我们赶到球场的阿甲克斯,我们这边可清净多了。看看人家那边里三圈外三圈地被围着,心里还真有点不平衡。

  可能是性格使然,我这人一向都不喜欢和人家争什么,所以每次一起出来,我都会选最不起眼的地方呆着,坐大巴就坐最后一排,下大巴也一定是最后一个,这次也不例外。拍了拍前面还在往阿甲克斯那边张望的鲁本,看他一副双眼发红的样子,我调侃道:“走吧!不用看了,以后你有的是机会被别人围着、捧着。”

  鲁本看来真的被我说中了心事,脸微微一红,一边往前走,一边欲盖弥彰地狡辩:“我又不是在看他们。”

  “天祥,在这边。”我寻着声音望去,原来是林晓风他们,他旁边站着的中年人肯定就是听说要来的马德新了。嘿嘿,其实自己那么多年的体坛周报也不是白看的,上面还是经常能看到这位名记的照片的,没想到这次他居然真的亲自来了。

  我看了看旁边正站着的斯科里维,可能也是注意到了旁边那一堆亚洲面孔,斯科里维冲我微笑地摇摇头:“快点,给你两分钟。”

  我感激地点点头,边掏出准备好的十几张球票,往林晓风那边走过去:“你们这么早就来了,这球票给你,只有这么多了。” 还好这次是打客场,队友手中的票没送出去,都到了我手里。

  接过球票,林晓风给我介绍了他的同学刘功名和马德新,才说了两句话,就听到后面斯科里维的叫喊声,我只好挥挥手,无奈地笑着说:“抱歉,教练在叫我,要进去了,有时间再聊。”

  马德新善意地点点头:“那好,那你先进去吧,免得又挨骂了。”

  大概是下雪的缘故,来到阿姆斯特丹的格罗宁根球迷可能并不多,再加上现在离比赛还有一段时间,能坐下5万多人的阿仑亚球场就挤进了不到1000人,他们都会集在南边看台的一角。

  林晓风他们这群中国人也挤到了这个位置。

  放下手中的行李包,马德新抬头看了看上方的顶棚,又望了望正陆续进场的阿甲克斯球迷,有感而发:“到了这么多地方,我看这阿仑亚球场也算的上很先进的了,至少国内还没有这样有顶棚的球场。”

  林晓风“呵呵”笑道:“你说的是,不过现在荷兰这样的球场也很少,毕竟这里是阿甲克斯的主场,荷甲的门面所在,你要是去看看格罗宁根的球场就知道了,那里才坐得下13000来人。”

  马德新若有所思地点头,转头问:“你比较清楚这边的情况,那你认为这场比赛结果会怎么样?”

  林晓风略一沉吟,分析道:“虽然我也算得上是格罗宁根的球迷,不过说真的,这次格罗宁根肯定是有来无回了。实力差距明摆着放在那里,虽然最近格罗宁根状态可以,不过阿甲克斯可是连续7场未败了。”

  “噢,听你这么说,看来格罗宁根这次真的玄了。”刘功名说着,看了看旁边的荷兰球迷。

  林晓风挠了挠头,有点无奈地说道:“可能吧,不过足球是圆的。”

  “他们出来热身了。”

  为了这场比赛,教练已经准备了一个星期,看来他还是没有放弃和巨人掰掰手腕的想法。简单热身完后

  更衣室里,罗德维格斯宣布了这场比赛的首发名单,我还是被顶到了最前面,打单中锋,中场到是有了很大的变化,胡戈被马特赫基斯代替,和博罗耶斯组成双后腰,鲁本打起了单前腰。看来在实力强劲的阿甲克斯面前,罗德维格斯对球队的防守还是很不放心,换句话说,就是对对方的攻击力深怀戒心。

  罗德维格斯拍了拍墙上挂着的战术图板,严肃的说道:“对手的实力大家都清楚,我们的战术就是一个‘拖’字,大家要时刻注意对拿球队员的逼抢,尽量拖延比赛的节奏,不能跟着他们走,一有机会就从两个边路打反击。后卫不要前压了,给我死守。博罗耶斯,今天有马特赫基斯在你旁边,你要注意加大活动范围。图胡特鲁和伊尔伊德里斯,你们给我死死地缠住范德瓦特和范德梅德,一旦有机会就坚决下底,然后把球交给周或者是鲁本。”

  转过头望着我,罗德维格斯又叮嘱道:“周,你今天的任务很重,可能大家都不能给你多少支持,你在前面自己尽量扩大活动范围,牵制他们的后方线,不能让他们轻易往前压。还有你今天的对手可能是齐沃,这小子比你大不了多少,不过盯人确实很有一手,你自己当心了。”

  靠,都不知道他这是鼓励我,还是在打击我。不过齐沃可是未来世界级的后卫,现在能和他较量较量,也确实不错,让我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