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位置(一)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4125 2005.08.09 17:14

    

  马德新和一些先期赶到荷兰的中国记者发回去的报道,使得这场在荷兰引起的争论事件在国内也找到了市场,一时之间,小野成了几乎全中国球迷辱骂的对象。

  随着来荷兰的中国记者越来越多,这种情形有越演越烈之势,为了吸引眼球,他们更是不惜一切地想方设法挖新闻,有些干脆更是故意去制造些争端,在荷兰根本就没有的事,也被他们给吹得神呼其神的,而且国内已经有很多媒体开始呼吁米卢把我给弄进国家队去。

  随着媒体关注度越来越高,平时训练场周围的看台上,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有当地的球迷,有从荷兰其他地方来的,还不时能看到成群的中国留学生的身影,而且其中有一部分很特殊的群体,他们就是最近从国内各个地方赶来的记者。至于他们的目标,用小脑就能知道,看看他们紧紧盯着我的眼神就能明白了。

  为了自己的工作,在我们训练的时候,这些记者经常提出些各种各样的要求:颠球时要我来几招花式的,跑步要跑第一,射门要有力量、有角度,过人就吼着巴不得我从禁区直接杀到对方守门员后面去,任意球要踢死角。开始的时候我还多少能满足下他们这“小小”的要求,只不过这“小要求”发生的频率过高的话,就有问题了。为了这些,训练赛中我没少贻误战机,技术训练也有耍宝的嫌疑,虽然没有挑明,但还是能看出来,队友多少还都是有点意见的。

  最后还是罗德维格斯第一个忍不住了,跑到那堆记者面前大吼一通。尽管不明白眼前这个荷兰彪汉在唧唧歪歪地叫着什么,不过从他狰狞的脸色和凶恶的目光还是能看出这家伙对自己很有意见,好汉不吃眼前亏,毕竟这里是荷兰,更何况眼前这家伙一时还真不能得罪,大部分记者都乖乖地选者了闭嘴,当然,也有那么个别比较嚣张、不知好歹的,很自然地被保安给请了出去。

  在外界媒体的一片沸沸扬扬中,12月16日,星期日,我们在奥斯特球场迎来了联赛第17轮的对手——威廉二世。

  威廉二世是荷甲一支很另类的球队,攻击力很强,在18支荷甲球队中起码能排到前6名,可惜在疯狂进攻的同时,他们的后方线却像筛子一样,基本上前面能进几个,后面也能给他漏几个。像他们这种顾头不顾尾的疯狂打法,碰上攻击力更强的球队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条,但对上实力较弱的球队还是很有优势的,光靠进攻就能压制住对手。在过去的16轮比赛中,威廉二世居然还有没有和对手打平过,8胜8负积24分,比我们多两分,排在积分榜第10位。

  在面对目前的联赛前6名球队的时候,威廉二世一场都没能拿下,到是在后面几支球队上捞足了积分。

  在自己的主场碰到这么一支球队,我们的目标当然是全取三分。用罗德维格斯在更衣室的话来说:“我们不怕别人来和我们打对攻,他们一直吹嘘自己的攻击力有多强悍,今天在奥特斯公园,我们要好好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看看什么才叫做强悍的攻击力!”

  他这话虽然有些过于嚣张的嫌疑,不过在最近4场比赛进12球失3球的战绩面前,还是能够让人感到信服的。

  在排兵步阵上,罗德维格斯还是遇到了点小麻烦,胡戈昨天的训练中,意外地扭伤了左脚裸,无法出场,而伊尔伊德里斯最近的状态确实太差了。在浪费了N多的脑细胞后,罗德维格斯出人意料地派出了刚刚伤愈复出的德仑特,这样一来,我的位置就被往后移了,和鲁本组成双前腰,这也是我最擅长的位置。

  罗德维格斯在布置完战术后,又一再叮嘱我:“周,我知道你原来一直打的是前腰位置,相信你回到这个位置能有出色的发挥。不过,你还是要记住,不要太拘泥于位置,有机会你就向前,向前。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简直是废话,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今天天公做美,在连续的阴雨天气后,总算是再见到了太阳。在最近球队出色的战绩刺激下,奥特斯公园球场一下子涌进了一万多名球迷,整个球场完全爆满了。

  看台上,整个一片绿色的海洋,各种各样的旗帜、横幅到处飞舞,其中就有不少摇动的中国国旗,看来林晓风把格罗宁根城里所有中国留学生都找来的豪言壮语并非一句空话。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看台上一幅舞动的超大型的超人画像,只是换上了我的脑袋,旁边还写着“超人周”,着实让我汗颜不已,不过还好,没有给我找个怪物的身体。

  当我们刚走进球场,在现场解说员的煽动下,全场的看台上响起了一阵飓风般的欢呼声和雷鸣般的掌声。

  不出所料,威廉二世还是老样子,排出了他们惯用的442阵型,看来他们还是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罗德维格斯向威廉二世的教练席瞥了一眼,微微笑了笑,低声暗骂了句:“不知死活。”

  “呃,格罗宁根和上场比,好象在人员上有点变化!”刘功名放下手中摆弄的照相机,疑惑地望了望球场。

  马德新点点头,看了身边所处记者席,没想到几天这次居然来了这么多记者,而且除开几个格罗宁根本地的记者外,其他的全都是不远万里,从中国飞过来的,大都是国内一些有名的体育报纸记者,都是些老熟人了,拿出格罗宁根的球员名单和场上球员对照起来:“恩,从位置上来看,周天祥好象撤到前腰了,前面顶上去的是9号,应该是德仑特。他在周天祥冒出来以前一直都是球队的主力中锋,替下去的应该是8号胡戈,就是昨天训练受伤的那个。”

  “哦,原来如此,恩,马哥,你说天祥这场比赛换了位置,会有什么表现。”

  马德新“呵呵”笑道:“我怎么知道,不过天祥不是说过前腰才是他本来的位置吗?”注视着场上跑动的周天祥,蓦然地接着说道:“如果真像他说的中场才是他真正的活动区域,这场比赛就有意思了。”

  不得不承认威廉二世的进攻确实有一套,更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他们一开场就向我们不断施加压力,颇有反客为主之势。

  任何一支球队都有可能在比赛中或比赛的某个阶段被对手压制,就像之前我们在阿仑亚的上半场比赛被阿甲克斯压制那样。面对一支豪门球队,一支荷甲真正的超级强队,即使被对手压着持续围攻,这种实力上的差距还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我们面对的不是什么豪门,也谈不上什么超级强队,甚至连强队都难以沾边,只不过是支排名比我们稍稍靠前的一支实力相近的球队。尽管我们不能否认威廉二世的进攻确实有几把刷子,但开场后几分钟之内就被对手连续攻门的场景确实让人难以接受的。

  因为这里是主场,格罗宁根的主场,我们的主场。

  球迷是最有归属感的,奥特斯公园球场的球迷也一样,作为这里的主人,他们难以忍受对方别人在自己的领地欢呼雀跃,在朝着威廉二世随队而来的球迷一阵狂嘘过后,他们又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加油助威声,他们要用自己的行动来唤醒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挥动手中的利剑直刺对方心脏。一道道掌声想切天地,还伴随着整齐划一的欢呼声:

  “格罗宁根,格罗宁根......”

  “超人周,超人周......”

  “鲁本,鲁本......”

  毕竟之前一个多月的时间都踢的是前锋位置,回归中场后,刚开始一段时间还真的有点不习惯,老是自己下意识地往前面顶。

  没想到刚开场的时候,对方的攻势就如此猛烈,促不急防之下,还真一度让对手占据了场上的优势。还好对方运气不佳,连续几脚射门不是被后卫挡出,就是被守门员没收了,威胁都不是很大。

  尽管如此,对方这叫脚软弱无力的射门还是足以激怒我们,自己的领土被对手任意践踏,这绝对是我们的耻辱。看看队友们一副副如狼似虎的眼神,我毫不怀疑他们会随时冲上去把对手撕得粉碎。

  率先发难的是鲁本,接到博罗耶斯的传球后,鲁本带球从中直扑对方半场。这时候因为刚刚那次进攻,威廉二世的球员都没能及时回防到位,而且鲁本盘球的速度非常快,远远地甩开了在他后面狂追的对方球员。在前场,对方两名边后卫上前助攻也未能及时回防,在鲁本摔开身后的对方后腰后,在他前面就只剩下五名球员了:威廉二世的两名中后卫加守门员,还有他自己的队友——我和德仑特。

  除去守门员,前场形成了三打二的局面。一时间伴随着对手惊慌失措的除了我们暴风骤雨般地冲击外,还有奥特斯公园球场里爆发出的震天动地的欢呼声。

  在德仑特和我分别向两边撤动后,对方两名中后位互相看了眼,都没有随我们往两边移动,看来他们还是孤投一注,把防守的重点放在了拿球的鲁本身上。

  鲁本观察了下场上的形势,偷偷瞄了眼正往右边移动的我,对方右中卫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动作,还是有意识地往右靠了靠。就在这时,鲁本突然拉开大腿,看样子是要远射了,威廉二世6号左后卫立刻向前跳起转身,想用后背挡下鲁本的射门。这绝对是个很标准的后卫防守动作,也是后卫应该掌握的最基本堵枪眼的动作,他做得不可谓不漂亮,可惜还是没有挡住鲁本的球——鲁本的传球。

  致命的一传,往往只需要轻轻的一下,就像鲁本现在做的那样,轮下去的脚背没有抽中皮球,反到是在对方跳起的那一刻用脚尖把球往左边轻轻捅了一下。

  休养了一个多月后,德仑特终于还是获得了上场的机会。作为一员在职业赛场奔波了10来年的老将来说,德伦特对于自己目前在队里处境还是很清楚的。作为前锋,德仑特虽然没有非常出色的技术和身体条件,但是他还是靠着自己多年的职业联赛经验,保持着一定的进球效率,而这也正是队里其他几个前锋所欠缺的。面对其他几位前锋的竞争,本来他是不用为自己伤愈后的位置发愁的,可惜就在他受伤后,队里居然从青年队找来一个中国人,一个才不满20岁的年轻人。

  即使受伤,多年养成的习惯,德仑特还是每天到俱乐部坚持进行力量及其它的训练。就是在这时候,在训练场边,他见到这位中国人,一个叫周天祥的19岁年青人。怪物“史瑞克”般的身体条件,极端出色的技术和射门能力,从看到教练安排他打前锋的时候起,德仑特就知道他的竞争对手出现了,而自己唯一的 优势就是10多年的职业联赛经验,不过经验这东西似乎太过飘渺了。再之后,当周天祥连续进球后,他就知道自己位置不保了。不过他还是积极进行恢复训练,以等待机会,等待一个复出的机会。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就在他触脚可及的地方,德仑特没有犹豫,在这一刻他好象回复了杀手的本能,没有多余的动作,一切都是那么简练实用,就像鲁本那脚传球一样,他也仅仅挥动了下他的那只有力的大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