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再生足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再生足球梦 潜龙勿用 3689 2005.07.03 22:30

    

  睡梦中,我只感觉到身体里好像有千万团烈焰燃烧着,沿着身体的脉络四处游窜,大脑也感到一阵阵涨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慢慢苏醒过来,使劲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好象躺在床上,只是周围好象还是有点不大对劲。不过还好,这里虽然感到有点眼熟,不过至少和传说中的地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也就是说,至少我还活着,被闪电击中还能活下来,看来自己运气确实不错,早知道昨天就去买彩票了。

  我暗笑了笑,爬起身子,可能动作过大,有点头晕,扶了扶额头,顺手从床头抓起眼镜戴上。大量下房间,我吁了口气:“回家真好......”

  我忽然一惊,等等......这里好象是......我的房间,更准确点,这里应该是家里属于我的房间。想到这,我猛地伸手用力掐下大腿,“啊......”一下太过用力了,还真疼,看来不像是做梦。

  自己是在扳闸刀时被闪电电击中的,怎么现在跑回家里来了。自己不会跟电视里的情节那样,躺在床上N多年后,突然恢复了知觉吧。假设当初被电击中后,我侥幸地留下了一条烂命,但是一直没有恢复,于是被家里人接回了家,很多年以后,也就是现在,我突然醒来。

  想到这里,我直感到毛骨悚然、浑身打颤,身体的新调代谢骤然加快,冷汗不停地从毛孔钻出。我把手伸到眼前仔细看了看,还好,皮肤还是那么嫩,看来至少没有躺很长时间,要是变鸡爪就惨了。

  苦笑了笑,起身下床,从书桌上拿起台历,从圈过的记号来看,今天是7月11日,再把日历翻到第一页,2000年,日,这过期的垃圾怎么还在这!丢下日历,我又从桌上随手拿起张小纸片,《全国高考准高证》,“靠......”仔细一看,还真是我当年参加高考时候的准考证,这东西早就应该没了的,谁又找出来了。

  我暗自纳闷,随手扔下准考证,才发现手腕上居然还戴着手表,自从买了手机后,我就没了戴表的习惯,手表上显示的是“11日星期3,6点30”,真实怪事。

  接下来我从房间里搜到客厅,只要是有日期显示的纸张都不放过。结果硬是没能找到哪怕一件2000年以后的东西,不管是客厅的日历、日报,还是我屉子里的体坛周报,都是2000年7月11日之前的东西。

  查找未果后,我自有瘫坐在沙发上,独自发闷。自己不会是被雷给劈到2000年吧?想到这,我不禁一愣,飞身扑向桌上的遥控器,忐忑不安地打开电视机。

  当从《早安中国》里听到“今天是2000年7月11日”时,我彻底呆了,颓然地倒在沙发上。

  “2000年7月11日,2000年......毛了,这玩笑开大了点吧!”瞪着两眼望着天花板,脑子装满糨糊,一偏空白。自己平时也没少看那些回到过去、转世投胎的YY,但现在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时间还真是难以接受。

  “天祥,大清早的,你怎么躺在沙发上。”老妈不知什么时候从房里出来了,想想自从毕业后,也快一年没见了,只不过现在老妈眼角的皱纹比一年前少多了。

  “哦,妈,没什么。”看着老妈关切的眼神,突然间鼻子有点酸酸的感觉。家里条件一直不好,老妈也就算个小公务员,工资不搞,老爸开了个小店,一年到头忙上忙下的,也搞不了几个钱,除去日常生活开销,还要供我和妹妹读书。等我几年大学读下来,老妈、老爸的脸也越来越憔悴了。出来工作后,由于种种原因,除开过节或有事,我基本很少往家里打电话。每次老妈打电话来,最后一句总是嘱咐我,要我经常给家里打电话,想想自己,还真是对不住爸妈。

  “怎么了,不会是考试累病了吧?”看我半天没反映,老妈赶紧走了过来。

  摸了摸鼻子,再抹了下眼角,说道:“妈,我没事,真的,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过。”说着,从沙发上爬起。

  “哦,没事就好,你出去过早,给我们带回来,钱给你。”老妈把钱递给我,另一只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体温正常,没事就好,刚考完试不要太过放松了,自己注意点。”

  “哦”

  ......

  吃早点,热干面、豆浆是我的最爱,可惜在广东这一年来,每天早上都是炒粉、稀饭,连包子都没看到过,更惨的是每天的炒粉都是干瘪瘪的,吃起来形同爵蜡。现在看来,回到2000年也不错,至少还能多吃几年热干面。

  苦笑了笑,往碗里拼命加辣椒酱,今天就让我一次辣个够吧。

  回到家后,把带的早点放在桌子上,关上房门,整个人倒在床上。

  一道闪电把我从2005年劈到了2000年,时光倒退了5年,真是够荒谬的。今天是2000年7月11日的话,算起来昨天刚刚是高考结束。还好,如果是再往前两天的话,那高考百分之两百挂定了,自从上大学后还从没认真学过什么,到现在基本上什么都忘的差不多了。

  庆幸的同时又不免有些郁闷,想想小说里那些大哥们被各种手段送回过去,不是孔武有力、英勇盖世,就是智谋无双、聪明盖世之绝代奇才。转念一想,也幸亏没有被劈到三国之类的古代乱世,要不然就我这一不会武功,二不会炼钢做炮,文学底子又差,什么治国治家更是一窍不通的人,可能不是饿死,就是被人劈死。现在好歹咱也留了条命回来,比别人还多活了个5年。

  想到这,我猛的爬起身,从桌上拿过镜子,对着照了又照,可惜从外表看来,除开胡子短了点,脸上豆豆多了点,眼睛亮了点,头发短点,根本就没什么变化。

  接着又是翻书,又是劈木板,结果很令我兴奋,看起书虽说没到一目十行的地步,也有个六七行吧,没有过目不忘那么夸张,但看过的东西也能记个七七八八了,看来这脑袋瓜子还真得了点好处。一寸厚的木板,一拳头下去,手当时就整个麻了,好在木板也从中而断,看来力气也增大不少。

  “哈哈哈,发了,发了......”看来这次是撞彩了,我捏着生疼的手指,兴奋地吼起来。

  “哥,你是不是考试考出问题了,整个上午都不正常。”老妹在我从楼梯间找回木板时,就一直疑惑地盯着我,“你不会真的神经除了问题吧?”

  “呸,呸,童言无忌,胡说八道,跟你说啊,那个我要发了,哈哈......算了,跟你说也说不明白的。”

  “你才胡说八道,我看你是真的出了毛病。”老妹撅着嘴,不满地摇着头。

  现在看来,那道闪电还真没白挨,时光倒流5年不说,自己身体还有了明显的变化。

  兴奋过后,我捏着支笔,趴在桌子上开始策划自己的未来。想想自己活过的这20多年,特别是走进社会后,感触最深的就是一个‘钱’字。现在的社会,有钱人是大爷,没钱只能装孙子。别人开着奔驰上学,而自己为了换个手机,还得攒几个月的工资,他妈的,什么世道。

  钱啊钱......

  可惜笔头都快被我咬烂了,纸上还是干干净净的。想想自己基本上是一无长处,虽然多活了5年,不过原来的日子都是得过且过。在学校时除了上课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在足球、小说和游戏上。几年大学下来,什么没学到不说,还把原来的一些基础都忘个精光。出来工作,做的是最基本的东西,周围也就那么几条枪,现在想来一点用也没有。

  看来自己一切都的从头开始,从最基础的做起:好好充实自己,不论是身体上还是思想上。

  吃午饭时,听说我想去图书馆办借书证,老妈也没说多少,给了我五十元。

  县城范围很小,图书馆离家不远,八十年代的建筑,面积很小,以前也无数次经过这里,但还从没有进来过。好在图书馆中午不关门,办证的手续很简单,交了钱,登记下,管理员就发给我张硬纸片,也就名片大小,算是借书证吧。

  我们县本来就是个穷地方,很多单位连工资都发不出,图书馆的情况也差不多。里面的设施都很破旧了,书也大多是些破损的旧书,新到的书很少,而且很多都是小说、诗歌之类的休闲书籍,真正有用的专业书籍和学科类的不多。

  心里虽然早有准备,我还是略感失望,最后也只能带走几本有关计算机的书籍。现在没有电脑,先看看再说吧。自己原来平时没事的时候,也算学过点计算机,现在有机会能系统地学学,当然不能放过,说不定咱也能当回黑客、红客什么的。

  回到家后,把手里的书从头到尾翻了翻,一些基础的东西,还算看得明白,深一点的就搞不懂了,只能先靠脑子记下再说,现在自己没电脑,也只能这样了。

  正在我郁闷的时候,客厅传来老妹的声音:“哥,你同学的电话。”

  “哦,就来。”随手把书扔在床上,急匆匆得跑了出去。

  “喂,哪个啊?”抓起电话,内心莫名地感到一阵激动和期待。

  “天祥啊!是我啊。”电话那头传来得声音很熟悉,应该是刘明的声音,前两天还跟他通过电话,大侃魔兽来的,不过现在看来想再侃侃魔兽,起码要再等个四年多。

  我吁了口气,说道:“刘明啊,什么事撒。”

  “昨天说好了的,快来学校踢球,告别赛了,你人快点,我们差不多都到齐了。”刘明看来是有点焦急了。急切地说着。

  “球赛?哦,好的,等等,马上来。”放下电话,我才想起自己好长时间没有碰过足球了,现在突然要踢比赛。算了,还是不要多想了,既然来到这里,慢慢适应就是了,更何况有球踢是件好事,也不知道利物浦最后夺冠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