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梦梁山之无限江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回 光明磊落

一梦梁山之无限江山 窗口停靠的风 5481 2019.05.16 08:08

  只要是东西就讲究个品质,蒙汗药当然也分好坏。当初我们在黄泥冈给杨志他们下的药是吴老二从家带的,你说他一个教书先生在家里备这玩意是要干啥?真教人无语!那样的蒙汗药虽然没有过期可也就能蒙一蒙菜鸟如那老都管、虞候、军汉,像杨志这样的江湖老鸟却是蒙不住的。前文交代一般的蒙汗药因为含有杂质混入酒里或水里都会有股子土腥味,只要留意就能觉察,而这回时迁下的显然不是一般的蒙汗药。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人是这个行当里的翘楚,撬门轧锁不在话下,对蒙汗药、迷香的运用更应炉火纯青,说不定人家就有提纯蒙汗药的偏方呢?我也没工夫想太多,在嘴里的破布被摘下后立刻告诉他屋子后面还有一个老板娘呢!

  时迁笑了笑说,“公子,那婆娘一样喝了水的,现在后面呼呼大睡呢!”

  我被解开绳索,活动了活动拳脚,立刻帮时迁将刘唐和王杰也放了下来。王杰早就已经醒转,此刻正惊讶得不行,没有江湖阅历的他之前也就在乡里跟我偷个鸡摸个狗,昨晚那样的阵势着实把他吓得够呛,以至于嘴里的破布被摘下仍不知道说话。我也懒得理他,因为旁边的刘唐更可气,这厮竟然还没醒,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觉。我没好气地踹了踹刘唐,权当活动身体,才算把这人叫醒。

  刘唐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破口大骂,“直娘贼,真个不要脸,来与你家刘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我上去又是一脚,指着他说:“刘三哥你醒一醒好不好,做梦哪!”

  刘唐翻身跃起就要和我动手,旋即他那不开窍的脑子终于运作起来,瞅着我惊讶地问道:“诶?俺们三个不是被吊起来了么?怎么,莫不是杨志发了善心,也要放了俺们?”

  我心里头这个气就甭提了,心说你眉毛下面长着的是俩灯泡咋地,能不能睁眼仔细瞧瞧,再用脑子合计合计,简直猪队友嘛!懒得再理他,冲一旁的时迁拱手谢道:

  “时大哥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我之前那样对你实在惭愧!”

  时迁也是一拱手,说道:“俺们这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公子切莫挂怀的!”

  “你是何人?”刘唐总算看见了时迁,更发现了地上倒着的四位,“他们几个又是怎地?”

  我赶忙将刘唐、王杰再次介绍给时迁,才说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临了再一次地感谢了时迁。刘唐听了却不是很领情,甚至很有些瞧不起时迁,竟不屑地说道:

  “一个作飞贼的,也就能干些偷鸡摸狗、吹香下药的龌龊事儿。”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冲着刘唐道:“作飞贼的怎么了,时大哥干的也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事儿,若不是时大哥的药没有杂质,怎么能迷倒杨志、鲁智深他们!”嗯,后面这句貌似说的有问题。

  时迁不禁老脸通红,可一听被他下药迷倒的不仅有青面兽杨志,更有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花和尚鲁智深,连忙问我,“这胖大的和尚,背上有花绣的可是那拳打镇关西、倒拔垂杨柳、大闹野猪林的鲁提辖、鲁智深?”

  刘唐也是一惊,人在江湖漂英雄惜英雄,时迁这样的算不算英雄另当别论,杨志虽是英雄却是我们的对头也不说,可是这花和尚鲁智深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地地道道的大英雄。这人当初为了搭救素昧平生的金家父女三拳打死镇关西,又为了救豹子头林冲大闹野猪林,甚至由此得罪了当朝高太尉进而遭到迫害,如此地慷慨仗义实为江湖中人楷模。

  于是我们的问题来了,这花和尚并青面兽、操刀鬼等人如何处置。如果没有鲁智深其他几个说杀也就杀了,当然指望我杀人那是不可能的还得是刘唐动手,可若是再把鲁智深杀了,不仅江湖人会耻笑就我们自己心里这一关也是过不去的,那就是不能杀喽!可若是不杀,这人也知道了黄泥冈上的事情是我们做下的,即便确信这人不会去官府首告无意说给其他江湖人士听,晁盖他们一样会暴露,真真地不好办呀!可我转念一想,无论这鲁智深,包括杨志、曹正可都是未来的梁山一百单八将、天罡地煞成员,和我、刘唐、时迁正应天上的星宿,现在还没到梁山聚齐呢,就内部火并掉了几个,那后面的故事还怎么编?不是,是后面的大事还怎么干,于是我心里有了主意。

  “啥?老幺,你说你要放了杨志,那怎么能行!”果不其然,刘唐反对。

  我没有理他,请时迁帮忙将酒店里的人都绑缚起来,才用水将他们一起泼醒,期间少不得听刘唐唠唠叨叨。

  杨志先醒过来的,估计他的抗药性强一些,接着是鲁智深、曹正,老板娘是最后醒过来的,发觉自己被绑缚又看见店内站着的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任人宰割。

  我先来到鲁智深的面前,刚要和他说话,却没料到这人一口浓痰吐了过来,接着破口大骂道:“腌臜泼才,也就使些鬼蜮伎俩,敢不敢与你家爷爷真刀真枪大战三百回合?”

  那口浓痰堪堪被我躲开,可我后面正唠叨的刘唐猝不及防正被吐个正着,用手一抹脸上的浓痰,呃,那个恶心劲儿就甭说了!他气得上来就要动手,仍是被我拦下,我转回头对着鲁智深说道:

  “鲁提辖,想来杨制使与我等的恩怨你已知晓,这本不关你的事儿,之前你还为我等求情,不愧是拳打镇关西、倒拔垂杨柳、大闹野猪林光明磊落的英雄好汉,我白胜虽文不成武不就,但好歹恩怨分明,这就将你放了,望提辖不要再暴起伤人。”那个吐痰也算伤人的,说着我拿时迁的那把匕首割开了鲁智深身上的绳子。

  室内众人均是一愣,均没料到我会这般施为,等刘唐上来想制止,鲁智深身上的绳子已经被我割开,时迁的这把匕首真够锋利的!

  鲁智深从地上站起活动了活动身体,真就没有动手的意思,一样不解地看着我,却没有立刻离去。

  我也没再管他,又走到曹正的跟前,一面说话一面又去割他身上的绳子,“曹正大哥,昨夜我们还在一起谈论猪下水的吃法,现在这般情形实不是我所愿,您和鲁提辖对我等都有回护之意,我们怎也不会恩将仇报,用药迷倒哥哥、嫂嫂实属无奈之举,还请担待则个。”

  时迁在边上明白过来点儿,赶忙上来帮着扶起曹正还有他的妻弟,果然,曹正也没有为难我们的意思,反而面露感激之色,想想也是,若非我心善他们这会儿可能已经稀里糊涂地上了黄泉路、奈河桥。

  现在就剩下杨志了,室内众人不由自主地看看我又看看他,才见我拿着匕首向他走去,刘唐忍不住开口道:“老幺,这杨志可不放不得啊!”

  杨志认命似地低下了头合上了眼,过往的不幸一幕幕在脑海浮现。他幼年父母双亡寄人篱下,通过不懈的努力才考得武举,却因脸上的青记当了殿前司制使官却被安排在殿后站岗,就是怕当面恶了道君皇帝及文武百官,好不容易争取来押运花石纲的差事却遇河神发威将船打翻,自此流落江湖经历了不少艰险,穷困潦倒之际想把祖上留下来的宝刀变卖却遭泼皮牛二刁难,怒起杀人从而刺配充军,又得那大名府的梁相公赏识,本以为时来运转,不想在那黄泥冈上……杨志想起在黄泥冈上被我点翻时也是这般的心情,心如死灰!

  我会杀杨志吗?当然不会!若是要杀我还用费之前那么多的话吗,上来就直接说冤有头债有主,鲁提辖、曹正二位做个见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不杀他就会留下后患,且看我如何诳他。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割开杨志身上的绳子,而是蹲下身子盯着他。杨志回忆往事也回忆得差不多,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好奇地睁开眼正看见我对面盯着他,竟被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躲。我才开口道:

  “杨制使,先来说说我们的恩怨,都是因那生辰纲而起,可这生辰纲是大名府梁中书搜刮了民脂民膏献给大奸臣蔡京的,去年的这个时候他送的生辰纲就被我们江湖好汉所劫,今年他又送了十万贯,这就是二十万贯,杨制使,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是忠门之后,想杨老令公泉下有知若是知道了你助纣为虐会作何感受?在下说句不好听的话,你替腐朽的封建统治阶级尽忠、替剥削人民压迫人民的地主老才卖命,就是与人民为敌,是逆天而行!所以这场恩怨不仅是你与我们兄弟七个之间的,更是你与全天下的有识之士之间的,你还有何面目在江湖立足,有何脸面做忠门之后?”

  我怎么从来没发现我这么能白话呢!这些话说出口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了,那么自然杨志也开始怀疑他的人生了。不仅是他,室内众人除了老板娘,是男儿的都被我的话深深地打动,虽然他们还不理解“统治阶级”、“人民”为何意,但其它的意思还是明了的,尤其鲁智深,他曾立志禅杖打开危险路,戒刀杀尽不平人,直被我的这些话说得热血沸腾,忍不住大声附和道:“说得好!杨制使,你这七尺之躯是白生了,不迷途知返更待何时啊!”

  俗话说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现在巴掌打了,抽的好像还挺狠,那么自然要给个大大的甜枣。我接着说道:

  “杨制使,当初我们知道你负责护送生辰纲,一度打了退堂鼓,都知道你武艺超群就算把我们全加起来也不会是你一合之敌,这并非在下夸夸其谈,你被我制住也是制使你大意失荆州,若不是你之前手下留情哪会有我后来偷袭成功。至于你抓着我们想将我们扭送官府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你乃忠门之后,不想辱没了杨家的门楣,但诚如鲁提辖所言,那些个贪官污吏哪会轻信于你还你清白?即便现在把生辰纲还你,又即便你有神行太保戴宗的神行法能将生辰纲准时地送到蔡京的手上,我只问制使,那梁中书可还会信任于你?”

  杨志只觉着我的这些话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让他彻底放弃了幻想,“那,那洒家该何去何从?”

  所谓帮人帮到底救人须救彻,有水浒故事可为参考,给杨志指条明路并非难事,也是留下机缘以待日后梁山聚义。于是我帮着鲁智深他们打下了二龙山,用的计谋就是书中曹正的主意,假装绑缚了鲁智深献到二龙山,骗开山门见到邓龙暴起发难,杀死匪首吓住匪众,这回没再出什么意外,除了我亲手杀了一个人,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当时我摇着小纸扇走在队伍的后头,装着诸葛孔明的样指挥若定,战斗结束我就往佛殿的虎皮交椅处去。哪想到有一个小喽啰趁乱躲在了交椅的后面,等着我过去突然蹦出来用刀制住了我。

  “你们都别过来,过来俺就杀了他!”这小子歇斯底里地喊着,振得我耳朵生疼。

  你说他也够傻的,他的老大“金眼虎”邓龙都挂了,我们又都说了“降者不杀”,他还反抗个什么劲儿啊?我脑子飞速运转,正想着怎么诳他,就发现面前的众人都张大了嘴巴往我的头顶上方看,我不免好奇也仰头往上方看却什么也没看见,却听得隆隆有如闷雷声响,跟着“哗啦”地一声,我竟然被推下了佛殿,叽哩咕噜地滚到了台阶下面。等我反应过来往佛殿上方看,好吗,佛像居然不知怎么地倒了,还是向着前方倒的,佛像的脑袋正砸中那个小喽啰的脑袋,把他砸成一摊肉泥,变相地救我一命。也就是说,这人并不是我杀的,但总不能让佛祖替我背锅,所以这笔账也只能算到了我的头上,嗯,就是我亲手杀了一个人!

  也是经过这个小插曲,众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事后王杰对我说,那佛像在我们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等到我被挟持竟莫名其妙地倒了,倒了也就倒了,却只将那小喽啰砸死,我竟安然无恙,要知道当时是那小喽啰挟持我,我俩的身子是紧挨着的,这么离奇的事情都能发生,常理根本解释不通,王杰他们说这是老天开眼佛祖保佑。我却不以为然,这不就一小概率事件吗,一副扑克牌抽五张得个同花顺,就是没有佛像帮忙我自信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也能把那小喽啰忽悠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殊不知若干年后等我成就霸业与杨志等人闲聊时,我问他们为何对我始终追随无怨无悔,杨志就说了佛像的这件事儿,可见古人有多迷信!

  回到当前,这人该杀的杀该降的降,二龙山彻底被我们控制,自然要部署谋划一番。我仍是选择了离开,鲁智深他们当然不解,并出言挽留,我就对他们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又单独对杨志说:“杨兄,二龙山只是暂时的栖身之所,并非长久的立根之处,若想重振你杨家的声威还得做大事立大功!”

  他问我何为大事?如何立得大功?我冲他呵呵一笑,装作高深莫测地说,时机一到自见分晓。

  我与刘唐、王杰重新上路,这回多了一个人,时迁选择与我们同行,还学我的话讲江湖那么大他也想去闯闯,那就一起吧。

  刘唐有点儿不乐意,还是看不上时迁这样只会偷鸡摸狗的人,我宽慰他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你是一个好汉我、王杰、时迁不正好三个能帮你!”美得这厮咧着嘴就剩哈哈大笑了,这才真正接纳了时迁。

  我转回身又对时迁说道:“时大哥,这江湖险恶您的经验丰富,以后路上还要您多加费心照应。”

  时迁说恨不能早些结识公子,定要学三国的刘关张结为异性兄弟的。我就说那还等什么,歃血为盟老简单了,买只鸡摆上香案磕头发誓便行,正好王杰还没有和我结拜呢,只是往嘴上抹鸡血我有点心理阴影。刘唐却在边上说,“老幺,把子不是随便就能拜的,如果今天我们四个在这里拜了,晁老大、吴二哥、阮氏三兄弟那里如何交代?”后来我才知道,按着江湖规矩如果时迁想和我结拜,须征得我的结拜大哥也就是晁老大的同意,再由他召集健在的结拜兄弟重开祭坛,再次歃血为盟方才可以,绝对不能私自再行结拜的。因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的话可是在老天爷那里备案了的,你随便找个人结拜,万一这人不小心嘎了,按着誓言你也得嘎,那么多米诺骨牌继续倒下去,你原来的那些结义兄弟不也得跟着嘎呀?貌似不负责任!

  我却觉得这条规矩扯淡得很,怎见得?后来晁盖上了梁山还当了梁山的老大,却在打曾头市一役中莫名其妙地被毒箭射杀,可也没见着与晁老大结拜的那些个兄弟自杀殉死的。更有甚者篡改晁老大遗言“若哪个捉得射死我的,便叫他做梁山泊主”为“凡捉得那史文恭者,便是梁山泊主”,不是宋江又是哪个?所以临离开二龙山之前我还特意嘱咐鲁智深,当时我是这么说的,“二龙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等闲千八百官军奈何不得,若是真有大股官军进山围剿,能守则守不能守则走,可往桃花山可往水泊梁山,那桃花山有打虎将李忠、小霸王周通,若去梁山有豹子头林冲,都可栖身。惟独一人日后提辖遇到当要小心,便是江湖人称山东呼保义及时雨的宋江。”

  鲁智深当然不明所以,他久闻那郓城县的宋押司是一等一的江湖好汉,也有心拜会,不想我却要他提防,不过想到之前我的多谋善断,也就没有深问,更因记起他离开五台山前智真长老赠予他的那四句偈言,“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州而迁,遇江而止。”那“江”是否说的就是宋江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