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世界暗行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采访

诸天世界暗行者 摇摇-欲坠 3026 2019.12.09 00:00

  这是一处山脉的棱角处,地势比四周略高。

  周臻站在两棵树的前面,在他的前后,左右,上下,都能迅速地撤离。

  周臻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可以打开机器了,不许大声说话,更不要做出任何让我怀疑的行为。”

  “哦,当然,兰博,我能这样称呼你吗?”

  周臻点了点头说道:“但是在机器打开之前,你不许再开口。”

  理查德看了看查理迅速地打开了摄影机,启动,然后将机器上连着的话筒递给了他。

  周臻一直密切地关注着四周,看到查理点头,跟他并肩站在一起,搂住了对方的肩膀。

  他们的身后是一棵直径超过一米的红松,不怕有人从背后狙击。

  查理兴奋的不停颤抖,虽然是冬天,但是他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

  面对镜头,他激动地说道:“各位观众,我是ABB的社会时政主持人查理。三天之前,一场惊天大案震惊了整个美国,在美国本土,已经有一百年没有出现过一次性伤亡一百六十四名士兵的战争了。

  造成这一切的却不是美国的敌人,而是美国的英雄,他曾经在绿色贝雷帽部队服役,得到过国会勋章…………”

  主持人几乎都有一张啰嗦的嘴,他足足说了两分钟,把案件和兰博的身份完整介绍了一遍,才说道:“现在,我们就来采访一下我们的战斗英雄,让我们的战斗英雄告诉我们,究竟是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

  周臻面对镜头,沉默了几秒钟,调整了一下情绪才开口说道:“我叫兰博约翰尼,来自俄勒冈州波特兰,我是一个美国人,曾经为了这个国家献出了我的青春。

  我曾经服役的小队,是一支曾经令所有敌人闻风丧胆的特种作战小队,我们接受命令,杀死敌人。

  但是,我是这支小队最后的成员,其他的战士,全部为了这个国家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查理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仍然装作惊讶地问道:“你是最后一个活着的士兵?”

  “是的。”周臻装作深情地说道:“我们愿意为了这个国家去死,献出自己的生命,可是这个国家为我们做了什么?

  我们接受最残酷的训练,前往战场上为了国家奋力血战。可是突然有一天,上官告诉我,战争结束了。

  在我们不愿意前往战场的时候,让我们去遥远的亚洲,但是当我们不想回来的时候,又让我们回来。

  战争失败了,这不是我的错,回到这个国家之后,迎接我们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咒骂和抗议。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是战斗英雄,我在战场上杀死了数以百计的敌人,可是回到了这个国家,我连一个落脚之地都找不到。

  当人们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时候,我只能在码头上搬货,当机器取代了人力,我被扫地出门。

  我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就连去洗车场洗车,都不要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兰博的情绪上涌,周臻没有费多大的力,就热泪盈眶。

  他坚强地不让眼泪流下,又说:“我来假日镇,只是为了寻找我的最后一个战友洛尔马贝瑞,可是他也死了。

  他不是死在敌人的手中,而是死在我们的军队撒下的化学品,他染上了癌症,一个曾经两百磅,六尺高的壮汉,瘦弱到不到六十磅。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都碎了。

  假日镇是我旅途的一个驿站,这里不是我的家乡。

  我也没有想要在这里停留,只是想在这个小镇吃一顿午餐。

  但是,我被刻意对待,我被驱赶,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位威尔警长看我不顺眼。

  我被带到了警局,受到了虐待,就因为我不像一个体面人。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为这个国家流血,但是现在,这个国家又让我流泪。

  英雄……英雄就该是被欺凌,被侮辱,被驱赶,在这个国家连一个落脚之地都找不到的那个吗?

  当我在警局反抗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过来,或许我还有一个归宿,那就是监狱。

  但是,我不能接受这种命运的不公,制度的不公。

  种族隔离已经取缔,连黑人都已经开始争取自己的权益,我却要接受这种不公平对待吗?

  不能!

  我不愿再苟延残喘,我要抗争这一切不公,国家不该忘记,曾经有这样一群人,为这个国家奉献了自己的所有。

  我要向威尔宣战,离开那身衣服,你什么也不是,你不能站在人民的肩膀上作威作福,你不能利用自己的权力为所欲为!”

  “也就是说,三天前的惊天大案,就因为你想在假日镇吃一顿午餐引起的?”

  “是的!”

  “那你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上司?”

  “我偷袭营地,刚好进的是他的帐篷,在我没有看清他之前,就已经杀死了他。所以,我也不想再继续活下去了,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那你就想拉着所有人陪葬?”

  “不,我只是想要让这个国家那些人不要忘记我们曾经做过的一切。这个国家不该只为有钱人服务,也要为穷人服务。”

  “你认为这个社会不公平?”

  “社会的不公平是自古以来的,我只想揭露制度的不公平。”

  “你杀了这么多人,那你还认为自己是英雄?”

  “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屠夫,当事态发展到如今这个时候,任何评价都无关紧要了。即使我曾经是英雄,现在也只有死亡这一条路。”

  “你还会继续杀人吗?”

  “我只杀我的敌人。”

  “直到你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是的!”

  “你在报复社会?”

  “不,如果你们撤走了那些只训练了三个月的士兵,你们会发觉,再也没有杀戮。”周臻右臂一挥,画了一个圆。“这片山区,我是王者,不要让那些孩子来送命了。”

  “你是如何成为一个王者的?”

  “当你经历了残酷的长期训练,被丢到东南亚的热带雨林里面跟敌人战斗了几年而不死,你也会成为我这样的人。”

  查理是个不错的主持人,他从各个角度对周臻的性格,经历,以及家庭进行了提问。

  周臻也言无不尽,当然,他时刻注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悲情英雄。

  这个时候,猎犬的叫声传来,周臻立即说道:“永别了诸位,永别了美利坚。我希望未来不会再有我这样的悲剧,我也希望,未来的英雄们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他拍了拍查理的肩膀。“你们最后立即装好机器,要是让他们发现了你的采访,这段采访就很难让民众看到。”

  查理看了一眼理查德,理查德立即会意地开始关机,然后把机器收起来。

  而周臻已经吵着狗叫的反方向,消失在密林之中。

  查理很清楚周臻的话是对的,政府只会让他们愿意让大众看到的新闻让大众知道。

  所以他们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把摄影机又装了回去,拉上了拉链,装作在那里休息。

  几分钟之后,一个追击小队追了过来,看到歇脚的两人,立即开始驱赶。“快滚出去,就是你们这些人在山林里面乱窜,导致了警犬现在根本不起作用。”

  查理反驳道:“宪法赋予了我们所有公民自由行走的权力,这里并不是管制区域。”

  “现在是了!”对方恶狠狠地说道:“如果再让我看见你,你会知道,所有的自由都是有限度的。”

  查理没有再还嘴,他很清楚现在不是挑衅的时候,装作气愤地跟理查德说道:“我们走,这里又冷又没有女人,鬼才愿意在这里待。”

  查理的聪明让他没有受到怀疑,他花了一天的时间出了山区,根本没有前往假日镇,就直接驱车前往西雅图。

  在西雅图,他又搭乘前往纽约的飞机,在傍晚时分抵达了纽约总部。

  他很清楚,拿着这盘录像带,他就能跟总部谈判,从被发配的西雅图分部,调回纽约。

  果然,当集团总部的高层知道他的手里有兰博的采访录像带之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的条件。

  因为就在他回程的这一天多的时间,兰博有造成了三支小队的全军覆没。

  现在,在兰博的手里,死去的人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十六个,受伤的六十三人。

  特别是后面四支追击小队的全军覆没,让追击的士兵们开始抗拒上司的命令。

  当地的崇山峻岭,让人多势众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

  投放兵力艰难,追击艰难,人少了只是送菜,人多了包围圈又有漏洞。

  现在,一个小组已经整编成二十五人到三十人了,但是依旧拿兰博没有办法。

  当天晚上,ABB全国电视网中断了几乎所有正常节目的播出,向全国宣告,他们拿到了对兰博的第一手采访。

  查理当着全国观众的面,与两个偏左的社会评论家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访谈。

  广告部谈妥了广告费用以后,才播出了这段只有十分钟多一点的采访。

  登时,这个节目在全国引发了轩然大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