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世界暗行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软的不行来硬的

诸天世界暗行者 摇摇-欲坠 3047 2019.11.27 12:00

  “玛丽安,我知道,因为心理催眠,你的情绪最近好转了许多,愿意上台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玛丽安的第一反应就是望向了周臻,周臻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望向了台上一脸和蔼的洛马克斯。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搞什么鬼,但是他始终认为,所有的设计,所有的安排,都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个时候,他绝对不会让对方称心如意。

  玛丽安握住了周臻的手,安心了许多,刚想冲动地答应,却听见周臻说道:“很抱歉,洛马克斯教授。我知道玛丽安因为你的疏导,最近的状态放松了很多,作为她的丈夫,我能享受到这种效果带来的愉悦……”

  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明白周臻隐晦的笑话。

  可是洛马克斯却感受到了周臻的坚决,这完全不是一个准备妥协的人的态度。

  “但是,请允许我们保留一点夫妻之间的隐私,所以,谢谢你的邀请。”

  洛马克斯笑着说道:“罗麦斯先生,既然已经享受到了这种变好的结果,你难道不想这种愉悦更长久一些吗?”

  周臻摇了摇头,眼睛在大厅里面扫了一圈,用自信地神采说道:“我毕业于宾州大学法律系,而法律系与心理学系一直是密不可分的学科,我也曾经听过奥斯丁教授的课,对心理学略有研究。”

  宾大是美国前十的大学,法律系和心理学系都排名美国前十,相比之下,佛罗里达州大这个排名五十的大学要差不少。

  周臻这样说,其他人都会认为周臻有骄傲的资格。

  “心理学的作用和效果,我都非常认可,也同样认为心理学对我们的生活能有促进作用。但是,我不认为玛丽安就能超过我,而且,我也不希望她超过我……

  众所周知,心理学是唯一一个学生可以超过教授的学科。在许多应用中,教授陷入学生的心理测试而不自知。

  我更宁愿我的家庭生活更祥和一点,更平淡一点,然后,我的主动权更大一点。”

  在场的大约有五六十人,大部分都笑了起来。

  周臻的话给了洛马克斯教授很大的面子,也给了下台的台阶。

  他用家庭生活的主动性来解释,可以说是非常合理的要求。

  洛马克斯却问道:“罗麦斯先生,你是一位男权主义者吗?”

  “不,当然不是。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家庭生活幸福,美满。你或许会问,我们是是如何保持这种状态的,我也愿意跟大家阐述一番……”

  周臻当然不会任由她戴帽子,戴上去之后,想要摘掉可就难了。

  “一对男女,成立一个家庭,首先就是要找到生活的平衡点。一个美满的家庭,更需要男女之间调节好相互之间的平衡。

  那么,这个平衡,是指男女平等吗?或者说,是男女平权吗?不是!

  所有的已婚人士都知道,夫妻双方之间,是必须要妥协的,而且,往往双方妥协的余地是不平等的。

  有些丈夫强势,有些是妻子强势,有些是丈夫为家庭付出的多,有些是妻子为家庭付出的多。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家庭也都是独一无二的。幸福或许可以有一个标准,但是不幸源自于各种不同。

  我对我的家庭很满意,玛丽安,你呢?”

  玛丽安眼神迷醉地甜甜说道:“我也很满意。”

  她的幸福是个人就能看出来,甚至有人为此而鼓掌。

  周臻笑道:“看,这就是现实结果。心理学对我们的生活是调剂品,而不是必需品。如果因为调剂品更损害到原本的幸福,这是舍本逐末。”

  洛马克斯教授的脸上依旧露出着笑意。“首先我先祝贺你们的幸福,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如果只是调剂品就影响到幸福的结果,那只能说明幸福并不稳定。”

  “是的,这一点我承认。因为没有幸福是的恒定的。洛马克斯教授,我很尊重你,因为你的学识渊博,我也不是想跟你辩论。

  我的阻止只是因为不想因为一件微不足道小事,可能影响到结果。并不是已经影响到了结果,或者必定会影响结果,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玛丽安想要说话,被周臻捏了一下,她又闭上了嘴。

  她虽然很想替洛马克斯教授辩驳两句,但是绝不会冒着让周臻生气的风险。在她的心里,周臻比任何人都要重要。

  台上的洛马克斯教授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温柔笑说:“是的,我能理解,那么,让我再来找一个愿意上台的自愿者吧。现在,有哪位愿意上台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因为心理学对生活的改变吗?”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举起了手,她的上台,也缓解了大厅里面有些尴尬的气氛。

  在她上去以后,周臻跟洛马克斯教授之间辩论引发的异常迅速就平息了下来。

  周臻和玛丽安接下来安安静静当了一回观众,一直到活动结束。

  离开的时候,洛马克斯教授依旧很亲密地跟周臻告别,似乎没有半点芥蒂。

  “凯文,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一直有防备的玛丽安看到比自己高几分的克里斯塔贝拉跟了出来,立即小刺猬一样张开了毛刺。“今天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回家做晚餐。”

  克里斯塔贝拉不以为然地笑道:“那就算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只能回驻地休息了。”

  等到克里斯塔贝拉上了自己的车,玛丽安的戒备才放下,松了口气说道:“亲爱的,我不喜欢她。”

  周臻笑道:“我也不喜欢强势的女人,上车吧……”

  坐进了车里,周臻也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对手是撒旦和他的下属,自己的压力也很大啊!

  当参加聚会的人都离开,在房间的角落里,站起来了一个一直不曾被注意到的人。

  虽然大厅里有五十多个人,但是似乎每个人都没有注意到他。

  他就在那里,但是包括周臻在内,都没有注意到他。

  大厅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刚才还优雅傲娇的洛马克斯教授,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副谦卑的模样。

  “先生,你已经亲眼看到了凯文的态度,感觉怎么样?”

  约翰弥尔顿走到了窗口,在夕阳中看着热闹的校园,却许久没有说话。

  不多时,刚才已经离开的克里斯塔贝拉,和刚才没有露面的莫耶斯前后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约翰弥尔顿才回转过身说道:“我低估了凯文的强硬,针对凯文的计划,要全部重新设定。过于温和的手段,难以打开凯文设置的防线。”

  “防线?”莫耶斯有些惊讶地问道:“需要用这个单词吗?”

  约翰弥尔顿说道:“这本来就是一场人性的战争,我们需要凯文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但是他用强硬的外壳把自己和玛丽安都保护了起来。”

  洛马克斯点了点头说道:“凯文是我见过的最冷静的年轻人,任何时候,他都是首先立于不败之地之后才进行反击。刚才跟我的辩论,他没有暴露出任何可以攻击的地方。”

  克里斯塔贝拉也说道:“玛丽安是他的弱点,但是他把玛丽安保护的很好。”

  “所以,我们要击破他以为坚固的壁垒。他不会时时刻刻跟玛丽安在一起,只需要一些小手段,就能让玛丽安崩溃。”

  约翰弥尔顿站在窗口,望着美丽的校园张开了双臂。“多么美丽的世界,可是有白就要有黑,有坚强就要有软弱,有正义就该有邪恶。”

  他转过身来,望着洛马克斯平静地说道:“我不想耗费太久的时间了,在我们离开之前,必须让凯文臣服。你这里准备好,也许玛丽安很快就会来找你。”

  当天晚上,玛丽安跟周臻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又躺在沙发上看着在追的剧集。

  突然之间,房屋的灯闪了两下,她抬头看了看灯管,收回视线的时候,却发现电视屏幕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魔鬼头像。

  那张恐怖的脸上挂着丝丝肉条,两个空洞的眼眶冒着幽光,渗血的牙床露出在外面,一张一合地阴森说道:“等着我……”

  玛丽安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却发现电视屏幕已经恢复了正常。

  书房里的周臻听到了声音,走了出来。“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眼花了。”玛丽安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心里的那股冰冷却没有消散。

  周臻皱了皱眉头,玛丽安这种傻白甜平时大大咧咧,像这样的失态很少见。

  原剧中,凯文就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才导致了她的悲剧,现在他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他来到了玛丽安的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明天周末,今天晚上就不加班了。”

  “不是周一就要开庭吗?”

  “案子当然没有你重要。”

  话音刚落,房间里面的灯又闪了两下,玛丽安一下子靠在了周臻的怀里,紧张地看着电视屏幕。

  屏幕里原本都市的场景一黑,出现了一个阴森的墙面,上面还有滴血的两个单词。

  “我来了。”

  玛丽安紧张地指着屏幕问道:“你看到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