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到古代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二十七章袒露心声

穿到古代当主角 楚子璃 2727 2020.11.26 22:23

  正月初八,放下公务快马加鞭飞奔回寒州王府的墨培霆,在梅林再次见识到了凤妖娆自创的舞蹈——凤舞倾天。

  一身红衣似火的玉染与凤妖娆重叠,而凤舞倾天中的涅槃重生让玉染完全把身份展露了出来。

  而墨培霆早已知晓了玉染便是凤妖娆一事。

  “世人都说我野心勃勃,看来玉染比我的野心还大。我要的是天下,而玉染要的却是我和天下。哈哈哈……既然本王的侧妃娘娘想要,本王荣幸之至!”墨培霆双臂环住了玉染,在其耳边低语:“我一向言而有信,我就在这里,玉染何时要本王,知会一声即可。”

  对于墨培霆的调侃,玉染淡淡一笑,翘脚在墨培霆耳边,同样的轻声细语,说道:“没想到堂堂寒王殿下也会说出如此暧昧的话!”

  两人贴的极近,外人眼里便是耳鬓厮磨,卿卿我我的亲密举动。

  羞得无界几个人背转过身体,无悔则一点点靠近芙蓉,靠着肥大外氅遮挡偷偷抓住了芙蓉的手。

  本就冻红脸的芙蓉,脸色更红了,忙羞得低垂下头,嘴角却翘起幸福甜蜜的笑容。

  无悔余光撇了一眼小女儿家娇态的芙蓉,不由抿嘴一笑。

  两人的互动虽隐秘,却没逃过蔷薇的眼睛,拢了拢外氅的帽子说道:“我去厨房看看今日晚膳准备的什么样了,无界,管家有事找你,你去看看吧!”

  “管家找我能有何事?”呆呆的无界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唉!”蔷薇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潇洒走向慕染楼。

  “什么意思啊?”无界摸不着头脑的指着蔷薇问无悔。

  无悔未语,明目张胆的牵着芙蓉从无界身边走过。

  “呵呵呵……”芙蓉笑的花枝乱颤,走出几步后回头看向呆愣在原地的无界:“楞在那里干嘛?就不怕眼睛里长针眼吗!”

  “长针眼?”不明所以的无界揉了揉眼睛,待看到走出不远的芙蓉和无悔竟然手拉手时,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扭头看了一眼自家殿下后匆匆追向无悔。

  几个人的互动完全落入墨培霆和玉染眼里,看到走远的几个人后,玉染嘿嘿嬉笑两声:“呵呵!无界应该是凭借功夫好和衷心才被殿下所用的吧!”

  “你呀!看的到准。”墨培霆抬手捏了捏玉染的脸颊,试探性的说道:“你身边新来的玫娘和那两个丫头功夫也不低,应该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吧?如此身手,竟能听命于你的调遣,我的玉染身份不一般呀!不单有凤妖娆这一个身份吧?”

  “凤妖娆这个身份你是如何识破的?”既然已经被墨培霆识破,玉染也就不在掖着藏着了,索性问个明白。

  “是明恩生辰那日,当时确实被你的调虎离山之计迷惑过去了,事后一分析便知道被你牵着鼻子走了。”墨培霆捏了一下玉染的鼻子,顺势抬起玉染下颚:“玉染,你能坦诚布公地问我这个问题,是对我的信任还是对我有了好感?”

  “殿下,你问的太直白啦!我……”玉染嘟嘟着嘴,瞪大了桃花眼,一副欲言又止的羞怯样子。

  玉染完全是个未出阁小女儿家的娇羞之态,如此表情取悦了墨培霆:“这么说,玉染是对我有好感,所以才会对我坦白喽!”

  笑意满满的墨培霆伸出扶在玉染下颚的手,大拇指在玉染唇上轻轻划过。

  玉染唇上的微凉触感让墨培霆心里一阵悸动,情不自禁的倾身吻了上去。

  “唔唔……墨……”被堵上嘴的玉染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心里暗骂:“墨培霆,你这个衣冠禽兽,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竟想非礼于我,唉!也算不上是非礼啦!因为……呵呵呵……感觉也不错哟!”

  心情同样愉悦,有了情愫的玉染不知和墨培霆吻了多久,直到气息不稳,墨培霆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玉染。

  看到依旧沉浸在幸福中两颊绯红的玉染,心情舒畅的墨培霆笑嘻嘻的又在玉染脸颊上落下一吻:“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带你在梅林中走走吧!”

  “嗯嗯!”玉染乖巧的点了下头,她心里清楚,墨培霆是有话要与她说,关于她身份之事,而她也做好了向墨培霆说明身份的准备。

  诚如墨培霆所说,玉染之所以自报身份,愿意袒露心扉不单是对墨培霆的信任,更多的是对墨培霆感情的升华。

  透出淡淡清香的梅林里,一黑一白两个身影踏着积雪,伴随着阵阵飘落的花瓣,在梅林里缓步前行。

  “墨培霆,其实我并非穆显正的亲生女儿,我也非大梁人。”玉染首先开口说道。

  墨培霆停下脚步,眸光柔软而专注:“穆府新来的八小姐应该是穆显正和沈菱的亲生女儿吧?凤妖娆肯收留兰雅王子玉铮,你应该跟兰雅王室有些瓜葛吧!”

  “我的天啊!这智商也太逆天了吧!”玉染心中感慨道。

  玉染扭转过身体,边缓慢前行边说道:“殿下猜测的没错,我之所以和沈菱合作,一是,想为她们母女讨要一个说法。二是,想在大梁有个身份。仅此而已,绝没有其他意图。”

  “我知道你没有其他意图,不然也不会收留没有野心的玉铮啦!”墨培霆依旧深情款款,那目光是深情,更是信任。

  接收到墨培霆信任后,玉染继续说道:“其实我是四多年前,南陵因通敌叛国罪处斩的上官震的二女儿,因寄养在庆安城外的普善庵里,才躲过一劫,救我的师父便是南陵先帝的玉贵妃,兰雅国主的同胞妹妹。”

  墨培霆未言语,牵着玉染的手,缓缓向前移动脚步,他此时只是一个倾听者,倾听他的玉染诉说关于她的一切。

  玉染隐瞒了关于生母是玉锦绣一事,玉锦绣痴情所托非人之事,玉染不想提及,那是玉锦绣的伤痛,又何尝不是她的悲哀呢!逝者已逝,便让她在另一个世界安稳、安静、安心吧!

  知道玉染真正身世的人也不过寥寥数人,她那个曾对她动过杀机的亲生父亲天齐国主,因为吴延平一事而一蹶不振,泯灭了心中那股争夺天下的雄心壮志,这样一个父亲不要也罢!所以玉染把玉锦绣这段历史直接抹杀掉了。

  还有关键一点,玉染和燕柏有来往之事墨培霆终究会察觉到,所以玉染坦诚布公的对墨培霆说出了已经跟燕柏相认之事。

  “谢你救了我大哥一命,还把通瞿关交于他手中,父亲母亲在天之灵也该安息啦!”玉染冲着远方深深三拜。

  墨培霆陪同玉染拜了三拜,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注定的安排吧!

  “之后我便在兰雅的伊春城里待了四年,结识了芙蓉和蔷薇,同玉铮姐弟相处的也挺融洽。”玉染叙述完后,扭身看向墨培霆,施了一礼:“殿下,南陵罪臣上官震的女儿,乐天府纸醉金迷的楼主凤妖娆,而且还被尊称为“天下第一舞姬”,之后又成为大梁四品官员家的庶出小姐,这些身份不知殿下能否接受,可在意?”

  墨培霆扶正玉染,目光坚定而执着,带着不容忽视的霸道:“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大梁寒王殿下的侧妃娘娘,你是我的女人,只这一个身份便足够了。其他身份,我不会在意,更不会在乎。”

  堂堂大梁寒王殿下墨培霆霸道的表白,让玉染脸色微红,扭捏着身体嘤嘤喏喏道:“我是我自己的,才不是你的女人呢!”

  “玉染如此说,是不是在提醒我,你想成为我的女人,成为名副其实的娘娘呢!”墨培霆调侃道。

  “呵呵呵!”玉染仰了仰头,傲娇霸道的模样说道:“今日是你生辰,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已让厨房备下了晚膳,虽有蔷薇盯着,可我还是不放心,殿下能否打道回府呀!”

  看到玉染俏皮的小模样,墨培霆笑着逗弄:“好,谨遵娘娘吩咐!”

  “孺子可教也!”玉染毫不客气的赞叹道。

  “呵呵呵……”互动的两人相视一笑,携手走向慕染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