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无限之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狭路

无限之围 邢渔 2058 2019.11.25 23:51

  黄月林。

  同治七年生人,淞江滩闻人。

  光绪十六年入淞江县衙做捕快,光绪十八年被法巡捕房录取为三等华捕,光绪二十五年开设老天宫戏院,光绪二十七年,于聚宝楼开香堂收徒……往后三十多年,淞江黑灰地带雷打不动的大亨。

  从未拜过老头子,却被无数人反拜其为老头子。

  从未有派内前辈为其定字辈,却反自称“天字辈”,比青派最高“大字辈”更高一级。

  甚至有某位日后发迹极强权人物在落魄时拜其为师寻求保护。

  无论是这个世界线也好,还是自己最早最早所处的那个世界线也好,严罗都对这个青派龙头的事迹有所耳闻。

  那么想要大海捞针找到一个人,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捞遍大海的人物。

  当然陈英士也很有能量,但一个是自小家境殷实,多年来于政界思想界文艺界等高高在上,少食人间烟火的意见领袖,另一个则自小在寺庙裱褙店等当学徒打杂混起,见识了所有下三滥下九流的地头蛇,论在淞江滩上找一个指定的人,无疑是后者更为合适。

  严罗没有立刻放弃自己寻找目标的想法,毕竟假借黄月林之手可能引起一些额外不必要的麻烦。

  好好地凝望了身后的金陵东路一眼,他又一次扎进了人流,并且这次许多家店都走了进去装作顾客观察。

  金陵东路人真的很多。不是一般的多。各家商铺进进出出之人数不胜数,严罗混在人堆里,穿着也算干净体面,再加上没有直愣愣地一家挨着一家进去,而是各几间门面挑一家进入,因此没人注意到这个一路只看不买的怪客。

  来回几趟过后,大多数街面上的铺子他都进过,余下部分因为门面开阔,或者经营行业特殊,他没有进去,但也在外面暗中观测了一番,均没有发现。

  这几趟探寻的时间花费许久,严罗结束后坐在一根粗大石柱下,石柱上方是个牌坊,牌坊背后的金陵路华灯初上,白日耗尽,夜幕悄至,到了此刻,一下午已经完全过去。

  他拍拍屁股站起身,对浪费掉的小半日工夫没有什么懊悔之心,往牌坊内的街面看看,然后转身往北而去。

  毫毛般的细雨此刻还是没有停止,但迎面而来,涌入这条最大商业街上的人反而比天黑前变得更多,不知道是下工后各界名流人士来体验夜生活,还是现如今再来的人大都打了伞或用了雨具,造成的假象。

  所谓一墙之隔,地狱天堂,这句话通常用来形容城市中贫民区与富人区之间可望而不可及,近在咫尺却又遥远无边的距离。

  这个时间的淞江同样如此。

  往北走不多久,也就十来分钟,进入一片非商业非外侨外胞,亦无权贵出没的地区,眼中繁华兴盛尽去,开始变得萧条。

  灯火变得稀疏。

  严罗拐入一条小巷。

  小道幽深而狭窄,逼仄的巷道中没有任何光源,月亮和星光因为天气的原因也是全部隐没,四下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那装有二十支一盎司本源试管的收纳盒自身发出微微的荧光。

  严罗的脚步轻得像羽毛,如同飘在风中无丝毫声响,沿着巷子径直往前走,黑暗中似乎没有他这个人存在,转角的时候,一个和他同样没有点滴声响的身影,与他撞了个满怀。

  严罗下意识去扣对方的手腕,没想到对方与他反应一样,反手也是抓向他的手腕。

  警兆突如其来。

  一股极具威胁的刺痛感凭空出现,严罗倏地一掌切向对方,对方撒手,严罗猛扑向一旁。

  一直夹着的琥珀盒子啪嗒掉在地上。

  刺破空气的尖锐啸音挨着他手臂擦过!地面噗得发出被尖锐物啄破的响声,黑暗里幽幽亮起两点血红的小点。

  纹章提示音急促大作。

  “警告!警告!警告!”

  “发现一级威胁目标,建议消灭,发现一级威胁目标,建议消灭。”

  “一级威胁目标?”这一刻严罗竟然还有心思分心。主要是他从未听说过,未加载侦查类负载时,纹章会自带敌我侦查功能的。

  看来自己的纹章被时玉改变的地方比已经看到的和预想的更加深刻。

  蹲在地上抬头望去,借着掉落一旁收纳盒发出的微光,他看到面前之人一身深色的斗篷,地面上那两个血红的点,正是傀儡麻雀的两只眼睛。

  而其露出手腕处那淡得似褪色纹身贴的纹路,无疑便是纹章。

  不知怎么回事,看着这人的纹章,他产生一股强烈的饥饿感,就像三日没有进食,突然走进了一家食肆,看到桌上烹好的牛肉般。

  袖管遮盖住自己的手腕,严罗心中有些奇异,强忍着那股饥饿感以及扑上去啃食的冲动,慢慢站起,后退一步注视着面前的这个家伙。

  “贵姓?”他问道。出于对饥饿感的好奇,本打算速战速决的他,此刻忽然想多废话几句,看能不能套出些有用的信息来。

  那人如石雕般不言不语,在原地沉默地打量。

  然后嗖的一声。

  不由分说,在地上的麻雀突然弹起炮弹般冲击而来。

  严罗保持着警醒,一个箭步,在麻雀启动的刹那就提前躲避,躲了过去。

  麻雀不依不饶绕了个大弯再度射来。

  只是严罗从这麻雀两次攻击时的动作就看出来,其根本不会转向,因此又是在其加速开始的时候,就预判方向,提前剁掉。

  “我说你这御灵要诀不正宗啊。”他笑着说道:“无法在高速状态控制傀儡拐弯,只会撞来撞去,那你这和打手枪什么分别?”

  麻雀傀儡骤然停止,静止在半空。

  这话杀伤力比严罗躲避时迅捷动作所表现出的更具有威力。

  “你……是什么人?”

  斗篷人压着喉咙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

  严罗话说一半忽的停住。

  又一轮警兆乍起。

  飞速弹起跳向一旁,然而剧烈的痛感还是从左腿传来,跳开后的他往刚才所处位置看去——

  一只耷拉着鸡冠的公鸡出现在那,口中还衔着一块新鲜淋漓的血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