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无限之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规则逻辑

无限之围 邢渔 2173 2019.11.21 23:42

  尽管脸上的表情无法体现出来。

  但尸体说话的语气还是透露出一种强烈的心有余悸。

  作为连元都开辟也得以亲眼见证的老家伙,整个内、外域包括无穷无尽的下属时空世界,比他更古老的存在也不是很多。

  但是对于这一纪元第六都开辟前后出现的两个怪物,尤其是云都开辟前出现的那个女人,他一向抱有相当的惧意。

  当回想起那位可怕的女人已经再也无法出现,它紧绷的神经明显重新放松了下来。

  “所以你就因为一句话,就甘愿被秦广这不成器的东西卖了?”尸体接着之前的话题,对严罗问道。

  听着这个问题。

  严罗松开了手。

  手中空了的酒瓶掉落在地,发出丁零当啷的脆响却没有碎裂。

  做了个再来一瓶的手势。

  他说道:“说甘愿也对,但主要我自己也想重来。”

  尸体听了不屑地看他。

  “你在跟我讲笑话?”

  “我说的是真的。”严罗真诚地回看尸体,“为什么觉得我开玩笑呢?”

  尸体发出难听的冷笑。

  “本来按部就班你起码是两都之主,现在直接放弃了狱都,镜都因为揠苗助长,目前也完全不在你掌控。”

  “这么大的代价,几乎不存在等价的回报。你当我蠢还是你自己真蠢?”

  “啰嗦。”严罗不耐烦,“酒呢?”

  尸体也很不耐,拿出口袋,哐啷倒出好几瓶砸严罗脑袋上,“酒酒酒,绛星绛星绛星绛星……”

  “喂喂,欺负人是不是?趁我现在弱鸡?”严罗捂头叫道。

  尸体露出轻蔑的嘲弄神色。

  “英明神武的阎君阁下,您又说对了。”

  “……”

  “咳咳。”严罗尴尬地咳嗽两声,“大家都知根知底,就不用酸不拉几了好不好?”

  “嗯,没错,那么你能不能回答我究竟为什么要搞这一出?”

  尸体依旧不折不挠。

  “……”严罗默默从地上捡起一瓶刚被尸体倒出来的绛星牌啤酒,郁郁说:“你为什么就对这点这么好奇呢。是不是也弄到了一块时玉,想学我一样重来玩删号?”

  “屁话。我脑子还没有不正常。”尸体鄙夷说道:“除了好奇,当然还怕你算计我。”音调中除了带着装出来的痛斥模样,还带着某些不堪回首以及对严罗的严正抗议。

  严罗却一本正经。

  “那我当然也只是单纯想要重新来过,把当年走的不能回头的歪路改一改。”

  尸体不信:“就这?”

  严罗诚恳脸:“不然?”

  “我不信,肯定还有别的。”尸体表示怀疑说道。

  “我是说,不然你觉得别的我还会告诉你?”严罗理所当然地看着尸体说。

  “……”

  “行吧,行吧。”尸体放弃了,“你是天才。懒得管你。”

  “不过我还是得问你一句,你这么自信地重新开局,就不怕出错?”

  “出什么错?”严罗奇道。

  “比如哪个任务世界出个岔子,或者运气不好撞到某些老古董土著,你就半路死了呢?”

  “呃……”严罗微微沉默。

  片刻后展颜笑道:“跟你说过我永远不死。我是天才嘛。”

  “……”

  尸体再次无言。

  好吧,严罗的理由很烧包很臭屁,但它完全无法反驳,毕竟那个理由是它刚刚自己才说了的。

  两人相顾无言了一会儿。

  没有言情剧中的泪千行,也没有故人相逢诉说什么衷肠,只是一个人一瓶又一瓶喝着喜欢的酒精饮料,另一个自己不能喝的在旁干看着,并充当提供饮品的冤大头。

  过了好一会儿,严罗一个人把这几瓶又喝得干干净净了,尸体终于对他说道:“想喝的也喝了,感情也叙过了。现在能说你召唤我来什么事了?”

  “嗝……”

  严罗忍不住打个气嗝,“有几件小事。”

  “说。”尸体言简意赅。

  “嗯,是这样的……”想到这里,严罗眉头皱了皱。

  他将之前遇到的那个老头的情况讲了一遍,然后还将【行者度牒】说了一下,然后问道:“我知道你要偷渡过来,进来之前要先对这个世界解构,所以……我想问问我刚说的那老头儿到底什么情况?”

  尸体带着惊讶听完严罗的整个描述。

  恍然地点了点头,“你等等。”然后陷入了呆滞。

  大概过去五分钟。

  尸体又恢复灵动。

  “帮你扫描了一遍。这世界确实是一个高能级世界衰退来的,我甚至发现破碎规则中有不少A能级世界特有规则遗留的痕迹。”

  “不过你说的那个老头……我没有找到。应该就是个普通人吧?除非是对规则的熟悉程度比我还强,这种家伙不存在吧?你是不是被时玉弄得把感知能力搞紊乱了?”

  严罗沉吟之色。

  “还有什么发现没?”

  “哦,对啊,还发现一个非这个世界原生的轮回者,就离这不远。怎么回事?”尸体一脸惊奇。

  严罗低头看着脚尖,舔了舔嘴唇,抬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来的第一天就被这人盯上了。应该是漏洞吧,你怎么看?”他将那天在提篮桥监狱大门外的感应给尸体那么一说,然后这一问问住了尸体。

  尸体不由开始沉思。

  思考了片刻,尸体含有一丝纳闷地说道:“我能分辨出那人的大致能级,也就扈从阶段,而且我观察他身上和手腕上纹章的规则,应该就是你们镜都的轮回者了。”

  “可是我进来的时候,这个世界明明有新人准入类任务的保护规则环绕……”

  “那你觉得是我入侵的他,还是他入侵的我?”严罗问道。

  这个问题又深一层。

  关系到严罗所依据的那一套混沌之地遗迹得来的摆脱主神殿方法的内在逻辑。

  “这不好说。”

  尸体此刻也严谨了起来,谨慎地说道:“根据你的描述,如果你一进来就被他窥视过,逻辑上来说他更可能在你之前进入这个世界。”

  “但是也不排除你们两个降临的地点很相近,你只比他早了一两分钟,然后又在监狱里耽搁了那么段时间,所以造成他率先窥探你的情况。”

  “你从运行的规则程序上能不能查出来?”

  “不能。我只能解析出关于你的那个环绕的规则出现的时间,但是准入类任务一般不会有规则跟随保护,所以那家伙在规则上根本没什么遗留痕迹给我来解析。”

  严罗眉毛挤在一起,“你不是最擅长这方面?追溯数据呢?”

  尸体像看傻子一样看他,“你想让我强行黑进主神殿的规则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