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无限之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虫子麻雀

无限之围 邢渔 2192 2019.11.04 22:15

  “啪嗒。”

  肮脏破烂的鞋子踩进同样脏臭的水坑,溅起大捧污水水花。

  路面坑坑洼洼,一眼望过去,报童,车夫,小贩,小脚妇女……多数人面含菜色、营养不良,间或一两辆黄包车拉过,上面衣着光鲜的夫人老爷,欢声笑语,留下吴语区特有的糯婉方言,与整条街格格不入。

  严罗站在路口。

  云层还是很厚。晚霞和夕阳肯定看不到了。说起来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这天气有点反常。

  污水很臭,市政很糟,除了道路尽头一座类似教堂的建筑,其他所有的一切与旧日帝国时期风貌没有太大区别。可以看出无论报纸吹嘘得多么国际化,二十世纪初的淞江依然属于一座尚未进入工业化的农业国城市。一个国家当时大部分的工业进程来自于入侵的强盗,不得不说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足部浸透的污水他浑不在意,手中拿着份路上顺来的城市地图。

  说是地图,其实是一张七国擂的宣传单,背面为了标明地点,恰好是一张淞江的局部地图,露香园一片也在里面。正面却是几个西洋力士,写了时间地点,再没别的信息。

  停下脚步,没有再往前走。

  严罗似乎被左手边巷子里发生的一幕吸引住目光。

  约十个左右十岁上下的小屁孩聚在巷中。

  其中一个男孩被七八个同龄小子围在中间拳打脚踢。男孩一手护头一声不吭,另一手抓着支彩纹的棒棒糖。一个没抓住,棒棒糖落到地上摔成几块,被七脚八脚睬得粉碎。一直不反抗的男孩突然像头被鬣狗包围绝望的小狮子,大吼扑向前方,然而无济于事,灰白色的世界,唯一的彩色被毁灭,身后小姑娘哭得撕心裂肺。

  严罗安静看着。

  这样的场景并不能提起他兴致和同情心。

  他只是在等。

  等待那条暗中隐藏窥伺的小虫子。

  从提篮桥到露香园路,常人速度,大约一个小时出头步程,一路上严罗表现得与没有戒心的常人无异,那个窥探的目光却没有再冒出来。严罗不怀疑自己之前产生了错觉,只能说那个家伙足够谨慎。

  就这样,巷口一名相比这个时代其他人高大许多的青年,一动不动望着巷子里,像是痴呆了。路过之人有的奇怪看他两眼,有的略微好奇也向巷子中瞄一眼,更多的则是神色木然地匆匆而过,没一丁点工夫理会这位呆滞青年。因为巷中所发生的事情见怪不怪。

  一盏茶时间过去。

  围殴宣告结束。

  其余的无事发生。

  施暴者中的一个胖小子看到站在巷口旁观的严罗,狠狠瞪了严罗一眼,好像在警告严罗少管闲事,然后领着剩下的人从巷子另一头跑走。留下的小女孩从大声哭喊转为低声呜咽,小男孩则鼻青脸肿红着眼睛发呆。

  严罗没有等到想等的人,呵呵笑了笑,走了。

  滴血不见的场面不可能令他触动。再说从小男孩成长为一个真男人的过程中,谁还没挨过毒打?重要的是活下去。顽强地活下去。一直活下去。活到有足够力量追寻或者守护自己想要的。

  北辰旅社就离路口百来步的距离。

  严罗很轻松找到旅社大门。

  旅社对面一家小学。区位布局很奇怪。但严罗没有在这方面追根究底的意愿。和店内掌柜一番交谈后,留下一块袁大头,请店家帮忙烧一桶洗漱的热水,再帮忙替他找两套尺寸差不多的衣物,严罗就去了房间。

  房间在二楼。

  装修不错,有花有草,有字有画,清一色红木家具,古色古香。

  进入房间,趁着最后的天光,打开信封,从里头抽出好几张纸。

  第一张:

  抬头:丙中级悬赏。

  目标:秦三思。

  要求:取其颅。

  报偿:鹰洋百二十。

  交割:黄字三七,待颅入,银出。

  落款:黄字六五复转。

  这应该就是黑市上发出的悬赏令,也是最后交割时候的凭据之一,不然到时候少了这张纸人家不会认。

  落款上面加盖了个红色的章,严罗仔细看了看,看不懂,放弃。

  往后面几张纸翻。

  质地很明显与第一张纸不同,估摸是陈英士帮他搜集的,全是关于秦三思的情报资料。

  其中一张上面画了秦三思的画像,画得比较抽象,远不如冲洗出来照片那样生动,更不用说高能级世界那种全息栩栩如生的水平。

  全部快速浏览一遍,大致知道怎么一回事。

  大概就是这个秦三思欺男霸女,弄出了人命,受害者是一名女校的学生,本家在外地,通过当地哥老会的关系,联系到淞江黑市,放出悬赏。

  问题在于这个秦三思有位好姐夫,在袁氏手下任财政总长,再加上其本身早年拜过名师习武,且手下养的打手也不少,于是悬赏放出来半个月,有人接却没人搞定。

  严罗面无表情全部看完,准备将这些重新装回信封的时候,突然发现还夹杂着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写:“清都山水,向阳草木,吾梦安处。”

  严罗眨眨眼。

  什么意思?猜字谜?

  站起来环顾一圈……墙上一幅草书,一幅山水画;窗台和橱柜上几盆盆栽小花;还有……睡觉的床。

  顺着提示摸索。在墙上所挂山水画的后面,发现一暗格,里面掏出两个弹夹,在吊兰花盆下面也发现一个暗格,里面是一把军刺,最后又在床铺枕头位置的被褥下面发现第三个暗格,里面一把毛瑟八五盒子炮,神剧里常见的那种匣子手枪。

  【八五式毛瑟军用手枪】德产,288mm*7.63mm,1.24kg,初速425m/s,单发,有效射程150m,使用要求:简易火器入门。

  【八五式毛瑟手枪弹夹】数量:2,容量:20发。

  【M1866T型刺】法产,强度等级:F+,使用要求:手。

  因为是普通物品,而且是制式死物,所以不需要使用明镜技能,纹章便直接显现了三样东西的数据。

  严罗看着低头无语。

  这个纸条和这三个暗格透露出两条信息,第一是这旅社很可能是陈英士自家的产业,所以这么放心跟他乱玩这种小游戏。第二则是这家伙可能有病。

  门外面传来敲门声。

  “客人,您要的木桶热水和更换衣物准备好了,现在进来吗?”

  “哦!稍等。”

  严罗喊了声。

  将暗格归到原位,其他东西一股脑全塞到被子里。

  半人多高的木桶被伙计抬进来,热水一盆一盆往里倒到三分之二满。

  伙计出去后,严罗去关窗。

  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窗户合上的那两秒,窗外树上一只原本站着的麻雀扑棱棱飞走。

  严罗看在眼内。什么也没多做,宽衣坐进桶内,而窗外……

  麻雀飞了一圈,落到隔壁街道一个黑色宽大风衣人影的肩膀上。

  麻雀叽叽喳喳叫了一通,戴着爵士帽的人影点点头,抬手往它嘴里喂了一粒晶莹的米,手腕上露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纹章印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