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无限之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迷踪,春雷!

无限之围 邢渔 2062 2019.11.15 23:35

  “那天刚从号子里放出来,认床嘛,睡不着,出去逛了逛,就顺手做了。”严罗夹着烟回答,随意地描述那个夜晚所进行的刺杀,就好像说午夜尿急,起床解手一样寻常。

  他目光又投向陈英士身后的汉子,示意道:“话说回来陈先生,你这师傅上回说要跟我搭手的,这回怎么说啊,还没介绍我们认识?”

  “呵呵,朋友过世留下的大徒弟……”陈英士让开一步道。

  “当年替朋友操办丧事,他说要给我当五年保镖,严格说起来五年上两个月已经满了。你们俩练武的就不用我来介绍了吧?”陈英士摊摊手。让开的一步使得汉子和严罗中间不再有阻隔,那汉子仍旧跟上次一样,一身长衫配马褂,僵着脸站在那闷声不吭。

  严罗刚想说话招呼,忽然听到门外极轻微的呼吸声,不动声色手握住门把手。

  门忽的打开,黄月林的胖脸侧着出现在门外。

  大眼瞪小眼。

  严罗和黄月林两个人对视着,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黄探长,什么事情啊?”陈英士在严罗身后看到了,发现场面尴尬,探头问。

  “啊,哈哈,没事,没事。这不刚才胸袋里表找不到了,走到门口才发现在内袋里。”黄月林摸出怀表拿手里扬着,打哈哈。

  “哦。黄探长再进来坐坐?”陈英士似乎信了,若无其事地走上前邀请。

  “不了不了,累坏了,哈哈,你们聊,你们聊。”黄月林挤着笑,狼狈地走开。

  陈英士站在门口,看着他胖胖的身影这次消失在长廊拐角,把门关好。

  回到房间内,陈英士找到烟灰缸轻掸烟灰,对严罗道:“是不是觉得他很蠢?在我的地方跑到我门口来搞偷听这一套。”

  “嗯……不知道。”严罗沉吟了下,不发表评价。

  “呵呵,一点也不蠢。”陈英士走回到沙发边上坐下,“他吃准这点小事我不会和他翻脸。而且门口走廊我没安排人,如果不是阿严你,说不定还不会被我们察觉。”

  “但看表象确实不像青派龙头。”

  “嘿,你可别被他装出来的模样骗了,这家伙手辣得很。”陈英士略带讽刺嘲讽说道。

  “认真查,淞江一半的恶性案件跟他牵连有关。但这人在法巡捕房任职二十多年,戴着白手套玩黑吃黑。有传言明后年,淞沪护军使衙门要升他为上校督察。你说这世道……”陈英士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严罗有点惊讶,“这么厉害?我看他挺怕陈先生你的。”

  “我不一样。谁都知道我受孙先生直属,除了袁慰庭的人,当然都敬我三分……诶,不说这个了,说阿严你的事。”

  “庆顺?”陈英士看看他的保镖汉子示意道。

  那汉子一直如影子似不声不响。此时闻言,抿抿嘴唇,跨上一步抱拳。

  “刘庆顺。霍家,迷踪拳。”

  严罗掐掉烟,抱拳回礼:“严罗。嗯,没什么流派,都偷师过一点,就是能打。”话是实话,但听在刘庆顺耳中就有点刺耳。

  刘庆顺喉头微动,一直低垂的眼眉张开,凝睇严罗,说话变得不太客气,“我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只要你能在我手下撑一炷香,七国擂就算你一个位子。”

  “好说好说。”严罗应着,指指房间,“这里?”

  “屋子精致,打坏可惜。去楼上。”

  严罗笑着摇头,“我的意思是不如就这里吧。陈先生?”他征询陈英士的意见。

  陈英士笑呵呵站起来,耸肩拉着陈祖涛退到墙角,“我读书人,不掺和。你们来。”

  刘庆顺嘴角动了动,见主人家都不反对,也没再反对。

  严罗见状后退几步,身子微微向后倾,双脚错开,笑道:“人命如薄纸,功夫争纤毫。刘师傅担心打坏东西,真打坏了那是我练不到家,算我输。”

  这话更不客气。刘庆顺面色急变,怒喝一声脚底游龙步转,摆开架势。

  “大言不惭。”

  “请。”

  ……

  ……

  并不宽敞的房间内。

  灯泡发出晕黄的光。

  一声轻吼。

  一个身影怒冲向另一道身影。

  刘庆顺全身气势爆发,由内而外,在严罗的感知中,就像一堆普通的柴火里添了把油,旺盛得如同黑夜中晚会篝火。

  之所以坚持在这房间里比试,一是嫌麻烦懒得换地方,其次出于习惯不爱在人前显露,但这样做的结果,显然惹怒了这个一向沉默寡言的刘庆顺。

  又凶又狠的直拳闪电般砸向严罗面门,身形摆动,像竹子摇晃般让过这一拳。回手就是一肘。

  噗得闷响。

  肘关节对肘关节。

  两记横肘撞在一起。

  刘庆顺在力量上一点不输于他。

  酥麻的感觉从关节窝逆流而上,一直追溯到背肩。不过相比于普通人,这种电流般地酸麻触感已经微弱许多。

  严罗收回右手。

  左手迅雷似探出,拳头中间中指节微微突出,呈指锤状点向刘庆顺。

  他与人动手通常出手就要见血。此刻两人只是比斗不分生死。因此稍慢一丝,侧身将原来的打击目标太阳穴转为后颈。

  高手过招争的就是瞬息。就这慢的一丝。之前一招不成的刘庆顺,立刻猱身而上,肩部微沉,一下撞了过来。

  远手近肘贴身靠。

  迷踪拳兼修内、外两家。这一下靠实,凭严罗目前的体质属性,绝对要吃个大亏。

  严罗电闪撤步,躲过这一击。然而已经失了先机。攻守易势,刘庆顺欺身而至,拳拳如锤。

  严罗双手挥得疾风骤雨,密不透风。但刘庆顺力量与他不分伯仲,此刻占据优势,依然逼得他后退不止。

  久守必失。

  险险挡住又一记重拳。

  惊鸿乍起。

  一记鞭腿如三月春雷!猝然而至。

  严罗一惊,急挡双臂于胸前,硬受了这一记。

  噔噔噔。

  连退数步。

  最后一步鞋底踩着地面滑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严罗脚后跟离墙边一个瓷质的花盆仅剩半寸距离。

  我滴龟龟……

  严罗心下有些惊叹。踏前一步甩甩手臂,看着因为急起鞭腿后同样气血有些翻涌,正原地调整没有追击的刘庆顺。

  忍不住对其使用了明镜技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