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无限之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冲突

无限之围 邢渔 2158 2019.12.06 23:54

  巴尔默骑士是所有选手中最后一个登场之人。

  在此之前,现场气氛已经在司仪调动下一波一波逐渐高昂,终于在此刻这位巴尔默登场的时候,达到热烈的顶点。

  乱哄哄的呼闹声几乎盖过司仪麦克风扩音后的话语。

  司仪停顿了一会儿,等热度稍微冷却,才重新接着介绍接下来的抽签事宜。

  由于一共七国每国各三个名额,所以二十一个人不太好分组。

  委员会商讨的规则是,第一轮按国籍规避原则,二十一人分为七组,每组三人,组内进行两两循环比试。结束后所有两胜零负者直接赢得一个八强席位,零胜两负者直接淘汰出局,而获得一胜一负战绩的选手,则重新加赛,角逐竞争八强剩下的席位。

  这个赛制其实有点奇葩。

  理论上可能有七个人直接晋级,七个人直接淘汰,然后七个一胜一负者竞争第八个八强席位。但如果反过来另一个极端,每一个小组都是两两之间一胜一负,二十一个人全部相同战绩,那就相当于白打了一轮。

  不过根据严罗的感应,二十一人中,除了暴熊和能部分屏蔽他感知的天启,还有两人应该要比其他人明显强一筹。

  这样的话不管怎么分组,就应该不会出现极端的全一胜一负战绩情况了。

  礼仪人员抬上来一个木箱。

  二十一个参赛者在司仪的引导下一一抽签。

  每抽一人,司仪看过选手抽到的组别报给观众知晓,观众不管听懂没听懂的,看着大幕布上记录员写下的分组,又是一齐爆发一阵沸烈的喧腾。

  轮到严罗。

  木箱放在一个半人高的小圆桌上。

  他微微弯腰,手伸进去,取出一个木丸。

  丸子打开,里面一个叠好的纸条,打开后写着“C3”字样。

  3就是第三组。

  C就是这组三人中的第三个。

  今天开擂,不会把第一轮全部打完,而是只会七个组别,每组号码排在A、B两位的选手打第一场,也就是总共七场。

  严罗是C位。今天轮不到他,他就只能在下面观战等候了。

  抽完签他站回到选手的队列中。

  看着后面那些人的抽签。

  两名与他一同代表华夏出站的选手,一人姓傅,叫傅义容,抽到的是A6签。还有一位姓宫,叫宫柏年,抽到C4签。

  就是说今天后面的七场中,他们三人只有傅义容需要上场。

  与傅义容目光交汇,他对傅义容微微笑了笑,尽在不言中。

  再后面还有东、俄、英三国的选手没有抽。

  大概又花了一刻钟。

  这三国的人也抽取完毕。

  严罗注意到那位暴熊是B5,而那位天启则是C1,看来今日份的【明镜】就由这位暴熊先生独享了。

  “八嘎!”

  退场的时候。

  某个留着小胡子的东洋武士主动撞了他一下,严罗疑惑地看过去,却反被骂了一句。

  待看清这人的样貌,他有些惊讶,这人竟然是跟他一个组的,也是在第三组,好像叫小田什么什么。

  严罗一般对在他眼中的这些小土著小朋友,其实不是太爱斤斤计较。但被无端撞了一下,还被反咬一口,也不是泥塑的菩萨。

  不管这东洋人听不听得懂,像洁癖的人掸灰尘一样掸了掸衣服上被其撞到碰到的一块,他自顾对着这小胡子说道:“最近吃得好吗?”

  叫小田的东洋人听不懂,但严罗的神情动作很明显不是道歉,于是面生愠怒,“八嘎!八嘎!哦妈埃,洗嗯德苦类!”,一连串怒叫。

  “吃得不好就这两天多吃点好的。”

  严罗拍拍此人,带着点医生对病患的语重心长说道,然后不再愿意搭理他,转身要走。

  小胡子不肯干休。

  大叫一声:“突吗蒂!”抢上一步,伸手拦向严罗。

  严罗在一瞬间眼见其手的方向是自己肩膀关节,冷笑一声,猛一侧摆靠在其身上,然后一抓一掀一扣一压,将这东洋人毫无反抗能力地按在地上。

  这里的变故立刻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睛。

  多数白人见是两个东亚人动手,只是在那窃窃私语,还有些高兴地起哄,怕不够热闹。而来到现场的华夏人和东洋人都在介绍选手的时候,着重注意自家的选手,所以对两人分外熟悉,见到二人冲突,哗啦啦站出来许多人。

  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人员连忙联系场控和安保人员,过来调停。还有的人直接到临时委员会所落座的那片席位区域去请人。

  小田被按在地上,脸色转瞬通红,继而红得有些发紫,像是猪肝颜色。

  奋力挣扎,然而不知怎么回事,却怎么也动弹不得,反而稍微一动,就有莫大的痛楚,简直比年少时接受的耐击打训练更疼痛数倍。

  傅义容和宫柏年在一旁,看到有其他东洋人,还有另外两个东洋选手在靠过来,对视一眼,靠近严罗,准备帮忙。

  而严罗却用眼角余光瞄到远处去委员席位搬救兵的场控,连陈英士也从座椅上请着站了起来,要亲自过来调和矛盾。

  于是对傅义容和宫柏年二人使了个眼色,摇摇头,然后目光不含半点波澜地看着这个叫小田的家伙,说道:“我确实说错了。你应该最近吃得很好。我道歉。”

  “不过好吃也不能吃得太饱,撑着了啊。”

  他说完这句就松开小田,不等小田站起来,示意傅、宫二人,一道离开了,留下小田面色忽青忽白忽红的在原地。

  接下来的一切又重归平静。

  再没有发生什么小矛盾小插曲。

  严罗与傅、宫二人回到三楼包间,等待第一场比武的开始。

  第一场比试的双方分别为一名意大利人和一名法兰西人。

  两人在严罗的视角中,都没有什么威胁。

  但是在严罗想来,能够被选来参赛的,至少还是应该达到一定的水准的。然而出乎意料,法兰西的选手居然半分钟也没撑过,就直接投降。

  三人在包间的私人看台上面面相觑。

  一连四场。

  很快就是第五场。

  傅义容在第六场,于是下去热身准备登台。

  严罗和宫柏年二人一同下去,在选手席替他助威。

  就在三人走到二楼楼梯转角口的时候,陈英士的助理正好上来,看到严罗,叫住了严罗。

  严罗被叫到一旁。

  那助理在严罗耳旁低声说道:“严先生,陈先生让我传话,今日比试散场后,法巡捕房的黄先生在汇中楼作东请客,请你一定要到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