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无限之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剥削者

无限之围 邢渔 2190 2019.12.02 03:31

  装载时的消耗只需要卸载消耗的三分之一。

  或者反过来说,卸载难度和代价竟然是装载的三倍。

  这点难免让人联想到当初开发纹章负载系统的神秘存在,早先可能从事过流氓软件的研发。

  当然,要是在都市中待得久一点,尤其是当晋升到有正式爵位以后,许多交易与服务费用结算只可以使用本源,而无法使用系统发行点数的时候。

  大多数轮回者可能又会习以为常,甚至产生一种错觉。

  那就是系统和主神殿的主要目的,似乎就单纯的只是为了从大家的手中榨取本源税费,而没有别的什么目的。

  这个想法的产生并非空穴来风。抱着这样一个想法的轮回者也绝非少数。

  理由在于两方面。

  第一方面。

  都市对于轮回者并不像一些流行作品中那样,恨不得赶尽杀绝。相反还有些宽容。

  比如除了包括新人准入任务在内的一些特殊任务,大多数正常的主线任务,失败之后规则并不会以抹杀来进行惩罚,而是进行罚款。

  这个罚款的“款”就是点数或者本源。

  若是有人还不上的,系统会随机抽取你身上包括你储存空间内分解价值较高、或者在轮回者市场上交易价值较高的道具物品,作为抵扣。

  要是再还不起。

  只要你信誉良好,没有失信记录,规则和系统会允许你先欠款,在一定时间内算利息连本带息还上就行。

  怎么看怎么有一种,把轮回者强行绑住打白工,然后“我不要你命,只要你本源”的即视感。

  第二方面。

  则是都市中的一切都需要本源或点数。

  等阶低时没有有效获取本源的手段,轮回者之间主要流通系统发行的点数,于是系统就接受本源和点数两种货币的结算,等到等阶高了,再只接受你本源结算。

  需要用到点数与本源的各项服务包括但不限于:

  1、都市强制提供的房间按等阶每自然月缴纳一定租金,平民阶为每月800点,扈从3000点,骑士2万点,男爵15盎司本源,子爵90盎司,伯爵400盎司,以此类推,直到你购买都市房产,系统允许你撤销其提供给你的房间时为止。

  2、所有轮回者每自然月有一次免费进入普通任务世界的机会。除此之外想从中心塔时空之门进入任何任务世界,包括你想多进几次刷本源,或者严罗【行者度牒】和之前渡鸦【樟木命傀】之类触发的特殊任务,系统都会视情况收取不等费用。

  3、当轮回者某一项基本属性达到整十点时,就满足等阶晋升的基础条件。然而想要真正晋升,首先得去中心塔晋升池捐赠,捐赠后晋升池会给出一块晋升凭证。凭借这块凭证,轮回者才可以进入各自等阶的晋升空间,进行或是死斗模式,或是非死斗模式的晋升任务。

  然而说是捐赠,每个轮回者都明白这是系统明码标价的买卖。平民阶5000点,扈从阶3万点,骑士阶20万点或20盎司本源,男爵150盎司,子爵1000盎司,伯爵50加仑……这些数字无疑是巨额的,这也算是和属性提升、晋升任务并列的,晋升路上三大障碍之一了。

  以上三点是最直观最大头部分,剩下还包括各种交易税、产权税,都市功能的使用费,出入都市的关口费用,中心塔里面特殊训练空间的门票费用等等等等。

  甚至于主神殿自家也开办官方的借贷业务。

  只有当你数次违约,被判定为老赖时,规则才会出手,要么抓进苦行之地榨取最后的价值,要么抹杀分解,将你直接提炼为本源,以尽量弥补损失。

  ……

  ……

  严罗捏着低仿的控灵珠把玩着,没有把它装载进去。

  他对于都市里面各种项目的吞金能力,还有系统和主神殿的盘剥手段,都深有体会。

  因而就算手握20盎司本源,他也不想浪费一点。

  这个负载对他来说用处不大,所以连考虑和【穿梭者Ⅰ】互相抑制副作用的风险都不需要。

  所谓的负载间正向的增益作用,按照他的经验,两种效果风马牛不相及的负载,产生这种增益效果的可能性不足万分之一,完全没必要花费1000点数去尝试。

  如果真是赌徒心理试了,那意味着万分之九九九九的可能性,你就损失了这1000点。而且还将要额外浪费3000点去挽回被其占用的负载栏。

  亏本买卖不能干。

  这控灵珠还是拿出去卖了比较好。严罗这样想。

  再次回到华兴赛马俱乐部。

  外围的看守防护依然严密。

  守卫验证身份后把严罗放了进去。

  严罗对内部的路径其实已经了然于胸,但为了不引起怀疑,他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让人来领着自己进去了。

  又是昨晚的那间地下房间。

  在场的人少了两位,分别为遇害的白先生和其夫人。

  严罗进去的时候,几人正在讨论如何安置白先生遗孀的问题。

  “黄探长也在?”严罗与几人招呼点头,看见黄月林并没有在办案子,而是出现在了此处,不由问道。

  “嗐,严老弟你不知道。那些卷宗又臭又长,让下面人查就可以了。我去一道看也快不了多少。”

  黄月林有些不耐地喝口茶,对严罗挤着笑容说道。

  严罗不为所动,说道:“那黄探长,我看过蒙七爷遇害那日早晨的报纸。你们是不是怀疑那个斗鸡的赌客,但是找不到其人?”

  黄月林轻咦一声。

  “严老弟懂行。莫非老弟你下午出去有什么线索?”

  严罗露出一丝笑意,“下午我路过金陵东路北面片区弄堂的时候,好像看到有个黑斗篷的怪人,身边跟着只瘟鸡。不知道是不是黄探长要找的人?”

  说起来他是帮了黄月林一个不小的忙。若是没有他,黄月林能否追到渡鸦的行踪还在其次,想要抓捕渡鸦的代价和伤亡肯定不小,现在渡鸦死了,并且留下了尸体,就算他不说,过一两天渡鸦尸体被发现后,也很大概率上报到辖区巡捕房,所以他也就直接提示了一下黄月林。

  黄月林面上闪过讶色,“老弟当真?”

  严罗道:“千真万确,我没必要骗黄探长罢?”

  于是黄月林向在座众人告罪一声,道“陈兄,托严老弟福,案情有重大进展,我就先去安排了。”

  陈英士道:“黄探长辛苦。祖涛,送下黄探长。”

  黄月林与陈祖涛离开。

  剩下严罗、陈英士、刘振声、豫才先生还有那位昨日接受了手术的伤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