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无限之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漏洞之始

无限之围 邢渔 2718 2019.11.05 22:49

  蒸汽升腾。

  严罗坐在桶内同样抬了抬手,水比较烫,但对他来说可以忍受。

  看着手腕上如同天生与血肉筋骨长在一起的纹章,严罗脑海中想着刚才那只飞走的麻雀。

  通常来讲,一个人的注意力和精力不可能像上帝视角那样,时时刻刻事无巨细地集中到身周每一样事物上,去仔细思考这些事物是否有问题。这不是严谨,而属于杞人忧天、被迫害妄想。

  而对未知危险的预知,则往往来源于直觉或者人们日常所说的感知、第六感。

  严罗目前的感知高达21点,对于任何F能级世界的生物都是超规格级别,刚刚他没有在麻雀的身上感觉到任何威胁,也没有感觉到恶意,然而很不巧的是……

  很多年以前,他就见过这种小东西。

  双手抄水抹了把左右肩膀,久远的记忆片段浮现。

  飞剑、佛光、神雷、妖兽、侠客、道姑;正道、魔道、邪道、外道……

  出产这个小玩意儿的宗派好像叫御器宗还是御兽宗来着,应该是某个中立宗派,没有卷入当时他们轮回者的争端。

  那个任务世界的具体编号记不清了,只记得当地宗派都称之为飞虹界。

  这麻雀样的小玩意儿算是某种低等级傀儡产品,还有些青蛙、蛇鼠、鸡鸭之类的变种,在入门弟子和凡俗武林世界比较流行,对连内气都没有的普通人威力巨大。

  严罗之所以对这个世界印象深刻,是因为那是他经历的第一个通用任务世界。

  通用世界,顾名思义就是各个都市轮回者都有可能进入的任务世界,相比每个都市的独立任务世界,数量大概只有不到千分之一,但是开放程度极高。

  通用世界的能级基本为B-及以上,各都市轮回者只有达到伯爵级别以后才可能进入,现在他在一个F能级的任务世界看到了B能级的傀儡道具,那么理论上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个高能级世界的低能级个体穿越到了这个低能级世界。

  或者在他的新手准入任务中,出现了其他轮回者。

  作为一名前大君,不久前刚成功穿越了的前狱都之主,严罗几乎不用思考就能百分百确认是后者。他非常清楚如果不通过各都市中心塔的时空之门,想做到类似时空穿梭的事情,难度多么高,消耗的本源和能量量级多么庞大。更遑论还需要考虑个体的承受能力,低能级世界本身的承受能力各种因素。

  想到这里,严罗忍不住咧开嘴角,也知道了之前在提篮桥监狱门口的那种窥视感来自何方。

  这就很有意思。

  按新、旧两大公约最高铁律,新手准入任务世界具有排他性,不能出现一个以上的受试炼人。

  那么现在他发现其他轮回者是怎么回事?而且这个轮回者好像天然就对自己不怀好意。

  是自己导致了漏洞,还是自己成为了漏洞?

  又泡了一会儿,水温渐渐变凉。

  严罗心情愉悦地站起来,擦干换了身衣服鞋子后,开门喊伙计进来将东西全部收拾好。

  不管怎样,漏洞出现是一定的了。

  第七时玉是本纪元第一块被人为触发的时玉,没有经验可借鉴。他在混沌地带遗迹继承的传承记忆也只是记录了操作过程和结果,并没有详细阐述原理。

  现在的客观条件不允许更深入研究。

  于是严罗把玩了一会军刺,看天色暗了下来,也懒得点灯,便直接把被子盖到头上,蒙头大睡。

  ……

  ……

  夜色渐深。

  午夜。

  黄埔汇中楼。

  淞江的大部分区域已经陷入完全沉寂,这汇中楼依然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五楼,赌场一角,斗鸡处。

  “咬他!咬他!啄他啊!”

  “唉!没吃米怎么的?”

  “快躲开!啊,娘希匹……”

  “妈了巴子。又是这只瘟鸡,连赢第几把了?”

  助威声夹杂各种方言,伴随一方倒下,有的人骂娘,有的人眉飞色舞,还有的难以置信,一脸不可思议地询问身边人。

  一名黑风衣、爵士帽的男人从容地站在斗鸡台旁。在他一旁是面色难看的轮班经理。

  斗鸡赌法很多。

  最普通的一种是庄家提供两只斗鸡,赌客在下面押输赢,押时长,押回合数,押中即胜,不中即负。

  热闹一点,参与度高一点,庄家则会组织比赛,赌客可以自个儿带了斗鸡来,相互赌斗。这种其他人的赌法和第一种差不多,参与者最后名次好的,可以获得赌场方面不菲的奖金。

  而最少见最刺激的当属第三种。

  有人带了自己的斗鸡来挑战赌场,也就是俗称的砸场。

  现在就是这砸场的家伙,连续斗赢八把。

  常来熟悉情况的赌客都知道这里场子守擂的一共九只,号称九大鸡王,眼下打擂的人只剩最后一擂便便斗通关了。

  轮班经理探首靠近黑风衣男人,小声商议几句后达成共识,当即宣布今日斗鸡处营业到此为止,匆匆离去。

  看热闹的众人不由起哄,显然现在庄家缺乏信心认怂,纷纷叫嚷着赶明儿就让汇中楼斗鸡场的招牌砸了这事儿传遍淞江滩。

  人群逐渐散去。一些人归家,另一些人转战其他场子,还有几个则想去认识认识那连胜八场的挑战者,结交一下,不料全部热脸贴冷屁股。能来汇中楼寻欢作乐的非富即贵,受了冷落的几人冷眼睨着那人,想着一会寻机会探探底,若后台不硬便叫他好看,然而还没来得及行动,刚离去的经理小跑着回来了,躬身对那人说道:“先生,七爷请。”厅内一瞬间静了静。

  二楼董事办公室。

  壁炉正旺,白炽灯将空间照得十分亮堂。

  男人提着鸡笼,里面装着那只看着病怏怏,却打遍擂台无敌嘴的瘟鸡,站在下首。上首是个精瘦的白发老者,背靠软椅,两脚翘于桌面,桌脚处同样摆着个装有斗鸡的鸡笼。

  旁人全都屏退。

  老者说话了:“我当年盘下这里的时候,曾在几个老兄弟的聚会上吹牛夸下海口。谁能打通这里斗鸡场的九王擂,谁就能找我办一件事,不管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给他办成咯。”

  “当年聚会的人现在都死了,没想到你能知道这事,不知你从哪听来的。”

  “不过我蒙七从不食言,今日也不会食言。”

  “你只要在这把最后一场先打完了,任凭你提条件。当然,你要是没信心,也可以领了这些钱现在就走。”

  蒙七抬抬手,指了指桌上一沓墨绿色美金。在淞江,美金绝对是比各种银元更硬通的货币。

  可是男人听完,低着头第一时间没有回答。

  七爷没有不耐烦,喝了口茶,等了会儿再问道:“怎么样,考虑好没有?”

  “斗鸡就先不斗了。钱我也不要。”男人说。

  “那你要什么?费尽心思见我,什么都不要?”蒙七说。

  这时男人抬头,目光对上了老者的眼睛,微微张口,轻声说道:“要你命。”

  老者闻言惊起,右手立刻摸向腰间。

  可手刚动弹,便僵在半途,老者眼珠凸起,愣愣低头看向自己胸口。一只麻雀从他后心钻入,前胸钻出,鸟喙叼着颗比本身还大的心脏,胸口拳头大的窟窿血汩汩流。

  老者软软倒在座椅,信息从男人视网膜前流过。

  “猎标4完成。”

  “本次指向性任务剩余目标:3。”

  “剩余猎标信息:1、……,2、……,3、严罗……”

  男人一瞥而过,只有看到第三个目标时微微皱眉。这个目标今天下午接触了一下,最终没选择下手,看履历虽然强悍,但一个最低能级世界土著,应该仍处于普通人范畴才对,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对方就产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将这个目标留到最后,这样即使重伤,也可以直接选择回归治好伤势。

  打开窗户,男人带着麻雀和鸡,一跃而下。

  ……

  ……

  另一端。

  守卫森严洋房的不远处,睡醒的严罗悄无声息出现在一堵遮蔽灯光墙根下,定睛观察,就像黑夜中即将出击扑食的猎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