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瓦尔斯塔英雄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 枪骑兵之歌

瓦尔斯塔英雄传 天魔劫火 2840 2019.03.03 03:05

  1703年4月2日,晌午,赛托维兹会战的战场上,硝烟滚滚,枪炮齐鸣。

  瓦尔斯塔公国第三军在联军的猛攻下即将被全面击溃,只有第七师的一些残部仍据守在各自的阵地上。

  值此危机时刻,援军到来了!

  瓦尔斯塔公国第十一军、第十军、第十二军抵达了战场,战场的人数比例发生逆转。

  为了拯救血战中的同胞,率先抵达的第十一军只做了简单的整备,便率先对联军部队发起进攻,三个骑兵中队冲在最前方,庞大的骑兵师紧随其后,最后方的步兵排成行军纵队加速前进。

  援军队伍中,三支新组建的骑兵中队显得格外耀眼,他们头戴草原人特有的四角方顶帽,穿着公国配发的骠骑兵军装,乘骑自己家乡特产的草原骏马。

  他们不像其他骑兵部队,对于他们来说,卡宾枪、手枪和军刀只是副武器,他们以古老的方式作战,所装备的主要武器是一根长约三公尺的骑士长枪。

  这罕见的枪骑兵团由三百余名来自草原的汉子组成,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亲自征募、组建了这支部队。公爵大人对草原人的马术和长枪技艺赞誉有加。

  为了回报公爵的信任,枪骑兵团的三个中队冲在援军的最前列,想要以战斗证明自己的价值。

  负责指挥他们的军官是伊万少校,他出身于草原上的显赫家族,受到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他的全名是:伊万·米哈依洛维奇·伊万诺夫斯基,这是个草原人特有的冗长姓名,由自己的名字加父亲名字再加上家族姓氏组成。

  伊万少校乘骑着一匹枣红色的草原骏马,马鞍后方斜插着一把卡宾枪,另一侧挂着弯刃军刀。他的右手紧握着自己的长枪,锋锐的枪头散发出慑人的寒光,枪头下方飘扬着的红色小旗帜被劲风吹得猎猎作响。

  前方不远处就是纷乱的战场,联军正忙于围攻一座城堡,由于太过轻视对手,他们队形散乱,一支缺乏保护的轻步兵部队站在城堡周围,向着城墙上的守军射击。

  “哈哈!这真是我们枪骑兵团最好的靶子!”伊万少校豪爽地大笑着,向着紧跟在身后的三支骑兵中队怒吼道:

  “弟兄们!战机稍纵即逝,咱们这就冲上去,都给我记着,不要怜悯!号手,吹冲锋号!”

  “呜呜呜呜呜呜……”军号声响起,三百余名枪骑兵排成横队,形成了一堵由血肉组成的高墙,他们逐渐夹紧了马腹,稳步提速。

  一名留着大胡子的中尉唱起了草原人的民谣《枪骑兵之歌》:

  “

  哎嘿!

  游牧民啊!

  美丽的草原母亲

  是她养育了我们

  敌人却威胁要来践踏

  哎嘿!

  草原的姑娘们在想些什么呦?

  她的心上人跨上骏马

  拿起他父亲的长枪

  草原的小伙子们在想些什么呦?

  当他奔赴战场

  向姑娘挥一挥手

  便再也不能相见

  热血而盲目的乌合之众呦!

  无所作为的庸碌一生

  一切都被抛诸脑后

  只有这决死的冲锋!

  草原啊,我的母亲!

  青草一望无边

  英雄们骑马飞奔

  哎嘿!枪骑兵冲锋向前!

  姑娘们流下了眼泪

  多么伤心

  心上人何时才能再见

  哎嘿!

  草原的勇士们啊

  以鲜血滋养这片土地

  兀鹫和食腐鸦将会为他送葬

  枪骑兵的落幕演出!”

  雄壮的歌声伴着冗长的冲锋号,这些草原的勇士们留下眼泪,那不是胆怯的泪水,而是誓死向前的决绝!

  伊万少校摸了摸上衣口袋里的东西,那是爱情的信物,情侣的头发编织成的饰品。是未婚妻瓦尔瓦拉赠予他的礼物。

  她是一位金发蓝眼的好姑娘,能弹着六弦琴哼唱出令他心醉的歌声。

  眼看敌人越来越近,伊万把自己的私心搁置一边,他高举长枪,喊道:

  “目标是前方围攻城堡的联军纵队!先荡平轻步兵,然后是列兵和掷弹兵!杀过一轮之后不要恋战,返回现在的位置,转头再冲一次!好了,就是现在,全速冲锋!“

  枪骑兵们用靴上的马刺强迫骏马狂奔,他们平端着长枪,以古老的方式,向着联军步兵发起冲锋。

  联军的士兵们专心围攻城堡,完全没有注意到高地另一侧来了公国的援军。

  等到他们听到沉重的马蹄声时,一切都已晚了。

  “天呐!是公国的骑兵,快!全体就地组成方阵,轻步兵迅速后撤!快啊!”

  枪骑兵们犹如飓风一般席卷而来,联军的轻步兵们被长枪的锋锐枪尖挑起、贯穿。弯刃军刀劈开筋肉和骨骼,铁蹄践踏着倒下的人们。

  两百余人的轻步兵队伍在顷刻间被全歼,然而这些可怕的枪骑兵仍旧没有减速,他们继续冲向联军的其他部队。

  这次冲锋的战果丰硕,围攻城堡的联军部队被彻底冲散,没有了队伍保护的落单步兵完全没了战斗力,有些人甚至丢下自己的步枪,向着后方奔逃。

  眼看枪骑兵们勒住缰绳,停止进攻,迅速返回。联军的一位军官试图重组被打散的部队,他大喊:

  “快回来啊!只有方阵才能救你们的命!你们两条腿是跑不过四只马蹄的,逃跑只会死得更快,都给我回来啊!”

  然而这些士兵们的士气已然跌落谷底,枪骑兵锐不可当的冲锋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长官的呼喊声被忽略掉,只有少数人仍然保持镇静,试图组成方阵。

  “呜呜呜呜呜呜……”军号声再次传来。

  枪骑兵们又折返回来了,与他们一同现身的是一整支由各类骑兵组成的骑兵师,骠骑兵、猎骑兵、龙骑兵、胸甲骑兵……,马蹄践踏大地,地面的小石子被震得不住颤动。

  “瓦尔斯塔公国万岁!米德奈特公爵万岁!”

  他们高喊着,催动战马奋勇向前,城堡周围的联军部队在瞬息之间被摧枯拉朽的冲锋消灭殆尽。

  只有一支建制尚且完整的线列步兵营成功结成了方阵,骑兵们绕着方阵兜起了圈子,这些线列步兵就像暴风眼中的一座孤岛。

  骑兵们举起卡宾枪和手枪,轮番向着人员密集的方阵内部射击,士兵们像被镰刀收割得小麦一样,一片片倒下,很快,处于空心方阵内部的联军军官举起了白旗。

  城堡中的守军打开城门,他们冲出来追杀残余的敌军,被围攻的愤怒终于得以发泄,所有人都处于狂喜的状态。

  就在半小时前,他们还被重重包围,即将遭到围歼,而现在,刚刚那些不可一世的联军官兵已经横尸遍野,上千人向公国军投降做了俘虏。

  战斗过的骑兵部队停下来休整,生力军则继续追击逃敌,毫无防备的联军一溃千里,骑兵们挥舞着军刀四处砍杀,远处的联军炮兵根本来不及装填霰弹,十多门大炮被公国的骑兵们缴获。

  达利·艾因富特少校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城堡,他受了伤,手榴弹的金属弹片嵌入他的大腿和脸颊,蓝色的血液混杂着汗水,在他的皮肤上不住流淌,灌到了靴子里。他满怀感激地拥抱了枪骑兵团的团长伊万少校。

  “来自草原的朋友们!谢谢你们!我从未见过枪骑兵的战斗,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你们再晚到哪怕五分钟,联军的大炮就会消灭我们了。您是我的恩人!敢问您的尊姓大名?”

  “叫我伊万就行,朋友,你们也是好样的!这么点儿兵力被上万人围攻,竟然坚持了如此之久,我也想认识一下像您这种蓝血贵族英雄,以前我还以为这是传说呢。现在信了!”

  “哈哈,您见笑了,我和大家没什么区别,都是为公国效力的军人。我是达利少校,153步兵营的的营长,第三军伤亡惨重,我们这里是最后一道防线的重要据点之一。敢问,总参谋部许诺的援军都到了么?”

  “我们枪骑兵团隶属于第十一军,除了我们,前来支援的还有第十军,第十二军。所有部队都处于满编的状态。”

  “太好了!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伊万少校从身旁的工兵那里要来钳子,小心地为达利取出了嵌入他头骨中的弹片,然后把这个染满蓝色血液的小金属碎片放在他的手里:

  “朋友,反击的军号已经吹响了,只需等待步兵跟上,我们即将发起全面反攻!

  第三军将士的鲜血不会白流!我以手中的长枪和军刀发誓!

  我会让你们城里人见识到,草原的汉子们是怎样战斗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