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机卡战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余晖下的老人

机卡战纪 归途鲸落 2416 2019.12.18 18:13

  第二天早上,此时那座古朴的庭院里。

  中年人手强烈的颤抖着,拿着刚得到的消息,结果却是他记忆中那个小弟命損,唯一的儿子还下落不明。

  当看到被杀的字样时,中年人满脸痛苦。心里全是儿时的记忆,印象中的小弟的模样是那样清晰。

  他向着中间的别院走去,一路经过了几座花园,几个小池塘。

  心中渐渐冷静下来。家族在联邦这么多年,家中底蕴尚在,家中在首府有这样大面积的庄园。

  他知道这是家中的祖祖辈辈一直努力开拓,一代又一代的儿女为家族付出了鲜血与牺牲,方才有如今家族在联邦的地位。

  行走了几分钟,中年人来到了一方平湖前方,看着湖旁低头示意:“父亲,弟弟的消息确认了,我很难说出口,但他……应该已经不在了,我们刚从松小镇才查到的情报……

  中年人望着老人,老人没有任何的变化,于是他接着说了下去。

  “他隐姓埋名这么久,娶了个当地小镇的女子,生了一个孩子。弟弟被杀了,杀手不详。”

  “孩子叫楚辰,家族内生成的感应的应该是他造成的。他当年应该也遭受了重创,按说应该也要被杀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抢救过来了,接着就失踪了。”

  距离首都两百公里的这座庭院,是一个不为广为人知的地方,能在首府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这样大一片庄园,足以说明居住在里面的人的地位。

  庭院中有一个人造的池塘,金鱼在池子游走,荷叶在水中荡漾,微风徐来,水波不兴。

  有一位老人,穿着复古的长衫,脚穿着布鞋。坐在轮椅上,望着水塘,背影无比沧桑。

  正面相看,老人脸庞饱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那双刀刻般的眼睛微闭着,老人仿佛睡着了一样。

  老人安静的听着,当他听到楚辰父母被杀的消息时,老人爆发出强烈的气息,旋即又咳嗽了起来。

  抬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似有强烈的情绪,似乎又有些解脱,说道:“小幺,是我对不起你啊,当年的事情。”

  听着这含着父亲似乎悔恨的话语,中年人心中剧震,有些担心父亲。

  他担心父亲会因为弟弟离世的消息而悲伤过度,虽然这个事情是家族的禁忌,他这么多年也不敢提父亲与弟弟那奇特的关系。

  但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弟弟离开家族,他清楚父亲其实一直很在乎这个弟弟。他走到老人身后关切说道:“父亲,弟弟已经走了,请保重自己身体。”

  “一个消失了二十年的儿子,其实和死了也没什么分别。”老人坐在轮椅上,仿佛精神又弱了点。

  中年人的目光一直保持着恭敬,其中也有一丝崇拜。

  虽然他与对方是父子之亲,可他总觉得父亲与他疏离很多,从小到大他对父亲总有一种距离感,也只有他那个弟弟,才不怕这个老人,调皮捣蛋,没有丝毫恭敬。

  “你弟弟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出生豪门,却向往着平常人的生活。心里极其正义,对各种不公之事也打抱不平。”老者回忆道。

  “当年之所以发生了那件事,就是因为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后果,造成了现在的这个局面,我们楚家那时也顾不了他,能保住他的命已经是不错了。”

  中年人清楚父亲所指的那件事情,这是他家族的禁忌,知晓这事情的人不多,每当谈起这件事情都是讳莫如深的样子。

  对于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他当年人在外,细节也不尽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被人压下来,只知道大概的最后结果。

  沉默。。。。两人望着这潭碧水,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沉默良久,中年人似乎下定了决心,斟酌着说道:“调查报告有很多疑点,看起来绝不是单纯的谋杀案,小幺的孩子现在也下落不明,后续我们该怎么办?”

  老人没有马上回答他,沉思良久,缓缓说道:“我尊重联邦的精神,也尊重联邦的那几大家定制下来的传统规则。”

  “但如今发生这种事情,不是昨晚那张机卡的启动,我们还蒙在鼓里。既然有人连当年盖棺定论的事情还追着不放,挑战我的底线。”

  “如今我才知道,他们在二年多前就已经行动,想把我的儿子全家杀光,虽然从那时候起他名义上已经不是我儿子了!”

  每说一句,老人气势就强盛一分。

  “没有任何人知道你弟弟的下落,他当年走的那样坚决,就是因为厌倦了这里的生活。他想过他自己向往的生活。”

  “知道这些的,只有那几家的主事人,而如今的我也时日无多,很多人已经不安分的跳了出来。”

  “二十年多年前,你弟弟都没有碰过这张卡,他天赋很好,甚至可能是你这代人中最好的。但他从来没有推开过那扇门,我曾经在多少个日子里希望那张机卡能带来联系。”

  自那件事以后,我和他便恩断义绝,再也没有来往过。”老人突然一阵剧烈地咳嗽,中年人看着渐渐苍老的父亲,上前一步:“父亲,您要不要紧,先休息一下吧。”

  老人看着平静湖水中泛起的阵阵涟漪,觉得自己那颗苍老的心也渐渐空洞起来。

  “你弟弟一直没有碰那种机卡,分明已经表明了态度,然而还是有些人要他死,连他的儿子,我的孙子都不放过。”

  “这中间有多少的龌龊在里面,这些人中肯定有家族里的某些想不清楚的人,也有那些找个理由试探我们楚家的反应的人,他们这分明是在试探我们的底线。”

  “我不明白,弟弟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一直以来拒绝使用机卡战斗,不当卡修,他的天赋一直是最好的。”

  中年人每每想到记忆里那个聪明捣蛋,放纵不羁,天才横溢的弟弟,便会心如刀割。

  “当初那么一个桀骜不驯的弟弟,竟然可以窝在松小镇,怀着与世无争的心态,守着老婆孩子,过着最平凡的生活。”

  “我知道那件事情深深的伤透了他,这也许是他对这个世界,这个制度的无声争辩,更可能是对我的最强烈的反抗……他的离开是坚决的,家族的禁锢是他自由的枷锁,松小镇的生活是他最向往的生活吧。”

  “弟弟的孩子,我们该怎么处理。”中年人试探的问道。

  看着父亲的背影,家族的顶梁柱渐渐的老去,联邦的战神也敌不过时间啊。

  当年凭借着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在最危难之时挽救联邦于水火之中,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而此刻,望着萧瑟的背景,父亲已老,楚家的将来该怎样继续?

  而此刻联邦的战神心绪难平,恨恨的说道:“既然他们这么不给我楚某人面子,这么多年来怕是忘记我的存在了,查!你一定要给我查清楚,这其中的所有算计!”

  “我的孙子,既然能推开那一扇门,那自然有资格回归楚家。暗中找到他,保护他。在合适的时候我会亲自接他回来!”联邦的军神此时气势奔腾,此刻庭院的湖水宛如大海奔腾!

  老人看着太阳渐渐落山,余晖洒在身上,心中暗想,终究是我对不起你啊,你的孩子我一定会护他周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