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城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夜晚守灵

金城故事 寄语星 2034 2019.08.09 21:51

  都到了下等四五点,县剧团的人才到,坐着一辆大客车来的。一共来了三十多个人,还有一辆三轮车给拉着器材。村里理事会的人连忙帮着卸器材,再跟团长协商着,选地方搭戏台,先让演员,乐队的师傅坐下喝喝水。过一会儿就要吃晚饭了。先搭好戏台,接好电路,吃了饭再开始唱戏。金全也过来跟团长打了招呼,给团长拿了几条香烟。按规据是一人一天一盒。

  村里帮忙的人手多,很快就搭起了一个简易的舞台,就是就着一块高点的地势,三面和顶上用胳膊粗的木头搭起框架,再都用彩条布围好,地面上铺好剧团自己带来的红地毯,里面一面挂起背景布,剧团的师傅再拉好电路,架好各种灯光。

  等吃晚饭的时候,已经搭好了。

  吃饭的时候,小良要亲自去墓地里把打墓的邻居请回来的,这些人比起别的帮忙的人要更辛苦。小良去到墓地,也看到了风水先生给选的地方,是离村子有个三里路的山坡脚下,背依着高高的土崖,坐东朝西,面向着村子。几个人挖了一天,已经在地面上挖出了一个一米多宽,两米多长,一人来深的坑,这进度,明天就可以往里侧掏挖墓室了。这边人都是这么挖的,先挖下去,再横着掏挖出墓室放棺材,空间也不会很大,只要能放下就可以了。这样挖出来的墓室,刚好就是在土崖正下方了。也就不容易塌。

  小良给挖墓的几个人,叔叔叫着,递烟点火,请他们回去吃饭,因为也天要黑了,就抢着帮他们拿工具。

  回来时,也正好开饭,小良招呼他们坐好,自己赶紧去灵堂,要跟晓静一起烧纸钱的。他来到灵堂,晓静看着他,眼神充满感激。小良跪下后,晓静也跪在旁边,烧纸钱有专门的一个瓦盆,当地人叫它钱柜,意思是把纸钱烧到这里,就是给逝者存钱。

  小良拿起小方桌上早就放好的纸钱,现在的生意啊,把纸钱也印得像真钱一样,也一叠一叠的,小良先抽出几张,在白蜡烛上引燃,再放进瓦盆里,再把整叠的纸钱用手划开,便以充分燃烧,纸钱要都烧尽了,不然下面的人收到的钱就不给花,会是残缺的。小良烧着,晓静在一旁说到:“爸,您把钱拾了,你刚到下面,人生地不熟,该花钱就花。别舍不得。需要啥就给自己买啥。”

  小良听得眼泪一下就下来了。等烧了三叠后,小良停手了,再双手按在地上,把头磕了下去,晓静也把头磕下去,这会儿开始哭了。小良也在哭,边哭也边叫着爸,旁边的人这会儿也过来把两人扶了起来。每次都哭,也不能让孩子哭太多了。

  外面已经开始吃了,晓静还是不肯吃东西,叫小良去吃,小良也说,你不吃那我也不吃。两人静静坐着。

  晚饭吃完,搭好的戏台那边就传来了秦腔戏的唱戏声,是戏团的人,已经开始在调试声音了,随后,锣鼓声,二胡声,打板声,一个一个传来,先是单个的,后来慢慢就合到一起了。

  围着戏台坐了不少人,都是吃了饭就回家搬来椅子凳子,穿上厚棉衣赶来的。

  随着一段很委婉的曲牌曲,报幕人出来了。“李家村的父老乡亲们,大家晚上好!”说完,深深冲着台下鞠了一躬。”今天我们大家,都怀着一颗沉痛的心情,因为贵村李府李老先生因病离开了大家。我们是咱们县的县秦腔剧团的,受李老先生义子易小良及女婿王金全的邀请,为大家进行演出,感谢大家多年来对李家的照顾,也感谢大家这几天的操劳帮助。在此,我也想对事主的家人亲友说上一句:人死不能复生,李老先生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大家为他难过伤心,希望大家保重身体,节哀顺变。“主持人停顿了一会儿,才接着说:”下面,演出正式开始。谢谢大家。“她刚说完,后台的伴奏就响起了起来。

  坐在当间的小良跟晓静,也听到了音箱传来的声音。小良看着晓静说:“姐,你听到了吗?爸不会希望你是这样,连饭都不吃,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的活。“

  晓静很柔情的看着小良:“刚才哭的时候,你能开口叫爸,我很高兴,你现在所做的,以后你就会知道,一点也不委屈,也一点不亏的。我不是不想吃,就是没胃口!”

  小良又反应不过来了,一点也不亏?还要给我钱吗?

  “那我去给你做饭,保证你有胃口,再说了,我今天可是你弟弟了,而且也是第一次以弟弟的身份做饭给你吃,我看你吃不吃!”小良狡猾的说,然后就跑去院子了。

  晓静微微一笑,看着小良的背影,这个家伙,有时候好聪明,有时候就跟个大傻子一样。

  没一会儿,小良端了一个白瓷碗进来,边走边看着晓静,神迷的笑。到了跟前才递到晓静眼前给她看,“我亲手做的,鸡蛋醪糟汤,里面还放了樱桃罐头和白糖,酸酸甜甜的,你一定喜欢喝。”

  “好,我喝“晓静接过饭,坐在凳子上,小良在旁边看着她,一勺一勺的喝着……

  戏唱到晚上十点多就结束了,主要是冬天晚上太冷了,又是露天的,爱看戏的人,都是年龄比较大,身体吃不消。

  剧团的人,简单把东西集中了一下,就坐着大客车走了,村里帮忙的人也都回家了。金全带着二虎几个回他家里住,晓静家地方也不够。

  屋里就剩下小良晓静,晓静妈还有晓静一个姨了。她姨是今天收到报丧的信儿就赶来了,留下来安慰晓静妈。她两人在里屋。坐在被窝里拉着话。

  小良跟晓静就守在灵堂,晚上要守一夜的。别的人家兄弟姐妹多了,还可以轮着守。当间的门开着,风吹过来也是很冷。

  他俩坐在一个小炉子旁边。

  “你先去睡觉吧?这有我就行了。“晓静用手拍了小良手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