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金城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巧计识坏人

金城故事 寄语星 2040 2019.08.04 12:24

  “小良,写什么呢?”月红站在门外,身子靠在门框上问。

  “嫂子进来坐啊,我在设计一个表格,明天要开始计工时了啊!“

  月红进了屋,也没别的椅子了,就直接坐在了小良的床上。笑眯眯的看见小良。“这有啥好记的啊,都有带班的管着,洞子里面的活,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闲人的。等开始出矿了,才是关键,要记拉车的每天拉出来多少车矿。”

  “噢?这个我还不懂,没人给我说过。”小良好奇的说。

  “矿不拉出来卖了,或加工了,那来的钱啊?你看外面这种铁斗做的架子车了吗?这个装平,一车矿有差不多400斤,就按400斤算的,出来5车子就是一吨了。你没来时,我也记过。”

  “原来如此啊。谢谢谢谢,我记住了。嘿嘿”

  “我今天听你的,中午闲的时候,我和了一些泥,把墙缝堵上了。”月红嫂子娇笑着说。

  “噢,我看看,堵得怎么样?”月红出来也没关灯。小良就先从自己屋这边顺着墙缝往月红那间看,“你也没堵住啊!”小良不解的回头问月红。月红脸一红,眼神瞪了一下小良。我堵的是后墙。

  小良噢了一声,“那我去后面看看。“

  小良来到后面一看,发现还有缝,只要没以前那么明显。回来给月红说没堵住啊。月红也奇怪,“不对啊,我堵得挺严的,我再回屋看看。“月红回到她屋,没过三秒,就叫小良,”你过来看看。“小良进去一看,墙角竟然有被捅掉下来的泥块。一看就是有人从外面又把堵上的泥捅开了。月红嫂子这下有点怒了,准备出去开骂。小良一把拉住她,”你知道是谁吗?发火只会更难抓住他,先别急,我来想办法,一定要知道他是谁。今晚上上床前,先把灯了。“月红嫂子一听小良这么说,也就不打算再闹了。

  小良回到屋,开始想,怎么才能把这个抓住呢?自己去蹲在屋后的山坡上吗?还是在墙后面设陷阱?这样也不好啊,他还是直接把人抓住,容易一下子就撕破脸皮,有点太过了。还是先知道是谁,再决定怎么做。可是要想在对方不知道已经被发现的情况下,知道这个人是谁,用什么好呢?他身上也没标签啊?想到标签这两个字,小良一下子有了主意了,买什么东西,包装上很容易找到标签纸,标签纸大多都是不干胶贴上去的,找一些这样的标签,然后把有胶的一面向上,给月红嫂子的那间屋后墙下,铺上几个,那人要来,晚上肯定也看不见脚下,有很容易被粘在鞋底。自己早上早起,然后溜进工棚里,看一下是谁的鞋,不就知道了。哈哈,妙计啊。说干就干,小良到自己的行李里,找了找,还真找到了三个标签。就撕下来,轻手轻脚的跑到屋后布置好,然后就回来关灯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5点多,小良就快速起来了。先到屋后墙下看了一下标签还在不在,一看还真少了一张。就悄悄进了工棚里,工人们正睡的香,他像个小猴子一样,蹲在地上,把床下的鞋一只只拿起来看。还真有一只鞋底上有粘标签,这个标签也是小良放的。小良心里暗喜,终于让他计谋得成了。小良看了看这双鞋对着的床上,正睡着的人,可能是这个人。小良就赶紧出来了。他要等一会儿起床了,看看是不是这个人穿着这双鞋,再核对一下。

  小良回到屋,又重新上床睡觉,本来是做做样子,没想还真睡着了。到了8点,月红嫂子敲门叫他,他才起来。工人们一直吃完早饭,已经开始往洞子里进了,小良一开门,就看见穿着那只鞋的脚。是一个中等个子,瘦瘦的看起来就长得有点猥琐的中年男人,都走到离洞口剩下几步了。还回头狠狠的看了一眼,正在蹲着洗碗的月红。再回头时,发现小良正看着他,眼神有点不自然的躲开了。就进了洞子。

  小良来到月红嫂子跟前,笑着说:“嫂子,我昨晚上用计成功了,已经知道是那个人在偷看你了。“是哪个?你是怎么抓到的?有证据了?”月红急忙问。

  “那当然,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怕你不急,会打草惊蛇了。等金全哥上来了,我给他说,看他怎么处理,我保证,结果肯定让你满意。再说,是一个偷看了,还是两个三个,再抓抓看。”

  “最少两个,还有一个是你。”月红嫂子有点生气的说。

  小良一听这话,脑门上一团黑线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啊!

  “别楞着了,快去吃饭了。”月红嫂子冲着还在不知所措的小良说道。

  小良正在吃饭时,二虎上来了。给小良带了几本帐本,还有工人的花名册,再详细说了,工人的工资情况,还给小良说,等山上这边熟悉了,还要他练车。车也要会开啊,金全哥已经托人给小良办驾照了。“啊,驾照不是要考的吗?”小良问道。”考你个头啊,你有时间去考吗?过几天我不帮了,就开车把你拉着,你就直接开车上路。几天就会了。驾照就是花钱买个就行了。“”那交规我也不懂呀,上大路了不也不行吗?“”你真事多啊,等我下次再上来了,给你买本照驾考的书,你没事看看,这样行吧?“二虎说。

  二虎没久留,交待完就走了。

  “你跟金全到底是啥关系啊?他怎么对你这么好呢?“二虎走后,月红嫂子好奇地问到。

  “我们就是一个村的啊,也没啥吧,就是金全哥前些年,在我们那儿跟几个人在山沟里打架,刚好我看见了,就回村喊人来。金全哥那次差点被打死了,村里人来了,把他送到医院。我那时还小,还没帮上什么啊!“

  “救命之恩啊,还说没帮上什么?你这小伙子行啊,挺有正义感,这次不也帮嫂子抓坏人吗?“

  小良又是一脑门黑线,这个坎一时过不去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