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来到龙族就拿出真本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闭幕式 时间的、流淌的

来到龙族就拿出真本事 神奇小方块 2556 2021.05.04 20:18

  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以人类的思维思考的?

  是观察人类行为模式的时候?还是和众多人类雄性相处的时候?还是和他相遇之后?

  人类真是一种很无用的生物,人类雄性面对容貌具有魅力的雌性丝毫没有抵抗力。只要稍微给点儿暗示,稍微肢体接触一下,就会沦陷。

  我甚至能感受到他们荷尔蒙的分泌,真是.......油腻。

  何必去模仿他们呢?这种生物有什么可模仿的呢?

  ..........

  这次接触的个体有些特别。

  论容貌,比他强的多得是;论语言能力,比他强的多得是;论所谓的在我看来没什么意义的“学习成绩”排位,他每次也在中下游.......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勇气.......那么自信,自信得像是他真的很强大一样。

  我在人类的因特网上学到人类中有些特殊的个体在青春期会得一种特殊的病,叫中二病。他可能病得不清。

  .......

  我尝试用往常获取人类男性好感的办法去接触他,但是每次都会被他躲开。明明对我有好感,为什么怎么都不肯对我求偶呢?

  好奇怪的个体。

  我还特意学习了各种技能,成为各种各样的人类女性,尝试去引起他的兴趣。但似乎他并不在意,他只对自己的世界感兴趣。

  真是可怜。

  .........

  这个个体喜欢虚构的不真实存在于世界上的女性,这一点让我很迷惑,也很好笑。

  顺着思路,我于是学习了化妆技术和制衣技术,特意去打听了他喜欢的虚构人物。

  这一次情况有些变化。在艺术节开幕式上,他分明一直在看我,表现出了对我浓厚的兴趣......但仍然不向我求偶。

  他只是每次在我参与社交活动的时候帮我拿道具,替我准备水,必要的时候还会为我做饭。

  理解不了这个人类,这种消磨自己时间精力资源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他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交配权?可是他甚至不愿意和我肢体接触,每当我主动和他肢体接触他甚至会发烧。

  ........

  那天他迟到了,带着一身的伤。我出于对这个特殊个体的重视,询问伤势的来源,他却笑着略过。

  简直是智力低下,他为什么会觉得受一身伤就算是保护了别人呢?好奇怪。

  当问及缘故,他也只是回答这是他的人生信条。

  ........

  我一般会观察几个个体,之前也出现过几个个体发生接触后产生矛盾的事。但我只需要肢体接触和言语就能抚平他们的情绪。

  但这个个体的问题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虽然在言语上对我很温柔,但是一旦涉及其他个体,他就会很难过。

  然后某一天,积累了很多,他爆发了。

  ........

  “我讨厌温柔的女孩子。温柔的女孩子其实对所有人都温柔,我却会误以为只对我温柔,然后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双方都受到伤害。”

    “  只要稍微打个招呼就会胡思乱想,要是互相发短信,心中还会起波澜,接到对方来电的那一整天,都会对着来电记录傻笑,可是我知道,那只是温柔,对我温柔的人对别人也同样温柔,这种事差点就忘记了。如果说真相是残酷的,谎言肯定是温柔的,所以温柔是谎言,一次又一次期待,一次又一次落空,不知从何时开始,便不再怀抱希望。”

    “  看谁的脸色,讨谁的欢心,保持联络,迎合话题,不得不做那么多才能维系的友情,那种东西根本就不是友情。如果那么繁琐的东西才能被称为青春的话,我根本不需要。靠这种无聊的交流而装作很快乐的行为根本就是自我满足。那根本就是欺瞒,是应该唾弃的蠢行。”

  “夏同学,我心里有过你。喜欢人不犯法,但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就这样草率的,莫名其妙的,我和他的人际关系终结了。

  何必如此?可供观察的例子太多了,而且这时只要有其他雌性向他求偶,他就会忘记'夏弥'吧?

  ........

  浓烈的挫败感。

  作为实验,我尝试一另外一个爱进行角色扮演的女性形象,被他拒绝;舞蹈团团长,拒绝;体育部运动型少女,拒绝.......

  最后再以'夏弥'形象出现,期望再度引起该个体兴趣,拒绝。模糊记忆,再次尝试,拒绝......这个个体的内心好像关闭了。

  罢了,管他呢。有趣的个体多得是,不差这一个。

  .......

  什么叫喜欢人不犯法?什么叫喜欢过?什么叫到此为止?

  奇怪,为什么作为龙类的我会因为人类个体感到不甘心?

  尝试,再尝试,总有办法再次引起这个个体的兴趣。

  .......

  梦里,我又一次梦到了我的兄弟姐妹们。

  大兄铸了刀,用来砍我们,杀我们,他想吃我们,变得强壮。

  兄长打不过,被吃。水双子,吃,风双子,吃。只剩我,最后被吃。

  我是兄弟姐妹们里最弱的一个,我逃啊逃,还是被他砍了,活生生吃了。

  好痛啊,明知道是往昔的梦就是醒不了。没有生物来救我,因为我是王,没有智慧生物敢。

  梦里有人类替我死了,他临死前告诉我,他在,别怕。

  我终于醒了。

  那个个体在我身边,他的衣服盖在我身上。

  我才想起,我们一起做道具做得太晚了。

  ........

  我误入了奥丁的尼伯龙根,可我不该去,我太弱了。

  楚子航是特别的,因为他有个弑君者人类作为父亲。

  而我甚至打不过龙参。

  奥丁投出把柄枪的时候,我想,我要死啦。那杆枪是逃不开的。

  不知道张锐怎么跟进来的,他开着他父亲的二手破车,强忍着恐惧一路赶到我身边。

  明明说了心里没有我了。

  他一点儿都不勇猛,只是一些侍从,就能把他吓得不敢动。

  可是他还是让我跑,说让我别怕。可是他自己怕得要死。

  跑?跑得掉吗?你挡在我前面有什么用?挨打?那是神话之枪啊,是必然会命中我的。

  人类,你会死的。

  可是他还是让我跑。我不跑,累死了,反正也躲不掉。

  .........

  但最后,他做到了。

  那是我不曾听说过的言灵,即便父亲也释放不出来。有无形的手生生扭曲了空间,无用;打得昆古尼尔变形,无用......最后他还是用了最蠢的办法。

  他用胸膛挡了那一枪,之后用那奇怪的言灵把枪头扭开,结局是他被钉在墙上。

  他救了我,可是他要死了,那杆枪一出,总有一个人要被钉死的。

  人类的历史书里有“英雄”二字,那一刻我才理解那两个字的分量。

  那一刻,我才后悔对他没有付出过感情。

  我决定和他分享我的生命,我给他即将逝去的生命注入了我的血。

  ........

  我离开他了。

  我感觉待在他身边我不像我了,和他待在一起我会有种依赖感,我会变得弱小,我会失去身为王的尊严。

  但是很开心。

  ........

  我和他再见了,在火车南站。

  我情不自禁去接近他,他一点儿没变,还是那么蠢。

  他还送了我很多没用的小玩意。哼,就勉强保存好吧。

  .........

  我想不通?为什么他会来抱住我呢?怕我被玻璃伤到吗?可我是龙王啊。

  真蠢啊,明明保护好自己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来保护引发灾难的始作俑者?

  可我怪开心的。

  罢了,败给你了。

  .........

  “夏弥呀夏弥,你真想和这个笨蛋一起过日子吗?”我在空空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抱着枕头自言自语,想着未来和他会做的事情。

  “想啊。”

  身体自作主张开口的那一瞬,我立马在床上打滚,扭得像蛆一样,脸上像是发烧了。

  大概,在问自己这个蠢问题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是个人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