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回到古代做才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真相

回到古代做才女 山里山狸 2309 2020.03.15 18:02

  “你说什么?楚聘婷考到了甲下?!”

  一个精致的闺阁内,林燕燕将茶杯花瓶砸了一地。

  “不可能,不可能,楚聘婷那种草包怎么可能考到甲下,一定是她爹花钱贿赂了那些当官的!”

  林夫人闻言,连忙伸手去捂她的嘴,恨道:“这掉脑袋的话岂能乱说?你爹方才已经备了礼去拜访楚家了,你也快换身衣裳随我去楚家,现如今那出楚聘婷考中甲下,算是一朝飞黄腾达了,以后你可得给我将她巴结好了。”

  林燕燕眼神狠厉,恨恨道:“不可能!要我去巴结那个草包!”

  “你这孩子!怎么这般看不清形势。”林夫人恨铁不成钢:“林莺莺那个死蹄子的狐媚子娘将你爹勾的心里早已没了我们娘俩,你若是想过得好,必须同楚聘婷把关系搞好了。她楚家比我们家有钱,现如今又出了个楚聘婷,已经不是你我能得罪的起的了。”

  林燕燕闻言,面上划过一丝慌乱,她的确没有林莺莺在林家得宠,想到自己现在的境地,她顿时听话了:“我听您的,娘。可是……之前我那般对楚聘婷,她还会与我交好吗?”

  林夫人闻言,也陷入了沉思,半晌,她似是想到什么,眼睛一亮:“你不是说,之前楚聘婷撞树的事,是有人陷害她吗?你将这个事告诉她,也算卖个人情,再软言软语哄她几句,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小女孩,定然会原谅你的。”

  “这个办法好。”林燕燕闻言也赞同道:“那娘我们快去楚府吧,多备些金银珠宝,楚聘婷最是喜欢这些了。”

  而这厢的楚府门槛都快被前来贺喜的人踏破了,楚老爷本就毫无准备,一时间颇为措手不及,干脆大开门庭,一并招待了前来贺喜的人了。而这些贺喜的人,皆是楚老爷商场上的朋友或敌人,那些人得知楚家出了个才女,深知楚家地位水涨船高,纷纷前来道贺。

  一家人除了楚聘婷之外,皆是忙里忙外,好不热闹,而大家的道贺对象,此刻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

  再过几日,楚世吟的书院便要放假,科考即将开始,楚世吟有半月的假期,远在扬州的楚世宁写信到京城,邀楚聘婷和楚世吟去扬州玩些日子。

  楚老爷和楚夫人这是第一次享受女儿带给自己的荣誉,此刻正沉浸在喜悦和兴奋当中,是以当林家一行人进来的时候,他们笑吟吟的转头,脸上的表情立马变了三变。

  楚老爷经商多年,城府自是颇深,只一瞬,他便收起表情,迎上前去。

  林老爷备了极厚的礼,见到楚老爷,大笑道:“恭喜楚老哥啊。”

  楚夫人自来便瞧不惯林家这群人虚伪的嘴脸,见状撇了撇嘴,转身去招待其他客人了,好在来的人虽多,但都不是被正式受邀,是以只是道了贺便走了,而林家不光与楚老爷坐到了前厅,竟然还聊了起来。

  楚夫人将所有的客人送走之后,一转头瞧见林老爷、林夫人以及林燕燕还在前厅赖着不走,心情更是郁闷。

  这厢林老爷脸皮极厚的同楚老爷客套,那厢林夫人和林燕燕伸长了脖子望眼欲穿,迟迟不见楚聘婷,便一个劲给林老爷使眼色。

  林老爷会意,干咳了一声,问道:“楚老哥,怎么不见聘婷呢?”

  楚老爷顿时明白了他的想法,皮笑肉不笑的道:“应当是在房里看书吧。”

  “哈哈哈哈,不愧取中甲下,果真勤奋好学。”林老爷笑的极为敷衍。

  楚老爷闻言,呷了一口茶,并不接话。

  前厅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好在没过多久,楚聘婷便从后院往前厅走来。

  林燕燕有几日没见到楚聘婷了,这一抬头猛地看见来人,发现她似乎比前几日更好看了,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在发光一样,说不上来为何,自有一股吸引人的气质。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林燕燕嫉妒的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

  楚聘婷走到前厅,意外见到了预料之外的人,她只瞥了一眼林燕燕,便像没看到她似的掠过,朝楚老爷笑道:“爹,我出去买点东西。”

  她方才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原身的那些华贵的衣裙和金银珠宝都太过俗气,她能入眼的没几件,是以才打算重新出去买一些衣裳和首饰。

  楚老爷现在对楚聘婷,那是言听计从极尽宠爱,见女儿要出门,连忙问道:“银子可带够了?不够叫你娘再去库里给你取一些。”

  楚聘婷失笑:“哪里花的了那么多。”说完便带着夏荷转身欲走。

  林夫人连忙给林燕燕使了个眼色,林燕燕见状,咬了咬唇,出声叫住楚聘婷:“聘婷,我陪你一起去。”

  她几步跑至楚聘婷身边,垂着眼小声道:“我知道几家铺子,里面的成衣特别适合你,你定然会喜欢。”

  楚聘婷挑了挑眉,看向自家爹娘,见两人脸上皆是无语,她心下明了,冲林燕燕笑了笑:“有劳。”

  三人甫一走出楚府,林燕燕便咬着唇,脸上尽是屈辱:“聘婷,前些日子是我不对,我被我那庶姐蛊惑,是以才……我们做了那么久的朋友,你定然会原谅我的吧?”

  楚聘婷不置可否一笑,正欲说话,谁知林燕燕心里有鬼,见到她的笑容以为她是不信,将手里的帕子捏的紧皱,咬了咬牙,心里一横,开口道:“我将百花宴那日的事情告诉你,你便原谅我好不好?”

  “什么事?”楚聘婷皱眉。

  “那日、那日你撞到头,其实不是偶然,是、是苏轻语叫人做的……”林燕燕磕磕绊绊开口道:“她叫我把你引过去,又让人出言讽刺你,待你恼羞成怒去打人的时候,她便让人在背后推了你一把。是、是苏轻语逼我做的,她是户部尚书之女,我……我不敢得罪她。”

  原来是苏轻语,楚聘婷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在画像上见过的那一个眉眼温柔的女子。

  “我与苏轻语无冤无仇,她为何要加害我?”

  林燕燕见楚聘婷质疑她,顿时慌了,她极力要证明自己,说话的声音都不禁大了些:“你别不信我,你之前追求陈晟的事整个京城人尽皆知,苏轻语喜欢陈晟,自然看不惯你。”

  陈晟?

  “陈晟是不是艺考的时候,来督考的那个银袍小将军?”

  “就、就是他……”林燕燕说完,楚楚可怜的看向楚聘婷:“聘婷,我都将真相告诉你了,你会原谅我吗?”

  楚聘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反问道:“你会原谅伤害过自己的人吗?”

  林燕燕愣住。

  “苏轻语的账,我自然会找她算,看在你告诉我这些的份上,从前的事我便不跟你计较了。”楚聘婷轻描淡写出声,但语气听在林燕燕耳中,却颇为渗人:“但是叫我原谅你,这可真是个过分的要求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