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回到古代做才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色诱

回到古代做才女 山里山狸 2175 2020.03.26 07:15

  此刻的茶楼里,赵灵正心情的忐忑的坐在那里,一双眼紧紧盯着暗香楼门口,眼见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赵衍还没带着楚聘婷过来,她实在坐立难安,“腾”的一下起身想往暗香楼走。

  刚走到门口,她便与迎面而来的楚聘婷撞了个满怀,此刻的楚聘婷身上还穿着那件轻薄的粉色纱衣,赵灵见状,拉过她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见人没事,她松了一口气。

  “你没事就好,可把我吓坏了。”赵灵小声的抱怨道。

  楚聘婷朝赵灵安慰性的一笑,见周围人来人往,遂道:“我们先进去说话。”

  于是三人在茶楼里开了个包房,赵衍这厮还颇为悠闲自得的要了一壶雨前龙井,待茶和点心都上来后,赵衍唤来赵三,命他守在门口。

  赵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兀自喝了一口,面上浮现出满意的笑意。

  楚聘婷见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小嘬了一口,发觉这雨前龙井的味道着实不错。

  “方才我见你与那老鸨攀谈,她神色颇为紧张,可是你打听出了什么?”楚聘婷放下茶杯,看向赵衍,赵灵闻言,也面露期待的看向他。

  谈及正事,赵衍正色几分,将自己方才与老鸨的对话讲给了楚聘婷和赵灵二人听,言罢,沉吟道:“倘若那老鸨说的是真话,那么凶手便只需要从蓝蝶儿近来接触的人里一一排查便可。”

  不错,能近的了蓝蝶儿身,将她杀害又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只能是她身边的人,蓝蝶儿自从不接客开始,便鲜少与人接触,要想排查起来并不困难,楚聘婷心里立马便浮现了一个身姿妖娆的身影。

  思及此,她犹豫道:“会不会是……蓝烟烟?”

  赵衍闻言,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你倒是聪明,这么快就摸清了她们的关系。”

  楚聘婷之前想请蓝蝶儿做评委,便将蓝蝶儿调查了一番,自然知道她是蓝烟烟师傅这件事,况且这在扬州城内,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蓝烟烟那,我已经问过了,据她自己所说,蓝蝶儿出事那一日,她正在暗香楼的琴房练琴,中途有一个小丫头给她送过饭,那个小丫头可以证明蓝烟烟并未离开过琴房。”赵衍把玩着杯子,漫不经心道。

  倒是赵灵闻言怪异的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好奇道:“哥,据我所知那蓝烟烟是暗香楼的花魁,想要见她一面,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赵衍挑眉,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赵灵,并不接话。

  倒是楚聘婷怪异的笑了声,眯着眼睛道:“花魁之夜一掷千金的人,果真是你。”

  赵衍愣住,随即漫不经心的一笑:“莫非楚小姐以为,我当真是有那般闲钱的人?”他摇着头,目光渐渐深沉:“这蓝烟烟身份不简单,我调查她,只不过是因为另一桩事情罢了。”

  楚聘婷知道赵衍身份尊贵,在船上的时候,便已经见识过他的能力了,此时听他这样说,便不再追问,而是蹙眉想到另外一件事:“你说那丫头瞧见蓝烟烟在琴房里抚琴,可是亲眼见到了蓝烟烟本人?”

  赵衍摇摇头,回想道:“蓝烟烟练琴的时候素来不喜欢有人在一旁,是以丫头只是将托盘放在门口,瞧了一眼便走了。”

  他说完,两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同样的意味。

  不错,没有亲眼所见的不在场证明,便不能作数,倘若那一日琴房里练琴的不是蓝烟烟,那事发当日,蓝烟烟又去了哪里呢?

  “要不,我们再跑一趟暗香楼,去拜访一下蓝烟烟?”赵灵这般提议道。

  赵衍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还是爬狗洞进去?”

  赵灵听他打趣自己,遂想起自己爬狗洞的事,面上露出一丝羞赧,垂下头不敢看人。

  “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楚聘婷嘬了一口茶,道:“蓝烟烟有没有问题,一探便知。”她说着,看向赵衍,道:“你同她有露水情缘,不若你亲自去约她游湖,我跟赵灵溜进她房中?”

  赵衍在听到“露水情缘”四个字时,喝茶的手一顿,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楚聘婷,见她神情揶揄,笑的恶劣。

  而一旁的赵灵则目瞪口呆,一双眼睁得老大,一句话不敢说。

  “赵公子既然不说话便是默认了。”楚聘婷起身,道:“那便这般说定了,明日赵公子便去约蓝烟烟游湖。”

  言罢,她将杯中茶一饮而尽,道:“我还有事,便先回去了,有劳赵公子结一下账。”

  赵灵见楚聘婷走了,左看看右看看,最终决定抬脚去追楚聘婷。

  而这厢赵衍还一句话都未曾说出口,便被人这样使唤了,他右手把玩着茶杯,意味深长的看向某处,表情颇为捉摸不透。

  这边赵灵追着楚聘婷出了茶楼,一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表情看着她:“聘婷,你居然敢使唤我哥,还让他去色诱,你实在是这个。”她伸出大拇指,在楚聘婷面前晃了晃。

  心里却在默默为好友祈祷,祈祷她知道自家哥哥的身份之后,能够坚持住不晕过去。

  出门在外隐藏身份,已经是她跟赵衍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哪怕是在京城,也鲜少有人知道赵衍的身份,旁的人对他的认知,除了身份尊贵之外一无所知。

  倒也不是赵灵故意瞒着楚聘婷,而是她觉得没必要说。

  真正的朋友,是不在乎这些条条框框的礼数的。

  晚间的时候,楚聘婷正在花园里练字,楚世吟满头大汗的从外面回来,脸上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意。

  “回来了?”楚聘婷认真的写着,头也不抬一下:“这些日子早出晚归的,都去习武去了?”

  楚世吟面上的笑容一顿,随即白了她一眼,道:“与你无关,倒是你,整日里与那赵灵厮混在一起,做什么神神秘秘的?”

  楚聘婷笑着搁下笔,在一旁的铜盆里净了净手,冲他一笑:“无可奉告。”

  楚世吟闻言,气鼓鼓的便要回自己的院子,走了两步似是想起什么,又回过头,看向笑的颇为讨厌的楚聘婷,咬牙切齿道:“我师傅说过了,这几日扬州城不太平,连锦衣卫都从京城赶来了,你最近出门可小心些。”

  说完,他面露恼意,又恶狠狠道:“我可没关心你!”扔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倒是楚聘婷听见锦衣卫三个字时,神色一顿,最后意味不明的摇了摇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