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回到古代做才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瓮中捉鳖

回到古代做才女 山里山狸 2117 2020.03.18 09:01

  楚世吟推门而入,夏荷正在给楚聘婷擦拭脸上的薄汗,见自家小少爷带着一群陌生人进来,连忙将被子往上提了提,将楚聘婷包的严严实实的。

  赵衍慢条斯理的走上前,瞥了一眼床上的楚聘婷,见她整个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通红的小脸,秀眉微蹙,殷红的小嘴微张,呼吸声小的几乎听不见。他见状,装模作样的掀了被角,将手搭在她的手腕处,为她诊脉。

  事实上,赵衍还真的懂一些医术,只是这医术他通常不是用来救人而是用来杀人罢了。

  楚世吟见他诊完脉,颇为焦急的上前询问:“神医,我姐姐怎么样了?”

  赵衍起身,道:“只是感染风寒,吃几服药便好了。”

  他心里思索着昨日同楚聘婷的约定,心道你如今病了,没办法再同他一起查探,这可怪不得他,但他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夜她破解机关时的冷静睿智,以及澄澈坚定的目光,不禁无奈的摇摇头。

  罢了,便宜她一次。

  “赵三。”赵衍唤了一声,便有一个男人从暗处现身,将房间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楚世吟见状面上却浮现一丝兴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暗卫。

  那被唤作赵三的男子上前,恭恭敬敬的向赵衍行了一礼。

  “你去我房中,将那瓶蓝底黄花的瓷瓶取来给我。”赵衍淡淡吩咐,赵三闻言,身形一晃,下一秒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赵三回来了,将瓷瓶交给赵衍,赵衍走到床边坐下,从瓷瓶里倒出一颗淡黄色的药丸,拿在手里把玩一下,似笑非笑道:“小爷我可是下了血本,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都给你了,你可得快点好起来。”

  说着,将药丸塞入她的口中,昏睡中的楚聘婷眉头一皱,下意识将药丸往外抵,赵衍见状,伸手在她下颚出一捏,她便将药丸咽了下去,只是神情似是颇为不悦,仿佛在控诉他的粗暴行径。

  赵衍看到,眉眼间露出一丝笑意,他将被子重新给她盖好,对其他人道:“好了,都出去吧,别扰了这位小姐休息。”

  夏荷看着赵衍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觉得他笑道意味深长,但此刻楚聘婷正生着病,她来不及细想,又转身去照顾她。

  又见楚聘婷满头大汗,想来身上定然也流了许多汗,夏荷怕她浑身是汗睡着不舒服,打算给她换身衣服。

  赵衍一行人行至门口,他似是想起什么,又转头对夏荷道:“对了,你最好打些水来,给她清洗一下换……”

  后面的话被他卡在喉咙里。

  因为他瞧见夏荷掀了楚聘婷的被子,正打算给她换衣服,料子柔软的中衣被掀起一角,露出她腰部一截柔软莹白的肌肤。

  夏荷惊叫一声,连忙扯过被子给楚聘婷裹上,转头看向赵衍羞愤道:“你怎么还不走。”

  被她这样一吼,赵衍回过神,脑海里仍是那一截白花花的皮肤,他有些恍惚的应了声,颇有几分慌乱的出了门反手将门关上,仔细看的话,还能瞧见他耳根处一抹淡淡的粉红。

  ……

  楚聘婷吃了药,渐渐退烧,晚间的时候,赵衍派人给她端了熬好的米粥,并吩咐她以后一日三餐都不必跟官差吃厨房,而是跟他一起用饭。

  她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米粥,一边疑惑这赵衍的态度怎么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两日,到了第三日下午,楚聘婷去赵衍房间找他一起吃饭的时候,那身量挺拔的男子穿了一袭黑色的袍子,见她打量自己,赵衍笑了笑,问道:“这样看着我作甚?”

  楚聘婷收回目光,回道:“没什么,只是瞧惯了你穿白色,未曾想到黑色倒也挺适合你。”

  赵衍不置可否,凑近了她戏谑道:“小爷我天人之姿,穿什么都适合。”

  通过这几日的相处,楚聘婷早已习惯他时不时的不正经,闻言极为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无视他的话。

  他见她不搭话,也不恼,坐到她身边,斟了一杯茶给她,道:“今夜是最后一晚了。”

  不出意外,船明日下午便能抵达扬州码头,今夜是最后一个夜晚,有人将军火藏在官船上,若是想运走,今夜是最后一个机会。

  前两夜赵衍也派了赵三蹲守,如他所预料的一般,那些人并未有所行动,想来是不想打打草惊蛇。

  楚聘婷颇为自然的接过赵衍给她倒的茶,抿了一口茶水,蹙眉道:“你今晚打算做什么?”

  赵衍眼神渐渐变冷:“既然敢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敢走私军火,想来背后定然有强大的势力作靠山,不若我们来个诱敌深入,瓮中捉鳖?”

  “怎么捉?莫非你派人去密道里守着?”楚聘婷思索了一阵,觉得这个办法不可行:“且不说那些人警觉性如何,若是这样他们恼羞成怒,一把火将下面炸了同归于尽怎么办?我可不想白白丢了小命。”

  赵衍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楚聘婷,说道:“你以为你能想到的我会想不到吗?今夜你只需要睡个好觉养精蓄锐便好了。”说着,他的脸上渐渐浮现了犹如老狐狸一般的神情。

  ……

  是夜。

  几个黑衣人进入密道,将他们早已准备好的军火搬了出去。随后几人便动作利落的将东西抬到甲板上,顺着绳索一箱一箱的将那些军火运到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小船上,待所有军火运完,他们不禁舒了一口气,心道这一次的行动倒是比以往顺利了许多。

  那在小船上负责接应的两个黑衣人见东西都装的差不多了,连忙招手冲还在官船甲板上的黑衣人道:“快来。”

  几人闻言,便想顺着绳索吊到小船上。

  但他们还未动作,耳边却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喊声:“不好了!走水了!大家快来救火啊!”

  刹那间,甲板上便响起一阵脚步声,眼尖脚步声越来越靠近这边,几个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点点头,将绳索割断,对在小船上的两名黑衣人道:“你们将东西送去给上头,明日酉时扬州码头会合。”

  言罢,将身上的夜行衣一脱,里面穿的竟是官差的官服。

  几名黑衣人会意,一边向火源处跑,一边将身上的夜行衣脱了丢入大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