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回到古代做才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警告

回到古代做才女 山里山狸 2100 2020.03.13 11:01

  第四日下午的时候,楚聘婷总算想出一个破题的关键。于是她片刻不耽误的在答题卷上线写下题目《秋宿湘江遇雨》,之后,便大笔一挥,一幅气势恢宏的画作便跃然于纸上。

  楚聘婷寥寥几笔,画出了摇曳的树枝、飘荡的树叶、矮小的村庄、一望无尽的江水以及一两只在江面摇曳的船只。

  滚滚湘江,阴云笼罩,暮雨将临,孤舟受阻。

  风是无声的,整个布景压抑沉闷。

  楚聘婷想了想,又在江边添了几笔,画了一个迎风舞剑的人。

  一幅画画完,她缓缓吐出一口气,转头瞧见相邻座位的那个女子拉上了帘子,想必是已经休息了。她将画搁置在长桌上,看着墨迹一点一点的变干。

  到了后半夜,她将所有的卷纸收拾好放在长桌上,才卷着被褥睡去。

  她一觉睡到了第二日临近中午时分,考试还剩下不到三个时辰,楚聘婷摇铃叫来了饭菜,慢条斯理的吃着。

  全部做完的试卷则被她规规矩矩的放在一旁。

  那厢巡视的两个考官皆有些不敢置信。

  以往参加艺考的女子,各个身子娇弱生活不能自理,哪个不是到了第三天便开始头晕眼花。他们还是头一次瞧见这般淡定的,并且瞧着她的样子,似是已经做完了卷子,这就更稀奇了,每年艺考的题量和难度,不说同科考相比,那也是极费心神的,他们只见过到了最后一天只做了一脸张卷子的,却从来没见过提前做完的。

  再瞧她,面色红润,穿着打扮仍是整齐,除了衣裙有些凌乱之外,瞧着倒真不像是经历了一场事关重大的考试。

  而这厢楚聘婷吃着饭,已经开始思考酒楼的装修和菜式的问题了。

  现代她因着是导游的缘故,在全世界各地住过不少酒店,其中不乏物件精致、陈设新奇的装修,但若是用到这古代的酒楼,怎么看都颇有些违和。

  一个酒楼,能吸引人的点除了花样百出的菜式,还有什么呢……

  楚聘婷陷入沉思,随即,她又想到,在现代的时候,人们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刷手机,而这古代娱乐设施甚少,吃饭的时候除了像此前林燕燕那般嚼人舌根之外,好像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她若是能整出什么娱乐设施在酒楼内,是否就更有吸引顾客的噱头呢。到时候人们一边看曲儿一边吃饭,时不时点盘糕点什么的,于酒楼而言,增加收入的手段又多了一项。若是如此,那么二楼的雅间门口,还要专门为客人设计看台,包的起雅间的人,应当都是极看中地位的排场的人,定然是不会在一楼大堂同其他人挤着的。

  这个想法不错,楚聘婷展颜一笑,开始在稿纸上画起了酒楼装修设计图。

  五日的考试时间,便这样匆匆而过,女官将结束笔试的铜锣敲响,考场内顿时响起一阵阵哀嚎声。

  最后一日才是面试时间,所有的考生都被赶出考场,楚聘婷交卷的速度快,是以比别人都要先出考场,待她走到考场门口时,便瞧见五日前曾见过的那位银袍小将正站在不远处,身后是精神饱满的侍卫。他似是有所觉,在楚聘婷好奇的看过来时,他一抬头,猛地撞进了她黑润清亮的眸子里。

  二人隔着几米远遥遥互望,陈晟愣住,楚聘婷看见他眼里的怔愣,也觉得这样一眨不眨的盯着人少年怪不好意思的,是以只是看了一眼,便撇开了头。

  巧的是此时赵灵也从考场内出来,见到楚聘婷,她极为高兴的上前挽住她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眼,见人看起来精神头不错,赵灵感叹道:“真是不考不知道,没想到这艺考竟是这般残酷。”

  楚聘婷闻言,倒是意外:“你这是第一次参加艺考?”

  “当然了,你别瞧着我比你大一岁,我可是去年冬月才回京呢,自然没有参加过艺考。”赵灵说着噘嘴,抱怨道:“我这次本来也只是想来长长见识,没想到会这么费劲,唉,明年说什么都不来了。”

  她说着,便去拖楚聘婷的手,边拖边说:“走了走了,我们去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楚聘婷任凭赵灵将自己拉着走,行至陈晟身边时,那一直如松柏一般站立在考场门口的少年忽然一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

  楚聘婷睁大了眼,看向陈晟。

  陈晟方才拽住她只是脑子一热,见人被自己拽住,又看向他,他一时语塞,面上渐渐浮现一丝羞赧,吞吞吐吐了半晌,才极为不自然道:“楚聘婷,我不管你是真失忆还是又玩什么把戏,我都希望你别再招惹我了。”

  楚聘婷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心道原身果然对面前这个小鲜肉下了手。

  想法再猥琐,但她的表情依旧不动如山,她缩回被拽着的手腕,颇为歉意道:“若是我以前做了什么事多有得罪,那我向你道歉,但是现在我真的连你叫什么名字都记不得了,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再跟我一般见识了。再者说,您这般在这里同我拉拉扯扯,叫人看到恐怕不好。”

  陈晟的眉头在听到“拉拉扯扯”四个字的时候一皱,他四下扫了扫,见已经有许多人从考场内出来,惊觉自己方才的行为有多么不妥,可是他在得知楚聘婷现在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的时候,他心中的情绪更加怪异。

  这怪异的感觉更甚于他被迫同楚聘婷扯上干系时的烦躁。

  “就是说啊,这位大人!”赵灵挡在楚聘婷面前:“我可没瞧见聘婷招惹你,怎么看都像是你拉着人家不放,我知道我们聘婷是生的好看了些,但你也不能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便这般颠倒黑白啊。”

  她这话说的小声,除了他们三人,旁人也听不见,只是双方的态度都颇为嚣张,一时气氛有些诡异。

  他需要引起楚聘婷的注意?陈晟气笑,从来都是楚聘婷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缠着他,他恨不得离她越远越好,就算拉住她,也是警告她别再纠缠自己。

  楚聘婷不欲闹事,见少年沉默,她拉住赵灵的手,同陈晟告了辞,转身便走。

  不远处却响起一声温柔的嗓音:“阿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