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回到古代做才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棋

回到古代做才女 山里山狸 2098 2020.03.12 15:13

  “马上集会了,别瞎跑。”随行的官员扔下这句话,一行人便抬脚继续往前走,那陈晟除了起初落在她腰牌上的目光和那句不可置信的一句“楚聘婷”,与她再没交流,倒像是不认识她一般。

  楚聘婷心道这人莫不是同原身有仇,待一行人走远,她才悠悠转头看向陈晟的背影,确定自己不认识之后,便摇了摇头,继续四处溜达。

  午饭是在考场用的,味道倒是没那么难吃,楚聘婷坐在座位上,安安静静的将饭菜往嘴里扒拉。

  蓦地她们考场一阵骚动,楚聘婷一偏头,便瞧见三个官员从门外一直走到主考席,三人落了座,最中间一人一双眼扫了一圈考场,方才还骚动的考场内瞬间便安静了下来,那人见状,满意的点点头,清咳了一声,道:“我是你们的主考官,姓严,这两位分别是副主考官潘大人和许大人。”

  “往年我都监考过蜀州和凉州,今年是第一次监考京城,听闻京城能人辈出,更不乏身份尊贵者,想必在座的各位小姐更是其中翘楚,万不会做那徇私舞弊之事。”严大人目光沉沉,嗓音不怒自威,先是夸奖了一番,紧接着又暗暗警告,一席话说的倒是漂亮。

  “但不管如何,这流程还是要走的,许大人,开始吧。”

  严大人左边一个清瘦的官员闻言起身,从衣袖里摸出了一个册子,册子用明黄色的丝带系着,许大人当着所有考官的面将丝带解开,继而将册子展开,从左往右开始念:“建宁四年,三月二十八,艺考当即,特拟考规如下,第一条,不得携带与考试相关的书籍……”

  这规则,无非就是不得夹带,不得左顾右盼,除了一些与现代高考差不多的规定之外,卷子上还不能出现污渍,卷纸不能出现破损,否则成绩作废,吃饭如厕都必须拉响头顶的铃,须得在女官的监视下才能做,否则一律视为作弊。

  楚聘婷将手肘搁在长桌上,双手撑着头,心想这古代的考试,不光是对所学知识的考察,更是对一个人心理素质的考验,在一个如此封闭的空间里,一待便是五天,除了上厕所之外还不能四处走动,若是心理素质不强大的,估计憋都能憋坏,别提认认真真的思考问题做好卷子了。

  正式的考试从二十九号开始,统共要答琴棋书画四门卷子,只有五天时间,最后一日是面试,卷子的成绩会在艺考之后批阅,而面试则是当场打分,若是在前五天便垮了的,最后一日的面试成绩也不会太好。

  理清楚这个中关系,楚聘婷便决定不管答卷如何,自己一定要休息好。

  许大人将考场规则念完,便由五名女官下场核对每个人的腰牌,这个世界没有身份证,身份证明还是官府开的,楚聘婷私以为这种方式极水,但不一会儿,便有女子被揪了出来,听着女官的意思,是身份证明上的画像与本人长相不符。

  楚聘婷无语,心道幸好自己的画像上不是化着大浓妆。

  晚间的时候,她摇铃唤来了饭菜和水,在自己的座位上用完饭,便将领的被褥铺在长凳上,双手枕着头便沉沉睡去。

  第二日她是被一阵尖锐的敲锣声惊醒的,她连忙从长凳上坐起,考场内有女官拿着铜锣在敲,喊着:“距离考试还有一刻钟,所有人都起床了。”

  楚聘婷闻言,连忙摇铃,在女官的带领下去了厕所洗漱,出来的时候,还看见了许多人手忙脚乱的在整理衣裙,她不禁有些想笑,叫这些平日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闺阁小姐独立生活一星期,还真真有些难为人。

  一刻钟很快便过去,艺考正式开始。

  五名女官分别将试题、答卷、稿纸以及笔墨分发到各个座位,两名副监考官则是在整个考场内巡视。楚聘婷拿到试题和答卷,先是将答卷小心翼翼地放到一边,才开始磨墨,这墨是官府准备的,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楚聘婷一边磨,一边去看试题。

  试题共四张八页,琴棋书画各一张一页,楚聘婷想了想,先拿出考“棋”的那张试题卷。整张卷子两页,统共只有三道题,第一道题是基础题,考的都是围棋的一些理论知识,这倒不难,她在现代的时候,熟读《围棋赋》、《机论》等著作,早已对围棋的研究、探索、形成、完善和发展过程了如指掌;第二题是论述题,又分两个小题,第一小题只有“棋决”两个字,第二小题则只有“虚与实”三个字。

  这个世界,关于围棋的书籍极少,许多棋局高手的心法都是自己在实战中领悟出来的,却极少有人系统的写过书总结,论述题上的那两个小题,问题看似简单,但一百个人能总结出一百种理论。若是没有身经百战之人,写出来的答案只怕浮于表面。

  她接着往下看,第三题占了整整一页纸,而纸上除了一个棋盘残局,旁的什么也没有。

  楚聘婷仔细研究了一番那个残局,发现一个极有意思的事。这个残局乍一眼看,觉得十分复杂,个中弯弯绕绕很难理清,但若是心细一点,将棋路理清也不难,有趣的是,就算理清了棋路,整个棋局也处处都是陷阱,白子就剩一颗,看起来似乎哪里都能落,落在哪里都说得清,但却总是存在一些漏洞。

  将一整张试题卷看了一遍后,她的心里便有了大致的答案,拿了毛笔沾了墨水,开始在稿纸上答起题来。

  第一题与她而言实在简单,她花了一炷香不到的时间答完第一题,便开始皱眉思索起第二题。

  “棋决”在现代许多书中都有所总结,但不同时代的人所总结出来的结果也不尽相同,但她最为赞同的,则是唐代王积薪所著的《棋决》这本书里所提出的“围棋十诀”,《棋决》这本书颇为写实,里面的东西既通俗易懂,又实事求是。

  而“虚与实”涉及的范围就有些广了,一个答不好,便很容易偏题,或是叫人摸不着头脑,或是太过浮于表面,楚聘婷望着这三个字,在脑海里疯狂搜索现代读过的那些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