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大千独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劫数将至

大千独游 我看青山 2021 2019.11.06 18:56

  裴文德摆摆手,将令狐冲递过来的酒壶顺势推回,“谢过令狐兄好意,不过在下平素滴酒不沾,实在惭愧。”

  “男儿在世,不喝酒还有什么意思?!更何况今天一亮,我就要和师弟去牛背山归隐,此生只怕不复相见。”

  把眼一张,令狐冲狠狠灌下一大口酒,倒也没有继续劝裴文德,而是沉寂片刻,眼神愣愣道:“文德兄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剑法武功比我们这些习武之人还要高明,不过我最佩服还是裴兄弟一腔热血,仗义行事,江湖中人争名夺利,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儿的没有几个。”

  说到这里,令狐冲竖起大拇指,对裴文德赞叹一声,复又摇头叹息。

  “只不过你这次把《葵花宝典》的事情说出来,算是把任我行得罪狠了,我看他行事狠辣,如果反攻黑木崖失败,重新被东方不败所擒还好,如果他能够重新执掌日月神教,一定不会放过阁下。还是要小心为上,我看你同伴们武艺也是不错,怎么现在却是疏离了?莫不是因为这两次出手救人,如此说来,倒是我连累了兄弟你……”

  “令狐兄不必多想。”裴文德摇摇头,一脸不以为意道:“只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细细咀嚼片刻,令狐冲眼睛一亮,不再纠结这些麻烦事情,改口道:“裴兄今夜那剑鞘离手伤人,好像是脱胎自我的离剑势?”

  “不错。”

  裴文德点点头,没有否认,“不过没有抓住其中精髓,只是形似罢了,班门弄斧,倒是让令狐兄见笑了。”

  “那可不止止形似而已。”

  令狐冲摇摇头,道:“其中运劲之巧妙,就算是我也未必比得过裴兄,你所欠缺的不过是一篇心法口诀而已。”

  声音一正,令狐冲再看向裴文德,郑重问道:“裴兄弟可否愿意继承这独孤九剑,将其发扬光大?”

  裴文德微微一愣,稍感意外,思索片刻,摇摇头道:“这独孤九剑剑法精妙绝伦,想来定是华山派不传之秘,我未曾拜入华山门墙之下,而且我观阁下众位师弟似乎都不曾修得这门武功,恐怕受之有愧啊。”

  “这一点裴兄不必担心。”

  摆摆手,令狐冲轻声笑道:“传授我独孤九剑的前辈虽然也是华山出身,但这门剑法却是他从他处学来,与华山并无干系,我一人便可决定。至于我众位师弟,勤勉或许有余,但悟性灵机就差了太多,远远不如裴兄,更何况我们天亮之后就要彻底归隐,再无用剑法的时候,只是前人创出这路剑法不是花费了多少心血,让它就此蒙尘实在可惜。”

  手腕微抖,听得酒壶中再无水声,令狐冲一拍脑门,起身对裴文德拱拱手道:“在下忽然想起这附近还有一个朋友,我在动身之前要去看她一看,这期间裴兄弟就好好想上一想,在天亮之前告诉我就是。”

  “要不要把那东方不败的底细告诉他。”

  看着令狐冲身形起落,消失在夜色当中,裴文德忽然想到。

  看对方行进方向,分明是去找那东方不败无疑。在这之前,裴文德对这位嗜酒如命,嬉皮笑脸,浪荡不羁的华山派大师兄并无太多好感,反不如那些弟子,觉得对方没有担当,同时浪费了大好资质。

  可是今日令狐冲慷慨激昂断然拒绝任我行的表现却是让他有些改观。

  不过只是转念一想,裴文德便将这想法打消,缓步思索开来。

  依着那些契约者的说法,令狐冲最终一定会出现在黑木崖之战中,在这之前,作为主角光环加身的剧情人物,决计不会轻易死去。

  反而那些华山弟子一定会在今夜被东方不败斩杀殆尽,成为促使令狐冲杀上黑木崖的关键筹码。

  既然令狐冲和那东方不败有旧,让他牵制住东方不败,似乎就可以轻易将华山之危解除。

  只是……

  裴文德稍加思索,便知道其中没那么简单,若是令狐冲没有寻到东方不败成功将其拖住,反而错了开来,使得东方不败杀到了野店。岂不是直接葬送了这些华山弟子的性命。

  毕竟有令狐冲压阵,再配合这么多高手,就算敌不过东方不败,应该也不至于落得千军覆灭的下场。

  “可惜了,那些契约者没有透露更多信息,否则也不至于弄得如眼下这般困难。”

  裴文德在心中盘算许久,终究下不定决心,还是觉得如眼下这般才是最为稳妥。

  野店内外,界限分明,俨然两个世界。

  其内,篝火通明,热气腾腾,那些无忧无虑的华山弟子伴随着一脸愁色的向问天纵声高歌,畅想天亮以后的新生。

  野店之外,是任盈盈和华山派那个女扮男装的女弟子,各怀心事,分别独自占据一个位置,以酒浇愁。

  那任我行更是如癫似狂,放声大笑,浑厚内力发出,震得梁柱颤动不休,抖落无数灰尘。

  好像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份冥冥中不可言说的命运,预知到劫数将至,故而才借着落幕之前的最后时光狂欢。

  唯一能够保持清醒的也就只有裴文德,盘膝坐在店门两处天地中间,横剑膝前,借着吐纳呼吸蕴养精神。

  “没想到今夜要死的原来不止那些华山弟子,还有这个蓝凤凰!”

  裴文德蓦然睁开双眼,以手拍地,腾跃而起,断念剑带起一泓清冷光华顺势出鞘。

  在他前面,一道人影匍匐在地,挣扎向前爬动,看其身形面目,正是那个跟在任盈盈身边的蓝凤凰无疑。

  只不过眼下她再也看不到之前的娇俏活泼分毫,面色苍白,毫无生气可言。

  在其身后,犹有嗤嗤破空声接连响起,

  “怎么回事,是谁伤了你?”

  身形一起一落,裴文德已是出现在蓝凤凰身前,刚刚开口,见对方唇齿开合几次,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急忙渡过去一道气机,改口道:“先不要说话,收敛自身气血,免得伤势更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