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大千独游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最终一战(一)

大千独游 我看青山 2022 2019.11.13 20:14

  “令狐冲。”

  东方不败缓缓起身站定,一振衣袖,露出真容,视线越过任我行余人,落在一侧令狐冲身上,樱唇轻张,轻轻吐出三字。

  令狐冲蓦然抬头,脸色已是无比吃惊,持剑前行数步,脸色几变,声音轻颤不休,亦是忍不住惊声问道:“诗诗?!”

  裴文德屈指一弹,听着清越龙吟自云间遥遥响起,紧随令狐冲而上,以内力发声,清喝道:“东方教主身为一教之主,志向远大,怎么对无辜女子下手如此狠毒?!”

  没有理会裴文德,对于令狐冲失魂落魄,喃喃问出的“和我共度一夜的女子是不是你”这个问题更是不屑回应,东方不败以手叉腰,仰天大笑,视线一一扫过,道:“任我行,我在这黑木崖上已经等你许久了,待得杀了你们,我便挥军北上,一统江山。”

  “情况果然有些不对。”

  抬头“看着”并无变化的任务面板,契约者和尚摇摇头,将其重新关闭,脚步微移,不起眼地向前挪动几个身形,和身上已是不知不觉披挂上一具土黄甲胄的老周并行而立,压低声音道:“看起来这东方不败是故意引令狐冲上来的,难道是想要专门恶心对方不成,这和电影里面差得可是太多了,这样的话到时候她可不一定会选择留手。”

  “看看情况再说。”

  双手握拳,身形悄无声息涨大一圈,将那甲胄撑得严严实实,老周头也不回,同时以秘法通知团队其他成员,“每大家不要脱离阵形,如果看到任我行和令狐冲被东方不败杀死,就不要再想别的,直接放弃就是。这次的试炼者基本上没有折损,就算杀不了东方不败完成不了任务最多不过扣些生存点,我们还赔得起,没必要把命留在这里。”

  说到这里,老周忍不住看看前面恍然未觉,凝神肃立的裴文德,声音中忍不住带了几分怒意,“这八成是因为这家伙瞎七八搞出来的,到时候大家不要管他,就让他留在这里和东方不败拼个你死我活吧。”

  看着自己一露面,任我行几人就陷入争执,东方不败哈哈一笑,信手一挥,场中那尊熊熊燃烧,用来礼祭天地的三足巨鼎滴溜溜一转,已经腾跃而起,携风雷之势向着众人呼啸而去,火焰四散,带着雄厚劲力扑向众人。

  这鼎巨大无比,兼且沉重异常,刀剑与之方一接触就是断折,恰恰合了以拙破巧,一力降十会的真意。鼎未近身,裴文德等人便觉有无穷气劲压迫而来,气机运转为之一滞,情不自禁地就要后退,施展轻功身法避让开来。

  唯有任我行怒吼一声,气机勃发,大袖剧烈飘荡,两支铁钩一收,双臂肌肉鼓胀隆起,赤着双手不退反进,向着巨鼎直直拍去。然后顺势一甩,将那千斤巨鼎向着那些后知后觉,手持火铳围上前来的日月神教教众抛掷而去。

  这一行人中,令狐冲与裴文德虽然剑法精妙,内力纯粹,但论起浑厚博大来还是远远不如任我行数十年的火候,至于那些遮遮掩掩,一味在后面的契约者任我行根本没有考虑。

  也只有他才能够解下这一击,他也必须接下,否则合围之势被破,众人借着这一路杀伐好不容易养成的那股子心气儿就要被磨灭殆尽,根本无法对东方不败继续出手。

  镗的一声,响彻云霄,在这封闭场中回荡开来,几欲震破众人耳膜。而任我行双掌所抵的鼎身另一侧内壁则是应声隆起一块,状如掌形,五指宛然。

  这却不是任我行内力所致,事实上东方不败与他这一次隔空交手,虽然看起来倚仗的都是一身沛然内力,实则用劲皆巧妙异常。

  东方不败出手正中鼎身,看似直接,实则手法精妙,鼎身受力,却不是直接向前,实则气劲圆转。使得巨鼎先向上弹起,然后借着下坠之势袭向两人。

  而面对这破空而来的巨鼎,即便任我行凭借吸星大法修炼出一身浑厚内力,但毕竟是血肉之躯,承载不住其中力道,故而双掌所抵,则是施展起了吸星大法中导引卸力的法门。

  双方气劲在鼎内接触碰撞,东方不败那一击毕竟是随手而发,如无源之水,无木之本,后继无力,被任我行源源不断的内劲渐自压制过去,最终气劲余波在另一侧彻底爆发开来。

  见那大鼎落去,将簇拥而上的东方不败麾下教众砸得筋骨断裂,纷纷吐血,任我行猖狂大笑,气势一涨再涨,须发飘扬,双手一张,那对铁钩已经再次带着锁链落入手中,不待众人重新集结起来,便借着这股气势悍然向着东方不败杀去。

  两条锁链划过弧线,宛如青龙出水而来,见琵琶钩狠狠插入高台梁柱之上,任我行双手骤然发力,锁链先是绷直如尺,然后如水纹颤动,这座小小亭阁便如布帛般被生生撕扯开来,砖石碎木横飞,纷纷坠落而下,向着击鼎伤人后便重新侧卧台上,静静绣花仿若事不关己的东方不败头上砸落而去。

  任我行自视极高,最无法忍受的便是东方不败这幅轻描淡写,高高在上将自己浑然无视,只当做青蝇小虫的模样。

  这一次,东方不败终于无法继续保持那份悠闲,一面起身挥掌将落下的木石击飞,右手轻轻一拉,绣针拖曳着红线就向着任我行直刺而去。

  这一击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任我行毁去楼台,正要将琵琶钩收回,正是旧力已衰,新气未生的关键时刻。而他悍然突进,为他压阵护法的令狐冲等人因为避让鼎中火焰同样还未来得及跟上,可以说是孤立无援。

  “不好,任我行只怕要死。”

  见绣针,红线似有灵性,轻盈绕过任我行掌中巨大铁钩。裴文德心头就是一紧,场中诸人唯有他真正见过东方不败出手,绣针上气机凝练自不必提,然而那红线剥皮抽筋的手法则更是厉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